《女捕头》

第05回 皇宫杀手

作者:卧龙生

四人交换了一个眼光,于承志道:“今夜中杜兄弟身陷危境,最大的原因是,对方杀着频出,招招夺命。但杜捕头心有顾忌,不敢全力还击,这就注定非死即伤了。”

“既然要去,当然不能任人屠戮。”程小蝶道:

“遇上阻扰,自也要全力排除,技不如人,无话可说,小妹可不能保证诸位全身而退,自卫伤人,他们也该认命,相打无好手,刀剑难留情,小妹虽然执有圣赐的上方宝剑,但天威难测,咱们夜入深宫,扰了皇帝雅兴,一翻脸,把咱们全都拘入天牢,也是大有可能的事,所以,要向四位请教了!”

“总捕头怕不怕呢?”岑啸虎道:“这可是生与死的决定,不能儿戏啊!论身价,总捕头可是千金之躯!”

你套我,我套你,终于把事情挤到了要命的关头,四大名捕的脸色,也显然有些凝重了。

郭宝元心头直跳,张班头就全身发抖了。

不是在讨论案情吗?怎么要大闹皇宫,准备和巡宫厂卫硬碰硬地干上,一个不好,就是抄家灭门的大罪,厂卫的手段,张班头最清楚,株连所及,整个刑部的捕快,都恐将难逃灭门之祸,叫他怎么不全身发抖呢!

程小蝶脸色一寒,道:“小妹不怕,案子要被,就不能畏首畏尾,但我不能代四位做主!”

重要处是最后一句话,要四大名捕亲口表明生死无怨。

“总捕头,我在想!”吴铁峰道:

“咱们真要和宫中高手冲突,闹出了血流五步的事件,面圣评理,胜算各有一半。但他们终日接近皇上,定有宫妃奥援,我们有理,但未必能蒙得圣意,一旦皇上翻脸,我们能不能弃职逃命令?”

“逃得了吗?”程小蝶微笑如花地道:“四海之内,莫非王土!”

“那就各凭运气了。”杜望月道:“我们只是感恩受聘的江湖人,身入公门,仍行侠道,又能不以武犯禁,我们只求心安,可不是准备名登凌烟阁的公卿大臣,要我屈死天理之下,我心不甘!”

“伤死于对方刀剑之下呢?”程小蝶道:“总不能也怪到小妹的头上吧!”

“那就怪学艺不精,死而无憾了!”吴铁峰道:“我们心中有是非,但却少了那一份宁甘屈死留愚忠,以身相殉情操了。”

“我明白,江湖人和公卿王侯,有所不同。”程小蝶道:

“真到了有理说不清的时候,你们就各自逃命去吧!但四位也要给小妹一个明确的答覆。”

四大名捕竟然齐齐点头。

程小蝶凄然一笑,道:“就这么决定了,郭副总捕,先拘捕钱麻子,我要和吴兄亲自问他。”

她心中非常苦,不是为自己,而是为父母,身列一品公卿,也就罢了,为什么一定要把女儿拖出来,出任刑部总捕头呢?江湖高人,性格明朗,他们可没有屈死无悔的认命风度。

郭宝元站起身子,道:“我去拘拿钱麻子,张班头,咱们走!”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夺啸虎哈哈一笑,道:“当年我曾告诉过杨尚书,我择善固执,不够融通,不是做官的料子。”

“真为难总捕头了!”杜望月笑一笑道:“今夜之战,是我生平遇到的极少强敌之一,他们能出动四位高手,显然是还有能人,击不垮这股力量,我们就没有办法阻止他们的捣乱,也无法集中力量追查案情,他们能在宫中出手,也可能在其他的地方出手,对吗?”

程小蝶点点头,道:“杜兄的意思是,先斗过他们之后,才能追查案情?”

“对!他们是一股可怕的力量,不先挫了他们的凶焰、锐气,就无法排开他们的阻扰!”杜望月道:“小弟之见,不知诸位认为如何?”

这是向另外三大捕头请教了。

四大名捕必需要先行统一意见,才能合力以赴。

于承志:“对!我同意杜兄弟的看法。”

吴铁峰、岑啸虎齐齐点头。

程小蝶道:“事情如此多变,只好随机应付了,明天晚上我们就出动,会过宫廷高手之后,再做他图。

这一夜,雪停风息,蓝天上推出了一轮明月。

但寒意更为深浓。

程小蝶穿了一身玄衣劲装,佩带了上方宝剑。

四大名捕也穿了紧身劲装,佩带了兵刃、暗器。

今夜是准备会战宫廷高手,查案是用作藉口了。

程小蝶的脸上,稍作改变,她精擅易容手法,三涂、两抹,就把一张娇如春花的脸上,弄出一脸冷厉、杀气。

她不能不改变,今晚上事情闹得太大了,很可能惊动到皇上,总不能让皇上看到她原本形貌,不是初见的程小蝶了。

小文、小雅请命同往,程小蝶原本不准,但杜望月却代两请命,说她们武功已到可列高手之林,多两人增强了不少实力,对方昨夜出现四个人,未能留下他和于承志,今夜可能调集高手更多。

两个丫头,原本身受奇毒控制,毒性解除之后,技艺突飞猛进,她们练武之勤,尤在程小蝶之上,几乎是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境界,在天下第一奇人吴一谔细心指点之下,剑术确已达相当高明的境界。

程小蝶知道她们技艺大进,但却不知道她们到何等境界,由三位名捕一力推荐,想是非同小可了,也就答允她们同行入宫。

一行七人,携带了出入禁宫的腰牌,二更天直奔皇宫。

他们未走守卫森严的宫门,直接越墙而入。

地方也经过选择,是离皇妃寝宫较远的御花园,也是皇宫中最适合放手一战的地方。

果然,对方也有了准备,一进宫墙,就由四个佩带兵刃的黑衣人现身阻拦。

他们穿着紧身劲装,果然不是锦衣卫的人。

“胆大呀!明目张胆地闯进来了。”当面而立的黑衣人手横秋水雁翎刀,冷冷地说道:“知道吗?擅闯禁宫是死罪惊扰到圣驾,更是抄家灭族。”“咱们是奉旨查案,身带着上方宝剑,阻扰查案者,就是藐视朝廷!”程小蝶道:“上方宝剑可以先斩后奏。”

当下黑衣人冷冷说道:“一派胡言,就算查案,也该白天入宫,夜入禁地,分明别有所图,放下兵刃。束手就缚!”

程小蝶淡淡一笑,道:“然后呢?”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皇上早朝之后,自会呈奏圣上,依法处理。”

看样子是很难善罢甘休了,这些人绝不能信任。

四个黑衣人,已缓缓向前移动,准备包抄过来。

杜望月凝目看去,发觉了四人包头黑巾,就勒双眉之下,一半的头脸,全被掩遮起来,是有意让人无法看清楚他的形貌。

但杜望月仔细查看之下,发觉了这个人,就是昨夜领头围袭他的人,笑一笑,道:“阁下虽把头脸包住了一半,可惜仍无法掩尽本色。昨夜,咱们似乎是交过一次手了!”

黑衣人突然右手一扬,秋水雁翎刀,道:“漏网之鱼,还敢夜犯禁宫,那就饶你不得了。”

余音未尽,一道冷寒刀光,已迎面劈向杜望月。

刀势挟起了一股轻啸,势道凌厉,似诚心要把人一劈两半了。

杜望月长剑还未递出,一抹刀光,已斜里飞了过来。硬碰硬,接住了雁翎刀。两支百炼精钢的利刃,互相撞击之下,闪起了一道火光。

竟是半斤八两,秋水平分。

出刀的是于承志他号称闪电刀,果然出刀奇快。

他原本还站在程小蝶身后三尺处,只一晃身,人已越众而前。

另外三个黑衣人突然由三面,围上于承志,一面大声喝道:“夜闹皇宫,可是诛门之罪!”

四大名捕昨夜已协商出应敌之法,也作生死无悔的决定,这些诛杀满门的恐吓,对他们已起不了作用。

杜望月迎了上去,道:“今夜,诸位就不会有昨夜那种幸运了。”

截下一个黑衣人,一出手就是七剑猛攻,那人手中之刀,只接下两剑,已被迫退后三尺。

程小蝶心中忖道:杜望月剑法精绝,一出手就把敌人逼退,果是名不虚传!

吴铁峰、岑啸虎,也出了手,拦住另外两个黑衣人。

四大名捕心中都有了充份的准备,虽身处皇宫,但却心无畏惧。

心中坦然,打得就十分轻松了。

四个黑衣人攻势虽然极尽凶险恶猛,但这四大名捕,各怀绝技,战历更是丰富。二十个招回之后,四个黑衣人,都已露出败象。

这还是四大名捕,不敢施展绝技,痛下杀手,只想击落敌人手中兵刃,逼他们弃械认输。

程小蝶见识了四大名捕的本领,果是盛名非虚,也看出他们打得耐心忍性,不太敢放肆伤人。

但四个黑衣人,却是闷声力拚,刀刀都攻向四大名捕的要害。

这以来,四大名捕必需花上数倍以上功力,才能应付黑衣人的攻势。

程小蝶下了决心,微微一笑,道:“四位,不用太小心哪!”

四大名捕似是就在等这一句话。

杜望月突然反击,剑如流星飞渡,惨叫声中,和他动手的黑衣人,已弃刀于地。

不弃也不行了,一个握刀的右手,一下被斩削下来四个手指头,哪里还能握得住刀。

他们拚战时,十分神勇,但受伤断指之后,那股勇猛之气,就完全消退了,抱着右手,双脚直跳。

十指连心啊!这种伤不会要命,但却疼澈心肺。

杜望月长剑一抖,抵在了那黑衣人的咽喉上,道:“你们是什么身份埋伏宫中,目的何在?”

黑衣人似是很想回答,但目光一掠那手执雁翎刀的人,仍在和于承志,做舍生忘死之战,突然一闭双目,咬紧牙关,不说话,也不跳动了。

但见他头顶上汗水淋漓而下,不知是痛出的汗,还是剑芒在咽喉,随时会丢了性命,吓出的汗。

猛听岑啸虎大喝一声,一掌击在对手的右臂上。

静夜中,可听出清晰的臂骨碎裂之声。

岑啸虎一掌能碎裂碑石,何况臂骨。

吴铁峰也得了手,一支判官笔,洞穿了对方右肩。

三人下手地方,都是在对方右臂,似乎只有消除他们的抵抗能力。

这要比取他们的性命,困难多了。显然,几人心中,仍有顾忌。

施用秋水雁翎刀的大汉,武功非常高明,刀法也诡变百出,仍在和于承志全力抢攻。

这一场刀对刀的恶战,是真的势均力敌,于承志在对方全力进攻之下,逼得非要全力迎击。

但见双刀交错,光芒散布出一丈方园,连双方的人影也分辨不清楚了。

程小蝶仔细看那人的刀法,紧密非常,未露一点败象,如要鏖战下去,还不知要打多少个回合,才能分胜负?

奇怪的是,受伤的三个人,并未逃走,他们已暂无战斗之力,留下来,也帮不上忙,为什么不肯逃呢?

不但程小蝶心中奇怪?连杜、吴、岑等阅历丰富的三个名捕,也有些思解不透了。

“朋友如此纠缠,休怪于某出刀无情了!”

喝声中刀法一变,人、刀并进,鲜血迸飞。

无法控制了,黑衣人人头飞起,滚落在一丈开外。

但于承志也受了伤,左臂上一道血口子,足足有半尺来长。

小雅急急奔过去,替于承志包扎伤势,程小蝶也低声问道:“于兄,伤到筋骨没有?”

“不要紧!只是一点皮肉之伤。”于承志道:“这个人刀法诡奇,属下如不出奇招取他之命,他这一刀,就能把我斩作两截。”

“我知道,高手搏命,绝不能手下留情。”程小蝶面带微笑,表面上笑得很坦然,心中却在忖道:下一波拦截我们的不知是什么人物?锦衣卫、还是另一批武功更高的黑衣人?

程小蝶在耐心等候。

这是御花园,再往前,就进内宫了。要打,这是皇宫中最好一处搏杀之处。

奇怪!伤了三个人,杀了一条命,竟然是再无反应!没有人赶来查问,也没有人再现身拦阻。

程小蝶茫然了。

四大名捕也有些不知所措。

现在,最麻烦就是这三个受伤的人,他们伤势虽不算轻,但都在右手、肩头之上,可以跑、可以跳,当然也可以逃命。

但他们却盘地而坐,似在运功止血。

刀也捡回来,摆在面前,看样子,一旦恢复了再战之能,就会突起拼命。

“都是死士!”杜望月低声道:“为什么呢?他们是宫中的禁卫,又不是江湖杀手。”

吴铁峰突然行近盘膝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回 皇宫杀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捕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