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捕头》

第07回 计诱伏兵

作者:卧龙生

水仙只有十四岁,但身材高窕,眉目风流,是一个生具妖媚的女人,一举一动间,都流露出一种楚楚动人的诱惑。

“水仙姑娘,你认识羊古?”程小蝶低声道:“他和令尊很熟?”

水仙摇摇头,却未回答。

“有点奇怪!”小雅道:“我们接她来此,相处了一天辰时,她没有开过口、说过一句话。”

“但她的举止很温柔。”小文道:“一切都听凭我们的摆布,就是不说一句话。”

程小蝶点点头,道:“带她到内室休息。”

小文牵着她,水仙她也很温柔地跟着小文而去。

四大捕头早已候在门外,水仙被牵入内室,四人已鱼贯而入。

这是城郊的一处民宅,地方很僻静,是一处人迹很少的地方,除了张班头这种熟悉北京的人物之外,还真难找得到这样一个隐秘地方。

室中早已摆好的坐位,也摆上了热茶,一大盆炭火,逐走了室中的寒意。

“水仙不说话!”程小蝶道:“但却很温顺!”

“是在装蒜!”杜望月道:“她绝对不止十四岁,身段成熟,面目风流,也不像一个人事未解的少女?”

“杜兄是说,她不是水仙?”程小蝶吃了一惊,道:“说吧!小妹洗耳恭听。”

“所以,我们都躲在房子外面不进来。”杜望月道:“她是天生的尤物,任问接近她的男人都会生出了非非之想,散发出来的魅力、诱惑,绝对不是一个年轻小姑娘所能具有……”

“你是说她……”程小蝶脸上发热了,仍是说不出口。

“她早就不是处女了。”杜望月道:“而且,也不是一两次的偷吃禁果,想不通是怎么会出现这么一个人……”

小雅心中暗道:原来如此啊!看她的隆胸丰臀,比我还要大一号,怎会还是姑娘家?

“你怎能这么肯定?”程小蝶道:“说的如数家珍。”

程姑娘咬着牙在疏解男女之间的隔阂关系,她要四大捕头能在她面前畅所慾言,查办案子,来日正长,很难避开谈说男女之间偷情风流的事,如果四大捕头心有禁忌,就很难坦然地讨论案情了。

为了总捕头这个身份,程姑娘用心良苦也!

“杜兄修习的道家功夫。”于承志道:“这种事,绝对不会看错。”

“就铁峰阅人经历之谈,水仙姑娘,绝不会只有十四岁,媚态楚楚,是一个历经多次云雨情的人物!”

程小蝶呆了一呆,道:“她如不是水仙,又会是谁呢?”

四大捕头相互看,却无人开口。

郭宝元匆匆而入,接道:“我带来了韩贵妃的册籍,诸位请过目一下!”

燃上灯火,屋中一片明亮,屋外却阴云密布,天色黑得甚早,这一阵大雪风,连绵了一个多月。

韩贵妃大同府人,生于中上之家,父亲是大同名医,母强氏,为胡女中有名美人。

这是大同府选送韩贵妃入宫的册籍原本。记载不多,但却提供了另一个可查的线索。

“大同府外,还聚居了一批蒙古族群,他们生活虽有些汉化,但仍顽强地抗拒着不让汉族完全的同化,聚居城外一处白登村附近,尽量不和汉人通婚,以求保持着族群文化。”于承志叹息一声,道:

“但景物变迁,蒙古人固守一百多年后,已逐渐被汉人的大量文化侵入,他们易族为姓,自称强氏,迄今仍有一些顽固的蒙古人,仍保有着不和外族通婚的遗训。”

“韩贵妃是蒙古族的女子……”

“不错!汉蒙混血,可能是第一代的混血!”于承志道:“所以,具有着明朗之美,才被官府选入宫中。”

“这位水仙姑娘呢?”程小蝶道:“是否和韩贵妃有关呢?”

四大捕头全都听得呆住了,沉吟了良久,于承志才缓缓说道:“就在下观察所得,水仙姑娘似是有点胡人血统?但如说她就是韩贵妃,就不对头了。年龄小一些,何况水仙在童家成长有年,不是平空多出来的……”

“童老二也无法把韩贵妃弄出宫廷……”岑啸虎道:“羊古可能是蒙古人氏,但他也没这份能力,水仙的身世可疑,但应和韩贵妃无关!”

“对!我们不能因此一原因,影响了原订计划。”程小蝶道:“镖局以及人手,都已经安排好了?”

“是!”吴铁峰道:

大通镖局,虽非最大的镖局,但实力很强。我以行商身份,和他们接洽,保一批古玩南下,且有家属同行,要他们全力护镖,他们要过了年再上路,但我要求他们立刻动身,加了二成保费。

他们出动总镖头和四位武功最好的镖师,两辆镖车,和一辆双套蓬车,十名趟子手,先到汴京,保费是白银伍千两,价钱是贵了一些,但他们出动了镖局中大部精锐,冒着寒风大雪上路。”

“吴兄名满天下,镖局中人耳目灵敏,会不会瞧出你的身份呢?”程小蝶低声问道。

“这个属下早已有备,改了容貌。”吴铁峰道:

“由岑啸虎和我易容同行,于兄和杜兄留在京城,追查韩贵妃的下落,为了增强途中实力,保护水仙姑娘的安全,希望能借小文、小雅两位姑娘同行,还望总捕头允准?”

看来,小文、小雅确已成四大捕头的心目中的高手了。

“所请照准。不过,小妹也有一件事和吴兄商量!”程小蝶道:“还望吴兄通融!”

“这就不敢当了,总捕头尽管下令,铁峰无不遵从!”

程小蝶道:“水仙姑娘纵然和韩妃妃一案无关,但却可能牵扯到另一桩案子。所以,我想把她留在家中,送入刑部手中,全力保护。”

“这样也好,由小文、小雅两位姑娘选一个,都可以比水仙姑娘美!”吴铁峰道:“属下已传回信息,中州巡捕厅中的高手,已集结实力,北上接迎。”

“小文、小雅仍然作她们的保镖身份,改扮水仙姑娘,由小妹来担当如何?”

“总捕头要亲自出马?”吴铁峰道:“可是京城中的事物……”

“由于、杜两位捕头和郭副总捕商量着办。”程小蝶道:

“我已命郭副总捕把刑部的捕快,全部调集起来,一方面勤练武功,布守刑部,以对抗厂卫的突袭。我们不去找他们,很可能他们会展开袭杀,这批人无法无天,我们已成他们眼中之钉,我已决心以牙还牙!

我相信他们会大力拦截这批镖车,要镖局再增加一辆蓬车,多花费一些银子,不用顾惜。事实上,我们已和厂卫正式的展开了一场缠斗,希望能一举消灭他们一些实力,以保刑部安全,暂时打消他们控制法权的念头。”

当下把目睹厂卫汰弱补强的计划,自相残杀,和除去丁魁的经过,说了一遍。

当然,程姑娘没说出她除去了魁的手法。

“天狼钉丁魁,是黑道中一个狠角色,想不到,竟也加入了厂卫!”于承志道:“属下这就传出一道令谕,要长安巡捕厅,派人到大同,清查韩贵妃的家世,并调集三个得力手下,赶来刑部支援。”

“总捕头,既然准备和厂卫在途中对决,这趟行动,何不再做安排,望月和于兄,一并随行。事实上,不排除厂卫的阻扰,也无法追查韩贵妃的命案,这中间已很明显有厂卫中人作梗了。”

程小蝶轻轻吁一口气,道:“我也有此怀疑了,就算不是汪直的阴谋,也必得他默许,目的在扳倒杨尚书。”

“也可能一石二鸟!”于承志道:“谋人、夺权,说不定还有控制皇上的阴谋,我赞同杜兄的竟见,集中力量,先和他们做一次大对决,再回头入京,追查韩贵妃的命案,就事半功倍了。”

程小蝶目注郭宝元道:“刑部中有多少力量,能不能抗拒厂卫的袭杀,他们情急反扑,力量不可轻视。”

“总捕头放心!二百八十名捕快,已全部集中到刑部,也备好匣弩、长箭。”郭宝元道:“有三十多位班头,武功都还不错,除非大军来袭,应该可以抵拒。”

杜望月低声道:“情势危殆时,去找白云观主,就说我求他援手。”

郭宝元点点头,道:“多谢了!”

程小蝶道:“杜兄认识铁铃子?”

杜望月目光一亮,道:“他也到了北京?”

“是!不过被抓到东厂去了。”

“不要紧!他武功高强,智计绝人。金、银、铜、铁,四道人一向同行江湖。”杜望月道:“他来了,另外三人,也可能到了北京,不用替他担心!”

程小蝶微微一笑,道:“就这么决定了。咱们办案子,也除国贼,我们奉有圣命,也有上方宝剑,厂卫只有暗袭,不敢明来。不过,我们别无支援,保命求生的事,要自己承担了。一旦动上手,诸位不要手下留情。”

充满着关顾,也下达了搏杀令,四大捕头相视一笑,抱拳作礼。

对这位美丽的女总捕头,似已真正的敬服了!她胆大豪勇,魄力气势,似是尤过杨尚书。

大通镖局总镖头谭文远,接受了吴铁峰的请求,又增派了一辆豪华的大蓬车,每辆车还加了两匹走骡,使蓬车速度加快了很多。也动员了全镖局的精锐,十二个最好的趟子手,和四个最好的镖师,当然,也加了两千银子的保费。

吴铁峰表现的出奇大方,将七千两银子的保费,先付,而且是一次付清。

这就使谭文远感觉到事非寻常了。召集了四位镖师江坤、马华、周行、严笙,暗作商量,让伙计们冒雪上路,决定每人加发了三十两银子的安家费,对四位得力的镖师,谭文远表现了更大手笔,每人加发纹银两百两。

这几乎是他们半年的薪水,没有入选的镖师和趟子手,无不羡慕非常。

原本因无法在家中过年的越子手,心中颇有些怨气,这一来,就个个精神大振了,真是重赏之下有勇夫啊!

谭文远非常留心保护的人与货有何特别,但他只见到三个女眷上了第一辆蓬车,和两个老人家上第二辆蓬车,六个很重的大木箱,抬上了两辆镖车,完全瞧不出异常的情形。至于木箱中放的是什么?镖主随行押送,镖局就不便过问了。

吴铁峰、岑啸虎没上蓬车,却分坐两辆货车上,看上去,运送的东西,似是很珍贵!

货车上加一大块油布掩遮,再多了两条厚厚的毛毯,就不会觉得寒风袭人了。

十二个趟子手,骑了十二匹马,加上五位镖头的健骑,四个车夫、四辆车,这一行车马,就显得十分惹眼了。

由于镖局的趟子手,都是跟着镖车走路,最多有两匹开道马,但谭文远心念过年在即,路行辛苦,这次行镖,价码好,趟子手也全有马骑了。

天公也作美,镖车一上路,风停雪住,乌云散开出一个朗朗的大晴天。

出了北京城,镖车上卦起了大通镖局的飞鹰镖旗,迎风飞舞,猎猎作响,四个趟子手,在镖师江坤、马华,率领下,当先开道。八个趟子手,分走在镖车两侧。

总镖头谭文远和镖师周行、严笙,走在蓬车之后。

“总镖头,看不出异样啊!”周行低声说道:“大概是中州行商,结束了京中的生意,急着赶回老家过年。”

“来得及吗?”谭文远道:

“这一路到汴京,虽然是阳关大道,但积雪阻人,少说点,也得半月二十天,明天三十,后天就是大年初一了。”

“总镖头,不过初一过十五啊!”严笙道:“咱们赶一下,正月十五,大概可以送他们到汴梁了!”

“这要一路没有阻碍才行!”谭文远道:“我一直有点奇怪,他们一再要求咱们镖局里要尽出高手保护,好像是预知会有麻烦?”

“所以,人家才肯出半万银子啊!加多一辆蓬车,竟然又肯加两千两银子。”周行道:“这可是十年难遇的大好生意,你总镖头出手大方,咱们大伙儿也跟着沾光了。十二个趟子手全都骑马护镖,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南京到北京,你总镖头是头一遭啊!”

谭文远笑一笑,道:“说的也是,兄弟们不能留在家里过年,给他们一点补偿,也是应该的,买马、添车,花掉的不算,余下的,比大通镖局近一年赚的还多,但愿这一趟平安无事,回到北京城,我要放假一个月,大伙儿好好地休息休息。”

“我心中有点纳闷!”严笙道:“咱们算不上是北京城的大镖局,他们花这个价钱,可以请得动第一大镖局的人马护送,为什么要请我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回 计诱伏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捕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