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捕头》

第08回 技残高人

作者:卧龙生

原来,于、杜两人早已暗中计议妥当,一见面就发出致命的一击,一面向场中行走,一面运集功力,人到现场,已然提聚了十成功力。

黑、白双煞露出怯意时,正是他们对敌意志力最弱的时刻,杜望月掌握了时机,示意于承志全力出手。

果然是一击成功,先声夺人。

黑、白双煞身后,排立着十个劲装武士,他们未料到竟会有人敢先对厂卫发动凌厉的攻击,就是这一眨眼的功夫,两个率队的三档头就倒卧雪地的血泊中。

一声厉啸划空而来,有如天马行空一般,落在了杜望月和于承志面前,是一个身着黑缎子狐皮长袍的五旬老者。

来晚了,黑、白双煞,已经死亡。

一举杀了强敌,杜望月和于承志也非十分轻松,他们集聚了毕生的功力,做此一击。虽然达到预期的目的,但两人也累得直喘大气,不得不闭目调息。

如论实力,黑、白双煞应该有和两人鏖战数十合的力量。

如果黑、白双煞不是先露怯意,准备召请救兵,杜望月和于承志也无法一击得手。

这成功的一击,简直把十个厂卫吓住了,呆呆地站着,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变。

那黑袍老者如飞而至。

两个身着劲装的大汉,也疾掠而来,分站在黑袍老者两侧。

黑袍老者手中提着一根竹杖,把黑、白双煞的尸体翻动了一下,道:“是谁杀了他们?”

“我!”杜望月快速地运功调息,体能已恢复了十之七、八,睁开眼睛,投注在黑袍人的身上。

只见他面如满月,花白长须飘拂前胸,颇有仙风道骨的味道,只是双目杀气逼人,破坏了他相貌的格局,看上去就有些冷厉逼人了。

“杀人偿命,天下至理,你自刎了吧!”黑衣老者手中竹杖微一挑动,竟把黑、白双煞尸体抛起了一丈多高,被排列身后的黑衣人一把接住。

“把他们运入枯树林中埋了,不能让他们曝尸官道上。”

杜望月极为搜索脑际,但却一直想不起其人身份。

于承志、吴铁峰、岑啸虎都在思索,但却没有人想出他是谁?奇怪的是又有着一种模糊印象,似曾相识。

“诸位看够了吧!”黑袍老者道:

“事实上,我们没有见过,但老夫对四位却不陌生,四位虽然易容化妆,却无法逃避过老夫的双眼。”

四大捕头尽除去脸上的葯物,恢复了本来面目。

“阁下似曾相识,但吴某又确未曾见过,这其中有些什么原因呢?”

黑袍人淡淡一笑,道:“这就是我们大不相同之处了。我也未见过四位,却能识出四位身份,你是吴铁峰、他是杜望月……”

他指出四大捕头姓名,竟是一个也没错。

杜望月略一沉吟,道:

“这又何足为奇,只要取到我们四人的画像,任何人都能辨认出我们的身份,而四大捕头的画像,取得又十分简易。”

但闻蹄声得得,南、北两路,都有大批人马赶来。

北下的一批,立刻把镖车围了起来,人数三十多个,为首的是一个五十左右的青袍老者,身后两个中年人,再后面是三个腰束蓝带的中年人,各率八个黑衣人,把镖车团团围住。

他们虽然无特别的标识,但层次分明,一眼之下,就可以分辨出,那老者是领头的人物,大概是大档头了,三个带队的,大概是三档头,这是一批穿着明显的厂卫人马。

谭文远一见那青袍老者,不禁打个哆嗦,道:

“原来黄大档头阁下!”

青袍人淡淡一笑,道:“你认识我?那就说说看,我是谁?”

“七步追魂黄国龙,黄老爷子。”谭文远道:

“青龙旗下大档头,天下有谁不知。”

黄国龙笑道:“老夫既有这么大的名气,唉!只好大方一点了。谭文远,带着你的镖师和越子手滚吧!老夫不为难你。”

“大档头,我们收人家的保费啊!”谭文远道:

“行有行规,他们如果是犯了法……”

“我已经放过你了……”黄国龙道:

“仁尽义至啊!你不肯接受,那就不能怪我了。”目光一顾身后分列的两个大汉,道:“给我杀!”

两个大汉恭恭敬敬答应一个是字。

三个腰束蓝带的人,当先向前冲去。

二十四个厂卫,眼看三个三档头,向前冲去,大喊一声,包围了上去。

八个趟子手四个镖师,早已部署好迎敌阵势,挥动手中兵刃展开了一场厮杀。

入选厂卫番子,都有相当的武功。三档头,更是在江湖上有着相当名气的高手,八个趟子手一个要分拒三个人,应该早就被杀了。

但他们迎敌的方式,是互为依持,四个镖师武功强,分别接应,厂卫人多,反而用不上力,大部份的人,无法出手。

一时之间,竟然形成了一个僵持不下的局面。

黄国龙看了一阵,怒道:“住手!都给我退下来。”

众厂卫应了一声,撤退十尺。

望了左、右两个中年大汉一眼,道:

“你们两个出手,人多手乱,闹成了大笑话,限在一盏热茶工夫之内,给我全部杀光。”

两个人应了一声,飞身离鞍,人在空中,刀已出鞘,扑向两个趟子手。

两个趟子手刚刚举起了手中兵刃,刀刃已越颈而过,鲜血喷成一道血柱,把人头冲起四、五尺高,尸体和人头,同时跌落在雪地上。

江坤、马华一剑一刀赶过来,已是慢了一步。

但两个二档头,并未给江坤、马华出手机会,迎面劈出三刀,又把两人逼退三步。黄国龙点点头,道:

“这还像是个杀人的样子!”

周行、严笙赶过来,准备合力迎战两个二档头了。

谭文远也拔出了七星刀,向四个镖头靠过去,他目睹了人家离鞍、拔刀、取首级的手法,心中明白二对一也未必是人家的敌手,加上自己一把七星刀,也许还可能多支撑一刻辰光,四大捕头如能杀退强敌,回来支援,也许还能保住性命。否则今天是死定了局面。

“杨隐、唐俊,你们加把劲!”黄国龙道:

“十招内杀了他们五个,白虎旗长亲自出马,咱们不能输给他们,青龙旗只出动大档头和两个二档头,照样把事情办得风风光光。”

谭文远一颗心完全吊了起来,原来两位二档头,竟是江湖上显赫一时的两大杀星杨隐、唐俊,勿怪出手就取人首级,如同探襄取物。谭文远心中明白了,就算黄国龙不出手,厂卫也无人帮忙,也无法支持十个回合,回头对蓬车喊道:

“吴老爷子交代我保护女眷。不过。我们遇上了江湖高人,恐怕很难完成吴老爷子的吩咐了。”

杨隐、唐俊,听他赞美自己是江湖高人,心中很愉快,未立刻出手,任他把话说完。

目光一掠六个活着的趟子手,道:“你们也走吧!我和四位镖师挡他们一阵。”

六个趟子手苦笑一下,道:“总镖头,走不了的,二十七位高手在侧,虎视眈眈,岂肯放我们生生离去。”

“谭文远,老夫放你,你们不肯离去。”黄国龙冷冷接道:

“现在,才想到性命要紧,未免是有些悔之晚矣!你们不愿自戕,可以闭目受死,老夫让杨隐、唐俊出手点你们的死穴,不但可以留个全尸,而且,死得也不痛苦。”

“死了就是死了,也不能再死一次。”谭文远道:

“黄老爷子的盛情,在下只有心领了!”

“总镖头视死如归,确有大丈夫的气概!”随着那呖呖莺声,车帘启动,走出来小雅、小文。

两位姑娘手中执着长剑,脸上带着笑容,缓步行了过来。

“这是玩命流血的事,和女人没有关系,两位姑娘快请回到篷车上去。”谭文远急急说道:

“黄老爷子是大人物,不会杀女人的!”

“总镖头是个好人!”小雅道:“黄老爷子,就不一定有那么好说话了。你不信,就问黄老爷子一声。”

谭文远真的转头向黄国龙望了过去,黄国龙只是笑,却不讲话。

杨隐却开了口,冷冷说道:“黄老爷子不杀女人,但我们杀!”

“这就是了。”小雅道:“既然是连女人也要杀,那就先由女人出面斗斗你们。”

“姑娘,这不是开玩笑啊!刀剑无眼。”谭文远急急地说道:

“姑娘不可逞强!”

“总镖头!”小雅笑道:“早晚免不了一死的事,先死先投胎啊!不用和我们争了。”

两个丫头也已经换了紧身的劲装,提着剑,带着微笑,行向了杨隐、唐俊。

小雅举剑一指杨隐,道:“女人也不是好欺侮的,来!我们先打三百回合,试试看是男人杀了女人,还是女人把男人宰了。”

小文、小雅娇小玲珑,站在杨隐、唐俊身前,相差一个脑袋,看上去就更显得强、弱分明,不成比例了。

杨隐吃吃笑,一面吃豆腐,道:“小姑娘,你很美呀!不过,动刀要剑,可不是床上游戏,逞强不得……”

“姑娘的床上功夫,确属一流,可是剑也很利,你如敢背叛东厂主子,也许真有机会和姑娘上床玩玩。”小雅道:

“可是,你敢吗?”

小雅的胆大反击,听得谭文远和四大镖头怔住了。杨隐也被反问得茫然无措。

姑娘是真的漂亮、动人,杨隐也无法分辨她说的是真是假!因为,小雅的话,还配合着动作,媚眼飞来,情焰如火,这就有点春情惑人了。

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程姑娘习练了“天狐媚术”,小雅也不逞多让,难道也习练过了媚术不成?

杨隐被他斗得心猿意马了。

“杨隐!生擒过来,照样可以抱她上床。”黄国龙冷冷地喝道:

“老夫答应你可以留下她的性命,赐给你做为侍妾。”

杨隐应了一声是!举刀指向小雅,道:

“怎么样!大档头下了面渝,小姑娘,你这条小命,就算是留了下来。”

“可惜呀!我不喜欢做人家的小老婆……”

“难不成你还想扶正啊!那也行,只要你能让杨某满意,想做大老婆……”

“想做你的妈呀!”长剑一举,直刺前胸。

“小泼妇心狠手辣呀!”杨隐挥刀封开剑势,还击三刀。

小雅竟是硬接挡地,把三刀架开了。

谭文远终于发觉了,小姑娘不只人长得漂亮,剑法也高明得很,内功精深,硬接三刀,全无吃力的样子。

“真有几下子啊!”杨隐呆住了。

黄国龙的一只眼睛也瞪得圆圆地看着小雅出神。

小文娇笑一声,举剑指向唐俊,道:“怎么样?”

“什么?你也想当小老婆呀?”

小文之美,不在小雅之下,只不过缺少了一点活泼。

她在向小雅学,咯咯一笑道:“像小雅一样,做你的妈呀!”一剑横斩过去。

唐俊举刀挡剑,展开还击。

四个人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搏斗。

杨隐、唐使两把刀,开始了凌厉的攻势,刀光如白云舒卷,是毫无保留的全力出手。

但小雅、小文的两柄剑,竟是变化多端,软、硬兼具,忽而硬封刀势,忽而以攻迎敌,常常迫得杨隐、唐俊收刀而退。

谭文远低头对四个镖头,道:

“这一次咱们是看走眼了。车中全是高人,那四位是西、南、中、北,四大捕头。这两位小姑娘,剑法之精,功力之高,似不在四大捕头之下,车中那一位,虽未露面,但想来也是位高手。天啊!咱们可真是有眼无珠啊!”

“总镖头,幸亏如此啊!”江坤道:“如不是看走了眼,咱们恐怕早就挺尸在雪地上了。”

“只是这一场劫杀过去。”谭文远道:“咱们的镖局子也该收了。开罪东厂中人,还能在北京城温得下去吗?”

“我想,要看这一战的结果而论了。”严笙道:

“一旁是刑部衙门的名捕,一旁是厂卫中的人物。双方面,我们都得罪不起,东厂出动到大档头,是全力以赴了。

这一战如是不能得胜,此后的东厂势力,必然将大打折扣,刑部权势扩大,就对我大大的有利了。”

“两个大衙门,拼斗搏杀,是一场澈头澈尾的权势斗争。”周行道:“我们尽可以置身事外,不作偏袒……”

“不对!”马华打断了周行的话,道:

“我们保的是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技残高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捕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