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捕头》

第01回 天狐媚笑

作者:卧龙生

万宝斋珍玩、玉器、珠宝总店,不但是北京城首屈一指的大店,也是全国南七北六,十三省最大的珠宝商业。

万宝斋有四家分店,分设在长安、汴梁、扬州、五羊城,分店不多,但却分据了南、中、北、西,四大商业繁荣中心新实证主义即“逻辑实证主义”。 ,也控制了全国八成以上的珠宝交易。

至于珍玩、名器,更是万宝汇聚,无人能及了。

万宝斋富可敌国,但却笼罩着神秘,一家享誉全国的百年老店,竟无人知晓经管店东主的出身来历!

唯一传入江湖的是,经管这家名店的主人姓桑。

传说的万宝斋有着无法估算的经管能力,只要你能说得出名字的珍玩、玉器,说得出什么样子的东西,这里都可以帮你买到,不能马上交货,也会给你定一个取货的限期,届时会当面点交,银货两讫,但你得要先交出三成订金。

这里是商誉卓著,金字招牌,到时间交不出你订的货品,你可算发了一笔大财。

当然,万宝斋也会以重金收购珍品名器,出价的手笔很大,真正绝世奇宝,你会取得到十分丰厚的报酬。

不过,你也别想在这里鱼目混珠,他们拥有各个行当中的顶尖人材,百年来万宝斋没有传出过失窃被抢的事,倒不是江湖人物不眼红这块肥肉,而是不敢去轻捋虎须。

敢动万宝斋脑筋的人,都是江湖上著名的悍匪巨盗,自信有两把刷子的高手,但却十去九不回,就像投入了大海中的沙石一般,无影无踪地消失了。

能够逃出来的,反而是一些武功较差的人,他们根本就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反正是什么也没看清楚,人就晕了过去,糊糊涂涂地被丢到了荒郊野外,运气好,没有被野兽吃掉,就算捡回了一条性命。

由这些人口中传出的讯息,不但不着边际,也全无参考价值,而且听起来反而会加重了一种恐怖的感觉,这对情势却毫无帮助。

万宝斋聘请有武林高手保护,是江湖人物的一致结论,而且有不少顶尖的一流高手,是什么人?无人知道。

因为没有人见过他们,万宝斋,从不涉入江湖上的纷争,也不和江湖人物交往,也不搭官府门路,但他们捐济赈贫,却不从人,而且每年都捐出相当数目的银子。

他们捐钱济赈,但自己绝不办施舍的善事,他们尽量逃避和别人的接触,集中全力做生意。

这日,近午时分,一个身着天蓝长衫,手执折扇,面目俊丽的年轻人,缓步行入了万宝斋北京总店。

两个穿着一色天蓝色缎子紧身短装的书童,衬托出了这年轻人的高贵身份。

连随行的书童、小厮,都要穿着同一颜色、质料的衣服,这年轻人的讲究、气派,自是非同小可了。

万宝斋三开间的门面,是经过特殊的设计建筑,它一直向后伸延,足足有十丈以上,每隔两丈左右,有一个高大的柱子,支撑着这深广的大厅。

柱子的外面饰以彩雕,装了三层火炬,火炬都以水晶罩子罩着,不见油烟,每一盏火炬的四周,都缀布着光彩灿烂的珠宝,映着柱子上不同颜色的彩雕,幻现出不同光色,配合着柜台上的珠宝。

木橱中的玉器、珍玩,似是突然间,进入一重完全不同的天地中,一片彩光闪亮的梦幻所在。

蓝衣少年眨动了一下眼睛,点点头,道:“好!布置得别具匠心,让人目迷五色,万宝斋名不虚传!”

口中说话,两道目光却扫掠过大厅一眼,约略估算,这大厅中至少有二十张陈列珠宝的柜台,每一张柜台,都有一个年轻的伙训照顾。

他们穿着一色白布裤褂,束着四指宽的黑色腰带。

十二张八尺高,靠壁而立的木橱,分隔成大小不同的格子。

每个格子中,都有不同颜色的缎子衬垫,分放着不同的东西但一个格子中,只有一件,显属于珍贵的名品、古玩。

每个木橱前面,都站着一位粉红衫裙,梳着一条长辫子的姑娘。

那年头,还没有姑娘家站柜台作生意的,万宝斋,是全国唯一的一家。

你如仔细看,就发觉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奇事!

站在木橱前面的大姑娘,都相当美丽,年龄也在伯、仲之间,会超过二十岁,最重要的是,她们都没有缠脚,穿着一色粉红的小剑靴,没有缠脚的姑娘家,嫁给谁啊!

这不是一般的姑娘家,而是至少要化上十几年时间培养出来的美女。

一条两尺宽的白玉长案,横在木橱前面,把顾客和美丽的女店员,分隔开来,也阻止客人自行打开木橱,触摸到木橱内的珍玩,这里是属于只能看,不能摸的东西。

蓝衣公子打量白玉案后的姑娘,人家也在打量他。

姑娘美,但是蓝衣公子的俊丽,更属少见,就是两个跟班,也都俊俏儒雅,风度翩翩!

这时,一个身着青衫,四十左右的中年人,突然快步迎了上来。

他一抱拳,道:“公子想选点什么?请入客房小坐,这里流光□彩,看不出真正的成色!”

“我要买的东西很名贵,举世之间,可能是只有一件。”蓝衣子道:“贵店虽大,却也未必能够供应。”

“是是是,公子说的对,再大的生意,也不敢说能供应世上所有的珍品名件。”

青衫人笑道:“不过,如是本店不能供应的东西,只怕走遍天下,再无一家能够供应了。”

“说的有理!”蓝衣公子道:“所以,我才找上万宝斋来。”

青衣人笑一笑,欠身肃客,道:“公子请!”

蓝衣少年被让入一间雅室,这里平实朴素,和室外大厅中的彩光流转,完全是两回事了。

房顶上一片水晶亮瓦,透射下大量的日光,景物清明,视觉正常。

雅室中放一张原木长形案桌,分摆了八张木椅。

青衣人让主仆三人一齐入座后,双手轻轻互击一掌,两个女婢推门而入,一个捧着香茗,一个捧着细点,摆好茶点,女婢退下。

青衣人才恭恭敬敬地抱拳一揖,道:“总捕头光临敝店,有何见教?请当面讲。”

蓝衣少年怔了一怔,道:“你认识我?”

“总捕头名门千金,连汪公公领导的权势赫赫的东厂,也为程总捕头扳倒。”

青衣人道:“此等大事,天下皆知,敝店虽然是纯生意人,可也有所听闻。”

一口气说出了她的经历、身份,连女扮男装和姓什么?也都道了出来,只差叫出了她的名字。

蓝衣少年装不下去了,取下公子帽,脱去蓝长衫,露出一身对襟密扣的蓝色劲装,理一理平挽在头上的秀发。

她笑道:“还我本来面目,再无一丝虚假,请通报贵店东主一见,就说刑部总捕头程小蝶专程求见!”

青衣人淡淡一笑,道:“总捕头来得不巧了。”“贵东主不在北京?”

程小蝶神色冷肃,道:“可真是巧得很啊!天下第一的万宝斋,神通广大,富可敌国,哪会把我这个刑部小小的总捕头放在眼中啊!”

“言重,言重,总捕头是天大的误会了!”

青衣人又道:“何况总捕头可是皇上亲收膝下的公主身份,万宝斋不管有多大的胆子,也不敢开罪公主,敝东主大部份的时间,都在外面奔走,除新春年节之外,很少会在北京城中……”

程小蝶冷笑一声,道:“贵店知道的事情,还真是不少啊?”

“不敢隐瞒,敝店的耳目,确很灵通。”

青衣人道:“但敝店只有探索消息,绝不涉及任何江湖上的纷争,除非有人直接侵犯敝店,万宝斋不会介入与生意无关的事件中。

事实上,敝东主授权各店的大掌柜,全权主理一切店中事务,很少干与!北京城中的店务,大掌柜要比东主熟悉多了。”

程小蝶双目盯注在青衣人身上打量了一阵,道:“你就是北京总店的大掌柜了?”

“不,小的是三掌柜。”青衣人道:“负责店面中的事务。”

程小蝶心中忖道:他是三掌柜,那就是说,他上面还有大掌柜和二掌柜了?看来,他们已完全了解了我的底细,暗查已然无法,只有明着拿权势压他们了。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除了大掌柜、二掌柜、和阁下之外,贵东主的家族中,也无人留在京城吗?”

青衣人面现难色,沉吟了好一阵,才道:“三姑娘还在京中,她是敝东主嫡亲妹子,也算是敝店的管事东主之一了。”程小蝶道:“好,我就见见三姑娘。”

“总捕头!”青衣人道:“如论对北京附近事务的熟悉,大掌柜比三姑娘深入多了,在下斗胆建议,还是先见大掌柜的好。”

程小蝶心中一动,道:“二掌柜呢?是管什么的?”

“是一位鉴定珠宝、古玩的高手。”青衣人道:“腹中的渊博,当代屈指可数。”

程小蝶微微一笑,道:“你也不简单啊!能当上北京总店的三掌柜,大概也得有几手绝活才成?”

“在下非妄自菲薄,能混上这个职位,确得有一点服人之能。”

青衣人道:“万宝斋能够屹立百余年来未受过牵累、伤害。第一特色是重用人才;第二才是固守纯做生意的原则,不涉入任何与本店生意无关的纷争中。”

“谢谢你的指点,小蝶心中很感激!”

“在下今天说的话,是多了一些,也是从未有过的事,那是因为在下很敬佩总捕头的英风、胆识,整垮东厂,袭杀汪公公。”

青衣人道:“是近十年来,朝野中第一大事,谁不心存敬佩呢?我能帮忙的,绝不藏私!”

程小蝶忽然站起身子,深深一礼,道:“小蝶真的感激,请教阁下大名?”

“不敢当,不敢当,在下风琳!”“摘星手风琳。”说话的是坐在程小蝶左侧的蓝衣书童。

“了不起,风某人退出了江湖近二十年,那时候,小雅姑娘,应该还没有出生啊?”

“你知道我叫小雅?”

“是!也知道她叫小文,两位姑娘是程总捕头的得力助手。”

风琳道:“胆大心细,剑术精绝。”

“叫出小雅、小文的名字,不足为奇!”小雅道:“把我们分辨的如此清楚,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区区自从退出江湖,年代久远,姑娘一口叫出摘星手,也叫风某人有些吃惊了。”

“风先生,很想知道吗?”

“如若小雅姑娘愿说,风某人洗耳恭听。”

小雅望望程小蝶,看她并无反对之意,嫣然一笑,道:“风先生,我们交换,我说出原因,也希望风先生告诉我们,怎会把我们主仆三人认得如此清楚?”

风琳道:“在下已泄漏出万宝斋不少秘密,多说一件,又有何妨。”

“我们自知江湖上阅历浅薄。”小雅道:“所以,化了很大工夫建立了一本江湖高手的侠名录,近三十年中高手,尽入侠名录中。

记载务求详尽,上面有你摘星手风琳的侠名,这部侠名录,化了我们小姐不少工夫,也请有多位江湖中前辈帮忙,什么人帮我们,恕我不奉告了。”

风琳微微一笑,道:“总捕头果然是有心人!但比起万宝斋来,还是稍输一筹,万宝斋中也有一部类似的江湖高手档案,时间远朔到百年之前。

不但有详细记述,而且也聘了丹青妙手,画人他们的画像,三位已入画册,风某人才能一眼就辨认出来。”

“贵东主既然只做生意,不涉入江湖上其他纷争!”程小蝶道:“建立这样一本江湖人物的画册档案,用心何在呢!”

“防患未然啊!”风琳道:“万宝斋虽然不介入江湖纷争,但对江湖上的变化动静,都是十分了然,总捕头,在下已经说的太多,恐已无法向大掌柜交代,恕我不再多言了。”

“既是如此,我也不再麻烦风兄,话入正题。”程小蝶道:“今日造访,实有要事领教……”

风琳一扬手,阻止程小蝶说下去。

他接道:“总捕头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垂询,早已在预料之中,不过,请稍等片刻,见到大掌柜后,再说来意,既可省去一番口舌,也免得风某人惶然无措,不知该如何答覆。”

“我以刑部总捕头的身份请求,希望能一次见到三姑娘、大掌柜和二掌柜。”程小蝶道:“要求的虽然多了一些,但却可以免去再次造访,风兄以为然否?”

风琳苦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回 天狐媚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捕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