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捕头》

第02回 美梦难圆

作者:卧龙生

郭宝元仔细看过,点点头,道:“宝元明白了。”

程小蝶道:“要张班头带四个精悍的捕快,带我到言侍郎的府中,我要仔细地看看,死于天荆刺下的人,有什么特别之处。”

“宝元会让张班头带两个仵作同行,总捕头有疑问,他们应该能详尽回答。”

程小蝶挥挥手,郭宝元急急退下。

就连小文、小雅,也不知那张便笺上写的什么?但二女都能严守份际,不该问的事,绝不多问。

张班头,是刑部中众多班头之一,年近五十,武功不好,但却有一长处,北京城中有几条胡同?哪里有赌场?哪里是半掩门的暗娼?他都能说得出来。

地头熟,人面也熟,大家都叫他张百通。

事实上,他不但熟悉京城形势,眼皮子也又杂又宽,警觉心非常敏锐。

程小蝶赶到言府,张百通早已安排好了。

言侍郎停尸之处,是他自用的书房,头发掩遮的伤口,已经干枯,只留下一点痕迹。

最可怕的是,言侍郎身上的毒性,已全消退,再也找不出任何中毒征候。两个验尸的仵作,其中有一人参加过前日的验尸工作,是刑部中资深的老仵作了。

经他验过的尸体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让他再次参与,就要他讲述死者中毒的征象,但他验尸之后,却冷着脸一语不发。

张百通道:“老边啊!总捕头要听你的报告,怎么成了闷胡芦啦?”

“怎么说呢!言大人是寿终正寝!”边仵作道:“尸体上毒性全消,找不出死亡原因了。”

“但他头顶上的伤痕犹在!”程小蝶道:“伤人的凶器仍在。”

“唉!谁会相信呢?边仵作道:“别说凶器被副总捕头拿去了,就算还留在此,也只是一段细如烧香的枯木,很难让人相信那是杀人的凶器,言大人是二品大员,一开始就由刑部接下了案子,我负责第一次验尸的工作,尸体的眉目之间,聚有黑气,那是中毒死亡之征。

现在,那凝聚的黑气,消退了,如果我是复验的仵作,我也会推翻上次的验尸报告,胡说八道啊!中毒死去的尸体,怎会毒气消退不见?

我当了四十年的仵作,可是从未遇过这些事情,所以,这个刑部的仵作班头,我也干不下去了,回头我就请辞,总捕头办我什么罪名,我都认了。”

程小蝶忖道:世间,竟有这种奇怪的植物,如非郭副总捕头,事先给我说明,我也不会相信,勿怪这位验尸高手的老仵作,气得要辞职不干了。

无法解释啊!这些在经验中磨练出来的见识、能力,不是读通了洗冤录,就能比拟,这种人才是刑部之宝,很多的冤案,就要靠他们丰富的经验,找出破绽,揭发真情,张百通、这老仵,绝不能离开刑部。

心中念转,口中笑道:“我相信你的话。”

边仵作喜道:“总捕头信任我?”

“是,我相信你的经验,举国无人能及,我相信你说的话,字字真实,好好的干下去吧!刑部不能没有你边老仵作。”程小蝶道:“回去休息下,小雅,送边老仵作养息银子一百两,准休假十日,不过,边老仵作,十天后一定要回刑部上班啊!”

边仵作感动得流下老泪,道:“士为知已死,你总捕头在任一天,边某人老死任上不说辞,我不明白言大人身上的毒性,怎会消退,但如一定要找出原因,就要刮骨、煮肝了。”

“刮骨、煮肝,一定能找出来证据吗”?程小蝶道:“毒性既已消退,肝中怎会还有余毒?”

“是的,肝滤人体百毒,致命的毒性,肝必尽力吸收,存积不放。”边仵作道:“骨受毒浸,必然色变,就算毒性消退,它也无法很快复元。”

这真是千金难卖的经验之谈,程小蝶高兴极了,挥挥手,道:“边老,去休息吧!这里的事,不用你操心了。”

一句边老,叫得老仵作感慨万千,趴到地上,恭恭敬敬对着程小蝶叩个头,才起身退了下去。

“张班头,通知言夫人,尸体可以入殓了,发丧的事,还要等待几天,我在库房中点验玉器,办完事,到库房中去找我。”

张百通应了一声,步出书房。

他能言善道,鬼计多端,程小蝶相信他一定能说服言夫人,因为,单是言侍郎收存的那些玉器,就是够抄家灭门的罪证了。

这是一座很坚固的库房,四壁都是木架,摆满了各型玉器,收藏之丰足在千件以上。

程小蝶吃了一惊,忖道:死了的言侍郎,可称得是爱玉成癖,这满室玉器,件件都是美玉佳品,否则言侍郎也不会收集它了。

心中念转,口中问道:“这些玉器,点查过没有?”

“点查过了。”一个守护玉器的捕快,应道:“郭副总捕头亲自查点,一共一千二百三十八件。”

程小蝶目光转动,发觉架上玉器大都翠如嫩绿,白如凝脂,却有一件黑如泼墨,是一双三足蟾蜍,而且独占木架一格,想来是十分名贵之物了。

伸手取过,凉透手指,忖道:这是什么玉啊!冻寒如冰,色泽如墨,是不是也算玉呢?

目光转动,又发觉了几块,色泽淡黄的,形如一般土石之物,竟然都摆在很重要的位置上。

程小蝶不再看了,她已明白,这方面智识浅薄,是无法看出什么名堂的,只能把几件色泽怪异,形状可爱的玉器,记在心中,等到各处名家到此,鉴赏大会时,看会不会有人提出解说。

小文、小雅,都看得目迷五色,有几件莹晶夺目,可爱至极,真想收为己有,但她们都强自忍了下去。

“美玉果然可爱,言侍郎收集的如此之多,化费定然可观!”小雅叹口气道:“此中定有几件奇玉在内,如无万宝斋的点石成金云鹏在场,不知是否污上掩明珠,匣封宝剑,使名品、美玉,无法被发掘出来。”

“我在想,这次赏玉大会传出之后,定然会哄动京城。”程小蝶道:“不请万宝斋中人参与评鉴,实有如佳肴中少了一把盐,味道全不对了,但万宝斋本身受到的伤害,要大过我们十倍,以他们举国第一的玉器古玩大店,竟被如此轻藐,要他们如何忍受?”

“这一招很高明,肯定万宝斋在这个行业中受伤不轻。”小雅道:“但我们损失也很大呀!评鉴玉器、古玩的一流人才,都在万宝斋中,言侍郎收藏的玉器,如此丰富,必是位赏玩玉器的行家,可能有绝世奇品在内,万一没有人认得出来,那就有遗珠之恨了,总捕头要三思啊!”

“朝中大臣,也许没有人知道言侍郎有此丰富宝藏!”程小蝶道:“但玉器古玩这一行中,恐怕是早就知道了,尤其是万宝斋耳目之众,必已早悉内情了……”

突然间,似是想到了一件十分重大的事情,住口不言,凝神思索起来。

小文看了程小蝶一眼,低声对两个守护库房的捕快,道:“你们先退出去,总捕头思索事情时,不希望有太多的人在场打扰。”

不希望有太多人在场,就是说她和小雅可以在场了。

两个捕快退出库房,小文还掩上了库房的木门。

小文精细,小雅敏锐,确是程小蝶的两个好助手。

“会不会怀壁其罪?”程小蝶道:“言侍郎因得到一块玉中奇珍,才被人暗算了?”

“玉掌青苗?”小雅道:“但言侍郎是二品大员,杀了这样的大官,可是抄家灭门的大罪,就算是为了玉掌青苗吧!可也用不着杀人啊,只要把东西偷走,言侍郎也不敢声张出来,这许多珍贵玉器,就坐实了他的贪污、收贿的证据。”

“说的也是,不过,杀了言侍郎,才能断绝讯息传出。”程小蝶道:“户部侍郎,权位甚重,如果不甘心损失,全力追查下去,可能动用的力量,定也十分庞大。”

“是的,他要送一个帖子到刑部,我们就无法推掉这件案子。”小雅道:

“以他能收集如此众多玉器的财力而言,他可以雇请江湖上的镖师、高手帮他追查失物的下落,看上去,他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士,但权力和财力,却把他组合成一种强大的力量。”

“对!更重要的是,他对奇玉的各种博深知识,真正珍品的名贵,可能不止是它的赏玩价值。”程小蝶道:“它的另一种价值,也许更加珍贵,只不过一般人无法了解它,只有专注于此,深有研究的人,才知道它另一面的真正价值。”

“譬如玉掌青苗。”小雅道:“除了它的观赏价值之外,还会有一种什么价值呢!”

“小雅,如果有,一定非常珍贵。”程小蝶道:“只是我们不知道,一般人都不知道,只有非常少数的人才会知道,云鹏可能知道,言侍郎也可能知道,言侍郎死了,这世上,就少了一个知晓秘密的人,青苗玉的价值,也相对地减低了,因为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这么说来,玉掌青苗,真的已经到了京城。”小雅道:“也到过了言侍郎的手中?”

“所以,言侍郎被杀了?”小文接道:“只因他得到了玉中奇珍,玉掌青苗?怀璧其罪,古人诚不欺我!”

聪慧的姑娘,伶俐的女婢,主仆三人,常以这一种推演的逻辑方式,推演案情。

“小文、小雅,我们在找寻一块青苗玉,不是玉掌青苗。”程小蝶道:“玉掌青苗,载入典籍,是奇珍中的奇珍,它一直没有进入北京,所以就永远找不出可以追觅的痕迹、线索,但有一块青苗王进入了京城,也到了言侍郎的手中。

“这位酷爱玉器的二品大员,就是因为得到这块青苗玉,送掉了性命,所以他留下了青苗玉三个字。”

只是一块青苗玉,长型的、方型的,我们不能肯定,也许它是圆的。”小雅道:“我们仍要全力追查,这块玉如何会到了言侍郎的手中?”

“对!要张班头查清楚言侍郎府中所有的男女拥工,仔细盘查十日内来访客人,应该能找出一些蛛丝马迹。”程小蝶道:“小雅,如果我的推想不错,那块青苗玉不会太大,应该在一握之内。”

“总捕头,东西如果在一握之内,随身可以携带,就很难查究了。”小雅道:“任何人都可以把它藏在身上,带着它出入言府。”

“它不是一般的物品,是稀世珍宝,是由一位特定的人物,把它带入了侍郎府中。”程小蝶道:“凶手杀人取宝,绝不可能让那块青苗玉,再经过另一个人的手,那会多留下一条线索。”

“姑娘,言侍郎袖中藏的便笺,字迹端正,似非临时草成,凶手一击取命,言大人也没留下字条的机会。”小雅道:“恐是早已写好便笺,藏于袖中,似是已心知有险。”

“对!凶手是熟人,也可能是鉴赏奇玉的大行家。”小文道:“婢子想不通的是,既然知晓有被杀的可能,为什么又约他会晤,袖中藏书,显是预谋,一切都在言侍郎的控制之中,但他却赔上了一条老命,为什么呢?”

“这是重要关键,明知有危险,竟又非见不可!”程小蝶道:“死者必有借重凶手之处,我已把言侍郎的留字,托请刑部侍郎核对书迹,如非凶手故弄玄虚,凶手和言侍郎之间的来往,就非泛泛之交了。”

“真要如此,倒有线索可查。”小雅道:“清查言侍郎交往的人,就不难找出可疑凶嫌。”

一阵拍门之声传了过来,小文回身打开术门,张百通带着两名捕快,行了进来。

他躬身一礼,道:“言夫人、言公子,同意了总捕头的要求,先行入殓,暂不发丧。”

程小蝶点点头。

张百通接道:“侍郎府中管家言贵,已追随言大人近二十年,男仆三人、门房四个、门房兼带护院之职、花丁两个、厨师一位、嬷嬷两位、丫头四位,有两个丫头专照顾侍郎大人、男女仆婢一十七人。

属下留一位嬷嬷,一位丫头,和总管言贵,照顾言夫人、言公子的生活,其余的男女十四人,暂行寄住在刑部牢房,听候审问。”

程小蝶略一沉吟,道:“那两个专司照顾言侍郎的丫头,是不是很年轻,也很美丽?”

张百通道:“一个叫素喜,十九岁很美丽,也极善伺人意;一个叫文芳,二十一岁,负责扫洒洗刷的粗活。”

“言公子和言侍郎夫妇之间,是不是有点隔阂。”小雅道:“言公子今年几岁了?”

“言夫人虽已徐娘半老,但风韵不减。”张百通目光停在小雅脸上打量了一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回 美梦难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捕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