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捕头》

第06回 五狼杀手

作者:卧龙生

“那就好了,小文不在,表示她已经跟了出去,现在,不能了解的是,她们约好一起去的,还是小文追踪素喜?”小雅道。

郭宝元缓缓坐下身子,笑道:“小雅姑娘如此说,那就不算越狱了?”

“我不知道算不算是越狱,但小文负责监视素喜,就应该承担责任,这件事副总捕头就不用太担心了,今夜二更我约了人家决斗,特别向副总捕头报知一声。”小雅道。

“什么人?”郭宝元道。

“要不要派人助拳?”

“土狼!”小雅道:“是江湖上一流的杀手,听说他们有五个人,分穿青、红、黑、白、土,五色衣服,并称为五狼人,江坤镖师告诉我,他们是新近崛起的一组杀手,杀法凌厉,非常可怕,约我挑战,就是五狼人中的土狼。”

“你一个人,应付五狼人,实力太单薄了,我派两个人作你副手……”郭宝元道。

“副总捕头,我还不想让他们了解我的底细,动用刑部的捕快,就一下穿梆了,对案情并未有好处。”小雅道。

“让他们以江湖人的身份,和你同行。”

郭宝元已大声说道:“请陈同、张重,进来见我。”

小雅心中不愿意,一则是刑部捕快、班头还没有真正的高明人物,带出去有了伤亡,很难交待。

二则刑部捕快一出面,打草惊蛇,要犯闻风而遁,那就画虎不成反成犬了,但也无法太拒绝,只好先接受再作打算。

本打算找小文帮忙的,小文不在,打乱了小雅全盘计划,真要她一个人独斗五狼人,心中就全无把握了。

“这两个人,还没有刑部捕头身份,说他们是江湖人,实也不错,一个是少林弟子,一个是南太极门下的弟子……”郭宝元道。

谈话之间,陈同、张重,已行入室中。

郭宝元替三人引见,小雅十分注意两个人,发觉他们目光炯炯,尤以陈同两个太阳穴高高突起,是一位内外兼修有成的高手,实非一般捕快班头可见。

果然是两个可用之才。

陈同、张重早听过小雅的大名了,她虽然只是个侍从的身份,但却是刑部中的有名人物,武功好的令中、西、南、北四大名捕快心折,人也漂亮得如花盛放,闻名虽早已闻名,但见了面,仍然看得两个人心神震颤。

郭宝元吩咐两人,暂归小雅指挥,一切行动听吩咐。

陈同、张重躬身应命,小雅也向郭宝元行礼告辞。

小雅再度易容,又恢复了黑妞的模样。

陈同、张重也换了江湖人的衣着。

不过是初更时分,小雅已带着陈同、张重行到小竹林外。

小雅胆大活泼,但却心思缜密。

虽然早到一个更次,仍然小心翼翼地隐伏视查,指点陈同、张重的埋伏之处,嘱咐两个,并待她的招呼,暴露身形,就算她遇上凶险,也不能现身救援。

陈同、张重虽然心中不解,也r有唯命是从。

三人走过刚刚隐身藏好,一阵急风,飞来了五条人影。

今夜无用,但星光灿烂,以小雅的目力,隐在暗里看明处,清楚地分辨出几人衣着形貌。

青、红、黑、白、土,五种颜色衣服,也明显地表现出五个人的身份。

“老五!”

青衣人四顾了一眼,说道:“这是处很好的屠戮战场,方圆五里内没有人家,只有这一片竹林掩护,就算他们有大批人手赶来,我们也可以从容应付。”

“那位黑妞珍珠,真有你形容的那么动人吗?”白衣人笑道。

“像一颗黑珍珠,黑的娇俏,黑的亮丽,真要如此,那个黑妞就交给我了,我作四哥的替你接下她,怎么样?”

“不!请四位哥哥来,只是要你们替我掠阵。”土狼道:“顺便摸清楚她的来历底子,至于挑战黑妞,我希望独力承担,四位哥哥不用插手了。”

“怎么?动了色心哪!”白狼老四冷然说道:“你一向以杀人为乐,不喜女色,几时也变得怜香惜玉起来?”

“小弟没有变,但你不能动黑妞,北京城中的美女,成千上万,你玩哪一个我都不管,但就是不能动黑妞。”土狼道。

白衣人脸色一变,道:“反了,反了,作弟弟的管起哥哥来了,这可是以下犯上哪,成何体统?”

“老四!”

青衣人又开了口,道:“来京城你夜夜春宵,听说,除了宿妓之外,还犯了两次色戒,闯入民宅……”

“那可不能怪我,是她们飞媚眼,勾引我,这可是她情我愿的事。”白狼道。

“没有伤人,所以,青狼大哥也没有追究。”红衣人道:“咱们入京之前,可是先说好的,你可以化银子玩女人,但绝不能弄出事情。”

“二哥,小弟可是一切从命,没惹出一点麻烦,我玩的谨慎,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白狼道。

“大哥,我们这番入京城,主要的目的是什么?”

黑衣人道:“天天在街上摇来晃去,还要易容改装,掩去本来面目,这不是我们五狼人的作风,我们是杀手,只管收酬杀人,不能做一些鬼鬼祟祟,偷鸡摸狗的事。”

“我们现在的目标是保护上林画苑。清除一切监视或不利上林画苑的可疑人物。”青衣人道。

“这是保镖护院的事,我们接了这种差事,可是有失身份,日后传扬于江湖之上,对我们五狼杀手的威名,可是大有影响。”黑衣人道。

“看在一日千两银子的份上,忍耐一二吧!比杀人轻松多了。”青衣人道。

“大哥,冤有头,债有主啊!”

红衣人道:“这一次咱们的雇主是谁呢?清除监视上林画苑的可疑人物,可是那三个画师雇我们?”

这是非常重要的一句话,小雅凝神倾听,上林画苑中的三位师父,是画坛中精锐人物,也是饱读诗书之士,不像江湖中人。

这是程小蝶透过大通镖局,打听到的消息。

青狼的一句话,立刻就可以揭穿真伪,如若五狼人是上林画苑中师父雇的,以保护画苑中的秘密,哪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需要以杀人来保护?

“不知道。”

青狼吁了气,道:“三个画师,我都见过一次,那是我有意的暗中窥查,我怀疑他们易容改扮,和我商谈这笔交易。”

“结果呢?是不是三个画师?”土狼道。

“不是,我仔细地看过他们三个,也确定不是他们。”青狼道。

“会是谁呢?他和你谈交易,付银子,接触了不少次,难道你一点也瞧不出来?”红衣人道。

“他故作神秘,身着金衣,面挂厚纱。”青狼道:“不过,每次都在上林画苑中见面,所以,我怀疑他住在那里,至少,那里有一个供他收藏衣服的地方,否则,那身衣服金光闪闪,就算在深夜之中,也无法避开人的耳目。”

“每次约你见面,都是在深夜之中?”黑衣人道。

“二更和三更之间。”青狼道:“他到的都比我早,我到时,他已在那座厅堂中等我,我早到,他早在,有一次,我到的特别早,还不到二更时分,他竟然也早到了一步,坐在那里等我……”

语声一顿,话题突转道:“朋友,出来吧!既然到了,就用不着藏头露尾的。”

“黑妞!”

土狼接道:“我请几位兄长到此,只希望查证出你的底细,他们不会出手助拳……”

“可惜我不是黑妞,因为我生得很白。”

一个身深蓝色密扣对襟小夹袄,蓝色长裤的大姑娘,左手提着一柄带鞘长剑的大姑娘,缓步而出。

小雅一眼就看出来,那是小文的剑,但人却不是小文,而是逃狱的素喜。

小雅心头震动了,她无法判定这把剑,是小文借给素喜的,还是素喜杀了小文,抢过来这把剑?

“你是谁?”

土狼双目暴出怒火,道:“黑妞呢?为什么爽约不来?”

“那和我没有关系,我来这里,只是想问明白,谁要杀我?”

素喜目光转往到青狼的身上,道:“那个金衣人。虽然掩遮住本来的面目,但他无法不说话,至少,你可以听出来,他是男人?还是女人?”

“男人,声音有点沙哑。”青狼道。

“你回答我,你是黑妞的什么人?”土狼很快逼上来,大有立刻出手之意。

素喜停下脚步,右手握在剑把上,冷冷说道:“我说过,黑妞和我无关,我根本不知道谁是黑妞,你满意了吧?”

“不满意!”土狼又向她逼近一步,双方的距离,已不到三尺远近。

小雅虽然心中悬挂着小文的安危,但却忍下未动,这是非常重要的关键时刻,双方只要一动手,就可以看出五狼杀手的武功如何?也可以看出素喜的真才实学。

但更大的收获,可能会揭露出双方的身份。

“慢慢慢!”

青狼阻止了两个人,道:“姑娘说我们要杀你,是什么时候的事?在什么地方?”

“就是三天前的晚上,地点是刑部女牢,下手狠哪!差一点就要了我的命。”素喜道。

“不是我们干的,五狼人坏事作绝,但却有一样好处,一语千金,不说谎言。”青狼道。

“你们是人雇用的?就是那个穿着金衣的人?”素喜道。

“江北武林同道,有谁不知青、红、黑、白、土,五狼人是杀手?诚心雇我们,任何人都找得到,有什么稀奇呢?”青狼道。

“他不肯以真正面目和你们相见,是不尊重你们?看不起你们,你们死了也不知道雇主是谁?”素喜道。

青狼心中已被挑拨得不舒服,但忍下了,冷笑一声,道:“杀手只管拿钱取命,我们不想了解事情的是非恩怨,也不想知道杀的是谁?和雇主身份?土狼,正经事情谈完了。”

土狼道:“现在,我再问你一次,黑妞怎么没有来?”

素喜嗤地一声,笑了,道:“痴情汉子,负心女,你们问的叫人烦哪!我已经告诉你,不知道谁是黑妞,你为什么不相信呢?”

“难道她会骗我?向我挑战,却又不赴约。”

土狼有些相信素喜的话了,四下探视了一阵,道:“姑娘家言而无信,真叫人无可奈何!”

小雅兴起了一股冲动,很想现身应战,但咬咬牙关忍下去,潜伏未动。

“杀我的人,未能得逞。”素喜道:“而且,受了点伤,这大概就是偷鸡不着啄把米了,但他们却逃入了上林画苑,不是你们五狼人,也算是你们一伙的了?”

土狼冷笑一声,道:“我们已给了你很完整的回答,不是我们要杀人,再这么纠缠不休,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双手一抬,寒光闪动,不知何时,土狼已戴上了两个黑色的手套,十个尖利的爪芒,突出有两寸多长,比起真正的狼爪,可怕多了。

素喜道:“诸位既不愿善作交待,那就只好比划几下了,这一战诸位没有银子可拿,是亏定老本了。”

土狼怒道:“你喋喋不休,这一战,只好奉陪你了。”左手一探,抓向面门,右手攻取胸前,果然是开膛取心的架式。

素喜出剑如闪电,土狼攻势发动,素喜剑已出鞘,一道寒芒,斩向左手。

迎面一抓,本是虚招,土狼未理素喜的剑势,主攻是右手,爪芒闪动,已近前胸。

素喜快一步,斩中了土狼的左手,原想剑过血崩。土狼一双左手会被生斩下来,那知锋利的剑刃,如同斩在丝索上,波地一声,剑势竟被弹了起来。

这才发觉土狼戴的手套上大有学问,是一种刀枪不入的制品。

一招失机,立陷危境,土狼的右手爪芒已划破了素喜前胸的罗衫。

危险中,也看出素喜真正本领了,临危不乱,应变有方,一吸气,娇躯缩退三寸,避开了士狼手套上的爪芒,腿未弯曲,脚未移步,是真正的内家功夫。

素喜似被这一招激出了怒火,长剑一振,展开反击,寒芒流动,有如一片剑幕,也把土狼的还击攻势,完全封入剑网之内。

小雅冷眼观察,发觉土狼的武功不错,招式狠毒,形如狼爪的手套,不知是何物作成?不畏刀剑斩劈,攻势亦是杀人为主的手法,招招都是破胸开膛,摘心取命的架式。

但素喜剑法的精奇,更令小雅吃惊,上狼凶猛攻势,竟全被剑势封住,但因狼爪手套,有拒抗利剑的韧性,素喜也只能封住他的攻势,钢爪和长剑不时碰触,响起金铁交呜之声。

不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回 五狼杀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捕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