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捕头》

第11回 槐谷凶杀

作者:卧龙生

程小蝶躲在被窝里,笑容变成了哭泣,美丽的玉腿上,留下一道疤痕,心里当然会难过呀!

再想想总捕头的生涯,不知道要过多久,还要经历多少次血战、火拼,这一次留下伤疤在腿上,下一次呢?不知是脸上?还是身上?

有一天遇上了如意郎君,还是在父母迫求下上了花轿,拜过天地入洞房,脱了衣服上牙床,混身上下全是疤,刀疤、剑疤、棍伤、枪痕,天啊!吓得新郎掉了魂,不是回头跑,就是晕倒新房中。

程小蝶很会想,想得两眼泪汪汪的,哭湿了一片绣花枕。

但听到了叩门声,立刻拭干眼中泪,挺身坐起来,才感觉全身赤躶,来不及束上肚兜穿短裤,随手抓起一件丝袍披身上,道:“什么人?”

“我是小文。”

“进来吧!”程小蝶道:“鬼丫头,吓我一大跳!”

小文推门而入,低声道:“没有紧要事,怎敢来惊扰小姐,起来吧,小婢侍候你换衣服,梳个妆,客人已在厅中等候,小雅正代姑娘接待他。”

“客人?什么客人!”程小蝶道:“快二更天了,还闯女人闺房,好生多礼呀!”

“是田公子……”

“田大哥呀!不是外人,请他进我房里坐吧!”

小文呆了一呆,道:“姑娘,是田公子的从卫阿横……”

“说清楚啊!”

“姑娘接得太急了,上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这一句也有后话。”

小文接着道:“阿横带一个中年叫化子,自称关杰,说有要事求见姑娘,两人还在外面打了一架,婢子和小雅阻止了两人恶战,带他们入厅待茶。”

程小蝶道:“铁面神丐关杰是位江湖大侠,一定得见,取我衣橱左面的新衣服。”

小文打开衣橱看,叫道:“姑娘,是短衫劲装啊,而且是深蓝色的夜行服。”

“对,还有两套,是你和小雅的,关杰来的突然,可能会有行动。”

程小蝶接着道:“我到了客厅后,你就拉小雅来这里换衣服,记住要用青帕将头发笼起来。”

“小婢知道了。”

小文先在程小蝶的腿伤处,加了一道白纱布,匆匆帮程小蝶穿上衣服。程小蝶取过蝴蝶镖,和“辟邪”宝刀,藏入了怀中,又取过长剑,才行入客厅。

“见过姑娘。”阿横躬身一礼,道:“这位关大侠,姑娘认识?”

程小蝶点点头,道:“道义之交,是一位可敬的朋友。”

阿横转身对关杰抱拳一礼,道:“适才多有得罪,关大侠请多多包涵,姑娘,阿横告退了。”他转身迈步,行出大厅。

望着阿横消失的背影,关杰拂须点头,道:“刀法凶狠,战技骠悍,是一员拼命三郎的勇将,关某人被他气势所慑,差一点伤在他的刀下,姑娘罗致到这样的人才,加入刑部,难得啊!”

程小蝶懒得解说了,田大哥已把两名近卫,阿横、阿保送给她,也算是刑部的人了,重要的是关杰的来意。

程小蝶吁了口气,道:“关大侠深夜来访,定有要事,小蝶已结束停当,敬候关大侠的吩咐了。”

“如果要行动,自然是愈快愈好,不过,这件事老叫化却有些顾虑了。”

“顾虑什么?”程小蝶道:“关大侠心中有什么尽管说出来。”

“圈套!”关杰道:“以江北四老作饵,引诱他人上钩,可恶的是,就算明知是圈套,也不能不管。”

程小蝶道:“江北四老执江北武林道上牛耳,如若有难,小蝶岂能坐视,纵然冒些危险,也是在所不惜的。”

“总捕头不但有公门胆识,也有江湖上的道义。”

关杰接着道:“那种捆绑人的手法,叫作断血障,用几道细索,捆在行血必经的穴道上,手法要恰到好处,行血能少量通过穴道处的淤血,却是越积越多,积血成瘫,就救治不易了。”

“好恶毒的手法,小蝶也是第一次听人提起这个名称,江湖之险,寒人心胆,但不知需要多久的时间,才能让积血成瘫?”

“要看下手人的工夫了。”

关杰接着道:“工夫高明的人,时间愈久,细索绑穴之后,再以油浸的皮索,全身捆一个结实,当然,两种手法,还得有些配合,相互为助。”

程小蝶道:“这方面,小蝶已知大概,多承指教,江北四老现在何处?是否需要小蝶出动刑部捕快,救助他们?”

关杰道:“如无需要,关某人也不会深夜来访了,四老现在城西妙峰山中,一处山谷之内,在三株老槐树上,分吊四人,老二成泰。老三马宏合吊在中间,佟元修、曲大风分吊两侧,似乎还有人在暗中监视。”

程小蝶道:“老前辈见过他们了?”

“是,关某回到住处,就接到示警信函,立刻赶往妙峰山中,目睹了四人被吊在树上的情形。”

“关大侠,为什么不救他们?”小文劲装佩剑,缓步行入。

一样的式样,一样的颜色,一般的青帕罩发,看上去,好似又一个程小蝶进入了大厅。

关杰呆了一呆!

看看程小蝶,又看看小文,道:“好!三个总捕头,分别出现,看也要把他们看个眼花缭乱了。”

他阅历丰富,举一反三,看到小文扮装程小蝶,立刻想到小雅也可能装扮了。

程小蝶道:“关前辈,晚进这点小秘密,还请前辈代为保守。”

“放心,放心,关某人绝不泄露。”

“也请老前辈放手此事。”

小雅缓步而入,接着说道:“看样子,他们没有伤害老前辈的打算,他们利用老前辈传递消息,消息已经传到了,但如老前辈和捕快们联手救人,恐怕他们就不会再对你这么客气了。”

“关某带来讯息,也是帮程总捕头添上麻烦,自己却甩手不管,此等事要我如何作得出来呢?”

“小雅说得对,关前辈,你一和官方联手,就不是纯正的江湖人了,他们既要借重你传出讯息,也敬重你侠气,所以不愿伤害你。”

程小蝶接着又道:“但他们敢把领导江北武林道上的四老,捉去吊起来,证明他们的胆大妄为,无所不敢,全不把江北道上数百位武林人物放在眼里,前辈武功高强,以一抵二,又能如何呢?他们可能集中十余个杀手对付你。”

“江北四老形影不离。”小雅道:“前辈一个人,能胜过他们四个吗?”

关杰道:“关某不敢自夸,我不能,一对一,可能稍胜一筹,二个联手,就非我能敌的了。”

“何况,前辈还有大忙可帮。”程小蝶道:“我们急需要了解对方,即是一鳞半爪也好,当然,关前辈也可以把我们这方面消息透露给他们一些……”

“这个,关某只怕……”

“前辈!”小雅道:“重要的不要说呀,这中间分寸拿捏,要前辈自作考量了,有些事不用说,别人也会猜到的。”

关杰沉吟了一阵,道:“我懂了,告辞了,我已把消息传到,总捕头似很忿怒,如何行动,我不知道,也不便问。”说着,站起身来、出厅而去。

“关大侠一向正道。”程小蝶道:“要他转弯抹角的办事,是有些不习惯了。”

“姑娘,他阅历丰富,见闻广博。”小雅道:“要想通了,自然会做得很好,倒是救助江北四老的事,总捕头是否已胸有成竹?”

“事出突然,只能随机应变了。”程小蝶道:“但这一趟妙峰山非去不可了。”

“可能是一陷阱,人家早已在那里埋伏大批杀手,等着我们上钩了。”小文道:“素喜这丫头果然可恶,一次不成,第二次立刻发动,再要给我遇上她,非得拼个生死出来不可,射月三剑的威力,就拿她试验了。”

“素喜如是万宝斋中人,不会如此明目张胆地和刑部作对。”

程小蝶接着道:“利用五狼人行刺,只是嫁祸江东之计。她想不利你们能在暗中监视她,而又能不被她发觉。”

小文道:“去妙峰山,咱们三个去呢?还是带大批人去?”

程小蝶道:“当然要带人去,身为捕快,就认真捕贼,就算敌强我弱,也要放手一拼,要郭宝元选出技术熟的匣弩手十六个,分成两组,由陈同、张重率领,多带弩箭,也带兵刃护身。”

“小婢明白了,十六个最好弩箭手,尽他们的能力多带利箭,要交互支援。”小雅道:“告诉他们面对的是江湖上第一流的杀手,如何克敌自保,要他们自作盘算了,他们的本领是施放弩箭,不是武功。”

程小蝶点点头,道:“也告诉阿横、阿保,他们面对的是天下最会杀人的杀手,要他们相伴照应,不可以逞强好胜,田大哥要他们常年在我身边保护我,我不要他们把性命给拼掉了。”

“田公子,也一定会在暗中帮我们的。”小文道:“他对姑娘情深如海,不会坐视不管的。”

“一刀被人切下了脑袋,师父老人家到了也没有法子啊!”

程小蝶接着道:“人贵自立,我们不能把事情想得太美好,你们两位还要易装一下,扮作匣弩手,刑部的程总捕头带着二十张匣弩救人,让他们莫测高深。”

“我们先用匣弩取敌,有机会抽冷子出剑。”小雅道:“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我要找一个武功最强的杀手,试试射月三剑的威力。”小文道:“阿横、阿保的隐身突袭,打了就跑,就算是杀手组合,也要被捣一个晕头转向了。”

“要阿横、阿保首要注重安全,你们两个也要为我珍重,可以认输,可以失败,就是不许你们死伤。别忘了,你们和我是三位一体,去吩咐他们挑选十六名最好匣弩射手,要带上新近打造的强力匣弩。”程小蝶道:“弩箭要谨慎施用,我们要以匣弩,对抗江湖上第一流的杀手。”

小文、小雅心中感动,人却没有答话。

她们换下了女服着男装,换成了匣弩手,配合陈同、张重率领的十六个优秀的匣弩射手,坐息至天将黎明,吃一顿丰富的早餐,一行人飞奔妙峰山。

妙峰山距京城不远,山势不大,但却林木幽深,荆丛茂密,是一处可以伏兵的地方。

程小蝶来得光明正大,而且只有二十一个人,却有二十张匣弩端在手中,身上也都穿着捕快的衣服,是打着刑部的旗号来了。

刑部中人,不是武林高手,但官方气势,真还有点辟邪,程小蝶看到荆丛中人影闪动,但却无人突起发难,也无人以暗器攻袭。

陈同、张重,当先开道,两人手中也端着两支强力匣弩。

这种连发十余支短箭的暗器,是暗器中最霸道的武器,一两支,也许不放在高手心上,但十几支明举着走在一起,就有些令人胆寒了。

阿横、阿保是单独行动,两人行动诡谲,程小蝶看不到他们在哪里,这两年追随田长青在南荒常住,想是又练成了草中潜踪的本领。

程小蝶心中非常明白,处境的危险。

人在草丛中行走,四周满布着善长突袭取命的杀手,只要他们一发动攻势,必是快如闪电,一击之下不知道有多少捕头会伤亡刀下。

但这些初生之犊不畏虎的新任捕快,练成了纯熟的匣弩发射本领,又准又快,只是武功却不高,一路行来根本就未发觉有人潜伏在四周。

也许他们有所发觉,只是对匣弩的霸道充满信心,并未把敌人放在心上。

小文、小雅当然是早发觉了。

但两个小美人,剑法日益精进,颇有和当世高人放手一搏的冲动,更是勇气百倍,四周荆丛中伏敌出没,也就看见装作未看到了。

辰中时刻,进入了一座峡谷中。

一大片广阔的草地上,并排生着三棵老槐树,枝叶广茂,荫地数亩,这地方就叫三槐谷。

江北四老果然分吊在三棵老槐上。

但三棵老槐树,距离都在五支以上,要同时救三人,就要三个人同时发动。

程小蝶沉吟了一阵,决定分成先后施救,打量过四周形势,道:“先救北边树上的老大神眼叟佟元修。”

小文、小雅一点头,带着张重、陈同、十六个捕快,一齐行动。

他们分布在北道老槐树的四周,十六个专用匣弩击敌的射手,控按机簧,手中匣弩四下转动,随时准备应变。

程小蝶四顾了一眼,微一塌腰,娇小的身躯直挺挺地升了上去。

这是轻功很高明的“潜龙升天”,不借冲跳和双臂摆动之力,就那么直着冲上去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回 槐谷凶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捕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