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捕头》

第13回 特殊审讯

作者:卧龙生

马乘风转身离去了。

帅永昌却在心中盘算,这一仗,要不要打下去?杀手无情也无义,但却很重一个信字,他们收了订金后经院哲学内部唯实论和唯名论争论的焦点。 ,绝不会背诺逃走的。

他集中了江湖上五六十个一流杀手,对付一个门派、帮会,也可以应付裕如,杀得他们片甲不留的。

谁知道撞上了铁板,对方也出动了杀手级的人物,何况,单是第三届弟子,就有七十二人之多。

杀手和一般武林人物不同,杀手只想杀死目标,不择手段,也不要面子,更不要扬名立万,练的不是正统武功,是阴毒的杀人手法,而且是越毒越好。

这种人就很难防备了,为了杀你,他可以跟你泡上三个月,你一个疏忽,就可能挨他刀子了。

血手无影帅永昌是杀手之王,但对上了后起之秀的大批杀手,心中竟是生出了一股寒意,这些年轻骠悍的杀手,视死如归,这个世界上似乎是没有他们害怕的事,又绝对忠于自己的主人。

他开始考虑放手一走的事,因为,那个敌对的集团中,还有不知数目、武功绝顶的高手。

程小蝶没有全听到帅永昌和马乘风的全部对话,毕竟距离远了一点,她凝聚全部的功力,也只听到一半而已。

但一半已经够了,那些留下的空白不难由两人谈的内容上,推想出来。

忍受到最后一批断后的杀手离去,程小蝶才站起身子,作了两次深呼吸。

小文、小雅也站起身来,一面活动手脚。一面连连大口吸气,她们比程小蝶似是还要憋得难过。

小雅快步行向程小蝶道:“素喜是万宝斋中人,大概不会错了,素喜排名第二届女杀手中,同属的师姐师兄不知有多少人?素喜也不是顶尖人物,今日现身三女中,素华已经比她强些了。”

“想不到啊,大江南北的出色杀手,集中一大半,还不是万宝斋的敌手。”程小蝶道:“这一股力量的强悍霸道,实在是太可怕了。”

“那个张翼会飞,救走素华的人。”小文道:“练的是什么武功啊?抱个人,还能越飞越高,这好象已不是人的体能可以作到的事。”

小雅一脸茫然,道:“是啊,不可思议呀!”

“我看是别有原因了!”

程小蝶读书多,思维力也较小文、小雅高明,摇摇头,道:“那确实不是人能练成的武功,抱个人一飞起数十丈高,飞走了、但他确是个人,不是鸟,鸟不会救人,那一双黑色的翅膀,可看出是制造的道具,也不会扇动,只是张开的很大,可以迎风而起……”

原来,三人的藏身之处,受形势所限,看不到那条拖起白衣人的丝线。

“就象放风筝一样。”小文道:“他只要张开大翅膀,就被人牵着飞起来了,所以,白衣黑翅,颜色分明。”

“当年韩信就利用风筝载人,飞在项羽的营寨上,用萧、笛吹出江东故乡歌曲,使项羽八千子弟兵溃散而去。”

程小蝶接着又道:“逼得项羽乌江自刎,以西楚霸王之勇,也有精疲力尽之时,无法打破体能的极限,但卓绝的武功,再配上适用的道具,就可以创造出一些人所难能的奇迹了。”

“也要训练有素,配合微妙。”小雅道:“面对江湖高手,能及时飞起,摆脱了敌人的攻击,但最重要的,还是那个策划出这些设计的人,是个天才。”

“对那个白衣人……”程小蝶笑一笑,目光掠过小文、小雅道:“你们有没有印象呢?”

“他全身裹在一件白衣中,看不到面貌。”小文道:“就算见过他,也很难想得起来呀!”

“看他的身材呢!”程小蝶道:“距离太远了,无法看到他的眼神。”

“等一等!”小雅道:“我说不出他的特色,也未看出门道,只是猜想,他可能是万宝斋大掌柜万复古。”

“可能啊!”小文道:“那天他和素喜见面,只一转眼就消失了他的踪影,证明他的轻功,已到飞行绝迹的境界了。”

“好啊,你们都这么聪明了。”程小蝶道:“那一次,我们去万宝斋,他穿着一件紫袍,我见他靴子也是紫色的,证明他偏爱紫色,他张翼飞起时,我看到一双紫色的靴子,穿紫色靴子的男人,很少见哪!”

“还是姑娘厉害。”小雅笑道:“说的有凭有据,不象我和小文,瞎猎的。”

“可是猜得准哪!”程小蝶道:“你们为什么不猜是三掌柜风琳呢?他号称摘星手,轻功定也高明。”

“白衣人的个子高大。”小雅道:“风琳没有这个身材。”

“万复古中介大掌柜。”小文道:“说穿了只是一个大伙计,武功如此高明,能用如此伙计的东主,是不是更可怕呢?言侍郎被杀这件案子,是为了一块青苗玉,那素喜被派到言侍郎的身侧,不惜献身固宠,早已在打言家藏王的主意了,素喜为情误事,被别人抢先了一步,但案子追查下去,我们终将要面对万宝斋,那就希望我们今日猜错了,那人不是万复古。”

她本来一向沉默,大多是小雅开口,自从练通了“射月三剑”之后,灵窍大开,话也多了,人也直追小雅,变得活泼起来,信心大增。

但这番却说得程小蝶和小雅脸色一变。

但说的有理啊!万复古能在血手无影眼皮下,把人救走,一旦成为对手,岂不是十分可怕。

“最可怕的不是他们的武功。”

程小蝶接着道:“而是他们神秘莫测的能力,广布在江湖上,他门似乎无所不知,素华能一口叫破帅永昌的身份,可资为证。

还有他们精密的部署、策划,先以搏杀,展现实力,再以重金、美色诱惑敌人首脑,素华明知不敌血手无影,却敢单身以赴,这股悍勇之气,已凌人三分,当然,最精彩的是安排这一场救人的设计、策谋、行动配合得丝丝入扣,我想帅永昌已经有些畏惧了。”

“万宝斋有如此能力,难道查不出聘约杀手的幕后人物吗?”小难道:“为什么还要千方百计地套问帅永昌。”

“我想万宝斋早知道了,可能有些原因,使他们迟迟不敢出动全力,直捣黄龙。”

小文道:“是什么原因呢?拖下去未必对万宝斋有利,帅永昌可以约请更多的高人来,长痛不如短痛啊!”

“他们双方面心中都已有谱。”程小蝶道:“彼此套问,只是求得个更确切的证明,万宝斋迟迟不动手,想是因对手势力太大,万宝斋不怕江湖上的杀手,但如朝廷出动大军,就不难一举毁去他们在全国的基业了。”

“姑娘说的对手,是不是九王爷?”小雅反应灵敏地道:“这才能势均力敌呀!”

“无凭无据的事,不要乱说。”程小蝶道:“我们回刑部去,和江北四老谈谈,他们江湖老,见识广,必有一番见解,江湖中事,任你们发言追问,但千万别提到九王爷。”

小雅一伸舌头,道:“我看这件案子,恐怕又要闹到皇上那里去,姑娘又得进宫面圣了。”

“要有确切证据,才能去说。”程小蝶道:“现在,我们回刑部去。”

刑部宾馆中一间布置雅致的小厅中,摆上的酒席,已然吃残,一桌八个人,江北四老之外,加上程小蝶、小文、小雅、郭宝元也都已吃得酒足饭饱。

撤走残席,换上香茗,郭宝元挥手命两个伺酒的童子离去。

神眼叟佟元修开口道:“我已和三位兄弟谈过。他们和我一样,很感激总捕头救命之思,都愿意留下来,恭候差遣。”

“这件事我也想过了,刑部非常需要借重四位的力量。”程小蝶道:“但不能大过委屈四位任捕头,所以,由刑部尚书出面聘请四位为刑部巡查史,四位请暂住刑部宾馆,这件案子完了之后,四位再作决定。

如果愿意留下来,再替四位购置宅院,以便安顿家人,四位如不愿意留这里,绝不勉强,当然,四位不用当班,遇上大案子,再由小蝶或郭副总捕头出面请求协助。”

“还是总捕头想得周到,也很抬举我们四兄弟。”佟元修道:“我们年纪太大了,跑腿查贼的事确实也不太适宜,就遵从总捕头的吩咐,先破了这件案子再说。”

程小蝶站起身子微一躬身,道:“很感激四位前辈对我的爱护。”

江北四老一下子全站了起来,抱拳道:“言重了,我们还未拜谢总捕头救命大恩呢!”

“都是自己人了,还客气什么?我们坐下说话吧,小蝶还有事向四位请教呢!”

“总捕头只管吩咐。”佟元修道:“我等知无不答。”

“诸位认识血手无影帅永昌吗?”程小蝶道:“他身上有多副人皮面具,行走江湖数十年,很少以真正面目出现。”

程小蝶故意把帅永昌描绘得很清楚,希望能够勾起江北四老的回忆。

江北四老相互看了一眼,仍由佟元修回答:“听过血手无影帅水昌的名字,是江湖上杀手之王,但却没有见过他的人。”

“就算见到了也不认识。”铁掌成泰道:“他和这个案件有关?”

“是,他受雇于人。”程小蝶道:“也约请来大批的杀手。”

小雅道:“把四位掳入三槐谷的,就是他的主谋。”

于是,小雅把三槐谷的见闻,详细地描述了一遍,只保留了九王爷和万宝斋的名字没说出来,万宝斋本来是可以说的,但小雅姑娘却留给了程姑娘去决定。

她口齿伶俐,说得清楚明了。

江北四老听得神情专注,容色冷肃。

小雅说完了经过,佟元修又沉思了一阵,才叹息一声,道:“那夜,我们受到暗算,未及还手,就被制住了穴道,原来只是利用我等作饵,一时也存下了杀人灭口的用心,才用断血障的手法捆了我匀,能解断血障的人,当今武林中屈指可数,何况,他们的手法很毒,以老朽感受而言。我们四兄弟撑不过三天,即将经脉崩裂而亡,这也是儆猴的一冲手法。”

“老前辈果有卓见。”程小蝶连连点头道:“使江北武林同道们不敢与敌,当然,更不会和刑部合作了。”

佟元修端起茶杯,喝了两口茶,道:“老朽一直想不通,双方动员了如此强大的力量,目的何在?聘请了这么多杀手,要花费多少银子?争什么呢?就算是一件大下最珍贵的宝物,也不值得。”

老前辈心中是否有个谱?”程小蝶道:“知不知道他们是何许……”

“其一可能是万宝斋,江湖上早有一种传说,万宝斋不但聚集了庞大的财富。”佟元修道:“也拥有独待武功、技艺,收罗了不少人才,不仰仗任何外面力量,他们自己训练杀手,对付敌人,所以,南七北六一十三省,四处大分号,没有一处出过事情,看来是传言不假了。

至于,另一方面是何许人物,老朽也曾和三位兄弟谈过,数遍江北的帮派、门户,找不出这么一个组合,能请得起这么多杀手,看架势,他们不是要杀一个,而是要杀一大批的人,只是碰在了钉子上,万宝斋出动的也是杀手,且都是年轻新锐,但技艺杀法,却又不在老一辈之下,问题是争什么东西,不惜如此的大动干戈。”

“小蝶也想到了,一方是万宝斋,敌对一方的主事者,就是血手无影帅永昌了……”

“帅永昌可能只是受雇的一个重要人物,负责统领杀手,执掌袭杀,但真正的幕后人物,恐怕还不是他,他不会招惹万宝斋的人,就算他受托要杀万宝斋中某个人,也不会请杀手助阵,且个人的行动,才是秘密,这样阵容的联手行动,有背杀手戒律。

所以,他们的目标,是抢夺什么东西?或追查仇人行踪?无法完全由一个人隐密行动,就得雇请大批人手了,不请一般的江湖中人,请杀手,用心不言可喻了。”

佟元修一口气说出了他的看法,果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保留了。

“这算不算纯江湖事?”小雅道:“刑部中人,是否应该插一脚?”

“杀手动作,已出了江湖规范。”佟元修道:“如此大规模互相械斗,刑部当然应该干预……”

“这就好!”小雅道:“我一直担心,我们出面,会让江湖中人冷面不满,对刑部就有所影响了……”

“江湖同道也许不方便出面赞誉,但他们心中却高兴得很。”佟元修道:“这一点老朽可以肯定,因为,江湖上正大的门派,各地帮会,也都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回 特殊审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捕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