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捕头》

第16回 比武言和

作者:卧龙生

程小蝶心中忖道:老道长语藏玄机,硬要我和万复古放手一战,似是对我很有信心,暗中鼓励我打这一架。

难道,他瞧出了什么?

发觉我能和万复古打个不分胜负吗?

程小蝶心中念转,口中说道:“道长说的是,事情逼到头上,小蝶只好向万大掌柜领教一二,但望能有个明确的界定……”

万复古道:“有件事,要先说明白,万某人的胜负,是我个人的荣辱,和万宝斋无关,我也不能代表万宝斋答允你什么条件。”

程小蝶道:“本就是没有条件的一战,我这个总捕头也无意干预你们正当的生意,我要查出凶手,如若是万宝斋中人,下油锅、上刀山,我也要把他抓出来,所谓界定,是有一个约定。”

“有姑娘这句话,万某就放心了。”

“程姑娘,我保证凶手不是万宝斋的人。”

素喜突然接着又道:“我一直尽力保护言大人,四月十八那一天,我有事,离开了半个时辰,凶案就在那时刻发生了。”

“好极了,素喜姑娘如肯全心合作,凶案就破了一半。”程小蝶道:“这一战我如能留下性命,希望万大掌柜能帮我一个忙。”

“你活着,万某人就死了,还能帮你什么忙呢?”

“也许是半斤八两,两无损伤呢!”

程小蝶接着道:“我们动手,以百合为限,打过一百回合,就算是不胜不败的和局,这就是我想的界定规矩,不知万大掌柜意下如何?”

“如果是打了一百合,仍是平分秋色,万宝斋又幸能存在世面,万某人作主,把素喜送给你,她精明细致,是个作捕头的材料。”

小文忖道:厉害呀,厉害,顺风搭船,派个人到刑部卧底了。

素喜的脸上闪掠过一抹讶异之色,也不知她心中是喜是忧?

但,证明了一件事,万复古这个大掌柜有相当的权势,不是傀儡,也同意了程小蝶一百回合的界定。

“小雅、小文你们用心听着,也要不折不扣地办到。”

程小蝶接着道:“我和万大掌柜这一战,不论生死胜败,不许你们出手,我如战死了,这件事就此结束,你们也不用再作捕头了,然后再找个地方把我收起来,等师父来时,让他见我最后一面。

保存尸体的方法,向郭副总捕头请教,他会找太医院中的人想办法,见过师父后,就烧了我的尸体,骨灰给我娘,你们就自由了。我已经给你们各人存了两万两的银子,省些花用,一家人活上几十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听清楚了吗?”

“姑娘啊!”小文道:“你死了,我们还能活下去吗,但我们不会忤逆你,我和小雅怎么活下去,你就不用多费心了。”

“我们会等师父到来的。”

小雅伤感地接着道:“以后的事,请他老人家决定,不过,人死成鬼,你一个人去作鬼多么寂寞有我和小文陪着你,那就快乐多了。”

说来似是玩笑,但却披露了以身相殉的坚决情意。

三个人相视而笑,笑得每个人泪流满面。

此时,还能说什么呢!

程小蝶不说了,用衣袖拭了拭泪痕,道:“大掌柜,咱们出去吧,这屋里太小了,无法发挥的。”

万复古点点头。

他回顾了身后的五男、六女一眼,道:“你们听着,人家程姑娘可是刑部总捕头的身份,可以调动千军万马,把咱们围起来杀,但人家却决定了一对一地和我单打独斗,掌理天下治安的总捕头,可是大官,对我们万宝斋放弃了官方身份,却按着江湖规矩来,这是何等的豪气啊!

如若败了我认命,任人逮捕衙门,我若死了,你们只能带着我尸体回去,谁要出手助战,可要按最严厉的家规惩办。”

话落,目光转到了素喜的脸上。

接着,万复古又道:“为感佩程总捕头的豪气,由现在起,万宝斋先把你除名,你到程姑娘身边去,破了言大人凶案之后,再看程姑娘意思,你如表现的好,也许总捕头会把你留在刑部,那就不用回来了,程姑娘不要你了,你再回万宝斋来,先过去,不用等我们分出胜负了。”

素喜应了一声,由贴身处取出一面小巧的银牌,双手捧给万复古。

万复古很仔细地看了一阵,才收入怀中,挥挥手,道:“去吧!”

素喜拭着流下的眼泪,转身行近程小蝶,双膝跪下,道:“小婢素喜,叩见主人,追随期间,绝对忠诚不二,生死无悔,还望主人收留。”

程小蝶一把挽起了素喜,笑了笑道:“过来了就和小文、小雅一样,是我程小蝶的好姐妹。”

小文、小雅早已跑了过来,各握着素喜一只手,笑道:“欢迎你呀,素喜。”

“姑娘,万大掌柜身负绝技,是万宝斋中第三高手,小心哪,不过,他好象有了放过你一马的用心……”

素喜以传音之术,把心中之秘,告诉了程小蝶。

程小蝶已退到了室外。

她回顾对天星子一躬身,道:“小蝶战死了,还望道长保护小文、小雅和素喜安全离开这儿。”

天星子淡淡笑道:“丫头,放心地去吧,尽力而为,贫道心中有数,吴一谔传授给你多少武功。”

程小蝶却听得怔住了!

她不禁忖道:我学得师父多少技艺,本身都不清楚,只知拼命苦练,难道你天星子能够瞧得出来?

她心中忖思着,人却已举步行出室外。

这是一个很大的庭院。

院中长着三寸长的青草,但却没有一棵树。

一眼望过去,一片青翠,却是连只猫也无法藏得住,高过两丈的围墙,也看不到外面的景物。

这是经过一番人工设计布置,四外一片静寂,果然已在城外,而且是一片人迹罕至的幽静地区。

“程姑娘,咱们怎么打?”

万复古显然已被程小蝶豪情所动,说话也客气多了。

程小蝶心中想:我身怀宝刀利刃,面临到凶险危亡时,恐难免宝刀出鞘,未作说明,已稍嫌心机深沉,不能再有意欺骗了。

于是,她长吁了一口气,道:“各尽所能了,兵刃、暗器,任凭施展,打过一百合就算平手,胜负的分野,也不限点到为止,要完全制住对方,让无法反击,才能算数。”

万复古有点意外地点点头,道:“好,姑娘请亮兵刃!”

“我的兵刃,就在身上,需要时,它就会及时而出。”程小蝶道:“年长为尊,万大掌柜就先出手吧!”

“姑娘要糟了!”

素喜低声接着道:“大掌柜精通七种暗器,随手一挥,就寒芒如雨,他征询姑娘如何一个打法,是准备局限自己,想不到姑娘竟然要放开手脚干……”

小雅微笑道:“素喜,今日情势,已很明显,胜不了万复古,我们离不开这座别墅,高手搏击,一百招,可以杀十个以上敌人,撑过一百招,不容易啊!

局限于某种技艺,姑娘吃亏,因为功力的强弱上,肯定姑娘是难及万复古,放开手脚拼,技艺变化上或可补功力之不足。”

素喜叹口气,不再多言了。

她实在不相信程小蝶有强过万复古的技艺,也不相信程小蝶能撑过一百回合,真要放手施展,万复古可能十合内击败程小蝶了。

要打到无法反击的程度,出手一定要想当的份量,姑娘啊!你绝不能死伤,我好想随你,过几年追缉凶手的捕头生活。

但心中呐喊,无法阻止要发生的事情,万复古和程小蝶已动上手了。

双方都未亮兵刃,虽只拳脚交手,但却打得十分激烈,万复古的功力深厚,一拳一掌,都带起呼呼风声。

程小蝶似是自知功力难与万复古匹敌,以闪转挪移的小巧功夫避开攻势,不和万复古拳掌相触。

看上去,不象是交手打架,而是一个追着人打,一个尽量逃避。

但逃的好又巧,身子就在丈余方圆内打转,象穿行在花丛中的蝴蝶,红花千万朵,但却挡不住蝴蝶的去路。

万复古一连三十七拳,打得程小蝶衣袂飘飞,腊腊作响,但就是打不中程小蝶的飞跃娇躯。

万复古有些火了,拳法一变,攻势更为快速,含蕴的内力,更为强大了,拳如铁锤击岩,掌势似巨斧开山。

逼得程小蝶开始反击了,指点掌切,全都是突穴截脉的手法,大部分的攻势,硬被逼了回去。

万复古终于发觉了程小蝶的精巧技艺,掌、指变化全在方寸之间,克制了万复古大开大合的拳掌攻势。

万复古的拳掌虽凌厉,却难快过程小蝶小范围的防守变化。

万复古拳掌攻到,程小蝶的手指早已等在那儿了,指向关节要穴,如不及时收住拳掌,还未击中程小蝶,穴道就先撞上了对方的指尖。

万复古发觉了这个情势,双方已打过八十几个回合了。

前三十回合,程小蝶全以灵巧的身法,游走避开攻势,后五十回合,以突穴截脉手法,封住了攻势,也省了不少气力。

一百回合,击不败程小蝶,是一件大伤颜面的事。

本来他存有放一马的用心,但至少要有着控制全局的明显形势,要观战的人和程小蝶都能感觉到他手下留情。

但现在的情势,倒似是程小蝶占了优势,把万复古的攻势,完全封死,这就有些难以下台了。

于是,万复古这放一马的用心,亦有所改变了,准备全力施为了,伤了程小蝶也是无可奈何了。

心中正在盘算,程小蝶却突然反守为攻,掌、指攻势全都指向万复古要害。

这打法有宗好处,逼得万复古非得封避不可,这就暂时无法施展毒手反击了。

素喜简直看呆了,事情与她所想象的完全不同。

程小蝶越打越厉害,简直逼得万复古无法反击了。

突然间,程小蝶收掌而退,道:“大掌柜,打约一百回合了,我知道你手下留情,我又用了心机,打得取巧,如真正拼命,我早已伤在你万大掌柜的手下了。”

话说得谦虚,也是事实。

万复古窝的一腔怒火,消退了不少,淡淡一笑道:“程总捕头的技艺,也未放尽,打得虽然用了心机,取巧一些,但那是智慧和技艺的配合,咱们打平了。”

他神情一黯,叹口气又道:“总捕头是准备带万某人入刑部审问,还是就在此地录下万某的口供?”

“言重了,大掌柜!”

程小蝶接着道:“我是幸渡难关,大掌柜应胜未胜,这中间有情意,也有礼让,我只想请教大掌柜几句话,愿意回答,顿开我茅塞,不愿意回答,你回头就走,晚进绝对不会阻拦你。”

万复古浓眉耸动,双目放光,朗朗笑道:“总捕头如此厚待,我很感激,不过,我只是个大伙计,在我得到的授权之内,我是知无不言,逾我权限,恐就无法奉告了。”

“这个我明白。”程小蝶道:“能回答的就说,不能回答的,不要理我就是。”

算不算花言巧语,无法肯定。

但万复古却听得感动极了,叹息一声,道:“我先说三件事情,再请总捕头提出质问好了。”

程小蝶欠身一礼,道:“晚辈洗耳恭听了。”

“第一,万宝斋不是凶手,我们只是想见识一下青苗玉。”

万复古接着道:“也想了解一下言侍郎有多少珍贵的玉器,我们没有见到青苗玉,但见到了玉中的二、三件奇宝。

事实上是万某和点石成金云鹏,三度进入过言侍郎的宝库,但我们一介未取,只赞叹这位言大人收藏的名器,比之万宝斋犹有过之。当然,我们有素喜内应,行动方便很多,三探宝库,隐密未泄。”

“谢谢你,大掌柜。”程小蝶道:“这件事述说的比小蝶想问的还要详细。”

“第二件,万宝斋没有作过偷窃、抢劫的事。”

万复古接着道:“万宝斋是百年老店,二十年前的事,我不敢说十分清楚,但近二十年内没听过强取豪夺的事,当然,我们也用心机,用谋略布局,但绝对是合情合理,取得我们需要之物。

譬如说,我们用十万两银子买来的东西,二十万两银子,卖给别人,算不算是犯法呢?如果算,万宝斋的罪行就多了。”

“不算,将本求利嘛!”程小蝶道:“怎么能算犯法呢!”

“做生意要担很多风险的。”

万复古接着道:“最重要的是我们有保护它的能力,古玩、玉器,本就是无价之宝,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回 比武言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捕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