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捕头》

第18回 围歼狼人

作者:卧龙生

天色微明。

素喜已来到一片荒凉的郊野中。

她站在一棵高大的白杨树下,目光四下看。

微风拂动,树叶飒飒作响,此处一片静寂,不见人影。

对小雅、小文的潜影匿迹之术,素喜亦不禁暗暗佩眼,忖道:此处地形辽阔,视野宽广,明知她们跟随在身后,竟不见形迹,五狼人虽然多疑,大概也难发觉,心中一宽,仰天长啸声分段,三短一长。

啸声消失了好一阵,才见白杨树下,黄土一翻,冒出了一个人来,一身土布衣眼,正是五狼之末的土狼。

他出现在素喜的身后不远处,如要突施毒手,应有着很好的机会。

素喜微微一笑,道:“五爷,又是你当值啊,咱们可真是有缘得很。”

“也真是有点奇怪,怎么老是轮我当值你出现。”土狼道:“既然有缘份,今日就让我吃点甜头,亲一下,怎么样?”

素喜微笑道:“想亲我呀?行,不过,不是现在,现在要办公事。”

心中却骂道:真是坏透了,连我的主意也敢打,我是你们财神菩萨啊!

“亲一下不痒不疼,也不会少一块肉。”土狼道:“不会影响办公事啊!”

素喜心头恨极,脸上却带笑,道:“你们没有杀死程总捕头,害我挨了一顿骂……”

土狼的反应,完全出了素喜之外,摇摇头,接道:“那个女总捕头不容易杀,她身边的两个丫头,也不是易与人物,这笔买卖,我们不想干了。”

杀手行中规戒,全不放在心上,如此地明显背离,把素喜也听得怔住了,长长吁一口气,道:“钱呢?万宝斋已经付清了五万两银票。”

“钱当然不能退还,我们也不是没有出手。”土狼道:“可是失败了。”

“不履约也不退钱,不是害死了我这中间人吧?”素喜道:“既然在江湖上走动,讲一些江湖的法规、道义吧!”

土狼笑道:“江湖法规,我们没有学过,道义又不能当银子化用,但我答应的事一定去做,至于成功或失败,那就难作测度了。

万宝斋付的银子,我们去杀女总捕头,但她武功好,助手也厉害,杀不了,如何能怪我们,何况我们是五人齐出手,全力一击呀!”

他说得理直气壮,听得人很恼火,又觉得可笑。

素喜心中忖道:“幸好早已萌生出杀死五狼人的念头,这种人一无可取,留下来实在是人世间一大祸害。

她心中恨,脸上笑,语声十分温柔地说道:“把你四位兄长召出来吧,我们已经查清楚了,今日午前,有一个杀死程小蝶的好机会。”

“不行。”土狼摇摇头,道:“这笔生意,已成过去,再也休提了。”

“这一次不同啊!”素喜道:“万宝斋的人配合出动。除我之外,还有两位高手帮忙呢!”

“他们在哪里?”

土狼目光四下流转,不停地探看。

“他们在约定的地方等我。”素喜道:“没有经你们的同意,我怎会带他们来此。”

土狼四下瞅了好一阵,道:“很好,很好,我唤出四位兄长,大家商量一下,看他们愿不愿再帮你一次。”

素喜心中暗骂,人却安静地耐心等候。

但见土狼双脚乱踢,扬起一片灰尘,整个人迷失于灰尘之中。

素喜被那飞扬的灰尘,扑得闭上双目。

尘埃落定,五狼同现。

素喜暗怨自己大意,竟然失去了观察五狼现身的机会,推想就在左近,但却不知他们如何隐蔽。

长夜漫漫,他们应该安排个能够睡的地方,似这等荒郊野外,除树木、杂草,不见一幢茅舍,怎么能安然入睡呢!

这五狼的生存之能,实非人所能及了。

土狼已把素喜的要求,告诉了四位兄长。

“当然可以,咱们兄弟本以杀人为业,有人付钱,杀谁都是一样。”说话的是五狼人的老大青狼,咧口一笑,道:“不过要再付一次银子。”

素喜心中忖道:五狼多疑,答应的大干脆,反使他们疑窦,还得用点心机才成。

“再要钱啊?那就违背了杀手的行规。”

“我们没有入行。”青狼道:“也不懂江湖规矩,我们的技艺,也不是有门派的师父传授,不用遵从门规、戒律,金、木、水、火、土五狼人是五人一体,你不肯再付钱,我们也不会再帮你。”

“还要多少银子?”素喜装出了无限委屈,道:“再失败,如何交代?”

“前些时,我们还不太用钱,也不太计较多少。”

青狼接着道:“有点银子就行,现在懂得花钱,自然是越多越好,但也不会太为难你,那个总捕头很难对付,你再付两万两银子如何?”

“银子可以付。”素喜道:“万宝斋有的是钱,但我怕你们又失败呀!”

“你说带了两个高手帮我们?”青狼道:“他们的武功如何?”

“和我在伯、仲之间。”素喜道:“一对一,绝不会输给你们。”

“那就好。”

青狼接着道:“那位女总捕头身边的两个丫头,武功不在女总捕头之下,你们只要挡住她身边的人,我们以五狼阵合击她,保证能在一百回合内取她性命,如果再失败了……”

素喜道:“以后不能再要银子了!”

“不!”青狼道:“也混不下去了,我们准备回西北山窟中苦练十年,再出山。”

素喜心中忖道:原来他们在西北山窟中长大,那里狼群众多,他们幼小就和狼为伍,勿怪养成了狼性,以狼人自居,事实上他们的习性,也算是披着人皮的狼了。

“这一仗再不成功,我们抽腿就跑。”青狼伸出手,道:“所以,先拿银子来。”

离开万宝斋时,太过匆忙,没有时间清理帐目,还带了几万两银票在身,此刻竟然派上了用场了。

先拿出来用,等杀了五狼人,自可取回,然后再交回万宝斋不迟,于是探手取出,数了两万给青狼。

青狼接过银票哈哈一笑,道:“现在辰光还早,姑娘请在此等候,我们去吃点东西就来,今天要大战一场,先准备一餐,才有耐力。”

说完话,回头就走,四个狼人随后行。

素喜有着上当的感觉,但又发作不得,只好高声道:“你们一定要来哟!”

“放心!放心!”青狼道:“不会超过一个时辰。”

这五狼人走得快,说完话,已走得不见踪影了。

五十丈外,一业野草,突然移动,接近了白扬树,草中传出了小雅的声音,道:“他们走了,要不要传令截杀?”

“说是还会回来。”

素喜接着道:“我的猜想不错,他们是狼的比身,不是人,生存能力,强人十倍,匿隐的本领,也非人能及,留不得,动上手,一定要完全杀死。”

“就算他们真想逃走,也未必能走得了。”

小雅接着道:“阿横潜踪隐迹本领,不会低于他们,一有警讯传过来,我们就去驰援,我现在移往白杨树西边十丈处,那里有一片茂盛的杂草,不会引起他们的疑心,距离也近了不少,用心些可能听得到你们的谈话。”

“未接警讯之前,小姐吩咐的诱杀计划不变。”素喜道:“见到警讯,尽快通知我,追究上千百里也要把他们斩草除根。”

心中却是暗暗忖道;厉害呀,程姑娘,套外有套,局外有局,总捕头的身份真是当之无愧了。

五狼人如约而回,时间不到一个时辰。

看他们神情飞扬,这一餐,吃得似是很高兴。

但素喜姑娘闻到了一阵血腥味,吃了一惊,暗道:五狼人喝血呀,但不知喝的是什么人的血,是人血还是兽血?

“可以行动了,先去会见你们的人。”青狼道:“再听你说明狙杀的计划。”

说他们人土心粗,还真是粗中有细呀!

幸好是计划早已安排,但素喜只知道两人中有一个是陈同,另一个不知是何许人物,但她相信程姑娘一定安排得丝丝入扣。

从听小雅说出了还有诱敌的计外布局,素喜对程总捕头真正地佩服了,这个小姑娘啊,读书多,又有天才。

所以,素喜走得很轻快,五狼人紧追随身后行,看样子,他们也有准备,发现不对,就准备先发制人。

真是捕头生涯凶险多,要处处准备防一着。

官道上已经是车水马龙,京城近郊也繁花呀!

大道旁一个兼卖早点的小饭铺中,坐着两个人,正在四下张望。素喜认出一个是陈同,另一个一脸大胡子,却认不出是什么人?

但那人却先行站起来。一躬身道:“在下张一品,奉万大掌柜之命而来,听候姑娘差遗,连带奉告点子的行动。”

素喜点点头,心中明白了,这张一品是江北四老的一品刀曲大风改扮的,把绰号当作名字用。

“怎么,情况有变化?”

素喜问得很逼真,脸上也有焦急表情。

五狼人在旁边看哪,而且,看得很专注呢!

“没有变化,不过,行程提早了一些。”曲大风道:“姑娘却比预定时间来得晚了一点,我们正在担心……”

素喜回顾了五狼人一眼,道:“幸好还没有误事,点子的马很快,估算几时到这里?”

“不是骑马,是坐车。”曲大风道:“大概她想隐秘行踪,计算车速半个时辰左右,马车会到此地……”

“这地方行人太多。”青狼突然道:“那小姐不好对付,不是三两下就能得手的。”

素喜道:“五位心中如若有地方最好,不然前面有座桥,两边有树林……”

“后面五里有个山坡,马爬坡要小息。”青狼道:“咱们在坡上围杀。”

目光转注到曲大风的身上,道:“有几辆车,来了多少人?”

“一辆篷车,是租的。”曲大风四顾了一眼,低声道:“不用刑部的豪华马车,才能行踪不泄。”

“你们怎么知道的?”青狼道:“那辆车中几个人?”

“花银子到刑部挖出的消息。”

曲大风接着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呀,那辆车上三个人,总埔头和她的两个贴身丫头,三个小姑娘,也是刑部中最厉害的人物。”

“所以,要把话先说清楚,两个贴身丫头,归你们三人对付。”青狼道:“我们五个专围杀那个女总捕头,这个约定不能乱,一乱我们回头就走。”

曲大风回头看素喜,似是素喜才是有权作主的人。

素喜点点头,道:“就这么说定了,但你们围杀那个女总捕头,不能太久,我们三对二。未必能必胜不败,但我们会拼命挡住她们半个时辰,时间够不够?”

“半个时辰,足足有余,一百个回合,大概是顿饭工夫吧!”青狼道:“五狼合击,一百个回合,还杀不了那个人,那就永远杀不了人家,打上三天也没有用。”

“杀了那个女总捕头之后……”素喜道:“能不能过来帮忙我们呢?”

“再说吧!”青狼道:“能加点银子,什么事都好商量。”

曲大风站起来道:“素喜姑娘,该上路了吧,时间也差不多了。”

战味十足,演得很好,青狼没有看出破绽,转身先行,道:“我来带路。”

山坡有一里多长,一般人爬上去,都有着腿软脚酸的感觉,坡上是一片数百丈的平原,却无人家居住,只有一座茶棚子,摆了十几张长板凳。

此刻,歇脚的客人不多,只有四个人围在一张桌子上喝茶。

四面荆棘丛生,提供了很好的隐蔽环境。

青狼进入茶棚,叫了两壶茶,目光却不停地在先来的四个人身上打量。

他目光现出凶焰,看得四个茶客神魂不安,只好起身离去。

青狼等四人走远,突然说道:“这条路是通往关外的,那位女总捕头为什么走这条路呢?”

“大概是想找我了。”素喜道:“我就出生在前面十余里处的小杨庄……”

“你在万宝斋呀,万宝斋在北京城中。”青狼道:“何用跑出京城来找你。”

“万宝斋可以不认帐,他们查出了我的家,我是言侍郎被杀一案中最最重要的证人。”素喜道:“非要找到我不可,找上小杨庄,抓我老娘入大牢,你们说我应该怎么办?”

青狼笑一笑,道:“瞧不出啊,你还有娘……”

“废话,我又不是石头中蹦出来的。”素喜道:“这也是我急于杀了她的原因。”青狼似乎已完全相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回 围歼狼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捕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