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捕头》

第19回 夜探画苑

作者:卧龙生

刑部中见不到程小蝶,就看出小文、小雅对她的情义忠诚了。

小雅跨上一匹马,一言不发地跑去京华小筑,回来时脸色一片凝重。

“有没有留话?”小文道:“会不会是被万大掌柜接走了。”

“就是想不通啊,家里人说,来刑部上班了。”小雅道:“刑部一直没有见她来过,难不成那么巧地被万大掌柜在路上截到了。”

“我去万宝斋问一下。”

小文伸手去抢小雅手中的马缰绳。

“慢慢慢!”

素喜拦住了小文,道:“万大掌柜若是采取围截一决的机遇战,行动会非常隐秘,万宝斋是作生意的地方,不会受到牵累,那里也不会知道大掌柜的行迹。”

“万大掌柜总该有一个落脚指挥的所在吧!”小文道:“难道会借住客栈中?”

素喜道:“在城中倒是不用,这里有万宝斋十八处客舍、行馆,这是公开接待客人的宿住地方,秘密的院舍。有几处我不清楚。

那些客舍、行馆可接待各地来京的珠宝商人,也接待远来的万宝斋门下弟子,我愿意跑一趟,但却不知道该去哪里,以姑娘之能,绝不会被人暗算掳走。”

顿了顿,接着又道:“万大掌柜很细心,如是他邀走了姑娘,一定会传回信息。”

谈话之间,瞥见副总捕头郭宝元,快步行了过来。

他已全浸入研制机关消息之学,孜孜不倦地改良匣弩威力,小文和小雅也很少见到他了。

“见过副总捕头!”

小文、小雅齐齐躬身行礼。

郭宝元一面抱拳还礼,一面笑道:“两位姑娘,你们越长越漂亮啊!”

“我叫素喜,郭副捕头还认识我这个丫头吗?”一面说话,一面躬身行礼。

“记得姑娘已被总捕头收入刑部,此后,咱们就是同朝效力的好伙伴了。”郭宝元道:“三位,咱们进去总捕头的公事房中坐吧!”

话落,当先带路,推门而入。

敢情三女就站在总捕头的公事房外发急。

小雅心中暗忖:他潜心旁注,只道他不再理会一般事务,但看来,他还是熟悉情势。

一个侍候房中杂务的女婢,献过茶,悄然退出。

“副总捕头,总捕头可有消息?”

小雅性子急忍不住开了口。

“有!”郭宝元道:“万宝斋中一个女弟子传来讯息。”

“可信吗?”小文望了素喜一眼,道:“如何能证明她是万宝斋中女弟子?

“不能证明。”郭宝元道:“但执有总捕头的随身令牌,我就只好相信了。”

“对不住啦,副总捕头,别怪小文无礼,我是心里急嘛!”

郭宝元笑一笑,道:“总捕头还有吩咐。”

“说些什么,可是要我们赶往相助?”

这一次是小文、小雅同声问,两人同是一般心。

“没有,总捕头的吩咐是,要两位中有一个扮作她的身份,坐镇刑部。

郭宝元接着道:“还要集合两组强力的匣弩手,束装待命,总捕头没有指定,就由两位自行决定由谁扮吧!”

小文道:“是不是待命支援姑娘?”

郭宝元道:“没有说明,但总捕头日前亲口交代的几句话,非常重要,两位要听仔细,也要办到。”

郭宝元一脸冷肃,把小文、小雅、素喜三张粉脸上,也添上了一层寒霜。

“总捕头说,不管哪位份作她的身份,就要有所作为,人虽不同,事要认真,尽你的能力去作,错了也不要紧。

另外两位要帮助她,也要绝对服从令谕,未卸去扮装之前,她就是真的总捕头,以总捕头随身令牌作为信物,也是留给她便宜行事。”

郭宝元庄重地接着道:“现在,外面和万大掌柜合作的,只是程小蝶个人身份,而不是刑部的总捕头,这情势直到她回来为止。”

说完话,取出总捕头专用的令牌,放在木案上,又道:“一个时辰,宝元再来向总捕头请安,也来恭候令谕。”说完,转身大步行去。

素喜心中忖道:另外两位要帮助她,也要绝对地服从今谕,那是连我也算上了,当真是已把我视作心腹,也可以留下来不用回避。

“事情有点严重啊!太顶真了。”小雅道:“我们该怎么办?”

不说小文,说我们,也包括了素喜,要她放言出主意。

“你扮作总捕头!”小文道:“和我素喜作属从。”

“为什么要我代小姐。”小雅道:“你怎么不肯干呢?”

“谁都是一样啊!我们四个人是生死同命。”小文道:“小雅,推托什么,下一次有机会,我就会当仁不让。”

小雅的目光看向素喜。

“以我过去受到的训练而言,要我扮皇后,我也不敢推辞。”

素喜接着道:“姑娘不指名,是她看你们都可胜任,你们互相推让,就有些辜负姑娘的心意了。”

“好,我去换衣眼。”小雅道:“你们两位商量一下,我们该如何行动。”

郭宝元回来时,小雅已坐在总捕头的大位上。

但还是小雅,没有易容,也未改扮,只是穿了一件属于程小蝶的上衣。

但郭宝元却能装龙像龙,扮虎像虎的一抱拳,道:“言府的总管家言贵,前日上午和昨夜,两度出府,和人私下会晤,是否逮捕入狱。”

“他去会见的什么人?”

小雅很想站起来,以示对郭宝元的敬重,但她忍了又忍,总算忍住了。

郭宝元道:“警戒十分森严,以阿保、阿横之能,也无法接近,所以,不知道他会晤何人?”

“在什么地方呢?”

“上林画苑!”郭宝元道:“那里周围两三条路,都有暗卡布置。”

小雅一下子站起来了!

她去过“上林画苑”,也在对面卖过一天面,吁了口气,道:“事情绕了一个大圈子,又回到‘上林画苑’。”

“是!”郭宝元道:“阿横说昨夜追迹,被阻在数十丈外,前天上午也被阻于数条路外,这是天子脚下,他们不敢放肆,那里没有草木、荆叶,他们也无法太过接近。”

小雅点点头,忖道:阿横今天和我们见面时,只字不提,却把一切都面报了副总捕头,两人表面野,骨子里却守法守份,公私分明,一点也不逾越。

“由阿保、阿横继续监视,不用逮捕了。”小雅道:“这件事等程姑娘回来之后再拿主意。”

目光转注到小文的脸上,道:“二姑娘,有何高见?”

小文嗤地一声,笑了、看小雅和郭宝元装模作样,实在忍不住,只好笑了,何况,这声二姑娘,也冒得新奇。

但她立刻合紧小嘴,一躬身道:“回总捕头的话,小文浅见,可以先到上林画苑探视一番,而且,以刑部捕头身份,率领三十六名匣弩手,由陈同、张重和江北四老中的老二铁掌成泰为领队,各率十二名,我和素喜追究随左右,搜查一下‘上林画苑’。

再由郭副总捕头协调三百名精兵,五十名弓箭手,配合三组匣弩手,把‘上林画苑’团团围住,摆出个搜查要犯的姿态,还要现场宣告,抗拒者格杀勿论。”

“素喜姑娘的看法呢?”

小雅摆出了总捕头的架式。

素喜道:“我看小文姑娘的主意很好,‘上林画苑’纵然有着很强大的实力,也不敢公然反抗,青天白日之下,他们如有反抗行动,那就是杀官造反了,咱们去的人数众多,匣弩杀伤力量又十分强大,也不怕他们拒查反抗了。”

她顿了顿,又道:“不过,行动要快,才能收出其不意之功。”

小雅道:“好,就这么办,陈同、张重跟我们进入‘上林画苑’搜查,再要江北四老之首佟老前辈一起出动,他阅历多,一般的鬼蜮伎俩,逃不过他的法眼,咱们是依法检察‘上林画苑’。”

“理由呢?”郭宝元道:“至少,咱们要有一番说词。”

“查凶手啊!”

小雅接着道:“据报有杀人凶手匿迹在‘上林画苑’中,至于怎么样才算合法,请郭副总捕头想办法了。”

“那里是九王爷的产业,靠山硬啊!”郭宝元道:“只怕刑部也扛不起这个担子。”

“如果小姐在,我想她一定会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可是,小雅不敢这么说啊,我只能承诺一句话,犯了触犯皇室的大罪,不过是杀脑袋,小雅愿意顶……”

“你愿意,我还舍不得呀!”

程小蝶一身劲装,身佩宝剑,缓步而入。

她满面笑容又道:“什么事啊,闹成要死要活?”

程小蝶当然已听到了大部的内容了,但这句话,却问得有学问,她要听听郭宝元的意见了。

小雅一下子跳跃起来,飞离了总捕头的坐位,扑向程小蝶,道:“不好玩哪,真是不好玩。”

这就看出程小蝶的真工夫了!

但见她左手一抬,一股暗劲随手涌出,扶住了小雅飞扑而来的身躯,左臂一卷,把小雅抱入了怀中。

她将小雅轻轻地放在怀中,笑道:“撒娇呀,我可吃不了这个礼数,有话慢慢说,别紧张。”

“过那么一下瘾,代理总捕头也不过一盏茶工夫。”

小雅接着道:“就得手中拎着脑袋玩了,姑娘再不回来,说不定真被绳捆、索绑上法场去了。”

程小蝶拍拍小雅的秀肩,笑道:“小雅姑娘,可不是面捏的人,任人杀、任人砍,发了事,北京城也要被你闹得翻个身……”

“姑娘啊,小雅真有那么粗野吗?”

“不是粗野,是勇敢呀!”程小蝶道:“那么漂亮的一个好脑袋,怎么可以让人给杀了呢!”

郭宝元道:“小雅姑娘代理总捕头,宝元理当一切遵命行事,但搜查上林画苑,还要当场宣告,抗拒者格杀勿论,那里是九王爷的产业啊!

如若闹出杀伤人命的大事,只怕尚书大人也扛不起来这个责任?我只是说明一下,小雅一定要搜,在下是遵命从事。

小雅本有着一腔怒气,听完这番话,心平气消了。

因为人家说的是理呀,也把她当个人物看,人家可是货真价实的副总捕头,她小雅只不过代理那么一下。

小雅微笑道:“郭叔,‘上林画苑’好像真是个问题重重的地方,如果不用霹雳手段,只怕也无法查出结果。”

不谈公事论私情了。

“这就要他细推敲一番了,事情闹大了,而我们又无法找到真凭实据,九王爷一状告入了皇上手里,令尊尚书大人顶得起吗?”

小蝶道:“应该告我呀!我是刑部的总捕头,怎么能告我爹呢?”

“总捕头只不过是从五品,皇上加授正四品,已经是破格拔擢了。”

郭宝元接着道:“尚书大人是从一品的大员,总捕头是为刑部所辖,正找上刑部负责,天威难测呀,欺侮到皇兄的头上,谁能预期他作何处置?”

程小蝶长长吁了口气,道:“这件事,也不能不办吧!”

“当然要办,怎么办要费番思量,要不留凭据,不留痕迹,要九王爷抓不到把柄,尚书大人就可以推到你公主的头上。”

郭宝元接着道:“召你上金殿,问个明白,你可全抖出来,当然,尚书大人也可以一推二净,不知有此事,要九王爷举证出来。”

“小蝶懂了,多谢郭叔指点。”

“无事差遣,宝元告退了。”他一抱拳,转身就走了。

“老公事,有他的一套行事法则。”程小蝶道:“要圆滑适切,要留下余地,就是说要刀切豆腐两面光。”

“想一想郭副总捕头说得对,把胡闹麻烦的留给了尚书大人。”小雅道:“可真是百死莫赌了。”

“倒也没有那么严重。”

程小蝶接着道:“但郭叔和刘侍郎文长,是我爹手下的文、武二将,既想把事情办好,又不愿为我爹惹上麻烦,所以,替咱们出了一个主意。

“暗示咱们以私人身份,进入‘上林画苑’。”小文道:“得要易容改扮了。”

“认不出我最好,真被认出了也不用怕。”程小蝶道:“我一口承担起来,就不会连累到尚书大人了。”

“咱们以江湖人身份,进入了‘上林画苑’,一旦遇上狙击……”

素喜接着道:“能不能放开手干?刑部出面,他们心有顾忌,不太敢施下毒手,我们以江湖人身份摸进去,他们就不会手下留情了,五狼人就是他们聘请的一批杀手,搞不懂啊,教人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回 夜探画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捕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