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捕头》

第05回 小蝶脱险

作者:卧龙生

陈刚变抓为掌,迎了上去。

但闻蓬然一声,双掌接实,陈刚被震退了一步。

张副总管却原地未动。

“慢来!慢来!”刘文长大声喝止了两人。

“刘师爷!他们是拒捕啊广郭宝元身躯移动,向张副总管欺去,准备亲自出手了。

“再等候片刻!”刘文长道:“我已经派人通知了知府大人,大概就要赶到了,这是庐州府从未有过的头等大事,还是请知府亲自处理的好。”

说话声音宏亮,似乎是已完全康复。

原来!他又被人解了穴道。

郭宝元转头看去,只见站在刘文长身侧的两个青衣女婢,悄然而去,竟然无法瞧出来是哪个出手暗算,哪个出手解穴。

形势已经很明显,沙宅中人,已准备出手抗拒,但似是心中亦有顾忌,非到万不得已,不会出此下策,但拒绝搜查的决心,却十分坚定。

郭宝元为难了,就算下令官兵攻入宅院,但两百个官兵,能否制服住沙宅中的武师、高手,很难预料。

三十六个捕快,虽是庐州府的精锐,对付一般人犯,因是手到擒来,但对付江湖上真正的高手,就全无把握了。

但最使郭宝元为难的,还是程大小姐的下落!

她落入沙九宅院,真要惹火了对方,对方来一个杀人灭口,要他如何向知府大人交代?

困难处还在无法挑明了说个清楚。正感为难当儿,突见一个婢女匆匆奔入,低声对张副总管说了数言。

同时,郭宝元的耳际中,也响起了一个细微的声音,道:

“打不得!这里潜藏了很多武林高手,这点军兵、捕快,绝对拼不过他们,真要拼起来,势将全军覆没。但也不能突然态度大变,郭总捕头费心应付了。”

是程小蝶的声音,用的是传音入密之术。

郭宝元心中稍定,躁急的心情,立刻平复下来。

只见张副总管突然转向刘文长,一抱拳,道:

“刘师爷!在下吃的是九爷的饭,拿的是九爷的钱,九爷要张某人往东,张某是不敢往西,现在九爷已决定抱病见客,正在洗脸更衣,请各位稍候片刻,九爷就可和刘师爷对面交谈了。

你们两位是王见王,九爷答应了,你们就可以搜查,我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得罪师爷的地方,还望你多多担待!”

由硬到软,瞬息大变,使得心计多端的刘师爷,也为之暗暗佩服,忖道:六月天,变得好快呀!豪门刁奴,真是不让官府衙役,专美于前,软硬松紧,说变就变。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知府大人,也就要到了,他们两位当面说明,纵有什么误会,也许就一言冰消了。”

你绕圈子,我转弯,针锋对刀尖,大家都把怒火往下压,打哈哈,也来个半斤八两。

“如果是刘师爷能够作主,怎敢劳动知府大人移玉寒舍呢?”

沙九披了一件淡黄披风,穿青绸子夹袍,在两个天蓝短衫长裤的美婢扶持下,步入大厅。

他脸色姜黄,果然似抱病而起的样子。

但郭宝元却留心上两个丫头,看她们穿着紧身的衣、裤,是一种非常利落的打扮,动手时,连衣服也不用撩一下了。

“九爷!打忧了。”刘文长道:“害你老人家抱病出迎,真是不敢当啊!”

“坐!坐!”沙九先在一张太师椅上坐了下来,笑道:“什么事啊!这么个劳师动众法?”

“九爷遗失的一方玉佩,已经追回奉还……”

“对对对!”沙九打断了刘文长的话,道:“还有一枚玉斑指,和翠玉钗,是不是也追回来了?”

刘文长道:“归还九爷的那方玉佩,不知现在何处?”

“我交给他们收起来了,怎么?有什么差错吗?”沙九道:“还是窃盗翻了案?”

郭宝元一直在暗中留心,不着痕迹的四下查看,希望能看到程姑娘。

但他非常失望,程小蝶施出了传音之术后,就似乎突然消失不见了,这就使得郭宝元一直无法安得下心。

依照常情而论,程小蝶应该和郭宝元照个面的,不知为什么竟然避开。

郭宝元重复思索,肯定程小蝶传音方位,就在这大厅之内。

但厅中有六个姑娘,都是沙府的丫环身份。

郭宝元仔细看过六女,都未用过易容葯物,那么,程小蝶又在哪里呢?

“不错!唐明提出了很确实的证明,指出了那方玉佩为他家传之物。”刘文长道:“但以九爷的身份、财富,自然不会去讹诈一方玉佩,这中间,只怕有误会。所以,在下奉命来查问一下?”

“这么一件小事,竟然劳师动众,包围了我的府邸,程砚堂也未免小题大作了。”沙九一顾左侧的女婢,接道:

“去!把那方玉佩拿过来。”

左侧女婢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沙九的回应,大大地出了刘文长意料之外。

显然是沙九不愿把事情闹大,忍气吞声,准备交出一块翠玉佩了事。

程小蝶显然在这座大厅之中,而且,也经过了一番易容改扮。

她穿着一件宽大的蓝布大褂,一头花白头发,手中还拿着一把扫帚,站在大厅一角处,似是一个正在打扫厅房的佣妇,被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住了,躲在大厅一角,不敢出来。

原来,小雅在晋见大法师常奇时,郭宝元、刘文长正好带来了捕快、军马,把沙府给围困起来。

遭此大变,常奇自无心情探问吴先生的事情。一面下令把大批刀、剑兵刃转入地下密室,一面要沙九装病拖延时间,让大部徒众,也都转入地下密室。

二百军兵、三十六个捕快,绝不会放在常奇的眼中,但他不愿这样一处隐秘的所在,遭到破坏,击退来人不难,但势必引起大军围剿,白莲教重新啸聚的秘密,亦将暴露。

但最让常奇顾虑的是,他花费了近年的心血练的邪术,即将功德圆满,绝不能使它再功败垂成。

这种邪恶之术,尚未成形之前,不能移动,也见不得了光。

常奇决定以最大的忍耐,以保全沙府这片基地。

小雅被遣回迎香阁,也奉了密命,必要时处决吴先生,以保秘密。

这些事,小雅全都告诉了吴先生。

吴先生一番思索之后,决心帮程小蝶易容改装,让她乘乱混出了迎香阁。

常奇在沙府中潜隐了不少教徒,男男女女,不下百人之多,除了十三太保之外,还有十几个武功高强的绿林大盗。

白莲教有一套安定内部的办法,就是大量利用美色,所以常奇广收女弟子,大都以美色入选,这些人也就是常奇用以拢络人心的工具。

沙九被捧为新任教主,表面上受尽尊崇,最让沙九满意的是,教中的女弟子,只要被他看上了,立刻可以随心所慾。

常奇在沙家大宅院中,大兴土木,建筑了不少新的房子和地下密室,原本花木扶疏的大宅院,完全变了样子。

沙九也是老狐狸一个,眼看景物全非,越想越觉不对,找常奇谈判,要常奇迁离沙府,本身也要求辞去教主之位。

常奇虚与委蛇,答应把主坛移于他处,但教主的身份却不让沙九辞掉。

沙九也发觉了沙府中的一切事物,都已为常奇所控制,真要翻脸,立刻可能被杀。何况,白莲教又是当今严令缉拿的叛徒,是抄家灭门的大罪,连女婿也保不住他,来硬的不行了,只有软求常奇放他一马。

常奇答应给他三个月的时间,一定离开,他告诉沙九,人数看来很多,但真正要走,一天就可以走完,而且是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庐州。

沙九虽然不是很清楚。但隐隐知道常奇正在练制一批东西,赶得太紧了,反为不妥,只望余下三个月不要出事。却不料玉佩翻案,庐州府的文案和总捕头,带了兵马捕快,找上门来。

那方玉佩究竟有什么用处,沙九并不清楚,而是常奇在无意中看到,颇似传言中的九龙佩,九龙佩的秘密,普天下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偏巧常奇就是极少数知道这个秘密的人。

以他精奇的武功,出手夺取,简直是易如反掌。但他怕闹出事情来,利用沙九的身份,派人把唐明送上公堂,硬把一方玉佩讹诈过来。

沙九听常奇说出经过,才了解前因后果,但他想不通知府大人怎么会为这么一件小事,牵引出若大风波。

蓝衣少女手捧着一方翠玉佩,行入大厅。

沙九取过玉佩看一阵,笑道:“是不是这一块玉佩呀?”

“不是!”刘文长摇摇头,道:“那方玉佩上有花纹。”

“这一块也有啊!”沙九把王佩交入刘文长的手中,笑道:

“这是一块上好的翠玉,比这块还好的,只怕不多。斑指、玉钗,我也不再追了,回去请告诉知府大人一声,我沙九可是守法的良民,也有吃亏忍气的风度。这件事,到此为止,一笔勾销。

如是贵府再要胡闹下去,我就不客气了,官司打到北京城,我沙九未必会输给你们庐州府。”

“唉!九爷说的是!我也看得出,这是一块好玉。不过,唐明那块玉佩,是家传之物,论价值也许不如九爷这块翠玉佩值钱!”刘文长道:“但也许它有别的作用,九爷既然肯还,为什么不原璧归赵呢?”

“这就有些刁难意味了!”沙九道:

“你倒说说看,那方玉佩雕的是什么样子花纹?大小重量,开一个规格出来,看看我能否赔得出来?再不然,让他开个价钱也好,刘师爷,我这是息事宁人啊!”

刘文长呆住了,沙九说的也有道理。而且,他也无法开出大小规格。

事实上,那方玉佩上刻的是什么花纹,刘文长也已经记不得了。

刘文长转头看看郭宝元道:“郭兄!九爷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郭宝元全部心神,都在想程小蝶的事,根本没听到两个人在说些什么?随口应道:“九爷可是答应了,让我们搜查一下了?”

“什么?搜我的宅院啊?”沙九一下子脸红脖子粗了,吼道:“这是什么话呀?我要叫程砚堂给我一个交代!”

说曹操,曹操就到,程知府在两个大汉保护下,快步行了进来,道:“九爷有什么吩咐?砚堂这里洗耳恭听。”

沙九呆了一呆,道:“御驾亲征啊?”

程知府道:“言重了,砚堂来此,一是向九爷请安,二是追查玉佩下落,三嘛……”

“还有三哪?你倒说来听听!”

“九爷府上窝藏有重要人犯,砚堂斗胆请求九爷允准……”

“谁说的!我窝藏了什么人犯?”沙九色厉内荏地说。

这一下,踏住沙九的痛脚。

程知府心急爱女下落,指沙九窝藏人犯,也是指程小蝶被沙九拘留之事。当下一整脸色,道:“自是有人告密,沙兄如肯自己交出来,砚堂也不愿闹得沙兄家宅不安。”

这是以退为进了,只要沙九肯交出程小蝶,这搜查宅院之事,就可以免了。

这真是阴差阳错,沙九却听得脸色大变,心中像风车一般不停的转动,想不出一句适当的措词回答。

“九爷!他们一定要搜查,就让他们搜查看吧!”

说话的竟然是张副总管。

沙九摇摇头,道:

“如若搜不出可疑人物,老夫绝不罢休!”

郭宝元上前一步,低声道:“大人!逼急了他们,他们会不会杀人灭口呢?”

“这个……”程砚堂犹豫不决。

程小蝶一提真气,施展传音术,道:

“爹!我很好。这里非常危险,不能搜查,卖给沙九一个面子,退出去!我会尽快和爹见面。”

程砚堂听得很清楚,陡然哈哈一笑,道:“九爷!你说一句,府上确没有扣押人?”

沙九一皱眉头,道:

“沙某府上,又不是衙门,为什么要扣押人呢?”

“好!”程知府道:“砚堂相信九爷,刘师爷、郭总捕头!传令下去,全部撤走!”

这又是个意外的转变,沙九愣了一阵,道:“程大人不搜查了?”

“沙兄!情非得已啊!有人告了密,说你这里窝藏了大批人犯!”程砚堂放低声音,道:“那人也有相当的身份,砚堂如果不予置理,怕他向上告密,那时,就要多费你我一番chún舌了。沙兄!如果有朋友留居太久,让他早些回去吧!砚堂告退了。”

抱拳一礼,向外行去。

郭宝元心中一动,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回 小蝶脱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捕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