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捕头》

第21回 视死如归

作者:卧龙生

事实上,双方都是隐藏在屋角,墙壁后面。

只是,对方有暗器高手,一个施用飞刀,一个用的亮银缥,这些较重的暗器观的综合”,对列宁哲学阶段评价不足等),30年代受到苏联 ,打得很远,竟有两个匣弩手伤在了暗器之下。

但两个人咬着牙,没有出声,竟然无人知晓两人受了伤。

伤势不太重,也不太轻,用绢帕捆住伤口,仍伏在战位上不动。

小文站在一丈后墙角下,亲看双方以暗器互射,没出手的意思,素华也站着不援。

忽然,夜风中传来一声怒吼,道:“几支弩箭,真正挡得住我们,可真是笑话呀!水兄,咱们并肩子冲过去,砍他们个血肉横飞。”

小文听出是马乘风的声音,似在招呼水中天要冲过来,回头望素华微微一笑,仍然站着不动。

素华报以微笑,心中却是有些恼火,忖道:什么意思啊!回眸一笑,慾言又止,你沉着,我岂能沉不住气,真被人杀过来,死伤的可是刑部中人,和我素华何关?

果然是冲过来,乌七抹黑中,似有条人影飞跃而起,随着狂风沙卷飞驰而来。

两组匣弩手,忽起发动,每匣十支,十二个匣弩手,构成一片箭网,寒芒迎风,发出锐啸。

一阵急劲的群射,硬把马乘风和水中天逼了回去。

集射的弩箭,也突然缓和下来。

小文听到一声,哎呀的惨叫声传来,似是有人中了箭,用力拔出,忍不住剧烈的疼痛,失声而叫。

“能挡住马乘风和水中天的攻势。”小文道。

“再加上几支匣弩的力量,也可以挡住血手无影帅永昌了。”

原来她是来估算匣弩的威力。

素华笑道:“应该可以,连珠发射,绵密不绝,贵部已把匣弩的威力,带入一种gāo cháo。”

“素华,我们没办法呀!”

小文道:“高手求难,遇上了也不愿入刑部,江湖人和捕头之间,似是一个很大的距离。”

“我们不算江湖人,我们不是生意人。”

素华道:“所以,才和刑部合作很好。”

“说的是。”小文笑一笑,道:“素华姐,我想发动一次攻势,三面包围上去,先把这一批人给消灭了。”

素华心头跳动了一下,忖道:小姑娘大手笔呀!有些自不量力。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就凭我们这几个人吗?”

“不!把素喜、小雅全调过来。”

小文道:“还有素华姐和你六个小师妹,他们带了二十四枚火龙镖,在这里可以用一半……

“这个……”

素华奉命接受小文的指挥,应该是义无反顾,明知要死也得勇往直前,但那是截击红灯老魔,变了目标,素华就有点犹豫了。

“听我说,素华姐。”

小文道:“我们有十二枚火龙镖,五十多张匣弩,只要阻滞一下红灯老魔的行动,应该够了。

他是万大掌柜和总捕头猎杀的目标,我们不行啊!把咱们十位花朵似的大姑娘,全都坑进去,也破不了血罩。

先杀掉这批杀手,也算剪其羽翼,难道你忘记了在三槐谷中身受帅永昌的屈辱吗?”

最后两句话果然激起了素华的仇恨之心,道:“对!是该杀了他,可是,他的焰掌……”

“我们有火龙镖啊!还有小雅率领的十二张最新的强力匣弩。”

小文道:“把这些集中起来,全力对付帅永昌,其人如死,余子碌碌,不足畏也,素华姐,加上素喜、小雅,我们四个人,就让他们招架不住了。”

“小文,这是程总捕头的意思,还是你的主张?”素华道:“可别自作主张,立了战功,还有罪!”

“是我小文的主意,素华姐,我临机应变,感觉到新的策略正确,就果敢而行,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错了,贻误戎机,任凭总捕头杀了我,我也不怨。”“好!小文,你想好怎么个攻击法?”

素华道:“夜黑风高,飞沙扑面,视界不清,景物模糊,设计不全很可能自相残杀,匣弩对射,火镖对打。”

“是,我们要好好地研商一下。”

小文道:“我把他们全招来,作个详细分配。”

小文打出了领队集合的暗号。

小雅、素喜、陈同、张重,全都围了上来,六个火龙女镖手,紧跟着素喜、小雅走过来,都围拢在小文身侧。

小文说出了目标改变,也不征求小雅、素喜的同意,就分配了包围的方向。

等到暗器无法再用,近身火拼时,所有的领队,都要参与,也说出彼此联络的方法,空着西面,但却命张重率领十二个匣弩手,埋伏在正西方二十丈外,见敌人逃走就射杀,不许有漏网之鱼。

张重一抱拳,先行走了,带着两组匣弩手,转向正西方去。

说巧也算巧,两个受伤的匣弩手,全是张重带的人,此刻才敷葯包孔。

“小文,六个小师妹武功不弱。”

素华道:“不用她们参与近身搏杀,可是暴珍天物啊!”

“欢迎啊!六位妹妹借重之处,容我日后致谢。”小文道。

六女微微笑,笑着躬身行礼。

小文近身仔细瞧,都是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身材虽很高,也都刚健婀娜,那是习练上乘武功练出来的,笑容还带着天真稚气。

“素华姐,六位妹妹由你率领了,何时发镖,何时出剑,素华的判断,比我高明了。”小文道。

“其实,选择发嫖的机会,她们比我强多了。”

素华道:“她们练嫖的时候,也受了寻找时机教育,火龙镖有多大威力,她们最清楚,给他们一个令谕方向,战机由她们自行抉择。”

“好,命令是完全歼灭。”小文道:“敌人都是江湖上最坏的人,留不得。”

六个小镖女彼此相望了一眼,齐齐躬身领命。

她们尽量用行动表达,很少开口说话。

小文突然仰天长啸,一缕尖厉的啸声,划破暗夜,随风飘出,好远、好远。

小雅吃了一惊,暗道:小文快发疯了,这一股心理的压力太重大,我该怎么帮助她?尽管心中千回百转,但小雅并没有开口说话,小雅想通了,对小文最大的帮助,就是执行她的命令。

攻势,就在小文长啸后展开。

小雅率先行动,带着十二个匣弩手,直向前面扑去。

是正面直攻的干法。

这举动招来了敌人的还击,不同的暗器,扇面一般,攻袭过来。

立刻有三个匣弩手被暗器击倒。

但敌人也暴露埋伏的位置,匣弩手展开还击。

小雅带这两组匣弩手,用的是最新的匣弩,力道强、射程远。

“卧倒地上,瞄准发射,伤的可以退下去。”

小雅早已绑上水晶眼镜,迎着风沙冲上去,长剑出鞘,舞起了一片剑花,拨打暗器。

匣弩手也配合着小雅的攻势,连珠发射掩护她。

这是一次豪勇绝伦的行动,冒着数千种暗器迎面而来的危险,虽千万人吾往矣!大概就是这种的勇气了。

素喜、陈同,也下令匣弩手,展开反击,小文带队的一组,也自动加入了。

乖乖,四十八支匣弩连珠发射,可真是箭如飞蝗啊!

何况,这些受过严格训练的匣弩手,也不会盲目发射,一箭射去,纵然没有射中敌人,也把人吓了一跳,立刻把敌人的攻击压制下去,袭向小雅的暗器,已渐稀少。

事实上是,敌人已有十几个人,被弩箭射中,退入房中裹伤。

这就是敌人最大的优势,他们隐身处,大都有一条通路,进入租购的民房中,可以从容地包扎伤势。

两条苗条的身影,忽然飞起,悬空两个筋斗,落在了小雅的两侧。

是素喜和小文。

“太冒险了,小雅。”小文道:“招呼一声,我们一起冲啊!”

“那会妨碍匣弩手的行动,我瞧出匣弩连环的厉害了。”小雅道:

“强劲有力,又准又多,不是任何暗器可以比了……”

只听金风划空,六只火龙镖一起出手。

几乎也是同时,闪起了六团火花,传来了轰然巨响。

绿焰横飞,爆裂出百数点来,落在地上的,化作一团鬼火似的绿焰燃烧,落在门窗上的,就熊熊地烧了起来。

连绵数声的嚎叫,传了过来。

几十个隐伏在墙后、屋角,发射暗器的人,背着磷磷的火焰,由通道逃入了屋中。

人在危机时,火在身上烧,哪里还能想到什么保护秘密。

这一跑,就隐秘全泄了。

数十个匣弩手,连珠箭发,瞄着窗口、门户向房里射。

原本部署来对付刑部匣弩手的陷阱,也就全部溃散了。

“停下。”小文喝阻止住匣弩手。

她道:“伤重者,送回刑部治疗,两个人护送一个,轻伤的,包扎之后留下来,重新编组,整好队形,准备第二波迎战强敌。”

陈同去验看伤者,小文却大声叫道:“帅永昌,带着你的哼哈二将马乘风和水中天滚出来,姑娘要较量一下你们的武功!”

小姑娘发了狠,指名向杀手至尊挑战。

这等于云豪气,连素华也听得暗暗佩眼。

她心忖道:难道小文已学了对付“血焰掌”的武功?这等指名挑战,帅永昌不现身,就大失面子,日后,在江湖上也无法混下去了。

果然,帅永昌现身了。

鼓掌三声,南、北两侧,忽的亮起了六盏孔明灯。

大风呼啸中,除了孔明灯之外,别的灯火,也无法在风中燃起。

小文看得怔了一怔,忖道:部署伸延两侧,如此的广阔,刚才如果参与攻势,我们就吃亏大了,不知他们为何不出手?

帅永昌举手一招,马乘风、水中天由一处屋脊上冒了出来,飞落实地。

水中天左腿还包着白布,似是受过伤。

“小姑娘,你是个什么身份?”帅永昌道:“是万宝斋,或是刑部的人?”

“刑部女捕头小文姑娘就是我。”

“怎么?万宝斋没人来吗?”帅永昌道:“刑部匣弩厉害,更甚闻名,但还无一下子击溃我们的埋伏,刚才爆炸出千百点磷火的暗器,该不是刑部所有吧?”

“问得太多了。”

小文不愿代万宝斋作主回答,冷冷说道:“我要逮捕你们下狱治罪!”

帅永昌十分仔细地打量了小文一阵,除了那副遮挡风沙的水晶眼镜,掩遮出部分神秘感之外,再也瞧不出小姑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很难相信她能封挡一记“血焰掌”。

现在,帅永昌顾忌的是小文刑部捕头的身份,一掌打下去,可能会要了小文姑娘的命,那杀官造反的罪名,也就铁证如山了。

血焰掌留下的痕迹,就是明证。

江湖中人,不管是江洋大盗、杀手巨寇,都很厌恶公门中人,尤其对捕快、狱官,更是恨之入骨,极慾除之而后快。

但他们一旦面对公门捕快时,却又顾虑重重,不敢施下毒手。

这大概就是邪不胜正的一种气势。

小文也知道“血焰掌”的厉害,能不能承受一击,心中全无把握。

但小姑娘发了狠,已不把自己的生死事放在心上,一直在培养心中的忿怒、杀机,希望能把“射月三剑”的威力,发挥到极点,就算死在对方血焰掌下,也要让“射月三剑”出手后,带动的威势,完全发挥。

使连续的剑势威力,杀死强敌,让小雅和素喜能全力对付马乘风和水中天。

她相信小雅只要说出了马乘风第三把刀的秘密,以素喜和小雅的技艺成就,足以对付两人。

小文准备自我牺牲了。

没有人看出小文心中的打算,只觉她双目中射出激忿的火焰,凝注在帅永昌的脸上,手握剑柄,已完成随时出剑的准备。

看起来,小文已准备试一下“射月三剑”了。

小雅心中暗暗忖道:这三剑一气呵成的威力,帅永昌也未必能抗得住……

突然间,小雅心中闪起了一个念头,“血焰掌”。

那是毒绝天下的一种奇恶武功,一挥手,就打出来了,“射月三剑”串连出的剑气,能不能阻挡住“血焰掌”呢?

小雅迷惑了。

这个尝试,成败的代价太大,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

这个人,又是她情同姐妹的小文。

既然是好姐妹,就该生死与共,这一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回 视死如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捕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