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捕头》

第23回 智闯王府

作者:卧龙生

万宝斋的疗伤处所,设在一个很幽静的巷道中。

深宅大院,大门紧闭,外面看绝对想不到这会是一个疗伤治病的地方,如非素喜带路,找也不容易找到了。

素喜有节奏地叩动门环。

等了一段时间之后,木门才打开一条缝,道:“山穷水尽疑无路。”

“花明柳暗又一村。三山半落青山外……”素喜道。

木门呀然而开,探出一个秀丽的面孔,道:“素喜师姐,去时不久,怎么又来探病啊?”

目光一掠小文、小雅、程小蝶,道:“她们三位是谁呀?”

“万大掌柜的朋友。”

素喜道:“也是田公子的朋友。”

“好啊!大掌柜、云二掌柜,都在这里,四位请吧!”

小文转眼看,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身着青衣,背上有剑,腰中束着一条宽皮带,插着十二把柳叶飞刀。

“小师妹,大掌柜……”素喜道:“我得先见过大掌柜再去病房。”

“不用啊!大掌柜、二掌柜,都在陪病人喝酒。”青衣少女笑着回答,心中却似不以为然。

程小蝶心中也有些不以为然,伤得那么严重,看上去全身是血,伤口七八处,程小蝶就想不通怎么伤处那样多,那只不过是一瞬间的辰光啊!竟然还要忍疼喝酒,潇洒是够潇洒了,全不知我的心有多疼!

苗兰、花芳知道了,心中也会怨恨我,看着他拿命玩帅呀!

心中怨着,人还是走到病房门外,程小蝶极力保持了一种淡然的平静,小姑娘装得像,连小文、小雅也瞧不出心中那种惨痛。

一点也不错,鬼手神算万复古、点石成金云鹏,真的在陪着田长青喝酒,酒菜能摆在病榻前一张木案上。菜不多,只有四个小盘子,田长青躺在病床上,两个穿着白衣的美女,守在病榻一侧一个喂酒,一个喂菜,在两个美女控制下,田长青喝得不多,也不过入口几滴,所以,田长青有着一种酒尽的神态。

“田大哥好兴致,人还不能下床,已经忍不住酒瘾发作了。”程小蝶的言词有点刻薄。

“没法子,田兄弟一定要喝,我们也只能奉陪了,不过,喝的很节制。”万复古道。

“是不是酒也有瘾,沾上了,就无法戒除,拿命拚酒瘾,这是不是有些过份呢?”程小蝶道。

“一点不错,田兄弟伤势还很重,外面敷葯物愈合,内部伤势还未真正收住,大夫说,没半个月以上休息,绝对无法下床行动。”万复古道。

“田大哥,不为自己想,也该为苗兰、花芳想一想啊!她们知道了你拿命拚酒,能原谅我这个妹妹吗?”程小蝶道。

话说得有点重,万复古、云鹏全都感到脸上发烧,有些尴尬。

“小妹!”田长青苦笑一下,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值得庆贺呀!再说,这那里叫喝酒?只是沾点滴味呀!”

“姑娘请放心!”

负责喂酒的白衣姑娘说话了,道:“这是人参补元酒,大夫答应他喝的,不过,酒不能多,所以,我管制得很严,只让他尝尝酒味。”

“倒是我多虑了,我讲话有失分寸,希望你万大掌柜和云二掌柜不要见怪才好。”程小蝶道。

“本来就不该陪他喝酒,不过,这酒中有葯,田兄弟不肯吃葯,只好把葯下在酒中吃了。”万复古哈哈一笑道。

程小蝶呆了一呆,笑道:“我忘了,大掌柜神算过人,田大哥棋差一着。”

“田公子英雄盖世,怎么连葯也不敢吃啊!可惜,伤在大公子的身上,这种事,小婢也无法代吃葯啊!”小雅道。

田长青苦笑一下,道:“挖苦够了,诸位姑娘就消消气吧!我告诉过素喜,两三天去看你们,看外面伤口的愈合情形,应该可以行动如常了,却不知道内伤很重,你们来得好,不然,我真要被人抬着去看你们了。”

“田大哥,你身受几处伤。给了我杀红灯老魔一刀的机会,只可惜宝刀短一些,我出刀的手法不够快,无法一刀取命,你这伤,可算是白受了。”程小蝶道。

“那是削铁如泥的宝刀啊!”

田长青道:“只要刀上身,筋骨都得受损,再好的内功,也无法保住筋骨、经脉不伤,何况,万兄又冒着生命之险打了他一拳……”

“红灯老魔是我毕生所遇过最强的敌人。”万复古道:“那一拳可以打死一条牛,但老魔却生生承受了,如非程总捕头先给他一刀,只怕我不但无法伤他,还要被他的反震之力所伤。”

“这个人,要早些除去。”田长青道:“让他伤势大好,且已知道我们有宝刀祛敌,一定会设计出非常恶毒的报复,久闻血罩之名,但我一直认为是一种障眼术法,利用红灯光出色制造的一种眩惑,未料到血罩中,真的充满着凶险。

轮转的金风,全是真才实料,那一阵袭人而来的寒芒,似是七八口快刀,一卷至到,幸好,我已在要害所在,加上了防范,否则,必将死于一轮刀风之下……”

“你怎么会知道防范之法呢?”

程小蝶又动了好奇之心,道:“万大掌柜,潜心研究了很多年,才想出这个办法呀?”

“我看到你那套装备了,邯郸学家,未得真传,才落得个满身是伤啊!”田长青道。

“程姑娘,别被他给蒙住了。”

万复古哈哈一笑,道:“英雄所见略同啊!那些保护要害的护额、铜镜,岂是十天半月,能够制成的?”

“说的是啊!田大哥只会骗得过万大掌柜?”程小蝶话里有话,音在弦外。

但万复古、云鹏两个精明十分的老江湖,却听不懂弦外之音。

小文、小雅,素喜也有点明白。

田长青当然心中雪亮,忖道:小美人是真的动了情?还是觉着好玩,想试一试巫山云雨梦?既可履行诺言,心中也有台阶能下,难道你不明白大哥是真的爱你,不让心有遗憾,你是我的红颜知已,也是我全心保护的人……

“总捕头,言重了。”

云鹏道:“我看过田大侠的护心铜镜,应是数年前制成之物,绝不是仿制万宝斋的装备,这等护额、软甲,除非遇上强敌、大凶,绝少施用。”

程小蝶心头一凛,双颊微红,忖道:要得谨慎言行了,再要失态,恐怕会尽泄心中之秘了。

但万复古已经有了反应,目光一掠田长青和程小蝶,道:“半个月,时间虽不算短,也不太长,田兄弟的伤势纵不能完全康复,也应该好一个七七八八。

红灯老魔身受总捕头宝刀一击,伤筋动骨,势所必然,量他无法在一个月内,能让伤势全好,半个月后,我们出动找他,全力击杀,因为,我心中有些怀疑了……”

怀疑什么?没有说下去,这就引人入胜了。

程小蝶很想问,但脸上羞红犹存,一时间竟是开不了口。

可是一向沉稳的田长青,却听出了事态严重,忍不住说道:“说的如此严重,必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万兄何不说个明白,也要我们有个准备。”

“我用怀疑二字,就是无法说出证据。”

万复古道:“但以他修为之高,武功之强,应当是老魔本人,算算他该有百岁以上了,为什么他能活到如此之久,体能也不衰退,这是大悖长理的事。

怡情养性,勤修内功,也许可能活过百龄,但要能体力不衰,行动如风,就有些大不寻常,绝无仅有啊!”

“万兄的意思是……”

田长青道:“表示什么呢?”

“数十年前,有一种流行在江湖上的传说。”

万复古叹口气,道:“很可能真有其事,而且发生在红灯老魔身上了。”

“借命术!”田长青道:“流传的时间不长,很快消失不闻,但却非常震动,还吸引了一大批江湖高手,四下追查。”

“不错,四兄弟小小年纪,对江湖的奇闻、异事,却知晓许多。”

万复古道:“佩服呀!佩服,这档子事,似是发生四十年前了,那时,田兄恐怕尚未出生,万某也还是个不足十岁的小孩子。”

“说的是,长青是听一位江湖前辈说的,只是这传说骇人听闻,长青的记忆深刻,想不到竟然被我一句话给蒙上了。”

“田少兄,这件事虽然震动,但只在江湖上传诵了两年。”

万复古道:“过了两年,就没有人再提起过,因为,看到的只是几具干枯的尸体,一个凛人传说,而那传出这个讯息的目击者,也突然失踪了,那时红灯老魔也隐失于江湖之中。”

“万兄,可是说红灯老魔已学会了借命术?这等邪异之说,很难令人相信哪!”田长青道。

“是啊,所谓借命术,就是把别人的生命借过来。”

万复古道:“衰老的器官,可以更新,油尽灯枯的生命,可以重新的燃起生命之火,该死的不死,因为,借了别人的命,别人代他死了。”

“我一直不相信这件事情。”

田长青道:“这应该属于医学的范筹,葯医不死病,借命术打破了自然的均衡。”

“不能不信哪,言侍郎如再晚死几年,就可能冲破了生命的神秘。”

程小蝶在心中呐喊,却不便说出来,言夫人返老还童的奇事,一直藏在她心中,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说出来徒乱人意。

“这种事,属于武功、邪术也罢,或属于医学奇术也好,总该有个源起吧?它起源于何时何地?”程小蝶道。

“中国地大物博,代有才人,但这种诡奇的事,却非中国所有……”万复古道。

“是不是由天竺国传进来的?”程小蝶突然冒出了一句。

“一语道破,总捕头果然聪明过人。”

万复古道:“事实上,传入中国的只是几本书,据说携奇书进入国境的,原是中原人氏,幼小西行天竺国,原本想效法古至先贤,取几本经文回来,但却机缘凑巧,混进了天竺大藏魔窟。

一住数十年,不但学会了天竺的语言文字,而且造诣很深,他是汉人,所以,不准他习练武功,派他入藏书楼中管理书籍。

但他们未料他的天竺文,竟然到了博鉴群籍的能力,听说他发觉天竺奇书三本,就卷书逃回到中原。

借命术先行流传出来,立刻轰动江湖,天竺大藏魔窟,也派高手进入中原追杀他,但以后的下落,却如沉海沙石,杳无消息。”

“借命术太过传奇,很难令人置信。”

田长青道:“在下现在仍无法相信这件事情,红灯老魔武功之高,确已进入化境,但田某人宁愿相信,他有一种特殊修炼之法,逾越了常人,克服的衰老。”

这个人固执起来,还真有着九牛拖不动的感觉。

程小蝶暗暗忖道:除了借命术外,还有两本奇术,都落在了言侍郎的手里,现在刑部,田大哥怎么能够不相信呢?

心里这样想,口中却不能直截了当地说出来。

她暗暗吁一口气,道:“我相信万大掌柜的话,天竺国本就充满着神秘,何况,这些奇术,都是大有可能的事,它应该是一种神奇的医术。”

田长青、万复古同时听得一怔。

万复古道:“说得有理,我听过传言,借命术第一关就是换血,要年轻健康的人血,而且是全部更换。

这个过程大概要两天的时间,一次要用两个年轻人的血才够供应,唉!这就是使两具尸体干枯的原因,血被抽光了。”

“子不语怪力乱神。”

田长青道:“程总捕头也相信这些传说吗?”

“相信。”

程小蝶道:“那时你还未出生,万大掌柜听到的传闻,自然比你可靠了很多……”

田长青笑一笑,道:“说的有理……”

“如果取得青苗玉中液,合入葯物,红灯老魔的断筋,是否能够很快疗好?”程小蝶打断了田长青的话,接道。

“伤筋动骨一百天,宝刀过处肉裂筋断,葯物再灵,也要二个月吧!”田长青道。

“田世兄,不然哪!”

云鹏道:“葯中合入了青苗玉液,断去经脉可以继,碎去骨骼可以合,而且一下就好……”

“什么葯物,有如此大的功效?”

田长青道:“天下名葯,功能起死回生的,也莫过于大还丹了,大还丹可以救命,却未必便断去经脉,能在短时内重续一起。”

“田少兄说的是,不管葯力的神效如何?还需要一些人为的力量,一位巧手大夫,才能使断了经脉接合,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回 智闯王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捕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