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捕头》

第24回 诛斩老魔

作者:卧龙生

这地方看似平静,事实上却是凶险重重,除了大队同行之外,任何人单独行动,都可能遭到猝杀。

这本就是一个诈局,如此接近皇宫的所在,谁敢放火?

但还是发生了效用。

二重院门中,缓步行出个绿衣丽人,在四个劲装佩剑女婢护从下,缓步而来。

程小蝶心中忖道:久闻九王爷的女儿,貌美如花,想必就是此人了。

猜中了,却忍下未说,缓步迎上道:“姑娘是……”

绿衣丽人答非所问地接道:“你是刑部的总捕头程小蝶吧?”

“是,姑娘是……”“朱明丽,九王爷的女儿。”

程小蝶深深一揖,道:“见过郡主,恕小蝶公事在身,身佩兵刃,不便大礼叩见了。”

“你也不必大礼参拜我,凭你干公主的身份,我不计较,但你带着一行捕快,杀入了王府,这就太过份了。”

朱明丽道:“快带着你的人走吧!我不想把事情闹到皇叔那里。”

皇叔的意思,是指皇帝了。

程小蝶不为所动,使万复古却吓了一跳,皇上一旦追究下来,最倒霉的,自然是万宝斋了。看来,这个捕快的身份,不能卸除,要一路硬撑下去。

心有所忌,施展传音术,告诉了素华,要她转告四个小师妹,打死了也是捕快身份,未离王府,不能改变。

“郡主明察,我抓到了很多的可疑人物,就算闹到皇上御书房,我也手执一个理字。”程小蝶道。

“可疑人物,什么样子的人?现在何处?”朱明丽道:“厅房之内,郡主想看,我陪你看个明白,当然,郡主也可以问问他们,为何被捆绑在王府之中,却又喂以美食,原因何在呢?”程小蝶道。

朱明丽很聪明,也是有备而来,但却少了那份江湖历练,现场应变的机智,就不够灵敏了,呆了一呆,道:“那些人和王府何关呢?”

“原来无关,但他们被缚在王府中,这就有关连了。”程小蝶道。

不知道郡主是装迷糊呢?还是真的不明内情,吁口气,道:“就算这些人和王府中有关吧,也用不着刑部这个衙门出面,你带着捕快,箭上弦、刀出鞘地闯入王府,我爹是皇上的兄弟,龙承一脉的近亲王爷,岂是你刑部捕头能动的人?”

不说法理,谁论常,还真把程小蝶给问得心头一跳。

是啊!九王爷是何等身份?除了奉有圣谕之外,六部公卿,谁也没权,进入王府搜查,就别说带着捕快来抓了。

刑部的尚书大人,虽早已把事情的内容,面报过皇上,但却未请旨行动,这番闯入王府,可说是程小蝶以总捕头的身份,擅自决定。

何况,奏明案情时,皇上已有两点指示,一点要证据明确,二是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伤害到郡主,似是郡主在皇上心中的地位,犹过近亲兄弟的九王爷。

现在,九王爷不见面,证据也显薄弱,出面的又是皇上要全心维护的明丽郡主,如果她胡搅、蛮缠起来,一味仗皇叔欺压下来,还真是无法应付。

面对着一个能够伤你、杀你的人,你却不能伤她的敌人,这个仗要如何打法?

仔细看郡主,目射神光,内蕴英华,分明是个内外兼修的人物。

程小蝶不怕郡主的武功高强,但却畏惧不能伤害她的圣渝,明知故犯,可是灭门抄家的大罪。

程小蝶突然有点气馁了。

但她还能控制着激动的情绪,保持着表面的平静,笑一笑,道:“郡主说的是,不过,这个案情很怪异,希望能见见九王爷。”

“唉!我也四五天没见过爹了,只怕没办法帮你传达这个消息。”朱明丽道。

“看起来,郡主似乎未卷入这个案子中。”

程小蝶心中稍觉宽心,如能一鼓作气把郡主推出是非圈,事情就好办多了。心中念转,口中说道:“王爷如若远离京城,一定会先行告知郡主了?”

朱明丽竟然点点头。

程小蝶道:“未离京城,当在王府之中,郡主何不想一想何处能找到王爷?再说,近日来京城中常见杀手活动,王爷的安危,实也叫人紧念。”

朱明丽目光四下转动,扫掠了水池一眼,道:“也许真在王府之中,只不过,爹如不愿见我,我是找不到他的。”

程小蝶心中忖道:经验阅历,一点也勉强不得,郡主虽然聪明,词锋也很锐利,但举止言谈之间,却是破绽百出,心中的秘密,全都写在脸上了。

朱明丽目光一掠四个随护女婢,道:“你们请示一下七姨娘,就说刑部总捕头有要事晋见王爷,请她安排一下。”四个佩剑女婢,口中连声应是,人却站着未动。

朱明丽轻颦柳眉,似想发作,但却又强自忍下去,道:“刑部捕头程姑娘,是当今皇上的正式认收义女,是公主身份,告诉七姨娘,不能怠慢。”

四个佩剑女婶躬身应是,但仍然站着不动。

这一切,都落入程小蝶的眼中。

她忖道,郡主身份何等高贵,何况又是当今皇上最喜欢的一位郡主,此事王府中人,岂有不知之理?

四个女婢,竟敢阴奉阳违?

细看四个佩剑女婢,还真把程小蝶吓了一跳,四个丫头目蕴神芒,光如冷电,肌肤中透着一种晶莹的光辉,天哪!就这是顶尖的一流高手成就,几个丫头,怎能练到如此境界?难道老魔似借命术帮助了她们。

这借命术,除了换血之外,一定还有别的作用,能借命、借血,也应能借武功、内力了……

程小蝶越想越怕,想得心头兵乒跳,这四个丫头是保护郡主的,也是监视郡主的,她们以行为操纵着郡主的行动,不动神色,也不逞口舌之利。

郡主对她们无可奈何,到最后,只有屈从在她们压力之下。

程小蝶想到了“杀”字,如想把郡主解救出来,只有先杀了这四个丫头。

王府中出刀杀人,可是冒着以命抵命的大罪,但程小蝶相信自己的判断,也果敢地采取了行动。

“辟邪”宝刀,早已在袖中藏着,是准备紧急应变之用。现在,真的派上用场了。

“郡主,如若不愿见告王爷下落,小蝶也不敢勉强,只是这等王权霸势,目无法纪,金枝玉叶的身份,不能身为表率,以全朝廷律法……”

一面说,一面行向郡主,说到法字,忽然一个大旋身,快如电光石火,飞洒出一片冷厉的刃芒。

剑光混成一片,向四个佩剑女婢罩过去。

这动作太突然了,不但把四个女婢吓了一跳,小文、小雅和素喜,也无法接受这个出刀的事实,这是九王爷的府邸,怎能杀人?何况,杀的是郡主的近身女婢。

尽管不以为然,三个人还是抽出了宝剑,准备接应。

万复古也看得一头雾水,暗暗忖道:总捕头发了疯啦,这一刀,只怕会断送了她总捕头的前程。

四个女婢惊而不慌,四柄剑一起出鞘。拔剑手法之快,小文、小雅也难及得。

左首二婢首当其冲,双剑一齐向外推出,封挡来势。

速度够快,应变的方法也不错,错在不及程小蝶手中一把可断金玉的宝刀。

呛呛嘟嘟声响,两把长剑被削断,顺带斩断了两条手臂。

血肉共断剑齐飞。

程小蝶早存心一击得手,断去双剑,刀势旋回,就在二婢还未及会意时,宝刀飞过,手臂已被斩断。

刀过臂落,只感觉一阵凉意,目睹鲜血迸洒时,才感觉到疼。

疼得钻心,不禁发出了两声尖叫。

“小文,小雅,看住她们,动一动,就挥剑取命。”

程小蝶口中说话,人已转到右侧二婢面前,道:“两位,准备拼命呢,还是准备逃命?”扬起手中短刀,准备拒敌。

“原来世上真有削铁如泥的宝刀,她们手臂断的不冤,不过,我们已知道你手中是把宝刀,就不会让你再得手了。”当先一个女婢道。

朱明丽似乎是看呆了,竟没有一点反应。

万复古看也看出苗头了,忖道:好精明的程小蝶,看得准,胆子大,又有当机立断,是个可以为友,不可为敌的厉害的人物。

心中念转,人也缓步行了过来,心中忧虑也消退不少。

素华紧随身后,但四个火龙镖手却站着未动。

那是她们相度好的位置,既可监视水池,又可顾及全场,后背紧靠墙壁,不虑敌人在背后突袭。

万复古行近现场,距离郡主也就不过是一丈多些,小文、小雅也突然省悟,程小蝶在除去郡主身边的障碍,四个剑婢,就算有保护郡主之意,但首要的任务,还是监视郡主的行动。

她们恭敬的神态,也全是装出来的,郡主不照她们的心意办事,就来个不理不睬,心中是全无敬意。

高贵的郡主,竟也是生活得这般辛苦。

“你手中之刀,削金断玉,我们两个人对付你一个,不算是以多为胜吧!”右首第二个女婢说道。

两个剑婢,默契很好,说完最后一句话,已各自攻出了三剑。

这六剑出手的快速凌厉,连万复古也看的十分佩眼,但这六剑快攻,也测出了程小蝶真正的能耐。

短刀如电,左封右挡,硬把六剑给封挡回去,用六刀封回六剑,是舍易取难的打法,也有和敌人比快的用心。

如果把手中宝刀划出一道寒芒,以宝刀的威力,两刀就可以封开六剑。

果然,施展过六刀之后,程小蝶快速出刀的信心大增,立即展开了一轮快速的攻势,刀刀抢得先机,迫得两剑婢全力挥剑拒敌。

一时间刀光、剑气,交映如织。

打得太快、太激烈,就忘记宝刀能断金切玉,一阵金铁交鸣之后,两辆剑,全被削断了。

两个剑婢转身想逃,但却被万复古和素华拦住了去路,素华没有轻敌之心,剑已在手。

此刻,两个断去手臂的剑婢突然动了,转身奔向大水池。

小文怒道:“该死啊!”

两道剑光,连绵飞起,小雅、小文一起出手了,一出手,就是射月三剑。

这三招绵连的杀法,凶狠十分,剑风破空,一闪而到。

再加上素喜遥出掌,一阻两婢的行速,两柄长剑,已由后背洞穿前胸。

素华也够狠,一出剑,全是杀人取命的招术,剑婢手中无剑,全无发挥能力,素华攻击第七剑,终于刺中了一个剑婢左臂。

万复古全力施展,第五招,就点中了另一个剑婢的穴道。

“杀!”朱明丽充满了恨意地说。

素华应声出剑,剑过二婢咽喉,血流得不多,人却气绝而亡。

“四个剑婢,全死剑下,恭请郡主裁示。”程小蝶道。

“刑部捕头中,有如此出众的高手,大出了我意料之外,早知你程总捕头如此的神勇多智,早就去拜访你了。”朱明丽道。

“郡主一身武功,亦非凡响,四个剑婢,敢不从命!”

程小蝶道:“怎不处罚她们,刑部这次擅闯王府,除了精选高手,也请了几位武林高手相助。”

“原来如此。”

朱明丽目光一掠万复古,道:“四个剑婢,都是高手,一对一,我能应付,两人联手,我就接不下她们十招,何况,她们有四个人,开始还好,对我保持了相当的尊重,但越来越不像话,做什么?由她们事先决定。

我这个郡主,竟完全在四个恶婢控制之下了,近来,还恐吓我,不听话,她们就杀了我,找个象我的人,代替我的身份。”

“果然可恶,死有余辜,郡主身受如此委屈,怎不告诉九王爷呢?”程小蝶道,话入正题了。

朱明丽目光扫掠了那座奇大的水池一眼,看到十余张匣弩布守周围,似是增长了不少勇气。

她叹口气道:“程总捕头如非查出了一些痕迹,你真敢带着捕头、匣弩手,闯入王府吗?”

“小蝶不敢,不过,此刻时间宝贵,郡主何不尽合所知,也可免去小蝶揣摩的焦虑急苦了。”程小蝶道。

“要我出卖父亲?”

“他根本不是九王爷,可能是江湖上魔道之祖,武功最高的红灯老魔,精致的人皮面具,和易容葯物,瞒过郡主。”程小蝶道。

“我爹呢?”朱明丽道:“被他们杀了,是不是?”

“小蝶这次斗胆进入王府,就是要把这件事,查一个结果出来,希望郡主的大力鼎助。”

“我也怀疑了,但我不敢表露出来,我怕说拖累到父亲,因为,每隔一段辰光,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回 诛斩老魔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