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捕头》

第06回 智请高人

作者:卧龙生

唐夫人正要到庐州府去找他,郭宝元先一步及时而至。

他们的设计联络,果然发生了效用,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悄然而至。

唐夫人转告了郭宝元求助的讯息。

年轻人自称姓方,一口答应了唐夫人的要求,不过,要求唐夫人别再挂匾挑灯地找他,该出现的时候,他自己会来。也不用唐夫人母子再费心了,他自己会去找郭总捕头商量,能力所及,一定会全力帮忙。

郭宝元听到讯息,片刻不留地转回庐州府衙。

似乎是多留上片刻,就会招惹上杀身之祸。

没落的王孙不如狗。

严苛的律法,诛连九族的酷刑,使尊贵无比,龙气相连的皇室血裔,成了人人畏惧的毒蛇猛兽。

郭宝元急急回转到府衙之内,刘文长仍然在刑房坐候。

“郭兄辛苦了,大人暂回官舍休息,刘某奉命恭候郭兄归来。”

“这就不敢了!”郭宝元道:“可有人登门求见刘兄?”

刘文长摇摇头,道:“没有。我传今班房,不论何等人样,只要是求见的,一律请入客室待茶。”

“早知如此,在下也用不着费事了,郭总捕头盛名之下无庸士,想避开他们的监视,还真得费番心机才成,累得我一身大汗。”

话说完,人也现身。

刑房门口,突然冒出一个二十上下的年轻人,一身青衣,一顶黑毡帽低压眉际。

你可以看到他的眉目五官,瞧出他的大概年龄,就是无法看清楚地整个的形貌,如若他取下毡帽,稍经易容,你就很难认出来了。

“请进来吧!阁下果然是一言如山。”郭宝元站起身子,抱拳作礼。

刘文长却是心头一震,忖道:庐州府中戒备森严,明岗暗哨,四下林立,这么一个人,怎么会闯了进来呢?

青衣人取下了低压眉际的毡帽,笑一笑,道:“刘师爷似是很讶异在下能在岗哨林立中闯入府衙,是吗?”

“不错!”刘文长道:

“府衙中早已经特别的下令戒备,但对阁下而言,竟然是形同虚设,大白天,你这么大摇大摆地进入刑房,难道就没有人发觉阻拦吗?”

青衣人微微一笑,道:

“我还是费了不少心机,也累了我一身大汗,就是在闪避那些布哨的府丁和巡视的捕快。”

“但还是被你摸进来了。”刘文长叹息一声,道:

“你要杀一个人,似乎不用费很大气力,所谓的江湖高人,实在可怕,得罪了你们这样的人物,真叫人寝食难安了。”

郭宝元接道:“朋友请坐!可否见告大名?”

青衣人道:“总捕头一定要问,就叫在下方怀冰吧!”

“方怀冰!”刘文长道:“冰入怀抱,岂不化水而去,这名字空幻得很啊!”

“是啊!人生如冰,终要化水而去,有什么关系呢?聚则成形,化则流失于不知不觉之中。”

郭宝元明知方怀冰这个名字,心怀别具!担心刘文长再追问下去,急急接道:“方少兄!请坐。”

“不用了!郭总捕头有何差遣,但请吩咐,方某人不想久留。”

“沙九府中,聚集了一群江洋大盗,不但武功高强,而且精通邪术。”郭宝元道:“希望方少兄能拔刀相助,为庐州府百万苍生,尽份心力。”

方怀冰苦笑一下,接道:“郭总捕!对他们了解多少?”

“说来惭愧!郭某人对他们了解不多,他们已寄居庐州府经年之久,近几日我才得到消息。”

“他们不是一批容易对付的人,单是号称十三太保的刀、剑、飞轮,九位高手,和四大毒人,就足以使人头大如斗了。”方怀冰长长叹息一声,道:“何况,除了十三太保之外,还有更难对付的人物。”

郭宝元呆了一呆,道:“方少兄似是对他们的实力,十分清楚了?”

方怀冰点点头,道:

“是!因为,他们是真正的高手,郭总捕头如若想以江湖人物的办法对付他们,除非有大批武林高手支援,否则,很难奏效!”

“寒冰掌是天下绝高、奇毒的武功!”郭宝元道:“如果由方少兄出手,想来不是难事?”

“总捕头太低估十三太保了。方某全力施展,自估勉强可以对付两个人,但他们一向行动,都是三人一组,刀、剑、飞轮,因练功合搏之术,从不分开,四大毒人,二男二女,虽然单独行事,但他们毒器、毒物,十分可怕,很难全身而退。”

郭宝元听得皱起了眉头,刘文长更是听得目瞪口呆。

“我可以帮助你!”程小蝶缓步行了进来,道:

“庐州府有数千位精干的捕快可以调。当然,必需时,可以调动官兵,五百骑士,一千步卒……”

“姑娘!没有用的,我知这些步、骑兵勇,训练得相当精锐,剿灭一般的土寇,非常有用,但十三太保那批匪,不会和官兵正式地厮杀对抗。

他们轻功卓绝,来去如风,要动用大军,至少六千精兵,团团围困,再以硬弓、强弩,或可有一举歼灭他们的机会。

但首先会把沙家大院全数毁去,官兵有多大伤亡?在下不敢预测,能不能把他们全数射杀?在下也不敢断言。”

“庐州府全力施为,也难调聚到六千精兵,连两千人马,也有问题!”刘文长道:“申明上宪,自有可能,但一定要有明确的理由,布政司若不敢作主,那就要转请皇上圣裁了,往返费时,不去说它,一旦师劳无功,在大军到前,叛逆早遁,就还要大费笔墨解释了,说不定还落一个谎报军情之罪?”

“夫子的意思呢?”程小蝶虽然心中不满,但却知道,刘文长说的是实情。

“文长的意思,能不动用官兵,最好不动,倒可商情调官用兵三两百精勇效命,方少兄、郭捕头,再约请一些江湖高手相助,一旦破除强敌,找出明确的证据,那就是一件天大的功劳了。”

他老谋深算,既希望把一件天大的功劳,全归庐州府衙,又不愿冒险请旨发兵进剿,一旦让叛逆闻风早遁,担负师劳无功的罪名。

何况,沙九还有一个江西布政司使的女婿,一旦落不实沙九的罪名,这个官司就非常地难打了。

郭宝元心中忖道:一个小小玉佩,牵出了如此大的麻烦,我身为一府捕头,保护一方安全,实也责无旁贷,只是敌势如此庞大,仗府中几十个捕快,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很难办得成功。说不得只好卖卖老脸约请一些江湖朋友,帮一把了。

他是老江湖了,心中虽有盘算,却未先说出来,目光凝注方怀冰的脸上,看他有何高见。

却不料程姑娘抢先开了口,道:

“方兄!我们不是去拼命打架,只要去破坏他们的法坛!”

“姑娘!白莲教的法坛,是保护最严密的地方,我们去破坏它,必然会遇上白莲教最大的抵抗力量!”方怀冰道:

“说不定,十三太保会聚在一处,合力对付我们。”

“方少兄!”郭宝元道:

“你身怀绝技,伤人于一击之中,至少可以试试吧?郭兄愿意精选属下,追随身后……”

“完全没有机会,加上程大小姐吧!”方怀冰道:“也不过是枉送三条人命。这件事,恐怕是无能为力了。”

程小蝶心中一动,道:“只怕不是如此吧?”

方怀冰微微一怔,道:“什么意思?”

“你不愿帮忙,也是不能怪你的。”程小蝶叹息一声,道:“但庐州府城中的众多生灵,势难逃过一劫了。”

方怀冰急急接道:

“姑娘误会了,天大的误会啊!在下对十三太保的实力,稍有了解,凭仗我们三五个人,绝难挡其锐锋。何况,沙府高手,又非只十三太保,就算我们舍命冲入,后援不断,无非一场纷乱,庐州城中的人,能不受到牵连吗?”

显然,程小蝶点中了要害,方怀冰有些慌急了。

刘文长听不懂话中含意,但郭宝元懂。

“这……”程小蝶心知方怀冰说的也是实情,颦起来柳眉儿,道:“方兄!何不代邀几位高手助拳呢?”

方怀冰道:“高手倒有一位,而且,距此不远,他如肯出手相助,我们可增强不少实力,只不过……”

只不过怎么样?方怀冰却是说不出口。

郭宝元道:

“那人武功,比你方少兄如何?”

“强我十倍!”方怀冰道:“还有两位武功高绝的手下。”

“好极了!”郭宝元道:“既有这等人物,咱们立刻去请他,只要我们能力所及,尽量满足他提出的条件就是。”

方怀冰摇头苦笑。

程小蝶怒道:“说啊!有什么难言之隐?”

“确有难言之隐,而且,这和姑娘有关……”

“那就好办了!”程小蝶打断了方怀冰的话,接道:“只要我能力所及,为救庐州城中众多人命,绝不推辞。”

“姑娘!一言成恨事,你要三思而行啊?”

方怀冰似是心中很焦急,脸都胀红了。

“说吧!如何才能请到你的朋友帮忙?”

“他不是我的朋友!”方怀冰道:“但他武功高强,目空四海,请他助拳不易,姑娘如肯求他,也许有三分机会。”

“好!我跟你去。”程小蝶道:“事急如火,这就走吧!”

“去是可以,但我先要把话说明……”

“说吧!我在洗耳恭听。”

“姑娘!请借一步说话。”方怀冰边说边转身向前行去。

“站住!事无不可对人言。”程小蝶道:“有话就在这里说啊!”

方怀冰也被激火了,冷笑一声,道:“你听仔细一些,那人别无所好,只喜一个色字。而且,非绝色不贪,姑娘很美,也许,能够让他动心。”

话说得很清楚了,但程姑娘的豪气,却一下子消退了,脸色羞红。杏眼圆睁,道:“你说什么?”

方怀冰冷冷地道:“你逼我说的啊!”

“我……我……你……你这个色胆包天的伪君子……”

程小蝶羞怒交作,气恼得语无论次了。

“在下不会为姑娘的美貌倾倒,绝不好色,好色的是他。”方怀冰道:“我们邀请助拳的人,我已经再三示意,姑娘却逼我当面说个明白,话已经说清楚了。要不要去请他助拳,你们决定了。”

事实上,确也怪不得方怀冰,他几次慾言又止,程小蝶话赶话,逼得他无法不说了。

但是稚气仍存的程小蝶,哪会想得到是这种事情,当着郭宝元和刘文长之面,如何能咽得下这股羞忿之气,怒道:

“他该死,我们去杀了他!”

“他是该死,但我们杀不了他,因为,我们三个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敌手……”方怀冰道:“他喜爱美女,但却从不强行施暴,我们不去求他,他绝对不会侵犯姑娘,但我们去求他,请他帮我们对付强敌,他提出任何条件,都不能算是过份,姑娘!那是拼命啊!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杀戮,他又为什么一定要答应呢?”

“你们找我助拳,我不拒绝的原因,是我承受了一份你们释放唐明的人情,所以,明知凶险,也不便拒绝。姑娘!请你仔细想一想,我说的是不是一个理字?”

程小蝶是个讲理的人,吁一口气,道:“我不是怪你,我只是奇怪,怎么有这样的人?”

方怀冰道:“江湖之大,无奇不有,话已说明白了,去不去由你们决定,在下告辞!”

“你怎么能一走了之?”程小蝶道:“你应该去啊!”

“不去!”方怀冰道:“完全没有机会的事,我不会干,在下还有责任在身,我还不能去白白送死。”

转身大步而去。

“慢走!慢走!”郭宝元急急接道:“方少兄!水绕千山向东流,咱们想个别的法子如何?”

“什么法子?”方怀冰停下脚步问道。

“那个人喜欢美女,也不能算是十恶不赦的大罪……”郭宝元道:“人生在世,各有所好,只要他不以暴行施加于人,就不是触犯法律了。”

方怀冰冷笑一声,道:

“他独行其是,自订了一套处事的标准,他收罗的美女,都是自愿献身,或为情动,或以金俘,他从未勉强过别人。

所以田园中虽有八位美女共侍一人,但江湖上,却绝少有人知道,他既不求闻达,也不沾手江湖恩怨,你郭总捕头,消息一向灵通,但田园距庐州不远,你可曾听人说过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回 智请高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捕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