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捕头》

第09回 五龙会聚

作者:卧龙生

五龙会使得蛇姑娘心头一震,沉吟了良久,道:“你知道五龙会,可知道它们有何神妙?”

“拿来泡酒啊!”田长青笑道:“五龙酒、十全大补,只是太难集齐了?”

“你少给我油嘴滑舌的打趣!”蛇姑娘道:“你对这方面的渊博,是我出道以来,从未遇到过的高人,对蛇性似极了解,需知五龙会聚,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所以,你要珍重一些……”

但闻篷车中传出了冷厉的声音,道:“苗护法!这是对敌搏战啊?可不是说法论道。”

原来蛇姑娘姓苗。

“我遇上了深通蛇性的高手!”苗姑娘道:“生死一战之前,我想多了解他一些。三法师!希望你给我一点时间,这里翠竹环绕,孤立荒野,他们无处可逃的,拖长一些时间,对我们有益无害。”

“苗兰!你是不是有些怕了?”篷车中传出三法师不悦的声音。

“是!”苗兰回答得十分干脆,道:“五龙齐出,一击取敌,天下高手,莫能御之……”

“那你为什么还不出手?”

“三法师!五龙如被敌破解,就会反噬主人!”苗兰道:“我死事小,但群蛇失控,敌我就无法分辨了。”

没有人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但群蛇失控,却极具威胁,就是说连自己人也会咬了。

车中人道:“这么说来,苗护法已失去胜敌的信心了,好!那就退回来吧!”

苗兰真的退缩了,举手一招,口中发出一声尖啸,盘踞在木椅上的三条毒蛇,突然纵身而起,飞逾八尺,才落着实地,消失不见。

被苗兰收回去了。

另一位带着竹篓的女子,似是受了很大的影响,凝立原地不动。

“花护法!你的毒物不是蛇,出手吧!我们不要鏖战,大法师已设了午筵,准备为诸位庆功呢!”坐在车中的三法师,发出了第二道指令。

“这地方有点怪?”花护法目光转动,四下瞧了一阵,道:“不知竹林埋伏了什么?何不等天亮了,再出手呢?”

“什么?”三法师火大了,冷冷说道:“花芳!你一向自许天下无敌,今夜竟也退缩不前了。”

花芳叹气,道:

“我这两篓毒物,得之不易,一旦损伤,极难补充,敌人的布置未能了解之前,实在不便放出。三法师!请多多体谅!”

程小蝶想不出,花芳的竹篓中藏的是什么毒物?更想不出她为什么不肯出手。

如果程小蝶知道了花芳的毒物是什么?只怕早就吓走了三魂七魄。

不知何故?三法师的火气忽然消退了,叹口气道:“今夜徒劳无功,那就撤离此地吧!”

敢情苗兰、花芳,是他们今晚出击的主力。

主力既然心生惧战,这一仗就很难有信心打下去了,见风转舵,准备撤退了。

“不像话呀!诸位浩浩荡荡而来,就这么不战而退了,如何向常大法师交代呢?”

说话的是方怀冰,步履缓缓地由竹林中行了出来。

他艺高人胆大,直向篷车行了过去。

花芳神色一变,道:“你!可是要逼我拼命?”“误会!误会!”方怀冰一抱拳,接道:“两位姑娘都是田大哥的故旧,闯进田园,探望老朋友,我们是十分欢迎,但一般的不速之客,让他们来去自如,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两位姑娘,暂请稍候片刻,等我打发了来人之后,再备酒为两位洗尘,痛痛快快地喝两杯。”

花芳回头看苗兰,苗兰也正向花芳看过来,四日交注,同有着茫然不知所措之感。

“哈哈!原来两位是遇上了老朋友!”三法师再也无法控制心中怒火,一掀车帘,飞身而出,道:“两位自认是大法师的爱将,本座就不能处置两位了,是吗?”

三法师身着道袍,胸绣八卦,背插长剑,修躯长髯,看上去还真有点仙风道骨。

“三法师!”苗兰、花芳同声说道:“不错!他是我们的故旧,但也是具有对付我们毒物的高手。”

“所以,两位就怕了他,不敢出手,也准备背叛本教了?”三法师道:“大法师对二位寄望是何等的深厚,特别请两位联手出击,一举歼敌,想不到……”

苗兰接道:“我没有背叛之心,不肯出手,是因为,我知道胜不了他。”

“他是第二个知道对付吸血飞蝗的人……”花芳接道:“我这一篓吸血飞蝗,都是养了十年以上,吸血无数,刀剑都不易伤到它们的上品。如果被他毁去,十年内无法培养出相同威力的精良品种取代,如果我失去了吸血飞蝗,不但会失去我在教中的地位,也可能无法在江湖上立足,这些年来,我结的仇人太多了。”

两个人说得理直气壮,而且态度坚定,大有不惜翻脸抗命的气势。

强敌在侧,气氛诡异,三法师衡量过厉害之后,语气一缓,道:“花护法言中之意,似乎是除他之外,还有一个人知道破除你吸血飞蝗之法,不知那人是谁?”

“我师父!”花芳道:“普天之下,除他们两人之外,再无我畏惧的人了!”

“说的倒也有理!”三法师目光转注到苗兰的身上,道:“苗护法呢?”

“比花护法多怕一个人,除他和师父之外,还有一位师兄。”苗兰道:“但师父、师兄长住南疆万蛇谷中,很少到中原来。”

“也罢!今晚就不用两位出手了。”三法师道:“两位先回到车上去吧!”

苗兰、花芳同时欠身一礼,道:“我们先退出这里,在翠竹林外恭候诸位得胜回归,有违方命,还望三法师多多体恤。”

口中说得客气,人却转身就走,消失在夜色之中不见。

三法师愣住了。

江湖上有不少利害结合的组织,常有中途撒手的事,但那也是败局已定,颓势难挽的情势下发生的事,像这样仗还未开,人先退走的事,真还不多见。

小方很会作戏,苗兰、花芳,人已经走的不见影儿,他却高声叫道:“两位姑娘好走啊!恕我不送了,可是别忘了回来喝一杯呀!”

这番火上加油,三法师脸皮再厚,也有些罩不住了,脸色一变,道:“哼!临阵脱逃,罪当处死,绝不会放过你们。”

方怀冰要的就是这两句话,大声说道:“不能怪两位护法呀!物有所克,她们所施的毒物,虽然凶厉,但遇上克制之物,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再说,两位护法也替你们立下了不少的汗马功劳,怎么能翻脸无情,要把他们处死啊?”

处死一句声音特别大,用内力送出,静夜中,至少可以听闻到数里之外。

三法师心中一动,怒道:“你这是挑拨离间?”

“不!在下是衷心为两位姑娘抱屈啊!”

真是越描越黑了,小方利用了三法师每一句话。

三法师心头火冒三丈,但却无法辩解,只有把一腔怒火,全发在了小方的身上,一挥手,道:“给我杀了他!”三位神刀太保,应声出手,三把刀一齐攻上。

“不公平啊!三个打一个,胜之不武。”小方大叫道:“败了可就无法立足江湖。”

口中喝叫,人却门转如飞,一退两丈,避开了三把雁羚刀。

程小蝶居高临下,看得真切,心中笑道:小方这个人,看上去年少老成,耍起来却阴沉得很,江湖中人,各怀机锋,真要处处小心了。

心中虽然在提高警觉,但见小方独斗三人,节节败退,似是被逼得连亮兵刃的工夫也腾不出来了、正想飞身而下,助他一臂之力,右手已摸上剑把,心中忽然一动,忖道:田大哥就算不屑出手,但阿横、阿保,就在林边藏身,为什么也不肯出手接应啊!

就在程姑娘转念之间,猛攻小方的三个神刀太保,突然有两个停下不动了。

另外一个怔了一下,也停下了。

小方竟也转身行入竹林之中。

程小蝶明白了,小方是诱敌之计,把他们远远的诱离三法师,才突然施展玄阴寒冰掌,把三个人制住,让那位三法师不明所以,难测高深。

这情景给人的震骇之力,比起见到寒冰掌,更为恐怖。

江湖啊!可真是步步凶险,处处玄机。

这半夜之间,给予程姑娘的见识、历练,胜过了读书十年。

但程姑娘还有一点想不明白,小方为什么走回了竹林之中,是不是打累了?

不错!小方是打累了,寒冰掌是极耗内力的武功,把本身苦练的玄阴之气,凝聚掌上,击出伤人,是一种练得辛苦,打得吃力的歹毒武功。

但威力奇强,小方连发三掌,内力消耗极大,人已开始喘息,躲入竹林中坐息去了。

程姑娘一时间无法想通,可是三法师却被这诡异的情势给吓住了。

他想不出什么武功,会造成如此的局面,三个生龙活虎般的刀客,一下子被定住了。

不过——

三法师能肯定的一点,是三个人被点了穴道。

他一直留心着,神刀三太保对小方的追杀,本是胜券在握的局面,却一下子改变了。

但闻田长青哈哈一笑,道:“三法师!还有什么高手,该换他们现身出面了?”飞身飘落实地,接道:“如果道长已无用之兵,那就现身临敌吧!在下准备领教高招了。”

摆明的架式是,不放他离开了,要离开就得凭仗武功闯出去。

三法师当然发觉了处境的危机,对方采用的是诱敌现身之计,一步一步的诱出实力,先了解敌情之后,再派出最适合的人,出面对敌。

就这么一下子逼走了两个毒女,收拾了神刀三太保。

如果一上来,就展开激战,这一仗的胜负,还难预料,二毒女展开了毒蛇、飞蝗的攻势,鹿死谁手,就无法断言,就算对方早已准备对付毒蛇、飞蝗之物。

但二女在毒物受到重大伤亡之后,必然会激起拼命之心,见面就打,也就没机会让二位毒女,认出是敌人还是朋友。

因为——

苗兰初见田长青时,并不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而是一番交谈之后,才发觉是故旧重逢。

是故旧,却是多年不见的故旧,几乎是不认识了。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遇上了极强的高手。

现在,对方有多少人埋伏在四周,三法师完全无法预测,也看不出一点苗头,只知道是已身陷重围之中。

三法师四顾了一眼,突然觉得这一片翠竹林非常讨厌,本是接近敌人的极佳掩护,现在却成了他最大的逃走阻力。

田长青提出了挑战,但却并未出手,那种不紧不慢的味道,逗得三法师又火又急。但白莲教中三法师之一,自然也不是简单人物,长长吸一口气,按下心中的烦躁,缓缓抽出了背上长剑,道:

“你是谁?竟能迫使两大役施活毒的高手望风而逃?”

“这就不便奉告了,”田长青笑道:“三法师只好自己动脑筋了?”

看看神刀三太保,仍然静静地站着不动,三法师苦笑一下,道:“会妖法呀!你们用什么武功,把他们定在了那里?”

“这也要你三法师自己想了!”田长青道:“彼此敌对相搏,我们总不能把对敌的技艺手段告诉你吧!”

“说的也是!”三法师道:“但一对一,阁下也未必能吃定了我?拼起来,还不知道谁胜谁败呢?”

“我不会和你一对一的单挑,打累了我自会叫人接替!”田长青笑道:“这不是武林中排名之争,玩命的事,称不上英雄好汉。”

三法师缓缓向后退,身子靠近篷车才停了下来。

看到了,车前头还坐了一个人,是控制篷车的车夫,他控制车马的工夫,非常高明。经过了一番折腾、搏杀,人事已变化很大,但篷车仍然静静地停在那里,马未嘶叫,车未移动,这份能耐,想不佩服也不行。

他穿着一身黑衣,配着黑色的篷车,黑色的垂帘,整个人似被溶入了夜色中,只见篷车不见人,不是三法师退到车边,大家都会把他忽略了。

田长青突然取出兵刃,是一柄三校剑,三面锋刃不见光,骤看上去,像一根黑色的铁棍。

剑不长,佩在腰上,很不显眼,像佩着一支箭。

“三法师!”田长青的神色,变得很凝重,口气也带点冷厉道:“你不愿放手一战,我就下令放火烧了你这辆篷车。”

三法师手中长剑举起,但并未挥剑抢攻,左手食中指突然在脸上抹过,一口长气,吹在剑身上。剑上突然飞起了一道白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回 五龙会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捕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