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14章 慾擒故纵

作者:卧龙生

常明、江晓峰紧迫在公孙成身后,一口气行出了七八里路,才找一处隐密所在,停了下来。

公孙成目光转动,望了两人一眼,笑道:“可惜!可惜!”

一连两个可惜,不仅江晓峰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连那一向精明的常明,也被弄得直抓头皮,莫名所以。

忍了又忍,仍是忍不住的问道:“什么事如此可惜?”

公孙成道:“你把我藏在神像之后,窝了半天,实是有些难过,但却是不虚此行,收获颇丰。”

江晓峰仍是听不明白,问道:“老前辈收获什么?”

公孙成道:“玉燕子蓝家凤。”

江晓峰造:“她怎么样?”’公孙成道:“她对蓝天义的作为极是不满,不过,那是她生身之父,尽管不满,但却不敢抗拒。”

江晓峰“啊”了一声,道:“有这等事?”

常明道:所以,她送给江兄解葯,暗中相助咱们。“

公孙成道:“蓝家凤虽然不满父亲的作为,但她此刻,还不敢背叛父亲……”

长长吁了一口气,道:“她颇具侠气,又能明辨是非,可怕的是,她本身……”

话到此处,一顿而住。

常明奇道:“她本身怎样了?”

公孙成道:“是一股狂流,如若善加运用,是一种很大的力量,如是一个处置不当,极可能泛滥成灾,这就是俗所谓的祸水了。”

仰起脸来,望着天上一朵朵不停变幻的白云,轻轻叹息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本是不应该的事情,正人君子。武林使上,都会痛骂我公孙成有失忠厚。可是,怎么办呢?武林中杀机弥漫,苍生涂炭,这一次,武林的大变,如不能及平平息,牵连的又何止限于武林中人呢?”

常明道:公孙叔叔,你好像感慨很多啊!

公孙成苦笑一下,道:“小要饭的,你说公孙叔叔我是好人呢,还是坏人?”

常*道:“你是忧天下之忧,乐天下之乐,是一位大大的侠人。”

公孙成叹道:“我不配作使人,因为一个侠人,要有坦坦荡荡的胸怀,正正派派的气度,你师父王大使,还有死去的闵玉祥,他们才被尊为江湖上的大侠,而且是当之无愧。”

常明道:“我师父杀过人,只怕不会少过公孙叔叔。”

公孙成接道:“那不同,他们杀人,一则那些人是该杀的十恶不放之徒,而且,你师又杀人,是凭籍武功,杀的正正当当,我却和他们有些不同,施用权谋,借刀杀人,有时,使用的手段,甚至近乎卑下,怎能和你师父相提并没呢?”

常明道:“虽然手段不同,但用心则一,只要心怀大仁,通权达变,用些手段,亦无不可,杀一人而救千万人,小侄感觉到并无不对,而且道高一尺,魔高一文,降魔卫道,也不能全凭武功啊!”

公孙成微微笑道:“你小要饭的不用安慰我,你转弯抹角的只不过想从我口中问明内情,是么?”

常明尴尬一笑,道:“公孙叔叔,难道您觉着不该告诉小侄么?。

公孙成神情肃然的说道:“蓝家风是一个可怕的力量,她如全心全意的协助蓝天义。不惜以色相诱人,武林中人,能够过得美人关的。只怕是寥寥无几。”

常明低声说道:“一个女孩子的力量,当真有那样大么?”

公孙成道:“不错,我研究过星卜之学,虽然不敢说论断必中,但自信可看它个八九不离十,那蓝家风不但生的美,而且具有一种魅力,她只要接近一个男人,就具有着极大的征服力量。”

常明道:“小要饭的听公孙叔叔的口气,似乎是你老人家胸中已有对付之策。”

公孙成道:“办法倒是有一个,不过必需要事先下些功夫才成。”

常明道:“公孙叔叔可否说清楚些?”

公孙成不理常明,却转望着江晓峰道:“江世见和那蓝姑娘很熟么?”

江晓峰道:“彼此相识而已。”

一公孙成道:“你救过她的命?”

江晓峰这:“曾有此事,但那蓝家风不肯受人之思,早已还报于我了。”

公孙成沉吟了片刻,道:“如若那蓝家风肯于弃暗投明,世兄是否愿助她一臂之力?”

江晓峰道:“王燕子如果真肯弃暗投明,在下自然愿助他一臂之力,不过,她和蓝天义有着父女之情。只怕此事不好。”

公孙成微微一笑,道:“如若江世兄肯和在下合作,也许咱们能够设法促成王燕子大义灭亲,至少可使她不满父亲所为,不愿全力助他。”

江晓峰略一沉吟,道:“晚辈一切听候老前辈的吩咐。”

公孙成道:“等在下找出适当时机时,自会借重世兄……”

语声一顿,道:“故著敌‘隋,大致如斯,咱们也犯不着再冒险去探那座庄院了。”

常明道:“公孙叔叔之意是?”

公孙成道:“咱们好好利用这几日休息一下,也不用和他们斗着玩了,等到江世兄和方姑娘约定之日,看看方姑娘是否能平安离开在院,如是方姑娘能平安离开,对那在院中的情形,自然了解甚多。”

常明道:“这法子也好,咱们躲起来,给他们个避不见面,使他们莫测高深。”

三人计议妥当,就找个地方躲了起来。

时光匆匆,六日时间弹指而过。

这回,到了江晓峰和方秀梅约定的时刻。

这是个浮云掩月之夜,江晓峰提前了半个更次,赶到了一预定的相约之地。

公孙成、常明都同行而来。

但两人都隐身在附近的草丛之中,以作戒备。

江晓峰身体已完全康复,佩带着长剑,准备万一方秀梅被人发现生擒被迫降敌后带着强敌回来。“

突然间,一条人影,疾奔而至,带起了一阵衣袂飘风之声。

江晓峰闪身隐于一丛野草之中,凝目望去。

只见来人一身深蓝色短衫长裤的婢女衣着,正是笑语追魂方秀梅。

方秀梅停下脚步,四顾了一眼,不见人影,立时探手人怀,摸出夺命金剑,握在手中。江晓峰吃了一惊,忖道:“此物中藏细针,恶毒无比,常明和公孙老前辈都隐身在近,如若方秀梅射出剑中毒外,必将伤人。”

心中念转,急急叫道:“是方姊姊么?”

跃出草丛迎了上去。

方秀梅已听出江晓峰的声音,喜道:“江兄弟,你无恙么?”

江晓峰道:“小弟还好。”

方秀梅抢前一步,把手中金剑还给江晓峰道:“那花树之下,未见兄弟留下消息,可把姊姊担心死了。”

江晓峰接过夺命金剑,收人怀中,说道:“姊姊智慧过人,才能在他们严密的防范之中。安住了数日之久,小弟就不成了,不过一两个时辰,就被人家发觉了……”

语声一顿,接道:“妹姊在那在院之中,潜住甚久,定然,深得了不少院隐密。”

方秀梅点头道:“可怕的很,咱们得以最迅速的方式,把蓝天义的阴谋,转告给武林同道……。”

四顾了一眼,接道:“此地不是谈话之处,咱们得先找个静僻地方,再行详谈。”

江晓峰道:“姊姊,咱们并不孤单;蓝天义虽然智点深远,也不能一手遮天下英雄的耳目。在咱们之先,”已经有很多武林中豪侠人物,对他怀疑了,而且已经有所行动。“

方秀梅道:“有这等事?”

江晓峰低声说道:“小弟已经和他们碰过头了,而且这几日中,都和他们守在一起。”

方秀梅道:“什么人?”

江晓峰道:“公孙成老前辈,妹姊认识么?”

不待方秀梅答话,回目望着两人隐身之处,叫道:“公孙老前辈,常兄弟,请出来吧!

但见草丛分动,人影一闪,公孙成和常明一先一后行了过来。

公孙成一拱手,道:“方姑娘别来无恙,还记得区区么?”

方秀梅道:“五年前咱们在金陵见过。”

公孙成微微一笑,道:“姑娘好记性。”

回望着常明接道:“这一位是小要饭的常明。”

常明出道不久,方秀梅并未见过,当下点头一笑,道:原来是常少侠。“

公孙成道:“常明出道不久,姑娘也许不认识。但他的师父李五行,姑娘也许见过了。”

方秀梅道:“失敬,失敬,原来是‘铁面神丐’的传人。”

公孙成道:“此地不宜久留,咱们换个地方再谈。”

语声甫落,突闻一阵冷厉的笑声,传了过来,道:“生死判官摘星手,公孙兄,咱们久违了。”

方秀梅失声叫道:“蓝天义!”

但闻一阵呵呵大笑,道:“不错正是老夫。”

江晓峰转目望去,星光淡月下,只见蓝天义身着长衫。

卓然而立,左面站着一个七岁的劲装小童,手捧长剑,右诺是身穿玄色劲装。背插长剑的蓝家风。

身后并排站着四人,依序是老管家游福,金陵剑客张伯松,少林高增无缺大师,和武当名宿玄真道长。

双方相距,也不过一丈多些。

公孙成暗暗吁一口气,忖道:蓝天义一个到来,已我们对付了,带着这多高手同来,如若闹翻动手。我们实无半分取胜之机。

他为人冷静多管,强敌当前,心神仍然不为所动,暗分析敌情,等思对敌之策。

只听蓝天义缓缓说道:“方姑娘在我们庄院中时,老乡已经发觉,但我们故作不知,任你瞧去庄院中的隐密,因为,老夫相信,在姑娘身后,必然另有着主谋之人,这就是老头虽然发觉了你,仍然不肯揭露的原因。”

方秀梅冷笑一声,道:“果然是老好巨滑。”

蓝天成道:“但我想不到你身后主谋之人,竟然是公孙成!”

公孙成道:“客气,客气,蓝大侠太夸奖兄弟了。”

原来,他暗中分析今日之局,实已全无生望,胆小畏怯设法逃避,也是难免一死,倒不如死的坦荡,有英雄气概。

想通了生死之关,心中反而轻松了不少。

只听蓝天义哈哈一笑,道:“公孙成,玄真道长,无缺大师,在江湖上比你的声望如何?”

公孙成道:“如要我报实而言,两位僧、道高手,比我高过甚多。”

蓝天义道:“这就是了,他们既然能够身为老夫属下你如投在我教之中,大约也不会辱没你的身份吧。”

公孙成冷冷说道:“在下相信无缺大师,玄真道长,都是世外高人。他们决非自甘为你手下。

蓝天义道:“眼下情形昭然,你不信也得信了,你今日如不肯答允老夫好言相劝,老夫就让你死在无缺大师的手下。

公孙成心中暗自想道:想那无缺大师,乃是少林高僧,极为武林同道爱戴,不知何故,竟然甘为那蓝天义的爪牙,这一点,倒真叫人思解不透,难道这位少林高僧,当真是一个贪生畏死之人,遇到了性命交关之时,就变的全无骨气,甘愿为人所役,今日倒是要问他一个明白,了然此事,死了也少一桩心愿。“

心中念转,目中说道:“在下倒想问明详情,如若是无缺大师,当真是心甘情愿的归为你的属下,在下倒要认真想想这件事了。”

蓝天义回目望了无缺大师一眼,道:“你去劝那公孙成投我教中,如其不允立予搏杀无敌。”

大师一欠身道:“敬领法渝。”

僧袍飘飘的行了过来。

距离公孙成三尺左右时,停下了脚步,一挥手,道:“公孙施主。

公孙成一皱眉头,道:“大师素为武林同道敬重,想不到竟然会自甘为人之奴。”

以那无缺大师在江湖上的声望,公孙成相信这几句话必然激怒于他。

那道事情竟然完全出了公孙成的意料之外,无缺大师竟然毫无愧告之色,而且也全无恶意,淡淡一笑,道:“投效蓝大侠,又有什么不好呢?”

公孙成呆了一呆,道:“大师是否疯了?”“

无缺大师道:“老纳很好啊!”公孙成双目神凝,仔细的打量了无缺大师一眼,缓缓说道:“大师望重武林,难道就不惜一世英名么?”

无缺大师谈谈一笑,道:“老袖行心之所慾,世俗如何评通老袖并不重视。”

孙成怒声喝道:“少林寺清现森严,想不到党会有这等弟子,难道你不怕少林门规惩罚么?”

无缺大师平静的很,不论那么孙成说出如何难听的话,都无法激怒他。

只见他淡然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慾擒故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