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15章 群鸟袭击

作者:卧龙生

这时,天色迷来到五更,夜色正浓,几人借夜色掩护放步疾奔。

常明精明无比,记忆之能,更是人所难及,凡是他行过之处,地理形势都能熟记于胸正确的战术,才能夺取战争的胜利。文章在分析敌我双方政 ,走起路来,有如轻车熟道。

四人一口气奔出八九里路,到了一处杂林外面。

常明突然停下脚步,低声道:“情形有些不对。”

公孙成道:“怎么回事?”

常明道:“我记得这片杂树,枝叶并不繁茂……”

话未说完,突闻头上几声鸟鸣,接着一阵羽翼扑风之声,几只巨鸟,在向几人飞了过来。

公孙成道:“咱们跑到了鸟王的宿夜之地。”

但闻劲风破空,迎面扑来,一只巨鸟疾向两人扑。

公孙成右掌一翻,迎空抽出一记劈空掌力。

那巨鸟下扑之势,吃那劈空掌力一撞,斜肉一边偏去。

公孙成发掌很有分寸,繁出的掌力,只不过撞偏了那头巨鸟,但那巨鸟并未受到伤害。就这一瞬工夫,几人头顶之上已然云集了无数的巨鸟,盘旋交错,声势十分惊人。

江晓峰心中暗道:“一个人能将这多巨鸟云集施用,如臂使指,实非易事,这鸟王可也算得一代奇人了。”

突然一声长鸣,数十只巨鸟同时疾扑面下,袭向几人。

公孙成当先发出掌大,一面说道:“不要伤了他的鸟儿”

江晓峰、方秀梅等接着发出掌力,拒挡那巨身的扑去之势。

那巨马凶猛异常,虽然被几人掌力逼退,但却立时重又补了上来。

江晓峰道:“巨鸟众多,缠斗不休,如若咱们不能放开手伤它们几个,不知相持到几时?”

只听一声长长的怪啸,传人耳际。那不停扑去的巨鸟,突然停住了向下攻击之势,但仍然在几人头上盘旋不去。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道:“什么人?”

公孙成道:“在下公孙成。阁下是鸟王呼延见了!”

呼延啸应道:“正是老夫。”

随着那答话之声,一条人影,缓缓向几人行来。

江晓峰凝目望去,只看那鸟王呼延啸,身材瘦长,穿着长衫,似是用很多颜色并在一起,夜色中虽然无法看得清楚,但隐隐可辨出那是一件彩衣。

公孙成一抱拳,道:“呼延兄别来无恙,我们很多年不见了吧!”

呼延啸并不立刻答话,两道炯炯目光,缓缓由江晓峰、常明、方秀梅等脸上扫过,才颔首应道:“想不到公孙兄,还认得我这个玩鸟的人。”

公孙成道:“呼延兄,役鸟之能,前不见古人,别说兄弟,天下武林同道,又有那一个不佩服呼延兄的役鸟手段。”’呼延啸似是很爱受人奉承,面现喜色,道:“公孙见有何要事!这般连夜赶路?”

公孙成心中忖道:“呼延啸是否已役在蓝天义的手下,还难逆料,这等事,又不便当面询问,此地不宜久留,早些离去的好。”

心中念转,一挥手,道:“兄弟去探望一位朋友,咱就此别过了。”一抱拳,转身就走。

江晓峰等正待举步随行,臀见人影一闪,呼延啸已然在公孙成的前面,冷冷道:“公孙兄去探看什么人!”

目光一掠方秀梅等,接道:“这三个又是何许人物?”

江晓峰待要发作,却为方秀梅轻轻一扯衣袖,只好忍下去。

公孙成眼看被呼延啸拦住了去路。反而沉着了下来,微一心笑,道:“这三位都是武林中的后起之秀!”

方秀梅接道:“贱妾方秀梅。”常明道:“小要饭的常明”

江晓峰道:“在下江晓峰。”

呼延啸目光转到那方秀梅的脸上,道:“方姑娘可是人称笑语追魂么?”

方秀梅道:“不登大雅之堂匪号。”

呼延啸道:老夫倒是听过你的名头……“

目光由江晓峰和常明脸上扫过,道:“这两位,老夫确是从未听人说过。”

公孙成道:“他们出道不久,呼延兄近十年又甚少在武林走动,启然是不会听过了。”

呼延啸道:老夫息隐之后,武林中似有了甚多的变化。“公孙成心中一动,道:“呼延兄此番重出,不知是否有所作为?“呼延啸哈哈一笑,道:“江湖上传说公孙兄最工心计,从这番问话之中,可证传言不虚了,公孙见心有所凝,为何又不肯坦然说出呢?“

公孙成略一沉吟,道:“呼延见一向是独来独往,如是兄弟说的太坦率,引起呼延见的不满,岂不是要翻脸成仇。

此实非兄弟所愿。“

呼延啸仰胜望天,冷冷说道:“公孙兄,可是怀疑兄弟,为那蓝天义胁迫出山么?”

公孙成道:“呼延兄一代人杰。目是不甘为人所用,仁兄弟却不能不有此一虑。”

呼延啸道:“不幸的是,公孙兄忧虑的不错。”

公孙成微微一怔,继而淡淡一笑,道:“所以,呼延兄才拦住我们去路?”

叶延啸道:“那只怪公孙兄和几位的运气不好,自己送上门来。”

公孙成治中运气戒备,口中却淡淡说这。呼延死的意思是?“

呼延啸接道:“精诸位随在下,同往夭待别在一行,见见篮教主。

公孙成道:“原来那养满人猿的庄院,叫夭涛刘庄,名字例是雅致的很。”

方秀梅向青。向刻薄,此刻意是忍不住接过。阁下设鸟,蓝天义却养了一群众猴子,飞禽走兽,样样都有了。

呼延啸冷哼一声,道:算老夫一向不喜言笑。“

秀梅道:“我说的字字真实,淮和你说玩笑了?”

呼延啸脸色一变,道:姑娘可见过百乌分食活人的景象么?“

方秀梅正待反chún相讥,公孙成却抢先说道:“呼延兄一定要带走我们么?”

呼延啸道:“老夫奉命,限明日午时之前,搜查出你们行踪,难得你们自动送上门来,这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公孙成过道:呼延兄,我们不会束手就缚。

江晓峰突然探手人怀,摸出夺命金针,道:“阁下见识过这件兵刃么?”

呼延啸望了那金创一眼,驻然道:“夺命金针?”

公孙成道:不错,呼延兄如是不肯放手,咱们只好在阁下身上试试这金针的威力了。“

呼延啸突然一个仰身,一式金鲤倒穿波,退出了二丈多。

他身法快速无比,又一个飞跃,人已隐失在夜暗之中不见。

常明哈哈一笑,道:“看来,这夺命金剑的气势,还能震慑恶人。”

只听呼延味的声音,传了过来,道:“你们已陷入老夫岛群阵中,只要老夫一声令下,立时将有万支以上的旅行群袭,就算你们武功高强,也无法长时担抗我这群鸟不、断的攻袭。”

公孙成高声说道:“呼延兄之意呢?”

呼延啸道:“老夫奉命找寻你们,同往天涛别庄一行,蓝教主目下正在需要人手之时,诸位都是可用之材,决不至伤害你们。”

公孙成低声说道:“据说呼延啸,除了能够役使一般鸟之外,自己还养了几只特别恶毒的巨鹰,十分利害,诸位要小心一些。”

常明道:“鸟群虽然凶恶,咱们几人合力,还可对付。他既然畏惧夺命金剑,想来决不敢延身拦阻,但凭群乌,未必能阴拦咱们,此地不宜久留,早走为主”

公孙成道;好,你江兄在前开路,我和方姑娘断后,今日立局,已难善终,不用顾及伤到他群鸟儿了。“

随手折断了身侧一棵小树,左手探人怀中,摸出一把匕首,削去树上的枝叶。

常明目光一转,也伸手役了一棵鸭蛋,折去树身叉枝。

方秀梅拨出长剑一挥,斩去一棵小树,道:“兄弟,你夺命金针留作对付强敌,用这根木棍对付岛群。

她一面说话,一面动手,很快的削去树身上的软枝,递给了江晓峰。

几人动作奇快,斩树折枝,也就不过是片刻工夫只听呼延啸道:“你们好了没有?”

常明一挥木棍子道:“我们走!”

当先举步向前奔去。

江晓峰收起夺命金剑,紧迫在常明身后。

但闻两声凄厉的怪喝,传人耳际,那盘旋在几人头顶上的巨乌,突然疾朴而下。

公孙成挥动手中小树枝削成木棍,篷然轻震中,击落了一只巨鸟。

但闻乌羽被空之声,无数臣鸟,由林中飞了出来,有如鸟云压顶,密密层层;元法算计。

公孙成、方秀梅,虽然都是久走江湖之人,但目睹此等声势,亦不禁心头骇然。

呼延啸役鸟之能,果然是举世无双的奇波,群岛如煌,分由四面八方,把几人团团围了起来。

乌群如潮,蜂拥而至,太过密集,羽翼响起了一片之声,集成巨鸣,有着海浪击岸。

常明手挥木棍,横劈直击,眨眼间,击落了数十只巨鸟。

但那漫空岛群,在呼延啸役使之下,有如着了魔一般,不停的向几人扑攻。

三个人三条木棍,一把百炼精钢的长剑,挥舞削去,穿刺劈打,有如滚汤泼雪一般,创棍过处,马尸纷纷落下。片刻之间,四人的周围,堆满了死伤的鸟儿,不下数百只之多。

伤禽的悲啸,夜暗中刺耳惊心。

但那岛群攻势,并来消挫,仍是前仆后继的直扑过来。

公孙成目睹这等死伤累累的鸟尸,亦不禁为之惊心。

方天梅虽被称笑语连魂,一生中身经元数恶战,但也从未杀死如此多的一禽,细留那岛群中百禽杂陈,有乌鸦。也有善良的黄莺巨鹰、小雀,无所不有,不禁心中黯然,忖道:“这鸟王呼延啸,可算得天下第一等残忍的魔头,驱使凶禽伤人,也还罢了,竟把小雀黄营等全无对敌之力的鸟儿,全都召来送死。

她心中念转,手中长剑一缓,一只巨鹰疾冲而至,在她头上逐了一口,两只利爪同时抓在了左肩之上,衣破皮伤,肩头被抓了数条血痕,虽未伤及筋骨,但也觉十分疼痛。

头上被咬了一口,也被琢的皮破血流,不禁大怒,长剑一挥,把头巨鹰活生生劈成两半,急展长剑,寒芒族飞,连劈了十余只巨鸟。公孙成等凝神舞棍拒挡岛群,都未留心到方秀梅受伤之事。常明打得性起,手中木根一面大开大劈,一面高声说道:“呼延啸,你有本领,就该亲身临政,和我一决生死,驱使这多无辜的鸟儿进死,算得什么英雄豪杰。”

呼延啸哈哈大笑道:“老夫这鸟王之称,难道是白叫的么?老夫已招来十万以上的鸟儿,让你们杀个痛快。”

常明听得心中一沉,暗道:“如果这等鸟儿永不停息的这般扑攻,我们终有杀至力尽筋疲之时,那时,他再用凶禽猛攻,不伤在四禽爪之下才怪。”

只听公孙成说道:“咱们不能和这鸟群对耗下去,先找个在身之地,再想对付鸟群物法子。”

常明道:“小要饭记得这柏林一侧,有一座石块砌成的小屋,屋中主人,似是猎户,常不在家。

公孙成道:“距此好远?”

常明道:“大约有两里多些。”

公孙成道:“快些带路。”手中木棍一紧,又劈落四只鸟儿。

常明舞棍开道,江晓峰随后而行。

方秀梅\公孙成鱼贯跟上。四人手中的剑棍全力施为,剑光如轮,木棍啸风,冲开鸟群,转向正东方位冲去。

、但闻呼延啸纵声大笑,道:“四位想走么!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常明运气出手,木棍绕顶生风,破开鸟群,加快脚步。

虽只有二里多些路程,但在群鸟环攻之下,四人行动甚慢,足足耗去了半个时辰,才行到石屋。

常明低声说道:“江兄弟,你对付鸟群,我去拉门!”

江晓峰木棍一紧,护住了常明,拒挡岛群。

原来鸟群如影随形,一直紧追几人不舍。

常明行进石室;只见外面加有铁锁,心想室中无人,扭开铁锁,破门而人。江晓峰大声喝道:“两位快请人室,在下拒挡群鸟。”

双臂贯请注真力,木棍幻起一片棍影。

但闻一阵波波之声,伤亡鸟体,纷纷下坠。

公孙成回手一掌,劈死了一只抵隙而人紧追身后的巨鸟,道:“江世兄,快请人室,殖民地第三者思退鸟之法。”

这时,天已大亮,景物清楚可见。

但见太大小小的鸟阵天盖地而来遮,石室四周,上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群鸟袭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