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16章 身世之谜

作者:卧龙生

抬头看去,果见不远处。停搭着四只巨雕。

这时,公孙成、方秀梅、常明都已在林外等候。四人合在一处,奔向巨鸟。

但见四只巨雕昂首睁目。一付不驯之态。

公孙成低声说道:“腾云。”

说也奇怪,四只巨雕闻得腾云二字,立时做会马首,看似迎客。

四人同时飞跃而起,跨上马背。四只巨雕展翅,扇的砂飞石走,破空而起。

蓝福心中顾虑那夺命金剑中的毒针利害,不敢紧迫出击,待他追山林外,四人已跨上雕背,波空而去。

公孙成气纳丹田,高声喊道:“古往今来。武林中代有枭雄,但有几人完成过武林霸业,希望你转告那蓝天义回头是岸,时犹未晚、免得报随临头,悔恨已晚。

蓝福气的须发怒张,但却无可奈何,目睹巨雕驮着四人,消失天际。

公孙成、方秀梅,虽是走江湖的人物,经过了无数的大风大浪。经历过各种的奇怪事。但却从没有骑鸟飞行的经验,只觉冷风扑面,天气柳身,有着凌空飞行之感。深几百里,只见行人来往如蚁,不禁心头微生寒意,暗道:“如是一个坐不稳,跌了下去,不论何等武功,也要跌个粉身碎骨”不觉间,紧拘鸟须,闭上双目,不敢多看。

那巨雕似是愈飞愈快,几人但闻耳际间风声呼顿,寒气也愈来愈重。

方秀梅忍不住睁眼看去。

只见眼前一片白茫,难见丈外景物。

原来,四支巨雕正飞行在一片云层之中。

一常明突然纵声大笑道:“原来和鸟王交上朋友还有这么多好处,江兄弟,日后你向他讨只巨雕,咱们用作代步,岂不是可以日行千里了。”

江晓峰跨间被蓝福踢中一脚,伤的甚重,仍然隐隐作痛,正在运气抗拒,但又不能不答常明之言,只好说道:“这大巨雕,极是少见,必是他喜爱之物,只怕他不肯送。”

方秀梅道:“巨雕驮人而飞,仍是毫无吃力之感,至少也是百年以上之物。此等巨雕大都栖息于深山大林之中,你们不会役雕之术,就是那鸟王肯于相送,你们也是无法役使。

谈话之间,突闻当先飞行的一只巨雕。长鸣一声,双翼一敛,在向下面落去。

公孙成是骑在第一头巨雕之上,骤不及防,几乎跌了雕背,不禁大吃一惊,急急叫道:“你们小心啊!”

语声甫落,三只巨雕,也疾敛双翼,直坠而下。

在待可见山石林木时,才张翼扇风,减缓速度,较落在一座山顶之上。

公孙成跳下雄背,长长吁一口气,道:“好险啦!好险!”

方秀梅随着下了雕背,目光转动,只见停身之处,山势并不高大,但林木苍翠,景物十分幽美,四雕停落之处,正是山峰之顶,约是苗许大小,四周苍松环抱,中间绿草如茵,杂正着许多山花。

江晓峰左胯疼痛依然,缓步行到一决山石分坐了下来。

常明跃下巨雕,行到了江晓峰身侧,道:“江兄弟,你伤的如何?”

江晓峰道:“蓝福那一脚踢的奇奥无比,使人全然不防,幸好还未伤到盘骨。”

方秀梅道:“拉下裤子看看你处情形。

江晓峰吃了一惊,道:“不用了,小弟伤势,休息片刻就会好了!

分孙成微微一笑,道:“不用瞧了,江死伤的虽然不轻,但是尚能行动,看情形是还不致辞伤及盘骨,至于蓝福那一脚,攻人于不备之中,事前又毫无征兆。倒使在下记起了数十年前一位名满江湖的大魔头。

方秀梅道:“你是说无影脚”

公孙成道:“传说中那谦奇的无影脚法,奇诡无伦,虽只有一十二招,但却招招变幻莫测。后夹群魔毕集,制成天魔令,想集群魔之术,和武林中正大人物一较长短,迫的当时武林中几位高人,不得不招集正派高手,全著金顶丹书,以作克制之法,那谦奇就是当年留制天魔令的群魔之一,适才蓝福踢出的一脚,必是那无影脚中的招术,不过,就在下所知,那无影脚,每一招中,必是三腿相连。蓝福却只能踢出一腿。”

江晓峰道:“晚辈有一事思解不透,请教老前辈。

公孙成笑道:“你说说看,也许在下也无法回答。”

江晓峰道:“听老前辈之言。那金顶丹书和天魔令,乃是正邪两道的武林宝典?”

公孙成道:“也是正邪两道数百年武功的精粹所在。”

江晓峰道:“那金顶丹书。名正言顺。一闻既知,但那天魔令三个字却是取的不伦不类,叫人不知所运。”

公孙成微微一笑,道:“只要顾名思义,即可了然,但天魔令,却别含有一种作用,那是说不论何人,只要取得天魔令,即自然成为天下群邪之首,所谓天下之魔,皆可令之。所以,魔道中人,对于天魔令的重视,尤超过正派人物,对那金顶丹书的争夺贪爱。”

江晓峰道:“怎的这两种不同之物,竟然会落于一人之手。”

公孙成道:“这是桩极大的隐密了,大约除了那蓝天义之外,世间很少有人能知晓这事经过了。”

江晓峰仰脸望天,缓缓说道:“正邪两道中的绝技,难道能并行不悖么?”

方秀梅若有所司的道:“不错,蓝天义练过了天魔令上的武功,难道还能练那金顶丹书上的武功不成?”

公孙成沉吟一阵,道:“这个么?倒是一桩大费思量的事,不过,就一般习武情势,只要他们修习的内功不相冲突,招术上的变幻,纵是不同,出可同时练习。”

谈话之间,只见一只巨鸟直附而下。将近峰顶时才一张双翼,稳信下降之势。

鸟王呼延啸纵身由背落下实地,抖抖彩衣上的灰尘,大步行近了江晓峰,无限关切的问道:“孩子,你挨了蓝福一脚,伤的如何?”

江晓峰想到此一番四人脱险,全是鸟王呼延啸之功,心中油然生出敬意,起身一礼道:“晚辈伤的不重。”

呼延啸长长吁一口气,道:“那我就放心了。”

语声一顿,接道:“蓝福果然厉害。

公孙成道:“呼延兄和他动过手了。”

呼延啸道:“无缺大师、玄真道长,联手战我,老夫还可支持,后来,那蓝福也加入攻袭,迫的老夫用出百禽掌法,才脱身而出。”

方秀梅道:“老前辈一个人,抵挡当代三大顶尖高手联攻,那是虽败犹荣了。”

呼延啸道:“败军之将,岂可言更,蓝福掌法奇诡,老夫几伤在他的手下。”

常明夜他们三个,打一个,老前辈仍能全身而退,足够使他们震骇了。“

呼延啸笑道:“我有巨雕,可供逃走之用,天下最好的武功,大约也无法追上飞禽了。

公孙成突然想起呼延啸讨解葯的事情,忍不住说道:“呼延兄,是否已取得了真的解葯了。”

呼延啸道:“老夫试服了一粒,倒是对证之葯。不过那蓝福阴险的很,给我的解葯是否真能除净全身之毒,很难预料。

公孙成道:“就在下推想而言,那蓝福决不会给你境以尽除余毒的解葯,未雨绸缪,呼延兄也要早作打算才是。”

呼延啸点点头道:“这个么?老夫自然也须防他一招。”

目光转到江晓峰的脸上,道:“孩子,我们得赶快找个领静地方,老夫要传给百禽掌法?如若我无法制住发作的奇毒,希望能够毒发之前,把这套掌法传授给你。”

江晓峰一皱眉头,道:“怎么?你把他们带到此地,就不管了么?”

呼延啸道:“那里不管了?此地已远在数百里外,早已不是蓝天义力量所及之地,他们已然脱离了险境。尽可自由行动,难道还要我背他们下山,送他们回到姥姥家里不成?”

公孙成道:“呼延兄说的不错,他救我们脱险;已是天南地厚之情,自然不能再管许多了,那百禽掌法乃是武功中很突出的奇缀武学。希望江世兄能够用心学习,以你的才意,不难承继呼延老前辈的衣钵。”

江晓峰道:“这个,这个……”

方秀梅微微一笑,道:“你只管放心去吧!蓝天义气候已成,恐非短时间所能阻止,来日方长,咱们后会有期。”

呼延佩一接手,道:“诸位慢走,老夫不送了。”

公孙成等并未提出告别之言,但呼延啸这一来,无异是通令几人告别。

方秀梅笑道:“晚辈告别了,老前辈这番相救之情,我们永铭心中。”

说罢,欠身一礼。

呼延啸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如若诸位一定要感激老夫,这份情意都记在小娃儿的身上都是了。”

公孙成、常明纷纷施礼告别,转身向山下行去。

江晓峰道:“常见,方姊姊,我送你们一程。”

呼延啸一皱眉头,道:“我们也要走了,你不能耽误时间。”

常明哈哈出笑,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江兄弟不用送了。”

振臂长啸,放腿向前奔去。

方秀梅、公孙成,全都加快脚步,紧迫常明身后而去。

江晓峰目睹几人背影,消失不见,才回过头来,一叹口气,道:“老前辈一人太冷淡了。”

呼延啸道:“老夫生性冷淡,天下有谁不知,那公孙成、方秀梅,早该明白才是。”

江晓峰道:“这就是晚辈觉着奇怪了。”

呼延啸道:“奇怪什么?”

江晓峰道:“老前辈生性冷淡,和人相处,有如冰霜,何以对晚辈却有着一特殊的好感……。”

呼延啸道:“因为!因为!”

因为了半天,仍是因为不出个所以然来!“

江晓峰道:“晚辈希望老前辈能够除去心中之虑,坦然相告,晚辈相信。这其间,定然有着一份不单纯的内情。”

呼延啸仰天打个哈哈,道:“孩子,被你猜中了,以老夫的生性,对你如此,岂能无因,不过,这地方不是谈话之处,咱们找一处安居之地、你安心习我百禽掌法,老夫也好安心除毒,自会慢慢的告诉你个中内情。”

江晓峰沉吟了一阵,道:“在晚辈记忆之中,从未见过老前辈,只凭一面,岂可断定,也许老前辈看错人了。”

呼延啸道:“如是老夫看错了人,岂不是你娃儿的造化么?”

江晓峰摇摇头,道:“老前辈想错了,晚辈不愿平白承你绝技,那将是晚辈终身立咎,老前辈也将因此痛苦一生。”

呼延啸微微一怔,道:“你说的似乎很严重?”

江晓峰道:“不错,这还是晚辈往好处说了。”

呼延啸道:“最坏处又该如何。”

江晓峰道:“如是老前辈把一生绝技授于晚辈之后,发觉所授非人,以老前辈的孤冷生长性悔恨之下,可能一掌把晚辈杀死。”

呼延啸道:“唉,你想的比老夫还多,以老夫生性,这事也并非全不可能。”

江晓峰道:“所以,老前辈最好能查清楚,免得日后悔恨。”

呼延啸点点头,道:“此言倒也有理。”

江晓峰道:“此刻时犹未晚,如果彼此发觉有错,还未至不可收拾之境。”呼延啸似是被江晓峰一番言语说服,沉吟了一阵,道:“好吧!咱们先把事情说个明白也好……”

语声微微一顿,道:“你对幼年之事,能够记忆好多?”

江晓峰道:“四五岁以后的事,晚辈大约能记得十之八九。”

呼延啸沉吟了一阵,道:“你记得母亲的样子么?”

江晓峰摇摇头,道:“记不得了……”

“得”声微微一顿,接道:“老前辈可是和家母相识么?”

呼延啸道:“老夫一生中只认识一个女人。”

江晓峰接道:“那个女人,就是在下的母亲了?”

呼延啸道:“大概是不会错了?”

江晓峰道:“老前辈,这等事情不能大概,必要确确实实才成。”

呼延啸道:“老夫也并非信口开河,而且言有所本。”

江晓峰道:“晚辈洗耳恭听。”

呼延啸道:“第一是你的长像,带有着你母亲的特殊气质,那气质,当今之世中,再无第二个人能有了。”

江晓峰道:“如若是只此一件证明,那也无法肯定就是在下。”

呼延啸征了一怔,道:“你好像是在极力逃避这件事,不愿承认。”

江晓峰道:“晚辈只是觉着有些奇怪。”

呼延啸道:“奇怪什么?”

江晓峰道:“这个,晚辈等一会自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身世之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