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21章 力挽狂澜

作者:卧龙生

只见人影闪动,大榆树上,飞落下一个身着道袍,白髯飘飘的佩剑老者。

青萍子看清楚来人之后,立时欠身一礼,道:“原来是玄真师叔鹤驾。”

他初闻玄真道长,投入蓝天义手创的天道教中时,心中还有些不信,此刻,竟见玄真之面,心中的激忿、羞愧,交织成一片怒火,他虽然仍能强行忍过,行礼拜见,但言词口气之间,已无法控制住心中不满之意。

玄真道长一挥手,道:“不用多礼……”

追随青萍子身后的六个属下,本来要行大礼拜见,但听青萍子口气不善,全都停了下来。

青萍子不待玄真接言,抢先说道:“弟子风闻师叔投入了天道教蓝天义的门下,弟子还有些不信,但此刻看来……”

玄真道长接道:“此刻,你亲自所见亲耳所闻,应该相信?”

青萍子道:“弟子还是有些不信。”

玄真道长奇道:“为什么?”

青萍子道:“师叔一向在江湖上的声誉甚好,而且在本门之中,也极受弟子们的爱戴,弟子实在想不出师叔何以会投入天道教中!”

玄真道长冷笑一声,道:“两个原因,第一是天道教天行道,统一武林,免去纷争,第二是不久天道教只有死亡一途。”

青萍子道:“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师叔如若遇上了为难之事,只要传一句话到武当山上,掌门师兄必将倾尽咱们武当门下晃精锐,以解师叔之危,那也不用投人天道教,甘为人下,此事如若被传扬江湖之上,不但师叔的威名受损,而且整个的武当派,都将蒙受沾辱了。”

玄真道长想道:“反了,反了,你敢对师叔如此讲话,真正岂有此理?”

萍子道:“师叔如若以武当长老身份,处罚弟子,弟子自无不受之理,但如若以天道教中人物身份,处罚弟子,请恕弟子无礼了……”

玄真怒道:“你要怎样?”

青萍子道:“为了本门中的声誉,弟子要尽力一战。”

那站在大榆树下的佩剑老者,突然接口说道:“道兄,我瞧青萍子很难劝醒,道兄也不用多费口舌了。”

青萍子厉声喝道:“阁下何许人,何以不敢报上姓名。”

佩剑老者冷冷说道:“老夫金陵剑客张伯松,你不认识老夫,那是怪你的眼拙了。”

青萍子气的脸色泛青,目隐杀机,唰的一声,抽出背上长剑,道:“金陵剑客张伯松,贫道到是听过这个名字,但贫道实代阁下惭愧……”

张伯松道:“老夫之事,你有什么惭愧?”

青萍子道:“惭愧你玷污"了那剑客二字。”

张怕松冷笑一声,道:“道兄如若顾念门户之情,不肯出手,区区要代道兄出手了。”

青萍子眼看今日形势,似是已难善了,于是长剑挥办动,道:“如若阁下肯于赐教,贫道定当舍命奉陪……”

玄真道长怒声喝道:“住口!”

青萍子长叹一声,道:“师叔,咱们武当派的事,似是用不着要别人插手,师叔如若对弟子不满,回归武当山后,弟子当自领家法,跪在祖师堂上,听候师叔责罚……”

玄真道长冷然接道:“那是说今日你不认我作师叔了?”

青萍子道:“如是师叔还自认是武当派中人,那就该替弟子作主才是。”

张伯松突然飞身而起,起落之间,已到了玄真道长的身侧,道:“道兄请退开,在下领教一下,武当派剑阵的威势。”

原来,适才青萍子长剑挥动,正是暗示门下弟子摆成剑阵拒敌。

玄真道长低声说道:“不敢劳张香主出手,如若他们执意不听,贫道自会对付他们。”

目光转到青萍子的脸上,接道:“就算是你们四子到齐,也难抗拒蓝教主的天成,听师叔相劝,不仅弃剑投人天道教中,蓝教主大仁大义,不究既往,定会重用于你……”

青萍子圆睁双目,怒声说道:“师叔快请住口,弟子不愿口出不敬之言,你既投入天道教中,依据祖师爷的遗训,犯了灭师欺祖的大罪,弟子再三谦让,是因为师叔为人,一向受弟子们的敬仰……”

玄真道长接道:“你执迷不悟,我也无能救你了。”

右手一番,拨出长剑,接道:“你再想想看,一个人只能死一次。”

青萍子道:“师叔说话口龄清明,显是未为葯物所迷……。

玄真道长剑一挥,迎面劈下。

青萍子闪身躲开,却未还手。

玄真道长冷笑一声,道:“你不是我的敌手,如你目下背弃剑投诚,时犹未晚。”

青萍子道:“师叔请出手吧!”

玄真道长怒道:“不知好歹。”

长剑一振,连攻两招。

青萍子飞身而起,横里跃出去七八尺,道:“弟子已经连让三剑,师叔如是再攻,弟子要回手反击了。”

玄真道长脸色一片冷漠,道:“我已再三劝你,你执意不听,杀你也不为过。”

长剑一探“神龙山水”,点向青萍子前胸。

青萍子知晓师叔浸婬剑道近一甲子,剑上造诣,精深无比,虽是一记平平常常的招术,也不敢掉以轻心,诚心运剑,递出了一招“力屏天南”。

双剑相触,响起了一阵金铁交呜之声。

玄真道长长剑连挥,展开了快攻。

刹那间,剑风轮转,剑芒飞闪,分由四面八方,攻向青萍子,而且剑剑都指向要害大灾,竟然是毫无情意。

青萍子全神运剑,防守的十分严密。

玄真道长攻出的剑势虽然凌厉,但都是武当派中剑招,青萍子十分熟悉,故能防范机失,表面上看起来,玄真道长剑势纵横,把那青萍子因人丁一片剑光之中,实则青萍子有惊无险。

双方力斗百招,仍然是一个未分胜败之局。

玄真道长虽然是占尽上风,就是无法把青萍子。

六个武当弟子。摆成了一座剑阵,凝神观战。

一个武当名宿,一个武当才人,两人全用本门中剑法相搏,奇招迭出,六个观战弟子,平日无法领剑招,此刻却能目睹它的作从变化,获益非浅。

玄真道长又攻了二十余剑,仍未能取得胜机,不禁火起,剑术突然一变,施展武当镇山剑法,太极慧剑。

青萍子识得利害,骇然震动,暗道:“看来,他当真已存了杀我之心。”

心中念转,也施展出太极慧剑反击。

这一套剑法,变化精微,奇奥博大,两人虽是一脉相承,但因火候功力不同,施出来的威势,也是大不相同。

忽见玄真道长一剑劈出,斜削青萍子的肩头。

青萍子以攻制攻,剑势一抬,点向玄真道长执剑右腕。

这本是破解玄真道长的剑式,那知玄真道长剑尖一转。人随剑走,陡然一个转身,长剑突然转向青萍子右腕削去。

青萍子送出的剑势,还未来及收回,玄真道长的剑招已然削到。匆忙之间,急急举剑倒退,但仍是晚了一步,寒芒过去,斩下了青萍子右手食指。

青萍子一咬牙,奋身跃起,脱出了玄真道长的剑圈之外。玄真道长冷厉喝道:“那里走。”

长剑一招“野火烧天”,身随剑起,追刺过去。

青萍子悬空打了一个跟斗,飞身落人剑阵之中。

玄真道长一剑未中,身子也向剑阵中落去。

六个武当弟子发动阵势,长剑齐齐出手。

但闻一阵金铁交鸣之声,把玄真道长逼出阵外。

青萍子左手紧握伤处,低声说道:“改以五行剑阵据敌。

原来,青萍子摆的天罡七斗阵,但因自己受伤,一时间难再应战,少了主持天罡七斗阵的轴心,只好下令改以五行剑阵迎敌。

五行剑阵,只要五人,按正行变化据敌,又多了一个人出来。

多出之人,年纪最轻闲人阵中,撕下一片道袍,道:“四师叔,伤的很重么?”青萍子道:“不要紧,只斩去一根食指。”

他口中说的倔强,但十指连心,已然疼的他脸色一片苍白。

那年轻道人把撕下的一片道袍,扎在青萍子右腕之上,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道:“弟子已带有伤葯,四师叔请敷用一些。”

青萍子刚刚敷过葯物,包起伤势,突闻一声惨叫,一个武当弟子,突被玄真一剑洞胸穿过,倒地而逝。

这五行剑阵,变化虽然奇,但玄真对此却熟悉异常,被他找出一个空隙,一剑刺毙一人。

张伯松青剑而立,负手观战,始终未出手相助,似是存心要武当派上下三代自相残杀。

五行剑阵少了一人,空出了一个方位,全阵的效用顿失。玄真道长唰唰两剑,又刺伤了两人。

这两人,剑伤未中要害,竟然是强自忍痛,守定方位,不肯退让。

青萍子咬牙说道:“宝剑给我!”

那年轻道长说道:“师叔调休一下,弟子去补空位。”

口中说话,人已冲上前去,补起了那死去师兄的空位。

五行剑阵虽然又恢复原势,但因两个受伤道人,无暇休息,运气止血,失血过多,浙呈不支,连带全阵变化,都受到了影响。

但见玄真道长踏前半步,长剑左右摇摆,挡开左右剑势,飞起一脚,把那年轻道长踢的破空而起,连人带剑,向外飞去。情势危恶,青萍子己然顾不得右手伤势,一提气,飞身而起,左手抓住那年轻道长的衣领,右手夺过他手中长剑,左手借刀一送,道:“快些逃走。”

那年轻道人身子直飞出三丈开外,向一块大岩石上撞去。

他被玄真道长一脚,跟在右腿“悬钟”穴上,半身麻木,已然无力运气,再加上被那青萍子全力一送。身子如断线风筝一般,眼看撞向巨岩,却是无法移动,心中暗道:“完了四师叔要我远走报信,只怕要负他之望了,这一撞上巨岩,岂有不死之理?”

突觉一股暗劲撞来,一挡自己悬空而飞的了,接着据巨岩后疾快的伸过一双手来,抓住了自己的身子,拖人巨岩之后。

只见巨岩后面,蹲着两人,一个放牛牧童,一个中年樵夫。

接着自己的正是那放牛牧童。

那中年樵夫低声说道:“说话小声一些,你法名怎生称呼?”

那年轻道人虽不知两人身份,但却知晓是友非敌,低声应道:“小道法号长平,两位是什么人?”

中年樵夫道:“此刻无暇和你细说,快些脱下道袍。”

长平道长转目望去,只见那牧童,正在擦去脸上的油污,心中若有所悟,一面脱衣一面说道:“小道右腿‘悬钟’穴被人踢伤,运转不便。”

那中年樵夫,伸手推活他悬钟穴。接道:“我叫公孙成,那一位就是黄山夺魁的江晓峰江少侠,你脱下道袍之后,换上牧童衣服,下人此谷,早些赶回武当山去,把目睹之情,告诉贵掌门。”

长平道长道:“江少侠请救小道四师叔。”

这时,江晓峰已脱去牧秋童衣服,换上那道人的衣履,一面挽发盘髻,一面应道:“此地之事,不劳你留心了,你快些赶回武当山去就是。”

长平道长也动手换穿牧童衣服。且说青萍子,拿到长平道长手中宝剑,怒声喝道:“师叔杀戮徒孙,倒是得心应手,天下为老不尊者,莫过于斯了。”

玄真道长冷冷说道:“你不肯听我良言相劝,那是自找苦吃。”

青萍子长剑挥动,疾辟两剑,稳住了五行剑阵,道:“世间不少丧心病狂的人,但像师叔这等放手杀伤门下弟子的,倒还少见。”

玄真道长冷笑一声,道:“你再不弃剑投降,他们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青萍子长剑疾展,攻势更见猛烈,似是已存了拼命之心。玄真道长冷冷说道:“你不听师叔劝告,那就休怪我剑下无情了。”

长剑横削直劈,攻势猛敬至极。

但五行剑阵,在青萍子主持之下。威力大增,而且两个受伤弟子,也在青萍子剑招照顾之下,减少了不少压力。

玄真道长虽然熟悉那五行剑阵的变化,但一时之间,也无法加以击溃。

金陵剑客张伯松哈哈一笑,抽出长剑,道:“道兄,咱们没有时间在此多留,在下助你一臂之力,早些把他们杀死,也好早些上路。”

玄真道长道:“他们不前听我的话,自是死有应得。”

张伯松笑道:“道兄同意了。”

突然上前一步,长剑一探,刺向青萍子。

张伯松虽然不解这剑阵变化之妙,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力挽狂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