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24章 深入虎穴

作者:卧龙生

且说江晓峰回到了自己居堂之中,和衣而卧,希望能小睡片刻,养养精神。

他心中明白,此时此地,必需费随时保留着充沛的体能,准备应付突变。

君不语的设计,虽然是十分周密,但蓝天义实非好与人物,一不小心,却可能被人瞧出破绽。

但他思潮起伏,各种事端,纷至沓来,哪里能睡得着。

突然间,一阵轻微的步履之声,传人了耳际。

声音轻极,江晓峰自觉如是在半年之前,就无法听到那等轻微的步履之声。

他暗自吸一口气,纳人丹田,调匀了呼吸,装作熟睡的样子,暗中却凝神戒备,微启双目,静观变化。

只见一条人影,由门口行了进来,缓缓向前移动。

江晓峰心中一震,暗道:糟啦,人室之后,竟然忘记了扣上房门,才被人轻易侵人。

一面暗中运气于掌,准备随时出手。

夜暗中,只见来人一对闪闪生光的眸于投注了过去。

江晓峰不敢移身转头,使对方。已生警觉,但因卧榻的角度受夜暗所限,无法看清楚来人的形貌,只见一条人影,和两个闪光的眼睛。

但见那人影在室中停了下来,大约是已从江晓峰均匀的呼吸中听出他睡的很熟,站了片刻之后,突然又举步向外行去。

江晓峰挺身坐起,低声说道:“什么人?”

口中说话,人已蓄势戒备,准备迎接来人的攻袭。

只见那人低声说道:“高兄么?在下君不语。”

江晓峰一跃下榻,低声说道:“君兄有何见教?”

君不语缓步行了过来,低声说道:“你见过蓝姑娘了?”

江晓峰道:“见过了。”

君不语道:“在下没有太多时间停留,只能先告诉一件事,但你要牢牢的记着。”

江晓峰道:“在下洗耳恭听。”

君不语道:“蓝天义已经赶到那厢房中去,目前还无法判断出他是否已经对那高文超的死亡动了怀疑,我相信他无法查出内情,但此人不简单,可能心中已然动疑。”

江晓峰道:“小弟应该如何。”

君不语施用只有两人可以听到的声音道:“他只要找不出证拒,我想过一段时间,或可消除他心中之疑,重要的是你,要表现出你是高文超。”

江晓凤道:“那小弟如何表现?”

君不语道:“那高文超爱煞了蓝家凤,那蓝家风却似是一点也不喜欢,但高文超想尽了方法,向蓝家风纠缠不休,最妙是那蓝天义似乎也默认此事,而且还似是有些纵容……”

江晓峰接道:“这也和小弟有关了么?”

君不语道:“关系太大了,只有你继续不断的纠缠蓝家风,才能使人相信你是高文超,何况蓝天义有意放纵那高文起向女儿纠缠个中定有内情,你当心由一些,也许还可以发现一件绝大的隐密。”

讲完话,也不得江晓峰回答,立时转身而去。江晓峰目睹君不语去远之后,也不再瞧,索性盘坐调息,一阵坐息醒来,天已大亮。睁眼望去,只见木榻一侧的椅子上。端坐着天义,不禁心头大震,轻轻咳了一声,一跃下榻,欠身一体,道:“教主到了很久了磨?”

蓝天义微微一笑,道:“刚到不久,看你正坐息,没有惊扰。”

江晓峰欠身应道:“晚辈贪睡的很,竟不知教主驾到。”

蓝天义道:“那倒是无关紧要的事,但你大开室门,坐息于木榻,倒是有些叫人担心,以后,不可再如此大意了。”

站起身子向外行去。

江晓峰追随身后,送于室外道:“送教主。”

蓝天义一挥手,道:“不用了。”大步而去。

江晓峰望着蓝天义的背影,心中又是震惊,又有迷惘。

震惊的是,蓝天义以教主的身份,竟然悄然的到一个下属房中坐了很长的时间,定有着特殊原因,迷惘的是蓝天义对自己手下一个并非重要的人物,似乎是太客气了,客气的使人意外,而且隐隐间有着一种关怀之意。

江晓峰站在门口思索了一阵,转回室内,打了盆水,小心翼翼的梳洗一番,缓步行向蓝家凤的宿住之处。

只见房门半掩,显然,室中人已经起床。

江晓峰轻轻咳了一声,举手一推室门,举步行了进去。

只见人影一闪,一个头梳双辫的女婢,横身拦住了去路。

江晓峰心中暗暗叫苦,忖道:“不知这丫头的名字,如何称呼她,我早该想到此事,问问那君不语才是。”

但闻内室中传出了蓝家凤的声音,道:“小月,什么人哪!一大早来这里干什么?”

江晓峰心中喜道:好啊,她叫小月。只听小月应道:“除了那位高姑爷,谁还敢一大早跑来惊扰姑娘。”

蓝家风道:“叫他出去,我身体不适,不愿见客。”

小月冷冷接道:“高姑爷,你都听到了难道还要小婢再下一次逐客令么?”

江晓峰只觉脸皮发热,火辣辣的难受,幸好脸上有人皮面具,掩去了大部窘态。

正待退出室去,忽然心中一动,暗道:“那君不语叫我纠缠蓝家凤,既然是用纠缠两字,自然有些耍赖的味道了。”

心念一转,淡然说道:“小月,你叫我什么?”

小月道:“叫你姑爷呀,怎么样?”

江晓峰道:“既是叫我姑爷,自非外人,你家姑娘身体不适,姑爷如不能进人房中探望,谁能来此探望?”

小月道:“这个,这个……”

江晓峰道:“不用这个那个了,快给我让开路。”

小月被江晓峰连说带唬的一吓,真还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不自觉的向门旁边让去。

只见软帘启动,内室门口,出现了绝世玉人蓝家凤。

她脸上泛现怒意,冷冰冰的说道:“高文超,你闹什么?”

江晓峰淡然一笑,道:“在下没有闹。”

蓝家风眉宇间,满布肃煞之气,缓缓说道:“高文超,我想告诉阁下一件事。”

江晓峰道:“好啊!在下洗耳恭听。”。

蓝家风道:“昨宵你去之后我爹爹到过我这里,他问起阁下。”

江晓峰怔了一怔,道:“问我什么?”

蓝家风道:“问你如何向我纠缚。”

江晓峰接道:“咱们已有婚约,你非我不嫁,我非你不娶,怎会算得纠缠呢?”

蓝家凤道:“我还没有嫁给你,不论你心中是怎么想,但我希望你知趣一些,以后如再找我纠缠不清,我爹爹已面允不再过问这件事,你如再来烦我,当心我宝剑无情。”

江晓峰心中暗道:“那高文超不却如何得罪了蓝家风,一对爱人,竟然会变的冰炭不容,这其间的详细内情,我一点也不知晓,实不宜再和她多谈了,如若话题一旦转回过去,势必露出马脚。”

心中念转,人也转身行去,口里却说道:“可惜那江晓峰已经死了。”

蓝家凤冷笑一声,道:“站住!”

江晓峰回首说道:“什么事?”

蓝家凤道:“我和江晓峰清清白白,你不要含血喷人。”

江晓峰心中忖道:不知她对我有几分情意,何不借机试试她,当下说道:“江晓峰和你非亲非故,你如真和他清清白白,为什么要为他守灵,孤灯伴棺,深育不寝?”

蓝家凤娇躯微微颤抖,显然,内心之中有着无比的激动。

只听她恨声说道:“你一定想知道么?”

江晓峰道:“你如没有什么亏心之事,为什么不敢说呢?”

蓝家凤道:“好吧!告诉你也不妨事,我和他没有夫妻之名江晓峰接道:“那当然,你已经有丈夫了。“

蓝家风脸上是一片奇异的神色,缓缓接道:“可是我和他已有了夫妻之实。”

江晓峰呆了一呆,忘记了自己是已扮作高文超的身份,急急叫道:“什么?你胡说八道。”

蓝家凤看他焦急之状,盈盈一笑,道:“我说的都是真话,我和他两心相悦,欢爱情深。所以,我要替他守灵,也要为他守节,要解去咱们的婚约,终身不嫁人。”

江晓峰道:“有这等事情,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呢?”

蓝家风道:“为什么要你知道,江晓峰已经宛了,我才会告诉你。”

江晓峰道:“荒唐,这话从何说起。”

蓝家风右手一伸,抓起了放在本案上的宝剑,一按剑柄弹簧,宝剑出鞘,道:“也许我腹中已经有了江晓峰的小宝宝。”

江晓峰一跺脚,道:“满口胡言。”

蓝家风冷冷说道:“你想知道的话,我都告诉你了。”

江晓峰道:“哪里有这些事。”

蓝家风接登。“信与不信,那是你的事,咱们情义已绝,从此之后,你也别再见我,快点给我滚出去。”

长剑一挥,刺出一剑。

江晓峰如施金蝉步法,自可轻而易举的把这一剑避开,但这一来,也必将暴露出身份,心中略一犹豫,对方剑势,已近前胸,急急一闪,虽然避开了要害,但剑尖寒芒,却已刺中了左臂。

衣破皮绽,鲜血泉涌而出。

这一剑,显然伤的不轻。

江晓峰虽然左臂中剑,但心中却会过意来,已知蓝家风是把自己当作了高文超才故意捏造出这番事故,目的在呕激高文超,当下伸手按住伤口转身而去。

站在旁侧的女婢小月,却看的心头大震,几乎失声而叫,但她强自忍了下去。

直待江晓峰走远之后,小月才长吁一口气,道:“姑娘,小婢真怕你那一剑,刺他个洞胸穿背。当场丧命。”

蓝家风道:“打什么紧i大不了给他偿命。”

语声一顿。接道:“不过,我觉有些奇怪。”

小月道:“奇怪什么?”

蓝家凤道:“以他平日的为人,纵然不会拔剑而斗,也该早作避让,怎肯让我一剑刺中。”

小月道:“也许抢他听的气怒攻心,忘了闪避姑娘之剑抬头望了蓝家风一眼,道:“姑娘,这位高姑爷似很痴情,你把什么话都告诉他了,他竟是不肯相信。“

蓝家凤呆了一呆,道:“你相信我说的话么?

小月道:“婢子,婢子……”

蓝家凤道:“不要紧,你拒实说出来就是,我不会怪你。

小月道:“一个女子的名节,何等重要,怎可自行污损,因此,婢子觉着姑娘不致于捏词自伤。

蓝家凤道:“那你是相信了?”

小月道:“要婢子老实说,我是相信的。

蓝家凤这才感觉到徒逞一时之快,自伤名节,实在大不该为,江晓峰已然死去,死无对证,此事如若传了出去,必然留人话柄,再想还我清白,恐非易事了。

心中黯然,缓缓放下长刘,步回内室。

且说那江晓峰快步奔回居室,察看伤势,竟有半寸深浅,幸好还未伤及筋骨,暗暗忖道:“这”/头下极辣,如若我不在紧要之时闪避一下,势必重创于她的剑下不可。

当下脱下上衣,包好伤口,盘坐调息,运气止血。

他身处虎口,不敢有丝毫大意,虽在坐息,仍然留心室外的情势变化。

只听阵步履声传了过来,身着长衫的总护法蓝福,快步行了进来。

江晓峰暗中提气戒备,神情间故作不知,微闭双目而坐。

蓝福行人室中,轻轻咳了一声道:“高护法……”

忽然瞧到了高文超臂上的伤势,顿然住口不言。

江晓峰睁开双目,望了蓝福一眼,急急一跃下榻欠身说道:“见过总护法?

蓝福脸上是一片关怀之情,望着江晓峰的左臂,道:“文超,你受了仿?”

江晓峰道:“一点剑伤。”

蓝福嗯了一声,道:“什么人伤了你?”

江晓峰略一沉吟,想到这事无法说谎,只好说道:“伤在了蓝姑娘的剑下。”

蓝福双百中神光一闪,道:“是家风度?”

江晓峰道:“不错,除她之外,别人怎敢伤我。”

篮福道:“哼!这丫头越来越野了,你们怎么比起剑了?”

江晓峰道:“并非比剑,只是言辞间起了冲突。”

蓝福怒道:“言辞间起了冲突,也不能拔剑动手啊!我去禀告教主,要好好教训这个丫头一下。”

江晓峰心中暗自奇怪,忖道:“君不语说那蓝天义有意纵容高文超,这蓝福为人一向冷酷,但他对高文超的关心,却又超过了对属下应有的关怀,看来这中间,定有隐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深入虎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