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25章 剑底订盟

作者:卧龙生

这乐声来的极是奇怪,是一种弦管交奏之声。

深更半夜,荒凉高山,什么人会在此吹管拉弦做出这等美妙的乐声呢?“

武当四子和近百属下,都听得为之一怔。

蓝福却面有喜色,长长吁一口气,收了左手的夺命金剑,缓缓说道:“如若贵派愿意派出高手,和老夫单打独斗,纵然是车轮战法,老夫也决不动用夺命金剑。”

朝阳子神情肃穆的缓缓说道:“深夜荒山,传来乐声,岂是无因,想来定和你蓝老施主有关了。”

蓝福淡然一笑,道:“道兄如若很想了然内情,老夫自当奉告。”

这两句话,听来并无不敬之处,骨子里却是阴损的很,因为那朝阳子乃一派掌门之尊,要他亲口说出很想了然内情之言,实是大丢颜面的事。

果然,朝阳子沉吟难决,良久之后,才缓缓说道:“至多是贵教中援手赶到,弦管交奏,想必是疑兵之计。”

蓝福道:“对付贵教,似乎最还用不到疑兵之计,那弦管交奏之声,乃敝教教主大驾亲临,贵掌门能亲自和敝教主见面,实是一种荣幸。”

朝阳子淡然一笑,未置可否,那干枯瘦小的巢南子却冷冷的接道:“蓝福,你不过是蓝天义一个执鞭随蹬的一个老仆,竞也敢如此卖狂。”

那蓝福昔年为人,本极和蔼,不论见到什么他疮疤,气的连声嘿嘿冷笑,道:“就凭你牛鼻子老道这一句话,老夫也不能让你活着。”

巢南子伸手抽出背上的长剑,道:“只怕未必二”

这时,那乐声已到峰顶,蓝福强自忍了心中一口气,道:见过我们教主,老夫再杀你不迟。“

朝阳子举手一挥,道:“你们退开。”

武当弟子虽然满怀激忿,极愿舍命一战,但对掌门人之命,却又不敢不从,立时纷纷向旁侧退去。

转眼望去,只见乾坤二怪,黄袍长髯的大怪马长伦,和一身白衣的二怪羊白子,当先登上峰顶。

紧随着四个高举纱灯的大汉,并排而上。

八个身着劲装,腰束黄带的大汉,抬着一顶金顶软轿,在四盏纱灯导引之下,登上峰顶。

江晓峰凝目望去,只见金顶软轿两侧,各有两人相护。

左面是神行追风万子常,袖里日月余三省,右面是岭南神鹫钟大光,金旗秀士商玉郎。

紧随在金顶软轿后面的少林高僧元缺大师,和玄真道长。

乾坤二怪中的大怪马长伦,二怪羊自子,目光转动,先行四顾了一眼,闪到两侧,四个高举纱灯的劲装大汉,也迅快的闪站两侧。

八个大汉,缓缓放下软轿,商玉郎和余三省同时一欠身,打开了软轿垂帘。蓝天义身着青袍,缓缓行了出来。

朝阳子单掌立胸,微一欠身,道:“蓝大侠久违了!”

蓝天义淡淡一笑,道:“嗯!道长还能认识在下,很难得啊广这时,蓝福带着六位护法,抱拳躬身,道:“属下等见过教主。“

蓝天义一挥手,道:“你们站开。”

蓝福应了一声,率领六位护法退到一侧。

蓝天义目光一掠武当四子,道:“四子齐集于此,想是和本教分个高下了了?”

朝阳子一皱眉头,道:“在贫道记忆之中,蓝大侠是一位胸怀仁慈,名满天下的侠士,而且一向对人谦和。”

篮天义接道:“现在,我也是一样仁慈。”

朝阳子道:“贫道自信接掌武当门户之后,从未有过对不住武林同道的事,蓝大侠今日率领人马到此,不知是何用心?”

蓝天义道:“江湖上门派分立,各有成见,致使武林中难有宁日,在下觉着消除江湖上凶杀残事,首先要消除门派之见,不知道长以为如何?”

朝阳子道:“蓝大侠立愿宏大,贫道极为敬佩,不过,江湖上纷争,似非我们武当派一的事,蓝大侠有此宏愿,就该柬邀武林中各门派的掌门,共商大计,会商一个完全之策才是。”

蓝天义道:“召请各门派掌门人共商大计,自是难免,但在下觉着与天下各门派掌门人大会之前,需得先由贵派和少林派支持,否则难竟全功,因此,在下不速造访,还望贵派相助一臂。”

朝阳子略一沉吟,道:“不知要我武当如何一个支持之法?”

蓝天义道:“容易的很,贵掌门先行宣布解散武当派,并人我天道教中就成了。”

朝阳子双目中神光一闪,似想发作,但他突然又忍了下来,道:“就算你蓝大侠说的是句句实言,少林派也未然容允。”

蓝天义道:“嗯!在下自会要他们答允,道见不用担心。”

他态度虽然一直很温和,但用词坚定,使人感觉到,此事已非言语所能解决。

巢南子突然接口说道:“天下纷争之故,多因正邪不并存,名利难摆脱,至于和门派有关之论,不过小焉而已,数百年来武林中虽然纷争时起,但仍能保持均衡大势,也就因为各门派中,都有着严厉的门规束缚,如若是一旦解散各大门派,武林中必将成散乱无章之局,那时,会武之人,全无束缚,必将胡作非为,苍生无辜,生灵涂炭……”

蓝天义淡然接道:“如若我的记忆不错,道长的法号似是叫巢南子。”

巢南子道:“不错。”

蓝天义道:“在下和你掌门师兄谈话,道长横里插口,全无规矩。”

巢南子冷笑一声,接过:“蓝大西侠之意很明显,解散了天下各大门派之后,所有武林人物,全都在你蓝大侠的统治之下了。”

蓝天义伸手一捋长髯笑道:“不错,天下如若在老夫统治之下,再无门户纷争之事了。”

朝阳子道:“以你蓝大侠的声誉,说出此言,贫道可以相信得过,但此事非我武当一门一派的事,也非贫道能作得主。”

蓝天义道:“不要你作主,只要你答应就行了。”

朝阳子道:“听蓝大侠的口气,是要逼迫贫道答允了?”

蓝天义似是已不耐烦,冷冷说道:“道长最好是答应。”

朝阳子道:“如是贫送拒绝呢?”

蓝天义神情突然间变得十分冷肃,道:“那是逼我出手了。

贵派三代弟子,都将死于葬身之地。“

巢南子道:“答应了你蓝大侠,武当所有的弟子,都将管制在你天道教下,我们也永无翻身之日,亦无颜再见历代祖师于泉下”

蓝天义接道:“至少,贵派中数百位弟子,可以保全生命,何况,少林、峨嵋等天下所有的门派,都将遭受于同一命运,并非是贵派一门如此。”

朝阳子略一沉吟道:“蓝大侠,敝派中现有百位以上习剑有成的弟子,蓝大侠如是逼人太甚,说不得,贫道只好放手一战了。”

蓝天义道:“你真想打么?”

说完时,双目中暴射出一片神光,炯炯逼人,充满着杀机。“

朝阳子似是不敢和蓝天义目光接触,一偏头,道:“贫道对你蓝大侠一向敬重,百年来武林中从无一人,像你蓝大侠一般,受武林同道敬重、爱戴。”

蓝天义轻轻咳了一声,道:“那是过去的事了,咱们现在不谈,在下事忙,不能多等,道长是否答允,还望户早作决定。”

只听一个洪亮的声音说道:“我等宁愿战死,亦不愿降。”

一呼百应,尽都是一片战死之声。历久不绝。

蓝天义直待声音平熄之后,才缓缓说道:“朝阳子,那你的意见如何?是否也和他们一样,准备战死?”

朝阳子神情肃然说道:“如若蓝大侠坚不让步,贫道只好率我门下弟子,决一死战。”

蓝天义冷然一笑,道:“那很好,不过,你们百条性命,全都战死,实是有伤天道,在下成立天道教,用心在保护武林道上,从今之后,永为宁静之局,菩萨心肠,离不开霹雳手段,在下想让你们见识一下,如若还不能改变心意,诸位再全死不迟。”

说完话,突然举手一招,道:“让他们上来。”

只听乐声扬起,一片怪啸声,混入悠扬的乐声之中。

四个身着红衣,头戴红帽的怪人,疾奔而上。

江晓峰转头望去,只见那四个红衣人身后,各带着八个奇大的人猿,人猿经过了一番化妆,腰中系着红色的彩带,双臂上异光闪动,戴着特制的护臂。

江晓峰心中暗道:“这些畜生虽高可及人,生像凶恶,对付一般的人,自然是绰有余裕,但如对付武当派中使剑高手,只怕未必有效。

那朝阳子也有着江小峰一样的想法,望了四八三十二个高大人猿一眼,道:“蓝大侠可是准备役使这几十个畜生对付我们么?”

蓝天义淡然一笑,道:你们如若能搏杀这些言生,在下自然会出手。“

巢南子低声说道:“大师兄,蓝天义欺人太甚,小弟已忍耐不下了。”

朝阳子还未来及答话,蓝天义已然接口说道:“你们小心了。”

目光一掠四个红衣人,道:“下令人猿出手。”

四个红衣人一躬身,各自操chún发出一声长啸。

啸声出chún,三十二个人猿齐声发出了一阵蝶碟怪笑,飞身长臂挥舞,直向武当群道冲去。

只听一串怒喝:“畜生无礼。”剑光闪动,劈向人猿。

江晓峰心中暗道:“这些人猿皮毛之躯,如何能挡得那武当道人的利剑?”

只听一阵叮叮咚咚之声,劈向人猿的长剑,大都为人猿臂上的扶护圈封挡开去。

这一来,不但那江晓峰大吃一惊,武当四子也看的为之一愕。

但见人影闪动,人和猿展开了一场激烈绝伦的恶斗。

人猿桀桀怪笑声,和武当弟子们的呼喝叱叫声,夹杂着金铁相触声,交织成一片杂乱,凄厉震人心弦的声音。

武当四子没有出手,一侧观战,但他们已瞧出情势有些不对,这些人猿,竟然知晓以臂上的护铁,封挡剑势,再仗着天赋过人的臂力,和灵活的身手与人搏斗,交手不过一盏热茶工夫,已有十余位武当弟子,伤在人猿利爪之下。

突然间响起了一声大喝,一个武当弟子,手中长剑一招“穿云射月”,一剑刺入了一个人猿前胸。

这一剑用力甚猛,一直洞穿了那人猿后背。

但那人猿并未倒下,口发怒啸,双手一合,抓起了那道人身躯,双手各执一腿,把那道人生生撕裂成两半之后,才倒地死去。

这是一场激烈残酷的搏斗,纵跃如飞的人猿,凭仗着天赋体能,在四个红衣人哨声指挥之下,单住人多之处冲去,口咬爪抓,锐不可当,再加臂上护铁能挡长剑,更增凶厉之势。

朝阳子目睹弟子伤在人猿利瓜之下,已逾二十余人,心中暗暗震骇,忖道:“百多位武当弟子,都是派中精锐,竟、然无法阻挡这一群人猿的攻袭。”

巢南子愈看愈怒,再也忍耐不住,弹剑长啸纵身而上。

蓝天义左手一挥,乾坤二怪中的大怪马长伦,应手飞起,迎向了巢南子,手中阎王笔一招“玄鸟划沙”,当的一声,震开了巢南子手中长剑,左手疾快的拍出一掌。

巢南子左手推出,硬挨了一掌。

双掌接实,两人齐齐由空中落下。

蓝天义低声说道:“喝退人猿。”

四个红衣人应了一声,各发长啸。

那啸声对人猿老着严厉的束缚之力,怪叫奔跃在武当群道剑光之中的人猿,闻声而退。

江晓峰凝目望去,只见场中只有三具人猿的尸体,但武当弟子,却有二十位倒在地上,轻伤者还未算人,心中暗暗吃惊,道:“利害啊!利害,这些人猿如此凶猛,分明均已学会了武功,必得早谋对策才是。”。只见蓝天义缓步而出,冷冷说道:“如若再恶战下去,贵派中人,纵不全数被歼,也将伤亡十之八九。”

他说的倒是真实情形,使得那朝阳子无言可对。

蓝天义轻轻咳了一声,接道:“这批人猿,只不过三四年的训练,还有一批经过十年以上训练的人猿,不是在下夸q,江湖间一流高手,还未必是它们之敌。”

朝阳子口齿启动,慾言又止。

蓝天义淡淡一笑,道:“我知道你们心中还是不服,在下索性再给你们一个机会。”

朝阳子接道:“什么机会?”

蓝天义道:“你们武当四子,各执兵器,围攻在下一人……”

朝阳子道:“要我们四个人合力出手?”

蓝天义道:“不错,你们合力出手,便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剑底订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