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27章 豪气干云

作者:卧龙生

两个身着灰袍僧侣,当先行了出来,手中高举着两支火把跟随在两个灰袍僧人之后的,是四个身穿色袈裟的和尚。

四僧手中各拿着两面铜钹,背上斜插着一柄戒刀。

最后一个是身着月白袈裟,手中握着一柄禅认,胸前白髯飘飘的老僧。

两个手举火把的僧人,出了寺门之后,迅即闪向两侧。

四个身着红色袈裟的和尚,也行向两侧,中间让出一条路来。

身穿月白袈婆的和尚,由最后行了上来,走在最先。

四个手执铜钹的和尚,紧随在伯髯老僧身边。

篮福右手一挥,低声说道:“你们也退到我身后去。”

乾坤二怪依言退到蓝福的身后。

蓝福向前行了两步,仗剑而立,蓄势以待。

那白髯老僧行勤蓝福身前八尺左右时,一停下了脚步,望了蓝福一眼,道:“老施主可否把你的姓名见告?”

蓝福道:“老夫蓝福,请教老禅师的法号。”

自髯老僧神情肃然的说道:“贫僧成诗院的主持天镜。”

蓝福心头一动,暗道:“又是天字辈的高僧,不知这少林寺中有好多天字辈的人物。”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原来大师是待院的主持,老夫失敬了。”天镜大师道:“”老衲不善虚言,蓝老施主寅夜之中。

带人进逼我少林寺外,想来定非天因?”

蓝福道:“我们迢迢万二而来,当然是有些作用了。”

天镜大师道:“老衲希望蓝施主能够说明内情。”

蓝福四顾了一眼,仍然不见有会合之人赶来,心中大是焦虑,暗道:“难道三路人马,全都受到阻拦,无一路能够破除阻击,依限赶到么?”

但闻天镜大师冷冷的接道:“阁下可是希望瞧到援手么?”

蓝福淡然一笑,道:“纵然没有援手赶到,老夫也自信有来去自如之能。”

天镜大师自现身之后,神情一直十分严肃,但听到蓝福的狂言之后,仍然是那种脸色,既无轻藐之意,也无忿怒之容,冷冷的说道:“蓝老施主目下已经到了少林寺外,你准备如何?可以说明了。”

蓝福道:“老夫希望面见敝寺方丈一面,和他谈几件事……”

大镜大师道:“什么事?先和老衲谈谈,如若老衲自知无能解决时,自会引荐老施主面见敝寺的方丈。”

蓝福缓缓说道:“大师很知道江湖中事。”

天镜大师道:“老衲虽然很少在江湖上走动,但对江湖中事,并非完全陌生,本寺甚多行道高僧经常多种消息传入少林寺中。”

篮福冷冷说道:“那么。”

大师知晓江湖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天镜大师道:“老衲听到了一桩传说,三十年来一直享誉江湖,被人尊称为一代名侠的蓝天义,成立了一个无道教,准备独霸江湖号令武林。”

蓝福道:“不错。有这么一件事情,老夫就是天道教中的总护法。”

天镜大师道:“老衲他曾听人说过,一有你这么一号人物,听说你一直追随蓝天义,是么?”

篮福道:“大师好像是知道的很清楚。”

天镜大师道:“老衲有一件事,想不明白,请教你蓝总护法。”

蓝棍道:“什么事?”

天镜大师道:“你迫隐蓝天义数十年,自然最有一些情意。

为什么你不劝劝他。“蓝福道:“劝他什么?”

天镜大师道:“劝劝他不要作此等上违夭理,下违人心的。

蓝福道:“大师错了,武林中纷争不息。代有惨局,江湖同道,争霸夺利,一直是不停搏杀,如若有一个才气纵横受人拥戴的人,出而领导。使武林大局归于统一,岂不可免去这些纷扰?”

天镜大师道:“此乃天下武林同道的事,应该天下武林同道共决,蓝天义一个人独断专行,岂是顺天应人之数?”

蓝籁道:“所以,敞教主准备先用武功压服武林,然后再使武林同道归服。”

天镜大师冷冷说道:“蓝天义虽然名重一时,如此例行逆施,只怕也难使天下武林同道信服。”

蓝福正待接口,突然一阵厉啸之声,传了过来。

天镜大师冷笑了一声,道:“蓝老施主的援手到了。”

蓝福道:“大势已成,区区一个少林寺,岂能独支大厦?”

天镜大师道:“数百年来,少林寺经历了很多次劫难,但仍然是屹立无恙,老衲不相信蓝天义能够使少林屈服。”

蓝福道:“武功一道,讲究的真才实学,大师如若不信,那只有在武功上一分胜负了。”

他听到历啸之声,已知是援手赶到,不禁胆子一壮。

天镜大师道:“好老衲已三十年末和人动过手了,今日少林面临大劫,老衲岂能坐视,老衲愿让三招。”

蓝福道:“大师虽是少林寺戒侍院的主持,但老夫亦是无道教中的总护法,彼此身份并不悬殊,大师让我三招,未免是太狂妄了吧!”

天镜大师一皱眉头,道。“老衲是一片诚意,老施主不愿接受,也就算了。”

蓝福凝神静听,那一声厉啸之后,再无声息传来,心中暗惊,道:“听刚才厉啸,分明人猿赶到,何以再不闻声息传来?”

只见天镜大师缓缓举起手中弹杖,道:“老施主,这光机可要老衲奉让?”

蓝福缓缓举起长剑,道:“不用了,明一齐出千山门?”天镜大师道:“好!蓝总护法请吧!”

蓝福暗提功力,贯注在剑身之上,接道:“大师可知晓丹书。

魔令么?”

天镜大师道:“听说两物全落人蓝天义的手中。”

蓝福和冷佛天蝉动过手一次,又试过飞钹大师天音的一段,少林寺天字辈高僧的修为,实有过人之处,这天镜大师身为戒侍院主持,只怕武功犹在天蝉、天音之上,各路援手都未赶到,蓝福孤军直逼寺前,嘴里说得强硬,心中确实有些迟疑,借机拖延时间,当下说道:“丹书魔令,得以天下,两物集于一人之手,其功效又何止增强十倍,教主凭此两物,统率武林,岂算得夸大之言。”

天镜大师道:“不错,丹书、魔令、确为武林中两大奇物,不过,蓝老师主应该知道一个人的体能所面临的成就极限,我少林寺相传十化,历化弟子何止万人,其中实不乏才慧之士,但我少林存放有七十二种绝技数十代中竟无一人能练成所有之技。”纵有良师益友,也最无法助他。”

蓝福道:“少林寺七十二种绝技,如何能比得好丹书、魔令。”

天镜大师道:“此言诚然,也许那丹书、魔令,确有胜过我少林寺存放的七十二绝技之处,但老衲不信这一个人有限的生命,和体能极限,能够成丹书、魔令上记载的武功。”蓝福道:“那丹书所记武功,不是上乘的内功就是奇奥无比的招术,大师如若认为丹书记载之学,是成套的拳招、那就错的远了。”

蓝福一顿,接道:“至于天魔令上所记的魔功、拳剑之学,更是招招奇毒,着着夺命,综合二物之上的记述大约天下奇技。

无不包括其中了。”

天镜大师沉吟了片刻,道:“就算你蓝总护法说的不错,但也无法证明一个人能够学完丹书魔令上记载的武功。”

蓝福道:“其实,也用不着完全学会,但得之十四五已可纵横天下,罕有敌手了。”

天镜大师凝神倾听了片刻,道:“蓝总护法不知学会了多少绝技?老衲愿以身相试,先当锋锐。”

蓝福答非所问的说道:“老禅师适才凝神静听,不知用意何在,可否见告老夫?”

天镜大师突然法相庄严,看上去个分严肃,其实,他乃是一位得道高僧,心地极为仁慈,略一沉吟,道:“告诉你也不要紧,因为老衲希望在还未达成无法挽回的大错之前,”你蓝者施主能够悬崖勒马。”

蓝福的经验是何等的丰富,已听出天镜大师弦外之音,话中有话,当下说道:“那老禅师有何见教,老夫愿洗耳恭听。”

天镜大师道:“贵教。也许感觉到这次夜袭嵩山少林寺一事,十分隐秘,无人知晓,而且又在我少林寺中,埋伏了内姦眼线,准备里应外合,一举成功;其买,两月之前我们已知晓了这桩消息。贵教这番深夜犯入本寺不但早有准备,而且分头设伏,各路都有安排,贵教中虽然每一路人马都有着强大的力量,但也很难逼近到少林寺前。”

蓝福心头大为震骇,但却放作镇静的说道:“听大师的口气,似乎是敝教之中,有着本寺的卧底之人。才对敝教中的诸般行动,能够了如直掌。”

天镜大师一转话题道:“蓝老施主。如肯放下屠刀,老衲为你担待,向天下英雄解说……”

蓝福接道:“你要说什么?”长剑一探,幻起了三朵剑花,分向天镜大师两处大穴上刺去。

天静大师乃天字辈高僧中武功极强的一个,眼看蓝福刺来一剑,心中暗暗一动。道:这蓝福剑上造诣,确实精深,这一招莫可预测的剑势,就非同小可,我如能在十招之内,以大力金刚掌和四轮杖法,出其不意,把他制服,纵然不能促使蓝天义放下屠刀,弃邪归正,至少也可使他减去不少实力。

他心中念转,也就不过是一眨眼间的工夫,手中禅杖突然施出一招“法轮九转”。

那粗大的纯钢禅杖。在天镜大师的手中,轻如无物一般,幻掉了一片杖花。

但闻当一声,蓝福手中的长剑,被天镜大师禅杖封档开去。

蓝福感觉右手一震,长剑几乎脱手,心中暗道,这和尚好大气力。

天镜大师一杖档开了蓝福的剑势之后,大喝一声,道:“小心了。”

禅杖当头劈落。

这条纯钢禅仗,不下八九十斤的重量,在天镜大师强力劈击之下,竟挟带着一劲风。

蓝福一闪避开,长剑一转,斜斜的攻出一招。

这一剑看似平凡,但取位、时机,恰当无比,蓝福剑势刺出,大镜大师正好是弹杖收招变化之际。右腕向蓝福的剑尖之上碰去。

天镜大师吃了一惊急急一收右腕,一条纯钢弹杖,完全交给了左手。

饶是他应变迅快。但宽大的僧袍右袖。仍被蓝福一剑洞穿。

毫厘之差,就要刺人右腕,天镜大师右腕疾快的踏上一步,一个大转身,飘出一丈开外,但一退即止,迅速的攻了上来,手中精钢弹仗,纵送横击,闪起了一片杖影,排山倒海一般,罩了下去。

蓝福长剑一振,冲入了一片杖影之中。

一侧观战的江晓峰,对蓝福那斜斜的一剑,大感惊奇苦苦思索,始络想不通那一剑何以会刺的那么巧妙忍不往低声对君不语道:“君兄,总护法那一剑刺的奇奥难测君兄见多识广,可否知晓那一剑来历?”

君不语回顾了江晓峰一眼道:“金顶丹书和天魔令上,记载的武功,无一不是奇幻绝伦的招术,如若总护法聪慧些,天下应该没有能接过他几招的人。”

江晓峰啊了一声,不再多言,心内却暗自盘算道:如若那丹书、魔令,确如传言,除了取到二物之外,天下再无人能够制服蓝天义了。

就在他心念转动之间,场中形势,已有了极大的变化。

原来,蓝福被天镜大师精钢禅杖,圈入了一片杖影之中,蓝福似是已经被迫落在下风,但自二十合后,蓝福不知施用的什么剑招,突然展开反击,竟然能破围而出。

天镜大师原本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先把蓝福擒住,所队一出手就施出了生平绝技的口轮杖法。把蓝福圈人了一片杖影之中。

但蓝福追随蓝天义数十年,确然从他传授之下,学得了不少奇技绝招,他武功已极高强,这等奇技绝学,振准有施展出手的机会,遇到了天镜大师这等强敌,才算有机会大展身手,长剑连出三奇招,封住了天镜大师的精钢禅杖,破围而出。

天镜大师办是震动不已,在他记忆之中,从来无人能够突破他的回轮杖法,蓝福竟然轻易的破围而出。

蓝福如此,蓝天义武功之高,那是不言可知了。

这一瞬间,天镜大师陡然变了心意,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粗大的禅杖,舞起了一团光影,有如一片杖山一样,挡住了蓝福。蓝福仗剑凝神。蓄势戒备,只要被他找出一个空隙,立时以速快动作出手搏击。

但那天镜大师禅杖,使的不见一点空隙,当时是已进了篮福难入之冰鳝斗之间,突见一道银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豪气干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