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28章 十绝毒阵

作者:卧龙生

江晓峰凝目望去,只见正西方奔过来的四条人影,正是武当四子,当先一人,正是武当掌门人朝阳子,身后一排紧随着殿南子、浮生子、青萍子。

只见朝阳子一挥手,殿南子等三人停了下来,朝阳子却缓步前行,对蓝天义欠身一礼,道:“武当分坛主时表明费尔巴哈人本主义哲学对青年马克思的影响。认为经 ,西路总领朝阳子拜见教主。”

蓝天义道:“不用多礼。”

朝阳子道:“多谢教主……”

语声一顿接道:“属下率领一路猛攻。但少林僧侣舍死拦阻,恶斗经过,误了限期,特向教主领罪。”

蓝天义道:“可有伤亡?”

朝阳子道:“死去两人,伤了八个。”

蓝天义道:“记罚一次,日后立功时,再行将功折罪。”

朝阳子道:“多谢教主。”

江晓峰看的暗暗叹息,忖道:“想那朝阳子,乃一派掌门之尊,此刻竟甘屈人下,担任一位分坛坛主。”

转目望去,只见正东方位上奔来的两条人影、正是太湖渔叟黄九洲和金陵剑客张伯松,东北方位上奔过来的两人,却是奇书生吴半风和修罗扇秦冲。

但使江晓峰感觉不解的是,少林寺中僧侣,已大约知晓了蓝天义各路实力及,如若此刻能够派出寺中高手,分向各路施袭,虽不能一举击溃了蓝天义的属下,至少可使蓝天义集于尽,火光熄去,只剩下一股强烈的松油气味。

再看君不语,却似是看的十分入神,火光熄去,浑然不觉。

江晓峰大感奇怪,暗道:那白绢上的字画,不知是何奇物,君不语竟看的如此着迷。

忖思之间,忽听君不语长长出一口气,伸展一下双臂,缓缓站起身子,卷起白绢,行到蓝天义的身前,双手递上。

蓝天义接过白绢,道:“你看完了么?”

君不语道:“在下很仔细的看了一遍。”

蓝天义道:“你看的懂么?”

君不语道:“大部分都可以看懂,但其中有一些我不太明白,需要一段时间思索才行。”

蓝天义道:“你要多少时间?”君不语道:“至少三日,多则七日。”

蓝天义道:“七天太久了,就以三日为限如何?”

君不语道:“属下三日夜不眠不休,或可能够了解。不过,这些时日之中,希望教主能指派两人为属下护法。”

蓝天义点点头道:“好!你自己选两个吧。”

君不语回顾了江晓峰,道:“多谢教主。属下想请将江晓峰和祝小凤两位为我护法,但不知他们是否愿意。”

蓝天义点点头一指高文超和祝小凤道:“你们两个过来。”

江晓峰、祝小凤应声行了过来,道:“见过教主。”

蓝天义道:“从此刻起,你们要追随君护法三日,三日之内,不但要听他之命行事,而且还要为他安排吃喝之物。”

江晓峰、祝小凤齐声应道:“属下遵命。”

蓝天义又把手中白绢,交给了君不语,道:“你放心研究,除了江、祝两位护法,近身保护你安全之外,我另行为你安排保护之人,不论少林寺派遣何等高手,都难伤害你。”

君不语道:“少林寺中僧侣,怎知个中之秘?”

蓝天义笑道:“你已经坐在寺外,阅读绢书甚久,那暗中在监视咱们的少林僧侣,岂有不认识你的道理。”

君不语道:“属下明白了!”

语声一顿,道:“教主是否早已安排了属下的停身之处?”

蓝天义脸上掠过一抹冷然的笑意,道:“早已为你安排好了。”

语声一顿,接道:“那地方距此数里左右。是一座很宽敞的山洞,洞中之为你储好了吃喝之物。”

江晓峰心中暗道:“这蓝天义不知作的什么打算,怎的忽然间要那君不语去研究绢上的字画,不知是何用心?”

但闻君不语道:“启禀教主,属下心中有几点不明白的处,不知是否可以问问?”

蓝天义道:“你要问什么?”

君不语道:“属下研究这绢上文图,需约数日工夫,本教和少林寺的决战,已经迫在眉睫,胜负在一日之内,就可有所分晓,那时属下纵然幸有小成。只怕也不及应用?”

江晓峰心中暗道:“原来蓝天义要他研读那绢上图文,用来对付少林寺中僧侣。”

蓝天义微微一皱眉头,道:“君护法,你不觉着问的事情太多么?”

君不语欠身:“属下只是想先行了然内情,才可集中心智,早求成就。”蓝天义沉吟了一阵,道:“你安心去研究绢上和图文,愈早能了然内情愈好,其他的事,不用你费心。”

君不语道:“属下失言,教主恕罪。”

蓝天义嗯了一声,道:“如果是本教撤离此地,也不会弃你而去,你放心去吧!”

君不语不敢再问,抱手一礼,道:“属下告退。”

向前行去。

江晓峰、祝小凤齐齐跟在君不语身后,向前行去,蓝天义淡淡一笑,道:“站住。”

君不语一付诚惶的样子,道:“教主还有什么吩咐?”

蓝天义道:“你可知晓那停身之处在哪里么?”君不语道:“属下不知。”

蓝天义道:“你既不知道,却又回身而去,准备行向何处?”

君不语道:“属下相信教主定有安排。”

蓝天义探手从怀中摸出一个铜钱大小的金牌道:带着这个,向西南行约里许路,有人问你,你取出令谕,他们自会带你前往。”

右手轻轻一弹,金牌直向君不语飞了过去。

君不语伸手接过金牌,道:“多谢教主。”

哈着腰后退了三步,才转身向前行去。

江晓峰站在一侧,只看的大为赞赏,心中暗道:“这君不语的做法,当真是十分到家,一付敬畏无比之态,蓝天义再精明,也无法对他怀疑了。”

心中念转,人却跟在君不语的身后,向前行去。

三人奔向西南,行约里许左右,到了一片松林前面。

只见林后了一个身着青衣,面色苍白的青衣童子,背插长剑,拦住了三人去路。

江晓峰望那童子一眼,认出正是在镇江蓝府中所见的十二剑童之一。

那十二剑童,不但年龄相若,而且个子也高矮相等,面色苍白,紧身衣服,虽无法分辩出其个人身份,但却一眼就可以瞧出是十二剑童中人。

那剑童打量了三个人一眼,道:“三位是本教中人,但也不能由此通过。”

君不语探手从怀中金牌,道:“我们带有教主的金牌。”

青衣童子接过金牌,很仔细的瞧了一陈,道:“不错,这是教主的金牌令,你跟我来吧!”

君不语道:“教主吩咐,这两位护法和我同行。”

青衣童子一皱眉头,道:“你只有一面令牌,怎能三人同行?”

从外面看,这些青衣童子和一般童子并无很大的差别,但却脸色白的奇怪,目光下有如透明的水晶一般。

江晓峰全神贯注在那剑童身上,希望从他的举动言谈之间,他们和常人有什么不同之处。

但闻君不语道:“在下研究一种五行奇术,特派这两位帮我护法。这金牌乃教主亲手交给在下,至于一面金牌能够允准几人通行,在下就不知道了。”

那青衣童子把手中金牌反转过来又仔细一阵,道:“好!你们三个人一起来吧!”

江晓峰心中暗道:“这金牌可允准几人通行,想必在背后留有记号,蓝天义果然是细心的很。”

君不语等三人,随在那青衣童子身后,大步向前行去,青衣童子带三人穿过松林,直向一处悬崖行去。

那悬崖只不过十余丈高,但却壁如刀削,有着一股气势。

青衣童子行近悬崖之后,突然折向崖边一座山谷之中行去。君不语回顾了江晓峰和祝小凤一眼,摇摇头示意两人不要多问。

三人随着那青衣童子转入谷中。

只见那高大的巨岩之旁,站着另一个手执长剑的青衣童子。

那带路青衣童子,轻轻举起右手,五指一伸一握,那站在巨岩旁的青衣童子突然向后退去。

江晓峰吃了一惊,暗道:原来他们用手指交谈,如想从他们口中听到一点什么内情,势比登天还难了。”

那带路剑童领首一笑,转入了巨岩之后。

君不语随着转入巨岩之后,才发觉,那巨岩之后,有着一个高可及人的石洞。带路青衣童子,并未立刻进入,却向后退了一步,欠身说道:“三位请进吧!”

君不语轻轻咳了一声,那带路剑童一楞,“小兄弟不进去么?

青衣童子冷冷说道:“我不喜和人称兄道弟。不用这样叫我。”

君不语微微一笑道:“那么在下要如何称呼诸位呢?”

青衣童子道:“我排行第九,你叫我九郎就是。”

君不语道:“那么排行第一的,就要叫他一郎了?”

九郎冷笑一声,道:“叫他大郎。”

君不语啊了一声,道:“多谢九郎指教,不知九郎之上,是否还要加个姓氏?”

青衣剑童道:“你问的如此清楚作甚?”

君不语道:彼此同在一教之下服务,此后,难免有很多接触之处,如是彼此不知如何称呼,那岂不最大煞风景的事?”

青衣剑童沉吟了一阵,道:“告诉你也不妨,我们十二剑童,以即字排名,太郎、二郎,至到十二郎,但在上面加个蓝字。

君不语道:“如你而言,那是叫作蓝九郎了?”

蓝九郎点点头,道:“不错。”君不语一抱拳,道:“九即兄,多承指教了。

蓝九郎一皱眉,道:“我说过了,我一向不喜和人称兄道弟。

江晓峰心中奇道:“君不语大智若愚,此情此景之下,竟然和蓝九郎聊个没完,这其中一定是有所作用了。

当下暗中凝神而听。

只听君不语道:“九郎说的是,在下以后不叫就是。”

举步向前行去。

江晓峰、祝小凤紧迫在君不语的身后,进入了山洞之中。

江晓峰暗中留心查看,只见这山洞中分干燥。而且很深。

洞中未点灯火。显得十分黑暗。

几人深入了三四丈后,山洞才向右面转去。

君不语停下脚步,四顾了一眼,只见面一道横壁拦住了去路。

但闻人声轻传了过来道:君不语道:“在下君不语,任职教中的护法,在蓝总护法手下听差。

只听那声音应道:“原来是君护法!

语声一顿,接道“君护法怎会找到了此地?

君不语道:在下奉了教主之命而来。

但见火光一闪,一个身着黑衣的长衫人,缓步行了过来。

君不语抬头看了那人一眼,只见那人身躯十分高大。虽然在黑暗之中,仍然带着蒙面黑纱,不禁心中一动,暗道。“这真是一桩十分奇怪的事了,此人射在山洞之中,而且脸上还要蒙着黑纱。”

只听那蒙面人轻笑一声,道:“茅山闲人君不语,想来就是阁下了?”

君不语道:“正是区区,但不知阁下怎么称呼?”蒙面人道:“蓝教主没有告诉你们。石洞中有我这样一个人么?”

君不语道:“教主神威震人,我们向来是不敢多问。”

蒙面人道:“既是教主没有告诉你们,在下倒也不用说了。”

君不语淡淡一笑,道:“其实在下是自讨没趣。根本就不该多此一问?”

蒙面人道:“为什么?”

君不语道:“阁下在山洞黑暗之下还要戴着蒙面黑纱,怎会说出姓名呢了?”

蒙面人轻笑一阵,移转话题,道:“你们向前行约三十步,靠左首有一座石室,足可容你们三人坐息。”

君不语道:“在下奉教主之命,来此研究一种奇术,需要一支灯火。”

蒙面人道:“你们进入石室,自会有人招呼你们,要需何物,吩咐他就是。”

君不语道:“劳神了。”举步向前行去。

千手仙姬祝小凤虽然亦是久年在江湖上走动的高手,但此刻,却如进入了五里云雾之中,茫茫不知所措。

她只想着一件事,那君不语何以会选自己为他护法。

前行三十步,果然见了一座石室。

君不语折入石室之中,祝小凤和江晓峰紧随身后而入。室中虽然黑暗,但凭三人过人的目力,隐隐可见室内景物。

石室约一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十绝毒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