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29章 莫测高深

作者:卧龙生

抬头看去,明月在天,大约是二更过后的时分。

玄真道长带两人穿出峡谷,绕过松林,到了一座悬崖下面。

月光下,只见蓝天义坐在一张虎皮椅之上,旁侧分站着无缺大师和乾坤二怪。

江晓峰、祝小凤前行两步,欠身说道:“见过教主。”

蓝天义一挥手道:“你们站在一侧,我问那一个,只许他一人说话,另外一人,不许多言……”

目光盯注在祝小凤的脸上,接道:“祝护法,君护法这几日中,和你说过什么?”

祝小凤欠身应道:“初入山洞,和属下谈过五行八卦,并且以那绝图为准,替我们解说五行、八卦的变化,但以后,不知何故,突然停下不说了。”

蓝天义“嗯”了一声道:“以后呢?”

祝小凤道:“以后,就未再谈什么?”

蓝天义目光转到江晓峰的脸上,道:“文超,那君不语和你谈些什么?”

江晓峰道:“君不语似是对我存有戒心,尽谈些不相干的事情。”

蓝天义冷哼了一声,道:“可是实言么?”

江晓峰心头大震,但却暗自警惕自己,此刻此情,不能说错一句,错一句,就立时有住命之忧,必得镇静应付才成。

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小婿说的句句实言,那君不语却未和小姐说什么,倒是小婿向他求教了几件事。”

蓝天义道:“此时此情,咱们谈的公事,我是教主,你是护法,不许用岳婿之称。”

江晓峰道:“属下知错了。”

蓝天义道:“你和那君不语谈些什么?”

江晓峰道:“属下问他,问他……”

蓝天义道:“你和那君不语谈些什么?”

江晓峰道:“属下问他,问他……,’蓝天义冷然接道:“问他什么?“

江晓峰心中一急,倒被他急出了两句话来,道:“属下问他,关于家凤的事。”

蓝天义一皱眉头,沉吟了良久,仍未答话。

江晓峰心中一动,接道:“属下近日中一直未见到家凤。”

蓝天义道:“她没有同来!”

轻轻咳了一声,道:“她对你并不好,如是你能把她忘记,那是再好不过了。”,江晓峰道:“属下忘不了。”

蓝天义轻声道:“孩子,天下的美女很多……”

目光转到玄真道长的脸上,接道。“你带他们去见蓝总护法。”

玄真道长合掌当胸,道:“两位请随同在下来吧!”

江晓峰想不出蓝天义突然把自己和祝小凤调离山洞之意,但又不敢多问,只好随在玄真道长和祝小凤的身后行去。

那蓝福似是已不在原位,玄真带着两人折向一条小径。

祝小凤心情似是又轻松下来,急行一步,到了玄真的身后,道:“道长,当年小妹想和你道长谈两句话,都非易事,想不到,如今咱们竟同在天道教中共事。”

玄真道长神情冷漠,冷哼一声,也不答话。

祝小凤格格一笑,道:“道长,小妹这护法的身份,可是配不上和你道长谈话么?”

玄真道长冷冷说道:“祝姑娘,你言重了,但贫道素来不喜和女人谈笑,祝姑娘最好稳重……”

江晓峰心中暗道:“这玄真道长看来很清醒,但看他残杀武当门下弟子之时,心狠手辣,似是和武当门人全无关系一般。”

一念及此,心中火起,冷笑一声,道:“道长是教主的侍卫身份,比起咱们作护法的,也许是高了一些。”

玄真道长回顾了江晓峰一眼,道:“贫道和你高护法似是没有过不去的事吧?”

江晓峰道:“话是不错,但在下看你那份倔傲的神色似乎没有把我们作护法的放在眼中。”

玄真道长霍然停下脚步,回目望着江晓峰,道:“高护法你可是自恃姑爷身份,有意要和贫道为难么?”

江晓峰道:“不敢,不敢,道长誉满江湖,武林中提到玄真道长之名,谁不敬仰三分,高某人无名小卒、怎敢和道长为难?”

玄真道长脸色一变,冷冷说道:“贫道能在天道教中立足,全凭我一身武功,不像阁下获得护法之职,是靠裙带关系而来。

江晓峰心中暗道:“这牛鼻子老道,神志清明,不像受到葯物影响,其居戮门下弟子的残忍手段,实是不可原谅了。

想着想着顿觉心头火起,怒声喝道:“道长可是觉着,你们武当派那点微末之技,当真的能够震骇武林么?”

他故意提出武当二字,暗中查看那玄真道长的反应。

但见玄真道长脸上一片平静,全无一点惭愧和不安的反应。

只听玄真道长冷冷的说道:“高护法的血手掌,江湖上人人敬畏,但贫道却是有些不信……”

江晓峰道:“道长想要怎样?”

玄真道长道:“贫道想试试高护法的血手掌,看看是否能伤得贫道。”

江晓峰微微一怔,暗道:“那血手掌乃是一门独特的武功,我是完全不懂,但这天道教中,人人都知我是血手门的传人,都知道我有着血手毒功,如若和人动手之时,我如一直不用血手毒掌,只怕要引起他们的怀疑了。”

玄真道长冷冷说道:“高护法如是不敢答允贫道,以后最好不要口舌伤人。”

江晓峰道:“在下仔细的想了一下,对付道长,似是还用不着血手掌的武功。”

玄真道长突然向前行了两步,道:“高护法不觉口气太大么?”

呼的一掌,劈了过来。

江晓峰身躯一闪,避开掌势,心中暗道:“看来这老道士全不似得道之人,不知他如何能博得如许英名。”

心中念转,右手一抬,一招“天王托塔”,反向那玄真道长的右碗之上托去。

玄真过长右背一缩,避开了江晓峰的托拿,左手又迅快的劈出一掌。

江晓峰不再让避,左手一扬,啪的一声,硬接下玄真道长一掌。

玄真道长似是未料到江晓峰的内力,竟然如此雄浑,接了自己一掌,竟是毫无反应。当下喝道:“好掌力,再接贫道一掌试试?”

双掌连挥,一掌强过一掌。

江晓峰奋起神力,招招硬接玄真道长的掌势。

祝小凤看两人真的打了起来,四掌力拼,掌风激荡,砰砰之声,不绝于耳。

心中大惊,急急叫道:“道长,高护法是教主的姑爷,你如是打伤了他,那可是一桩很大的麻烦事啊!”

江晓峰连接玄真道长的二十余掌,心中暗道:“这玄真道长的武功,实也不过如此。”

正待展开反击,玄真道长忽然一收掌势,倒跃而退。

江晓峰淡淡一笑,道:“道长怎么不打了?”

玄真道长道:“如若再打下去,咱们两人之间,只怕要有一个受伤了。”

原来,江晓峰连接下了玄真道长二十余掌,玄真道长已觉得这位年轻人,武功不凡,再打下去,自己未必能够胜得,再听那祝小凤一叫,立时收掌而退。

江晓峰原想要那玄真道长吃些苦头,但却未料到玄真道长攻了二十余招之后,突然收掌而退,当下冷笑一声,道:“道长觉着咱们两人伤的是哪一个?”

玄真道长道:“如是伤了贫道,那是没有话说,如是贫道伤了你,只怕教主要怪罪来。”

江晓峰道:“在下自愿和道长动手,自是和教主无关了。”

祝小凤飞身一跃,落在两人之间,道:“两位请听小妹一言……”

语声一顿,接道:“咱们同在一教听差,何苦彼此要以命相搏,非要打个胜负不可?”

江晓峰微微一笑,道:“姑娘之意呢?”

祝小凤道:“小妹之意,两位适才互拼了数十招,成一个不胜不败之局,那是最好不过了,两位的武功是半斤八两不分上下。”

江晓峰道:“这个在下倒愿意承认,只怕道长心中有些不服吧!”

玄真道长道:“高护法如若是一定想和贫道分个上下,那也容易得很。”

江晓峰道:“请教高见?”

玄真道长道:“你禀明教主,由教主下令,咱们各凭武功一决高下,如有失手,教主不能怪罪,贫道极愿和高护法一决胜负。”

江晓峰道:“咱们私人相斗,和教主何关?”

但闻一清冷的声音,道:“天道教中,不允许有私斗事件。”

江晓峰回头看去,只见蓝天义背负双手,站在七尺以外,脸上是一片冷漠。

玄真道长一合掌,道:“见过教主。”

蓝天义冷笑一声,道:“我要你把他送交蓝护法,你们竟敢在途中打了起来。”

玄真道长道:“高护法语含讽激,贫道忍不下一时之气……”

蓝天义一挥手,接道:“姑念初犯,各自记罚一次,下次若再犯,决严惩不贷。”

玄真道长一欠身道:“多谢教主恩德。”

转身向前行去。

江晓峰、祝小凤,追随在玄真道长的身后,大步向前走去。

只听蓝天义沉声叫道:“祝护法!”

祝小凤心头一跳,停下脚步,道:“属下在。”

蓝天义道:“你回来,本教主有话问你。”

祝小凤心头鹿撞,缓步走了过去。

江晓峰心中已然感觉到情形有些不对,蓝天义先把自己和祝小风调离君不语,此刻又单独的唤去了祝小凤,显然是心中已对自己动了怀疑。

果真如此,今后自己的处境,那是险恶万分了。

心中念转,人却跟在玄真道长身后向前行去。

转过了一个山角,到了一株古松之下。

只见蓝福一人,坐在松下一个大石岩上出神。

江晓峰回顾一眼,不见别人守在身侧,心中大感奇怪。

玄真道长行近蓝福,一合掌,道:“见过总护法。”

蓝福目光转动,望望玄真道长,又望着江晓峰道:“不用多礼。”

玄真道长道:“贫道奉了教主之命,把高护法送交总护法。”

蓝福点点头道:“好!我知道了,你去吧!”

玄真道长欠身一礼,转身而去。

江晓峰心中暗道:“看起来,似乎是蓝福早已知晓自己要被教主送来,所以,才一个人躲在这地方等我,难道君不语和我暗中的谈话,被他们听去了不成……”

他虽然觉出了事情不对,但一时之间,却又想不出哪里出了毛病。

疑虑之间,耳际问响起蓝福的声音,道:“文超,教主待你不薄啊!”

这句话没头没脑,只听得江晓峰如跌入五里雾中,呆了一呆,应道:“是的,教主待在下不薄。”

蓝福冷笑—一声,道:“你既然知晓待你不薄,竟敢妄生异心。”

江晓峰心中暗道:“对了,如果高文超和蓝福之间,早有什么默契,我一点不知,今日非要露出马脚不可了。”

心中念转,口里却道:“属下并未妄动异念。”

蓝福缓惑回过脸来,两道锐利的目光,盯注在江晓峰的脸上,瞧了良久,突然长长叹息一声,道:“孩子,你当真一点都觉不出来么?”

江晓峰吃了一惊,忖道:这蓝福为人,一向冷酷,此刻怎会突然间对我如此亲切起来,其中定然有着隐秘内情。

一时脑际问灵光连闪,忖道:此刻,我的处境虽然是险恶无比,但如若应付得宜,说不定还可探出一些秘密,当下应道:“老前辈指何而言?”

蓝福道:“老夫待人,一向森严,难道你就觉不出对你有些不同么?”

江晓峰道:“晚辈感觉到老前辈对我特别照顾一些。”

蓝福道:“嘿!你可知道个中的原因吗了”

江晓峰道:“晚辈不知。”

蓝福道:“唉!这件事,老夫原想在武林安定之后,再告诉你,但看来只怕是无法等下去了。”

江晓峰道:“什么事啊!”

蓝福并未立时回答,却反口问道:“你觉着教主对你如何?”

江晓峰道:“晚辈只觉着总护法对属下有些偏爱,教主对属下如何?属下并未感觉。”

蓝福冷冷说道:“如若是教主对你没有偏爱,岂肯答允他的女儿许配于你?”

江晓峰心中暗道:“幸好此事我知晓不少,倒是可和他争论几句。”

当下说道:“晚辈和蓝姑娘的事情,似是并未得教主的赐助……”

蓝福怒声骂道:“蠢才,如非教主暗中相助,就凭你这付德行,岂能接近玉燕子蓝家风!”

江晓峰心中忖道:“原来,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莫测高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