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03章 再现金蝉步

作者:卧龙生

余三省望着方秀梅消失的去向,呆呆出一会神,回身熄去火烛,转身向外行去。

突然间,一道闪光,照亮了夜暗,也使得一向沉着的余三省几乎失声惊叫。

只见一条人影,当门而立,挡住了去路。

那人穿着一身黑衣,来的无声无息,就在余三省转身熄了火烛之时,他却悄无声息到了大殿门口之处。余三省虽然是阅历丰富,但此刻也不禁心头震动,头皮发炸。

他勉强镇静一下激动的心情,缓缓说道:“什么人?”

那黑衣人答非所问的道:“你就是被江东武林道上誉为第一谋士的袖里日月余三省。”

余三省暗中提气戒备,口中却冷冷说道:“不错,正是区区在下。”

那黑衣人脸上也用黑纱包起,余三省暗运目力,想着清楚他的形貌,但却始终无法看的清楚。但闻那黑衣人冷冷的说道:“此刻雷雨交作,正是杀人之夜,但咱们素无冤仇,在下也并非一定要杀你不可,因此,留给你两条路,任你选择一条?”

语音冷漠,大言不惭。

余三省轻轻咳了一声,道:“那两条路?”

黑衣人道:“两条路都很简单,不过抉择之间,却是要大费阁下一番心机了。”

余三省心情逐渐的平静下来,缓缓说道:“愿闻其详。”

黑衣人道:“第一条路,我要你立下重誓,不许再管血手门和玉燕子蓝家凤的事情。”

余三省略一沉吟,道:“第二条路呢?”

黑衣人道:“那更简单了,你如一定要管,那是自寻死路,怪不得我取你之命了。”

余三省道:“听阁下口气,似乎是心中很有杀我余某的把握。”

黑衣人道:“难道你认为区区是信口开河么?”

余三省道:“那阁下总得露两手,要我余某见识一下才成。”

黑衣人道:“好!你用的什么兵刀。”

余三省道:“区区用的短剑。”

黑衣人道:“可曾带在身上。”

余三省道:“带在身上。”

黑衣人道:“那很好,我要你用剑刺我八剑,在八剑之内,在下决不还手,如若你八剑之中,刺伤了我,在下回头就走,任凭你自作主意,如是把我刺死,那也是在下命中该绝,和你无关,如果八剑不中,阁下当知应择之路了。”

余三省心中暗道:“这人口气如此之大,倒要试它一试了。”

口中应道:“就此一言为定,如是我八剑都无法刺中阁下,区区就此退出,不再管血手门和蓝家风的事了。”

黑衣人突然把双手一背,道:“阁下可以动手了。”

余三省探手人怀,取出短剑,道:“小心了。”

右手一探,一招“神龙出云”,刺向那黑衣人的前胸。

那黑衣人背负的双手未动,双肩一幌,轻巧绝伦的避过了一剑。

余三省心中一动,暗道:“好灵巧的身法,似乎听人说过这等轻功。”

心中念转,手却未停,右手伸缩,连攻王剑。这三剑势道奇快,分刺向那黑衣人三个部位。

但见那黑衣人身子连转,双肩摇摆,有如风摆柳絮一般,灵快无伦的避开了三剑。

只见那灵巧的身法,余三省已知遇上了生平未曾遇过的劲敌,停剑不攻。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阁下才攻出四剑,还有四剑,为何停手不攻了。”

余三省道:“阁下身法奇奥,区区生平仅见,身不离原地,避开了我四剑,江湖高手有此武功的,实也不多。”

黑衣人道:“阁下快请出手,我没有耐心等待,也没有时间等待。”

余三省一皱眉头,挥手攻出四剑。

他极善智略,这四剑攻的变化万端,既不用防敌还击,全心运剑攻袭。第一剑指向那黑衣人的前胸,待他仰胸避剑时,余三省陡然一沉右腕,剑势突然攻向小腹。

但那黑衣人似是早已防到此着,仰卧的身子,忽然一个旋转,横移三步。

余三省再攻两剑,仍被那黑衣人巧妙地避过。

八剑攻完,余三省早已自知难敌,收住剑势,说道:“阁下的身法,可就是名动天下的‘金蝉步’么?”

那黑衣人默然了一阵,道:“是又怎样?”

余三省收好短剑,笑道:“如果是‘金蝉步’,区区八剑不中,那就不致留人笑柄了。”

黑衣人道:“不管我用的什么身法,但你刺我八剑不中,传人江湖对你而言,总非好事,想你不致把今宵经过,告诉别人了。”

余三省淡淡一笑,道:“金蝉步’失传已久,至少五十年未再在江湖上出现过,血手门也已数十年,未再在江湖上活动,区区一夕间,见到了血手门中高手,又见到了‘金蝉步’奇绝轻功,当真是眼福不浅,看起来,江湖上,又要热闹一阵了。”

黑衣人语言突然转缓和,道:“你年纪不算大,但见闻的确广博,人称你袖里日月,看来是没有白叫了。”

余三省道:“一个人的名字,可以取错,但绰号决错不了。”

黑衣人冷哼一声,道:“现在,阁下可以决定自己选择之路了。”

余三省道:“在下已相信阁下能轻易取我之命,除非我自求速死,否则似是只有不管此事一途可循了。”

黑衣人道:“希望你言出必践,在下告辞了。”

一抱拳,转身而去。

余三省大声叫道:“朋友止步。”那黑衣人已然跃起了一丈,闻声悬空一个大转身,重又落回原地,道:“什么事?”

余三省道:“在下心中有数点不明之处,想请教阁下。”

黑衣人道:“说。”

余三省道:“一个人的生命固然可贵,但朋友义气,有时重过生死。”

黑衣人道:“嗯!怎么样?”

余三省道:“阁下如是找蓝大侠麻烦而来,余某人今夜溅血于此,也不能袖手旁观。”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这么说来,你还是一位很重义气的人了。”

余三省道:“一个人知恩不报,岂是丈夫行径,因此,区区要请教阁下一言,是否为谋图蓝大侠而来。”

黑衣人略一沉吟,道:“我原要你立下重誓,不管血手门和蓝家凤的事,念你能认出我用的‘金蝉步’,我已破例优容,免去了立誓一举,但一个人,不可得寸进尺,罔若承诺,如是激怒在下,我一样可以改变初衷,取你之命。”

余三省道:“在下答应阁下不管蓝家风的事,但却没有答应不管蓝大侠的事情。”

黑衣人想了一想,道:“不错,但你不管和蓝家风有关的事,也就是了。”

余三省心中暗道:此人武力虽高,但却毫无江湖经验,那蓝家凤乃是蓝大侠的女儿,父女之间,岂有互不相关之理,届时,只要牵扯上蓝大侠,我就可以出头,此刻倒也不用和他争论了。

心念一转,缓缓说道:“在下可以再行请教一事了。”

黑衣人道:“什么事?”

余三省道:“阁下和血手门中的二公子,是很好的朋友了?”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不是…”

语声一顿,接道:“我已无兴致再听你的问话了。”

转身一跃,消失于夜暗大雨之中。

余三省望着那黑衣人消失的去向,只觉重重疑窦,泛上心头,忖道:他要我退出血手门和蓝家凤的事,应该是存心促成两人的好事了,但听他口气,又不是那血手门二公子的朋友,这人的用心何在呢?

问题像一团乱丝,以余三省之才,也无法理出一个头绪。

褥暑夜雨来的快去的也快,片刻工夫,雨住云散,星光重现。

余三省看看天色,已经是五更过后时分,立时奔出祠堂,吹起竹哨,招呼周振方和商玉朗。

那知一连吹了数十声竹哨,竟不闻周振方和商玉朗有回应之声。

余三省暗道:想是两人看到天色将落大雨时,先行转回蓝府中去了。

心中虽如此想,但仍然凭籍记忆,绕行到两人停身之处瞧过,才返回蓝府。

这时,天色尚未大亮,蓝府院门一盏气死风灯,经历了半宵风雨,仍未熄去。

余三省望了那风灯一眼,纵身跃起,借围墙一垫脚,落入了院内。

双足刚落实地,瞥见人影一闪,老管家蓝福一袭长衫,手提一根镔铁杖,拦在身前,道:“是余爷么?”

此时星光隐隐,双方距离又近,都看的十分清楚。

余三省道:“正是区区,老管家没有睡么?”

蓝福叹道:“老奴睡不着。”

余三省道:“老管家忠诚可敬。”

蓝福苦笑一下,道:“余爷出去很久了么?”

余三省既被发现,自是不便再行隐瞒,点点头,道:“在下三更左右离开蓝府。”

蓝福道:“两个更次,余爷是善谋之人,如果不见什么风吹草动,决不会夜出蓝府了。”

这几句话表面上是在捧余三省,骨子里却是说你夜出蓝府,五更始回,总应该有个交代才成。

余三省何许人物,怎会听不懂弦外之音,淡淡一笑道:“在下去查看血手门中人物的动静?”

蓝福道:“可是白天那众强行登门拜寿的无赖么?”

余三省道:“不错。”

蓝福道:“余爷看到了什么?”

余三省淡淡一笑,道:“遇上了血手门中人。”

蓝福急急接道:“他们准备如何?”

余三省道:“老管家,蓝大侠花甲大寿,江东地面上有名气的武林同道,就算不能全都赶来,至少也有个十之六七,血手门中,就算想闹事情,也不去叫他们如愿以偿啊!”

这几句不着边际的话,却给了蓝福莫大的安慰,笑道:“余爷说的不错,听你这几句话,老奴就放心多了……”

轻轻咳了一声,道:“余爷辛苦了半夜,也该回房休息一下了。”横移两步,让开去路。

余三省本想们问他是否见到了周振方和商玉朗,但话到口边,又忍了下去,大步行回房中。

这半宵时光,余三省虽未激烈搏斗,但他一直未停的在用心思索着各种事端,尤以那突然出现的黑衣人,搅乱了一盘刚刚理好的丝线,使得原已明朗的情势,又罩上一层阴霾。

他觉到血手门蓝家凤的事情之间,又投下了一片阴影,一个承继了绝传五十年“金蝉步”的高手,也卷入了这片漩涡之中。

血手门名声不好,但那位掌门人的二公子,又不似一个残酷嗜杀的人,那是污泥孕出的一株白莲,血手门已数十年未再在江湖为恶,那二公子只不过二十三四的年纪,至少,他没有作过一件为害武林的事,但他却正在可为善,亦可为恶的边缘徘徊。

这诸般事端,纷至沓来涌上了余三省的心头,使得余三省有着极度劳心的疲倦。

他缓缓登上木榻,盘膝而坐,想静坐一阵,以恢复疲劳的心神。

但心神却一直安静不下来。

突然间响起了一阵叩门之声,传入耳际。

余三省长长吁一口气,道:“什么人?”

室外传人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小妹方秀梅。

余三省一跃下榻,燃起火烛,开门说道:“方姑娘还未休息?”

方秀梅已换去湿衣,紧颦着柳眉先行人房中,道:“小妹发现了几桩可疑的事,越想越觉不对,特来请教余兄?”

余三省道:“什么事?”

方秀梅道:“关于那局振方和商玉朗…”

余三省吃了一惊,接道:“两个人怎样了?”

方秀梅道:“小妹目睹你们三人离去,但在祠堂之中,却只兄余兄一人,想他们定然是已经先回来了。”

余三省道:“不错嘛!他们是先回来了。”

方秀梅摇摇头,道:“小妹忽然想到了一件事,赶去请我周兄,叫门甚久,却不闻答应之声,小妹心中动疑,又去叫商见的门…”

余三省紧张的接道:“怎么样?”

方秀梅道:“一样的听不到回应之声,小妹回房去,越想越觉着不对,就转到余兄这里看看余兄,是否已经回来”

余三省道:“此事多久了?”

方秀梅道:“不久,小妹叫过两人的房门,转到房中一行,就到余兄这里,算时间么,不过顿饭工夫。”

余三省只觉心中热血沸腾,但却勉强按下心中的激动,道:“走!咱们瞧瞧去。”急急行出室外。

这时,天色已经大亮,只见院中花树枝叶上,雨露如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再现金蝉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