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31章 以身殉道

作者:卧龙生

蓝天义来到少林寺正门前,只见方丈宏光大师,怀抱绿玉佛杖,早已停立在寺外等候,出人意料的是,这位少林掌门至尊,并无随待护驾的人,只有一个小沙弥站在身侧。

蓝天义皱皱眉头,低声问无缺大师道:“在少林寺中,你和掌门人怎么称呼?”

无缺大师道:“如以辈份而论,他应该称我师叔。”

蓝天义点点头,道:“但你的武功却不如他?”

无缺大师道:“少林掌门,权位特重,有很多特殊的武功,要到一定的身份才能够学得,少林寺中的掌门人,乃是少林寺中身份最高的人,自然是可以尽窥其奥了。”

蓝天义点点头,举步行到定门前,一挥手道:“有劳大师远迎。”

宏光大师合掌欠身,道:“教主如约而来,贫僧极感荣幸。”

蓝天义淡然一笑,道:“掌门人约请在下。再访少林,不知有何见教?”

宏光大师道:“数日来几番搏杀,贫僧目睹双方死亡累累,心中至感不安,因此,邀请教主来此,希望能找出一个暂停杀戮之策。”

蓝天义微微一笑,道:“贵寺中不知有好多僧侣?”

宏光大师明知蓝天义的问话心意,但仍然坦诚的应道:“千名左右。”

蓝天义道:“如若我们每杀死贵寺中十位位僧侣,百日中双方死亡比率而言,贵教中的伤亡,比我少林寺只多不少。

蓝天义哈哈一笑,道:“我天道波罗致天下英才,无穷无尽。

死上千儿八百人,既不致危害大局,也不致使我有人力枯竭之感。

宏光大师苦笑一下,道:“百日时光,何等悠长,武林中,定然会有很多变化??

蓝天义神情傲然的说道:“除了贵寺之外,本教主真还想不出武林中还有那一门派,能够和本教抗拒。

宏光大师道:“在蓝教主预想之下,至多一日夜的力量就可把我少林寺征服,似这般对峙数日,互有伤亡的事,只怕是大出你蓝教主的意料之外吧!

蓝天义道:“不错,未到嵩山之前,在下确未想到嵩山少林寺,会有着如此强大的实力……”

宏光大师接道:“教主未想到我少林寺有此实力,恐怕更末想到天下武林结合在一起的力量,那更庞大无比的气势,天道教中,纵有千百高手,教主勇武绝伦,也难和遍于天下的武林人物对抗。

蓝天义淡淡一笑,道:“大师请我到此就是想说几句威胁之言么?

宏光大师道:“贫僧不是威胁,而是奉劝教主。

蓝天义轻轻咳了一声,道:“好!我已经知道了。不过,本教主也要奉劝大师几句。

宏光大师道:“贫僧洗耳恭听。

蓝天义道:“这几日中数番魔战,虽然是互有伤亡,但我们并未全力攻袭,如若是在下令全力攻打贵寺,那即是另有一番局面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掌门人如若不信。明日午时,即可让你见识一下。

宏光大师道:“贫僧此次请教主到此,希望彼此能够和解,至少,双方能暂时兔除这等终日不停杀戮的情势……”

蓝天义接道:“大师如若想锡去这番杀戮,最为简便的法子,就是归人我天道教下,大师不但可保权位,贵寺亦可保全实力。”

宏光大师摇摇头,道:“寺中长老,大部主战,不惜倾尽少林寺的全力,和贵教一拼,但贫僧觉得那是同归于尽之法,因此主张双方能彼此和解最好,至少暂停这等每日必有的搏斗,双方约定一日,尽出高手,一决生死。

蓝天义略一沉吟,道:“那很好,明日中午如何?”

宏光大师一皱眉头,道:“太急促了,贫僧之意,能够订在三月之后?”

蓝天义道:“我想不出,三月之后,大师有什么制胜之道。”

宏光大师道:“贫僧并未妄存制胜之想,但也不愿归降你天道数,贫僧要尽三月时光,约请天下武林高手,齐集嵩山,然后双方一决生死,如是蓝教主觉出致胜有方,对你而言,那也是一桩有利无害的事,你一战之丰尽服天下高手,也省去了天涯奔波之烦,那一战也将是和天下武林精锐的搏斗,贵教能否称霸天下,一战即可决定了。”

蓝天又沉吟了片刻道:“听来倒很动人,但就双方利害而言,对本教实是害多利少,我给你三月时间,使你尽邀天下高手,赶来少林助战,岂不是增强了贵寺中很多实力?”

宏光大师道:“对贵教而言,亦并非全然无利,三月时间,你蓝教主可以从丹书、魔令上,再求出甚多的武功,贵教中也可以多作三个月的准备。”

蓝天义淡然一笑,道:“本教主已决定,明日午时,对贵寺作一总攻,如若你们能够支持明日的一战,本教主愿尊重大师之言,撤走属下,等你三月,三月后,再在少室峰顶作一决战,如是贵寺无法撑过明日的总攻,那就难免落得一个寺破人亡,少林一脉,从此消失于江湖之上了。

宏光大师道:“蓝教主似乎对明日的一战,充满着必胜信念。

蓝天义笑道:“那将是一场使人惊奇、惨烈的搏斗,本教主夸一句海口,明日的一战,将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场奇怪的搏斗。

宏光大师听得大惑不解,道:“蓝教主可否说的详细一些?

蓝天义道:“本教主已经说的太多了,大师以一派掌门的才慧,不难想出一点眉目由来。

宏光大师突然改变话题,道:“贫僧为教主准备了一桌丰盛的素斋,不知蓝教主愿否赏光?

蓝天义哈哈一笑,道:“好,大师有此一片用心,就算那席素筵中,有着穿肠的毒葯,本教主也要试它一试。

宏光大师回顾了身侧的小沙弥一眼,道:“要他们大开寺门,迎接贵宾。”

小沙弥应了一声,回寺而去。

片刻之后,寺门大开,十八个身着大红袈裟的僧侣,分列两侧,合掌迎客。

宏光大师一欠身,道:“蓝教主请!”

蓝天义看那十八位和尚,都未佩带兵刃,回顾了无缺大师一眼,道:“这些人,你都认识么?”

无缺大师道:“属下认识大半。”

蓝天义道:“他们是何身份?”

无缺大师道:“大部份是少林寺中各院的主持,和上座僧侣。”

蓝天义一面举步而行,一面说道:“这十八位僧侣,个个都是少林寺中的主要人物了?”

无缺大师道:“他们都是宏字辈的人物,也是目下少林寺中最当权的人。”

蓝天义哈哈一笑道:“尔也少林寺中人,怎的连招呼也不肯对你打一个?”

宏光大师冷冷接道:“无缺大师已经由本寺中长者会议逐出少林。”

蓝天义嗯了一声,道:“日后,我能征服贵寺,就要他接掌少林门户。”

宏光大师抢快一步,和蓝天义并肩而行,无缺、玄真,江晓峰等全都追随在身后。

但闻宏大师高宣一声佛号,道:“如若蓝教主当真能征服少林,贫僧可断言一句,少林中人肯活着的绝无仅有。”

蓝天义道:“就算全部死去,也不要紧,世间男人很多,我要无缺大师广征弟子,再成立一个少林寺就是。”

两侧十余位身着红色袈裟的和尚,个个听得脸色大变,激忿之色,形诸眉宇,大有立刻动手之意。

几十道目光,全部投注在蓝天义的身上。

看样子,只要宏光大师微一示意,十八位少林高僧,会立时出手。

蓝天义神态自若,浑如不觉一般。宏光大师一挥手,道:“你们都退下去。”

十八僧侣心中虽然怒火高涨,但少林清规素来森严,掌门人既然有令,只好忍气退下。

蓝天义回顾宏光大师微微一笑,道:“大师,他们对我蓝某人。似乎是很不满意。”

宏光大师淡然一笑,道:“少林寺在武林屹立千年,从未受过这样的屈辱,他们对我这掌门人不满的心情,只怕要超过你蓝大侠很多了。”

蓝天义轻轻咳了一声,道:“听说你们少林寺门规森严对掌门人都有着无比敬畏,怎的对掌门人兴起不满之意呢?”

宏光大师道:“因为少林寺,也从来没有受过这等屈辱,被你蓝教主带领属下,团团把少林寺围困起来……”

回顾了蓝天义一眼,接道:“敝寺中弟子,大部都有了决一死路之心,只有贫僧觉得,这一场杀戮,若能够避免,那是最好不过了。”

蓝天义笑道:“大师对贵寺中大部份弟子的主张不予同意,难到只为了避免一场杀戮么?”

宏光大师道:“自然。我少林寺亦无制胜的把握。”

谈话之间,已到了大雄殿外。

蓝天义陡然停下了脚步,双目突射森寒的目光道:“大师可是在大殿中设下了埋伏?”

宏光大师摇摇头,道:“埋伏倒是没有,不过,我少林门中,有两位闭关已久,早不问事的长老,特地破关而出,希望会会蓝教主。”

蓝天义冷笑一声,接道:“这才是你邀约我蓝某人来此的真正用心了?”

宏光大师道:“教主尽管放心,少林寺中人,从不暗箭伤人,对你蓝大侠纵有请教,也是会明来明去。”

蓝天义挥首向大殿之中瞧去,只见两个白眉垂目,身着白色僧抱,面目清瘦的老僧,并肩坐在两个蒲团之上,双手合十,微闻双目。

在两位老僧右侧不远处,放着一张木椅,似乎是留作待客之用。

蓝天义犀利的目光,扫惊了大殿一眼,除了两个老僧之外,再无其他埋伏,才冷然一笑,道:“这两个和尚,想是贵寺中辈份最高,武功最强的人物了?”

宏光大师淡然一笑,道:“两位老前辈在敞寺辈份最高,倒是不错,但他们武功如何,贫僧从未见过他们施展,不敢妄作论断。”

蓝天义说话之时,一直暗中留心着两个老僧的举动,但两人静坐如故,连眼皮也未眨动过一下。

宏光大师当先进殿,行人殿中,道:“蓝教主请啊!

蓝天义道:“就算大师在这大雄宝殿中布下了天罗地网,蓝某也不放在心上。”

回顾了无缺大师一眼,接道:“你跟我进人大殿,其余的人守住殿门。”

无缺大师应了一声,紧随身后,行入了大殿之中。

宏光大师佛杖微举,沉声说道:“现过两位师叔。”

两个老僧一齐垂首,但却只闻左首一僧说道:“掌门不用多礼。”

宏光大师一收绿玉佛杖,退到二位老僧身后。

两位老僧四目陡然睁开,四道冷电一般的眼神,投注在蓝天义的身上。

立首一僧,缓缓说道:“阁下就是天道教主蓝天义?”

蓝天义道:“不错,正是在下。”

左首老僧双目神芒看去,缓缓说道:“教主请坐。”

蓝天义也不谦让,大刺刺的在木椅上坐了下来。

无缺大师却在两位老僧的目光之下微现惊怯之意,退到蓝天义身后而立。

立首老僧神情平静的说过:“老衲等不问世事已久……”

蓝天义接道:“那么蓝某人荣幸万分,得蒙两位老禅师特别垂青了。”

立首老增一皱眉头,道:“蓝教主如非带人围困了少林寺,老衲还不致重启禅关。”

蓝天义神情倔傲冷笑一声,道:“但两位老禅师已经重启禅关,再蹈人间,而且又是为了我蓝某,区区在此,两位老禅师有何见教,可以明说了。”

言下之意,似乎不愿和俩人多谈。

左首老僧脸上既不见忿怒之色,也不见笑容,仍然保持平静,缓缓说道:“听说蓝教主,乃一代武林奇才、大侠,老衲原想和蓝教主多谈一些江潮中事,蓝教主既然有些不耐,老衲也只好节言了。”

蓝天义道:“节言最好,老禅师可以直接谈出邀请在下来此的用意。

左首老僧微微颔首,道:“蓝教主气势凌人,全未把老衲看在眼中了?”

蓝天义道:“天下人那说我蓝天义气势凌人,大师之言,不足为怪。”

左首老僧淡然一笑道:“千百年来,武林中代枭雄,才具,武功,强过你蓝教主的并非没有,他们亦曾存有统领江湖之愿,但却无一人能够成功,蓝教主如肯悬崖勒马……”

蓝天义冷冷接道:“蓝某人听这等劝告之言,满耳盈掏,老禅师不用再费口舌了。”

左首老僧长叹一声,道:“暮鼓晨钟,警不醒冥顽之人,老衲只能算尽了心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以身殉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