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32章 枭雄突围

作者:卧龙生

江晓峰抬头看去,只见两个身着月白僧袍的老僧,并肩站在三丈开外,除了空中的四面飞钹之外,每人手中,还各自握老一面铜钹。

那铜钹大如轮月,破空一飞来,金光闪闪,疾转如轮,别有着一种震人的威势。

蓝天义哈哈一笑,道:“少林飞钹绝技,盘空飞旋,人人怯畏,可是我却未把它看在眼中。”

说话之间,一面飞钹当先飞到。

蓝天义长剑一伸,大喝一声:“走。”

无人知晓他用的什么巧劲,但见长剑在飞钹上面一拨。那近身飞钹,旋转的力道,忽然大变,笔直的飞了过去。原来,这飞钹暗器,发出之时,全凭一般旋转的力道,如若不能击中敌人,亦仗凭旋转之力,飞回发钹人的手中。

但蓝天义一拨之下,飞钹上蓄力大变,竟然不再为旋转的暗劲控制。

蓝天义拨开了当先而至的飞钹,第二面飞钹已接着飞到。

这一面飞钹,变化不同,将近蓝天义时,速度突然加快了好多,直向蓝前胸撞去。

蓝天义冷笑一声,长剑突然一个快旋,那飞钹有如贴在了剑上一般,跟着蓝天义的剑势转了一周,劲道尽消,跌落在实地之上。

第三面飞钹接续而至,蓝天义突然大喝一声,长剑迎向飞钹劈去,剑身上蓄有强大无比的内力,青铜飞钹,竟然被一剑劈成两半。飞钹中分,失去了平衡的旋转力道,跌落地上,仍然不停的打转,激起了一片尘土。

蓝天义击落了第三面飞钹,身子突然飞跃而起,长剑疾向第四面飞钹上点去。

他剑上含蕴着一种奇怪的力道,点中飞钹之后,飞钹突然向下一沉,砰然一声,撞入地上,半面飞钹深入土中。

他在片刻之间,用四种不同手法对付了四面飞钹,不但祝小凤等教中弟子,个个看的心中敬服,就是两个施放飞钹的老僧,也瞧的暗自赞叹不已,道:“蓝教主果非凡响,小心了。”

喝声中,又是四面飞钹,盘转飞来。

两个老僧似是自知手中的飞钹,无法伤得敌人,飞钹出手,人也联袂飞起,直向正东奔去。

蓝天义长剑疾抡,人随剑起,剑闪万道光华,击落了四面飞钹。

就这一瞬间的工夫,两个发钹老僧,已隐入东西厢房不见。

但东西南北四个方位上,这时却同时出现了四座罗汉阵。

江晓峰暗中数计,每座罗汉阵一十八人,四座罗汉阵合计七十二人。

四座罗汉阵,十八位僧侣,分执着九支禅杖,和九柄戒刀。

正东方位上的僧侣,穿着青色的僧袍,正南方位上,穿红色的僧袍,正西方白色僧衣,正北方却穿着一色的黑袍。

蓝天义虽有绝世武功,但他已领教了罗汉阵的厉害,眼看四座罗汉阵同时出现,亦不禁心生寒意。

如若他只有一个人,凭仗绝世武功,在未被罗汉阵缠上之前,破围而出,并非难事。但他六个随行的属下,却无法和他同时破围而出。

突然间,他感觉着六个随行的属下,不但未能助他一臂之力,反而变成了他的累赘。目光转动,扫掠了六人一眼,冷肃的说道:“你们那一个有破围而出的能耐?”

六人面面相觑,没有一个接口。

蓝天义冷然一笑,道:“少林罗汉阵,确是厉害无比,如果被他们缠上,很难立时脱身。”

江晓峰等不知他的心意,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蓝天义怒道:“你们听懂本座之言了么?”

余三省道:“话是听明白了,但却不了解教主言中之意。”

蓝天义道:“本座的话,很容易明白,如没有你们六人随我同来,区区几座罗汉阵,决无法困得住我。”

祝小凤听蓝天义说,如果没有自己和江晓峰等六人同来。

这区区几座罗汉阵,决困不住他,不由问道:“教主之意呢?”

蓝天义冷冷说道:“我不愿和他们缠斗下去,但又不愿你们落在少林寺僧侣手中,应该如何,诸位不难想通了。”

江晓峰偷眼瞧去,只见此刻蓝天义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脸上泛升起一片紫气,双目中泛动着一片杀机。

这些人,都是久年在江湖上走动,如何听不懂蓝天义言中的弦外之音?但却个个装作不懂。

蓝天义一皱眉头,道:“你们当真都听不懂本教主的话么?”

祝小凤目光转动,看所有之人,都不答话,轻轻咳了一声,道:“教主何不说得明白一些,使我们人人明了?”

蓝天义道:“好吧!如若你们都已死去,本座就无此顾虑了。”

祝小凤道:“教主之意,可是要我们战死于此,也不许让他们生擒活捉?”

蓝天义道:“时间太久,本教主无法多等。”

祝小凤道:“那要如何?”

蓝天义冷漠的说道:“你们手中都有兵刃,如若肯自绝而死,本座就可以放心走了。”

几人心中虽然早已听出来蓝天义的弦外之音,但经他这般说出来之后,仍不禁为之一呆。

江晓峰心中暗道:“这蓝天义既练正宗武功,又再练过魔功,此刻大约已变了魔性,大有六亲不认之慨。”

但闻蓝天义厉声喝道:“你们愿意不愿意?”

江晓峰眼看余三省等都缓缓举起手中兵刃,似是有着从命自刎之意,不禁心中一动,大声喝道:“启禀教主!”

蓝天义目中寒光如电,盯注江晓峰的脸上,道:“你要说什么?”

江晓峰过:“连晚辈也要死么?”

蓝天义道:“不错,你也该死,除非你有能力突破罗汉阵。”

江晓峰道:“教主对属下如此无情,不觉叫人太过寒心么?”

蓝天义冷冷道:“你们都死了,这件事别人如何知晓?”

祝小凤道:“少林僧侣会讲出去。”

蓝天义冷然一笑,道:“我已决定血洗少林寺,不留一个活口,尽屠了少林僧侣之后,天下武林,再无反抗我天道教的力量了……”

语声一顿,接道:“你们不过死去六个人,少林寺将以千条性命偿还你们,这死亡的价值难道还不够高么?”

江晓峰心中暗道:“这蓝天义当真是够恶毒了,大约是我们看到了他和明定大师动手经过的情形,不愿我们把此事泄漏出去。”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也许我们无能冲出少林寺的罗汉阵,但却望教主给我们一个机会。”

这时,东南西北四方的罗汉阵,已然布成了合围之势。

但并未立刻动手。

蓝天义回顾了群僧一眼,冷冷说道:“文超,你的意见最多。”

江晓峰心中暗道:他已存下必杀我等之心,就算能随他破围而出,也是难得活命,卧底的用心,已难再继,何不借此机会,挑动玄真道长等,背叛变于他。如若能借少林僧侣之功,取他之命,或者是生擒了他,也可消去了武林中一场大劫。“

他盘算决定,胆气一壮,冷冷说道:“一个人只能死一次,我们能为教主效命,赴汤蹈火,在所不惜,身逢强敌,战死亦是无憾,但教主强逼我们自刎而死,未免有些叫人寒心了。”

蓝天义似是对江晓峰的反抗,大感意外,任了怔道:“你说什么?”

江晓峰沉声应道:“晚辈之意,是请求教主,即使不带我等突破罗汉阵,亦望教主能给我们一个求生的机会……”

蓝天义道:“什么机会?”

江晓峰道:“让我等自生自灭,教主无法回护我等,带我们全体离此,亦望能让我们自生自灭,试试这罗汉阵的威力。也许,我们六人之中,会有一两个求得生存的机会。”

蓝天义冷冷的说道:“你们全无机会,与其死于少林群僧手里,何不自刎而死?”

江晓峰暗中一直留心着无缺、玄真、祝小凤等的神情。

只见他们个个脸色严肃,眉宇之间隐隐泛起反抗之意。

但他们一和蓝天义的目光接触,立时就垂下头去,脸上那一股锐利的反抗之意,也随着消失。

江晓峰发觉了这个隐秘,似乎是蓝天义的眼睛中蕴藏着一种力量,能使他们消失去反抗意识,甘愿从命自裁。

他数度和蓝天义的目光接触。虽然也感觉到他目光中威棱四射,但未使自己心生畏惧。

就在他发觉这隐秘的同时,蓝天义似是也警觉到江晓峰的情形不对,冷冷说道:“高文超,你可识得本座么?”

江晓峰突然向前行了两步,挡在群豪身前,高声说道:“你是天道教的教主,蓝天义。”

蓝天义脸上泛现出的惊愕,尤过怒意,楞了一下,沉声说道:“你既识得本座,还不回剑自刎,难道要我动手么?”

江晓峰道:“如若在下一定要死,我也要死得个轰轰烈烈。

教主纵要动手杀我,我也是一样要出手反击。“

蓝天义奇道:“你心中当真是这样想么?”

江晓峰道:“在下心中确作此想,教主如是不信,不妨出手试试。”

少林群僧,已把四个罗汉阵混合为一,但仍未发动出手,江晓峰和蓝天义两人的对话,使他们有了充分的时间。

但少林僧侣,却也是有意看完天道教内一场窝里翻的好戏“

蓝天义对江晓峰的坚定反抗,实有着大出意外的感觉,但并未挥剑出手,反而压制胸中的怒火,平和说道:“你当真是高文超么?”

江晓峰冷哼一声,道:“我是你的女婿,但你竟然迫我自绝。”

蓝天义双目盯注在江晓峰的脸上,道:“我在问你的话。”

江晓峰道:“如若我此刻声明脱离了天道教,似乎是用不着再听你之命了。”

一面暗中观察祝小凤、玄真道长等的反应。

除了玄真道长和无缺大师脸上一片平静之外,祝小凤、罗清风、余三省脸上也都升起了强烈的抗拒之意。

江晓峰无法了然个中的内情,但已确定了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只要祝小凤、罗清风、余三省等不和蓝天义的目光触接,这三人就能孕育求生自救的反抗力量。

如若蓝天义有一种控制这些人的“奇术”,无缺大师玄真道长,应该是受毒较深的人。

他心中盘算着场中的情势变化,但戒备之心,并未消失。

缓缓举起了长剑,平横胸前。

他已暗下决心,只要蓝天义出手,将以蓝夫人所授的武功,和他力拼几招。

只听蓝天义发出了一声震撼人心的大笑,道:“高文超,你好大的胆子!

江晓峰身子随着蓝天义的目光摇动,拦阻他的目光触及到罗清风等人。

他全神运剑待敌,而未再回答蓝天义呼喝之言。

蓝天义缓缓扬起了手中的长剑,道:“高文超,你抗拒本座之命,我要一剑取你首级。

江晓峰道:“教主试试吧!你的武功虽然高强,但在下相信还能够接你几招。”

他这几句豪壮之言,似是也激起了祝小凤等反抗的勇气。

但祝小风格格一笑,道:“教主迫我们自刎而死,和死于少林僧侣的手中,有何不同?但我们能放手和少林僧侣一战,也是桩死而无憾的事。”

余三省道:“教主如若想出手取我等之命,横竖是不免一个死字,我等如不愿束手待毙,那只有反抗一途了。

蓝天义感到教主的尊严,受了很大的损伤,心头怒火高张,冷笑一声,道:“本座先处置了你们这一群叛徒,再对付少林和尚。”

突见寒光一闪,一点寒星,挟着数缕白线,疾射而来。

耳际间响起了祝小风格格的娇笑之声,道:“蓝教主,对不住啦,我要在死去之前先用暗青子招呼你两下,这也是死有荣焉了。”

蓝天义怒喝一声,长剑突然飞起,顿时闪闪幻起一片银虹。

但闻几声叮叮咚咚之声,一枚透骨子午钉,和十余枚毒针,尽被蓝天义闪起的剑光击落。

蓝天义杀机已动,击落了祝小凤打出的暗器,突然飞跃而起。

身剑合一,化作一道白虹,直向江晓峰等人飞扑过来。

江晓峰站在最前面,自然是首挡锐锋。

眼看那一圈森寒的剑气,直罩下来,江晓峰不得不奋起神勇,挥剑一击。

这一剑正是蓝夫人传授他的剑招之一。

江晓峰连得松溪老人赐赠丹葯,调息苦练,不觉之间,功力已增进甚多。

没有人看清楚两人的剑招变化,但见一道白芒飞起,卷入了一圈森寒的剑气之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 枭雄突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