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33章 火墙拒敌

作者:卧龙生

这时,执剑黑衣人源源涌到,埋伏在四周的少林僧侣,也重重跃出迎敌。

片刻之间,已成了一个数十人分别搏斗的大场面。

江晓峰瞧了一阵双方的搏斗形势,虽然还无伤亡,但却是一场性命相搏的险斗,随时可能发生流血的惨局。

就在他心念转动之间,又有一批黑衣人涌了进来。

少林寺僧侣人手不足,形成以寡抵众之势。

隐身在松树上的两个少林僧侣,突然放下了匣警长箭,取了兵刃,飞身而下,参与助战。

两个僧侣虽然未招呼江晓峰,但江晓峰却紧随二增身后飞落,仗剑迎向涌入少林寺中的黑衣人。

扑入少林寺中的黑衣人,虽然未穿道袍,但却清一色手执长剑。

江晓峰心中有疑,大声喝道:“来者可是武当弟子么?”

语声未落,两柄长剑,分由左右攻了过来。

江晓峰长剑一挥,挡开了两柄长剑,冷冷说道:“诸位如若不肯回答在下的问话,那就别怪在下剑下无情了?”

喝声中长剑掉转,反击了两招。

两招剑势,分向两个黑衣人攻去。

江晓峰诚心要两人吃点苦头,剑上蓄蕴了极强的真力。

果然,两个黑衣人接下了江晓峰的剑势之后,都被震退了一步。

但见人影一闪,一条人影,天马行空一般,直向江晓峰扑了过来。

那人来势猛恶,连人带剑,有如一道白虹般疾飞而至。

江晓峰长剑一挥,化作一片寒云。

双剑交触,响起了金铁交鸣之声。

那扑向江晓峰的剑势,被生生震退了五尺。

江晓峰挡开了对方一剑之后,也瞧出来人正是武当门下的青萍子。

当下急急收住长剑,低声说道:“青萍道长。”

青萍子一面挥剑攻上,一面暗施传音之术,道:“阁下是何许人?”

江晓峰道:“在下江晓峰。”

青萍子道:“江少侠请让我几剑,贫道正有话奉告。”

江晓峰道:“好!道长放心攻罢。”

青萍子长剑疾转,连攻五剑。

江晓峰挡开青萍子五剑之后,转身向前奔去。

青萍子大喝一声道:“那里走!”纵身直追而去。

两人奔行数丈,暗影中立时跃飞出四个少林僧侣,拦住了两人去路。

江晓峰左手打出暗记,口中低声说道:“这位道长和在下有要事商谈,诸位请让开去路。”

四个僧侣看他打的暗记不错,依言让开去路。

江晓峰越过四僧,又向前奔行数丈,停了下来,回身说道:“道长有何指教?”

青萍子道:“贫道心感江少侠相救之恩,曾约江少侠赶赴武当一行,可惜江少侠未能履约。”

江晓峰道:“道长之约,在下一直是牢记心中,但武林中变化太快,蓝天义又一直追杀在下,贵派为势所逼,暂允依附在天道教下时,在下也在场中。”

青萍子啊了一声,奇道:“贫道怎的未曾瞧到江少侠。”

江晓峰道:“那时在下不是江晓峰,而是血手门的高公子。”

青萍子道:“江少侠易容混入了天道教中?”

江晓峰道:“不错,扮装高文超。”

青萍子道:“我们犹豫难决,听到一种传音术,要我们多多忍耐,想是江少侠所示了?”

江晓峰摇摇头道:“传音要各位忍耐,以保实力的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

青萍子道:“那是说,目下有很多人混入了天道教中?”

江晓峰沉吟了一阵,道:“就在下所知,人数并不多。”

青萍子四顾了一眼,低声说道:“在下有一物奉赠江少侠。”

探手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递了过去。

江晓峰接过玉瓶,道:“是葯物?”

青萍子摇摇头,道:“击破玉瓶,可得一张白绢绘制的秘图,依图索骥自会引导江少侠到一个去处。贫道既受救命之恩,又觉着江少侠是一位可信托的君子,才把此隐密尽付江少侠。”

江晓峰心中甚感奇怪,问道:“道长可否说明白的一些?”

青萍子道:“那是贫道发现的一件隐秘,对你江少侠,甚至是整个武林,有很大的帮助。”

江晓峰皱皱眉头,道:“听道长之言,这该是一件十分重大的事?”

青萍子道:“就贫道的看法,它是极为重大。”

江晓峰道:“贵掌门知道么?”

青萍子道:“贫道已经说过,那是贫道个人发现的一桩隐秘,贫道亦曾数经思索,是否应该告诉掌门人,但我三思之后,觉着此事,和武当派关系不大,因此没有告诉敝掌门。”

江晓峰收好玉瓶,道:“好!在下如能抽出时间,一定赶去见识一番。”

青萍子急道:“我无暇对你详细说明,如是才智不够的人,去也无用,贫道已然考虑再三,觉的江少侠最为适当,但你不能等抽出时间再去……”

江晓峰接道:“要在下如何?”

青萍子接道:“想法子非去不可,而且愈快愈好,时间不多,贫道走了。”

转身慾去。

江晓峰急急喝道:“道长止步。”

青萍子转过身子,道:“江少侠有何吩咐?

江晓峰道:“这一路攻入少林寺的人,似都是贵派弟子。

青萍子道:“不错,都是本门中弟子,贫道正是这一路的领队。

江晓峰道:“我看贵派中弟子,个个振剑力拼,攻势极为凶猛,道长难道准备当真要和少林寺中僧侣拼命么?”

青萍子叹息一声,道:“敝掌门身受禁制,如若不全力一拼,敝掌门恐怕是很难保得性命。

江晓峰道:“道长要仔细想想,如若真的大家各凭武功一拼,贵派未必能够占得便宜,何况,贵掌门的生死虽然重要,但他只有一个人,在这一场拼命搏战之下,贵派中弟子的死伤,恐怕要在数十人以上了。

青萍子苦笑一下,道:“江少侠之意呢?贫道应该如何?

江晓峰道:“在下觉着此刻已是贵派面临抉择的时机,少林寺中僧侣,已奋起抗拒天道教,贵派如能一举间倒戈对敌,可增加不少实力。

青萍子道:“如若贫道目下有此力量,能使我武当门下弟子,尽皆倒戈相向,那蓝天义会放心要贫道带队攻入少林寺么?

江晓峰一皱眉头,道:“为什么?”

青萍子道:“蓝天义把我武当弟子,每十人编成一组,每一组中,由蓝天义派遣两人管理,那两人控制了其他的八个人。”

江晓峰道:“道长可否联络贵派中弟子,搏杀蓝天义派来的人?”

青萍子道:“自从蓝天义派来人后,本门中弟子,似乎是对他们都很依持……”

江晓峰接道:“这么说来,道长是决心驱使贵派中弟子,和少林僧侣一拼了?”

青萍子道:“不瞒江少侠说,本门中弟子分组之时,我们武当四子,都被蓝天义囚集一处,蓝天义如何控制本门弟子,贫道并不清楚,但贫道愿意暗中一试。”

江晓峰道:“我通知少林寺僧侣,不要他们认真搏杀,免得双方都造成重大的伤亡……”

语声一顿,接道:“不过,道长要尽快答覆我。”

青萍子道:“一顿饭工夫之内,如若还无回音,那就是我已失去控制本门弟子的能力了。”

江晓峰神情肃然的说道:“如若贵派中弟子,不能及时反正,少林僧侣为了自保,只好要大开杀戒了。”

青萍子黯然说道:“事已如此,如若贫道无法促使本门中弟子反正,他们也就已变成了蓝天义的工具,贫道也就无法顾及他们,只好杀了他们。”

江晓峰接道:“好!就此一言为定,不过……”

青萍子道:“不过什么?”

江晓峰道:“不过,道长是否要反正过来呢?”

青萍子道:“我们武当四子,生死同命,而且贫道一人,也不能影响大局,如若不能及时策反门下弟子,贫道也不想独善其一身……”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贫道唯一放不下心的,就是贫道收藏的这件物品,如今交给你江少侠,贫道心中已再无顾虑了、”

江晓峰叹息一声,道:“你们师兄弟情意深重,生死与共,在下实也不便从中作梗,坚持不让道长顾及他们的生死,独善其身,但一个人的生死,应该有轻重之分,在下言尽于此,当该如何,道长自己考虑了。”

青萍子黯然道:“贫道会三思江少侠之言。”

转身一跃,疾快而去。

江晓峰目光转动,只见正南方熊熊的火光,突然消失,心中暗暗赞道:“王修能在片刻间燃起一片火海,而且能够控制住它,使它很快熄去,非极高才慧之人,实难设计出来。”

再看前面少林僧侣和天道教中人的搏杀,十分激烈,天道教中人源源涌入,少林僧侣员个个勇猛,也呈不支之势。

如不大开杀戒,以挡强敌的攻势,少林僧侣似已难再守住阵脚。

奇怪的是,王修编排各路救应的援手,竟然不见赶来。

但这一来,天道教的攻势,又是以武当弟子为主,如若大肆屠杀,只怕日后很难为武当所谅解。

正自为难之间,突然身后传过来王修的声音:“江少侠用不着左右为难,这里已用不着你出手助战。”

回头望去,只见王修站在六尺以外的夜色之中。

江晓峰心中忖道:“星光微弱,夜色幽幽,如此距离,决无法看到我的脸上神情,他怎会知晓我心中所想之事。”

但闻王修接道:“江少侠快请回来。”

江晓峰一提气,跃落到王修的身侧,道:“老前辈,宏光大师授权你指挥少林僧侣,怎不快调援手赶来助战?敌势强大,少林僧侣已然难再撑下去了。”

王修道:“咱们要保存实力,这不过是天道教的先锋而已,以后的攻势,必将是越来越强,咱们不用和他们玉石俱焚,保

存实力最为重要。”

江晓峰道:“这么说来,要看着那数十位少林僧侣,苦苦战死不成?”

王修道:“咱们设下很多埋伏,不能弃而不用。”

江晓峰道:“老前辈可是要他们撤退下来?”

王修点点头,道:“不错,咱们要保存实力以应付更重要的攻势。”口中说话,右手却探人怀中,取出一枚竹哨,放人口中,吹出了一阵阵尖锐的哨声。

哨声传人耳际,搏斗的战场上,也起了很大变化。

只见列队迎敌的少林僧侣,突然向后退了下来……

群僧既知地理形势,又训练有素,虽然是向后撤退,仍是有条不紊。

几个断后僧侣,稍一阻挡天道教的攻势,立时以极快速度,闪人了暗影之中。

江晓峰隐在暗处查看,发觉天道教中人,列队横立,不下七八十个之多。

其中之人,大部份手执长剑,显然这一路攻势,是以武当弟子为主,低声对王修说:“老前辈,这些人大都是武当门下弟子,老前辈可不要伤人太多,能把他们……”

话未说完,突闻一阵钟声传来。

紧接弓弦声动,一排弩箭,疾射而去。

青萍子口发长啸,挥动长剑,当先拨打近身弩箭。

执剑黑衣人迅快的散布开去,各舞长剑护身。

但闻一阵波波之声,不绝于耳,近身弩箭,大都为长剑击落。

但因夜色幽暗,弩箭来自四面八方,拨打不易,亦有数人为弩箭所伤。

青萍子振剑大喝一声,当先向前冲来。

十余个黑衣人追随身后,挥剑护身而进。

江晓峰一皱眉头,暗暗忖道:“青萍子倒是奇怪的很,就算不能倒戈相同,也不该这等奋不顾身的向前奔冲,看样子定得先制服住他,才能阻止这一路的攻势。”

正待挥剑迎敌,忽见火光闪动,四五支燃烧的火箭,由暗处疾射而出。

这些火箭并不射人,却射向江晓峰身前一片草地之上。

燃火长箭,都是在王修指导下做成的特殊之物,落地之后,立时化成一片蓝色的火焰。

草地上,早已被少林僧侣散布下硫磺、油棉等物件,见火即燃,而且蔓延得十分迅快,片刻之间,已燃烧成一道八尺宽,四五丈长的一道火墙。

青萍子右臂一振,跃飞而起,跃过火墙。

江晓峰心中大怒,忖道:“这牛鼻子老道,奋身猛攻,不知是何用心。”

长剑向前一探,人随剑起,迎了上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 火墙拒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