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34章 少林密技

作者:卧龙生

那绢图似是已经过了不少时间,已然变成黄色。

王修捡起绢图,十分小心的打开仔细看了一阵,点点头道:“江少侠,这是一幅指示一处隐密所在的图案。”

江晓峰道:“那就不错了,老前辈是否能够瞧出这图指示何处?”

王修道:“武当山,这山上面有一个突峰,老夫认识。”

江晓峰探首过去,瞧了一阵,叹道:“如若不是把图交给老前辈,在下瞧上个三日五夜,也是瞧不出一点名堂了。”’王修笑道:“这不要紧,你瞧不出来时,自然会问青萍子了。”

江晓峰道:“老前辈,如若是咱们同到武当山去,老前辈是否能够找出图上指示所在?”

王修道:“那要先到这座峰前后,再看四周形势,才能决定,但这幅图画的并不复杂,如若真有图中所示的地方,在下自信可以找到。”

江晓峰道:“那好,咱们几时到武当山去瞧瞧?”

王修道:“此时此情,咱们也无法预料几时才能够离开少林寺啊!”

江晓峰道:“老前辈,那青萍子说的很重要,他要我尽早赶往那武当山上一行,他说这幅图,对整个江湖的局势,都可能有着很大的影响。”

王修呵了一声,道:“有这等事?”

江晓峰道:“好吧,如若咱们了然一些内情,也可决定是否可以去了。”

王修道:“我去问问他们,我现在去青萍子囚禁的地方。”

说罢,即转身向外行去。

片刻之后,王修带着青萍子,行了进来。

江晓峰抱拳一礼,道:“道长好么?”

青萍子道:“少林僧侣对我不错,住的地方,也十分安全,他们施用少林独门手法,点了我两处穴道。”

江晓峰道:“彼此在搏斗之间,难怪他们要小心一些。”

王修展开了手中的娟图,说道:“道兄,目下少林寺仍处在极端的危机之中,天道教中人,随时可以再向少林寺中攻袭,因此,在下无暇和道见多谈,这一点要请道见原谅。”

青萍子道:“这个,贫道明白。”

王修道:“这幅图是怎么回事,道兄告诉江少侠,这幅图十分重要。”

青萍子道:“很重要,也许它可能影响到整个武林大局。”

王修道:“这就是在下请道兄到此的用心了,在下用尽心机,也想不出,这幅图为什么能够影响到整个武林大局?”

青萍子道:“王兄才华冠绝一代,素有神算之称,不知是否已仔细的看过这幅图?”

王修道:“在下看过了,不过,瞧不出它有什么重要的地方。”

青萍子说道:“这幅图,指示出一个十分隐密的地方。”

王修道:“不错,在下也瞧出来了,但却想不出那处隐密所在,和武林中有何关系?”

青萍子四顾了一眼,道:“这藏经阁中,只有两位么?”

王修道:“这是少林寺藏经之所,平常之时,也是防守最严的地方,此刻,自然最更为严密了。但这地方,眼下却只有我们两个人。”

青萍子道:“贫道曾经依照图上所示,找到了那处隐密的所在。”

王修道:“你已经瞧过了?”

青萍子道:“没有,我只到了洞口,没有进去。”

王修道:“快些说下去吧!少林寺的掌门方丈,很可能就要来了,如若道兄不愿让他听到,那么就只有在他到此之前,说完内情。”

青萍子道:“贫道找到了那地方,见是一座十分隐密的山洞,那洞口十分细小,如无此图,决难找到……”

王修道:“你既到了洞口,为什么不肯进去呢?”

青萍子道:“因为我是武当弟子,那洞口有我们两代武当掌门留下的手谕,不许武当弟子擅自入内,所以,贫道在洞口犹豫了很久,未曾进去。”

王修缓缓道:“道兄,那洞中究竟存放了什么?”

青萍子道:“贫道没有进去,无法说出那洞中存放的何物。”

王修道:“那么道兄又怎能肯定,那山洞之中的存物,和整个武林都有着很大的关系呢?”

青萍子轻轻叹息了一声,道:“我们武当派中,有一个传说,也是一桩隐密,非我武当派中人,很少有人知晓。那就是我们武当祖师张三丰,曾留下了一套剑法,那套剑法曾经击败了当时武林中所有的高手,凡是败在剑下的人,都受了伤。”

王修嗯了一声,道:“不错,有这么一个传说,只是流传的不广罢了。”

青萍子道:“传说那一套剑法,太过恶毒,本派祖师,手谕第二代掌门人,凡我武当弟子,都不许学这一套剑去。武当派虽然经那一战,在武林中占了一席之地,但最精华的剑道,却也因此失传。”

王修道:“道兄怀疑,那套剑法,就留在那山洞之中?”

青萍子沉吟了一阵,道:“不只是怀疑,而是有着十之八九的把握。不过,那山洞之中,有很多凶险的埋伏,如若没有这张图,进入山洞之人,全无一线生机。这张图,不但告诉你那山洞的位置,而且还指示出山洞中的埋伏,但你未进入洞中之前,也无法瞧出那洞中的含意。”

王修道:“这幅图确是很复杂,但道兄未见山洞,怎的能知晓如此清楚呢?”

青萍子道:“这件事我已经想了很多年,而且求证所得,我这推断不致有错……”

长长吁一口气,接道:“我不是出卖武当派的隐密,而是为整个武林同道的武运。那套剑法,除了我们武当派的师祖之外,就没有传过第二代,所以,贫道相信,它决不会记载在金顶丹书上面。再说江少侠又不是我们武当门下,用不着受我们武当先师的令谕束缚。”

一直很少开口的江晓峰,此刻却道:“在下这点才智,纵然进了那山洞之中,也未必能够解得洞中的隐密,希望能和王老前辈同去,不知道长意下如何?”

肯萍子道:“图已经交给了你,如何处理,你们自己决定。”

言下之意,无疑是答应了江晓峰的请求。

王修道:“哆谢道见对我王某的信任,现在还无法预知是否能够生离少林寺,进人那座山洞,不知道长是否还有别的要求?”青萍子道:“要求倒有一个,王兄如是不问,贫道就不会出口。”

王修道:“道兄但说不妨。”

青萍子道:“此剑术,本是我们武当派所有,希望江少侠,将来把它还入武当。”

江晓峰道:“贵门中人,都受那禁令束缚,在下纵然遇上一个才慧深厚的人,也无法还回武功。”

青萍子道:“那套剑法,只可用来对付蓝天义,一旦武林情势恢复正常,希望江少侠就不再施用这套剑法。”

江晓峰道:“这个在下可以答允道长。”

青萍子道:“还有一件事劳请就商两位?”

王修道:“请说啊!”

青萍子道:“可否告诉少林门下弟子,不要他们再点我穴道。蓝天义很可能找到这里,贫道需要坐息,万一有变,亦可保

命。“

王修道:“在下替道长说一声就是。”

青萍子道:“两位尽可以放心,贫道决不会欺骗两位。”

王修道:“此事还未到完全开朗之境,道兄还要紧守此秘,不能宣扬出去。”

青萍子道:“贫道明白。”

王修道:“好!咱们走吧!”

转身向外行去。

青萍子紧随王修身后而行,一面低声问道:“王兄,那江晓峰是否配学这套剑法?”

王修道:“他如不配,放眼天下。再无第二个人可以学了。”

青萍子微微一笑,道:“这么说来,贫道还没有看错。”

两人刚刚离去,宏光大师已带着天弹、天音等行入阁中。

江晓峰站起身子,抱拳相迎。

宏大大师还了一礼,道:“王施主呢?”

江晓峰迈:“片刻就来。”

语声一顿:“诸位要在此练习贵派绝技,在下留此不便,我先告退。”

宏光大师还未来及答话,王修已快步行了进来,接道:“我瞧江少侠不用避了。”

宏光大师道:“本寺中绝技,不宜外人瞧看。”

王修道:“江少侠不是外人,他为了贵寺,剑斗受伤!”一面说话,一面举步行近了宏光大师;低言数语。“

宏光大师连连点头,道:“王施主说的不错……”

目光转到江晓峰的脸上,接道:“江少侠不用避出去了。”

江晓峰暗暗讨道:“这王修说服人的能力,的确是少见,似乎是三言两语,就把那少林方丈给说服了。”

口中却应道:“好!大师既然相信在下,我坐在一侧,不看诸位习武就是了。”

宏光大师道:“不但要你江少侠看,而且还要你江少侠学。”

江晓峰道:“这个,方便么?”

宏光大师道:“数百年来,我少林派中,大都是隐技自珍,武林中无人不知,我少林寺中,收藏有七十二种绝技密本。但这些年来,本寺虽然代有才人,但却没有一人,能同时把七十二种绝技,完全学成,集于一身。不幸的是,敞寺中严密收藏的绝技密本,竟然已有很多外泄。”

江晓峰道:“泄于何处?”

宏光大师道:“那金顶丹书上,就记述有我少林绝学。只不过,贫僧无法断言,那金顶丹书上,记述有本寺中几种绝技罢了。”

语声一顿,接道:“但贫僧这套大悲仗法,未列入七十二绝技之内,代代都由掌门人传授下来。这套杖法的用心,原本是用来防止本门中高手叛离之用,也代表了掌门人的权威,想不到,如今用以对付蓝天义”

目光转注到王修的脸上,道:“王施主的才华,已赢得本门全体僧侣的敬服,贫僧对他更是钦敬。他要贫僧通权达变,造就你去抗拒蓝天义对江湖上的威胁。因为你是唯一能够抗拒蓝天义的人物”

江晓峰道:“大师过奖了。”

宏光大师微微一笑道:“贫僧信其判断,服其才华。故信其然。因此,贫僧决心把一套大悲仗法,在传与两位师叔时。同时传授给你。”

江晓峰道:“这个”王修接道:“武林正面临大敌,江少使铁肩担下正义,身负八武林安危大任,不用推辞,此刻时间极为宝贵,诸位可以开始练习了。在下出去看看,如无行列特殊清形。就不惊动诸位。”

转身行出港经阁,顺手带了阁门。宏光大师目睹王修去后,燃起两支火烛,神情肃然的望着天禅、天音说道:“两位师叔,对贫僧把我少林绝技传于外人一事,不知有何高见?”

冷佛天禅大师答道:“事缘特殊大变,不可拘于小节。”

天音大师道:“掌门人纵横全局,悉凭作主。”

宏光大师道:“江少侠,你学得本门的密技之后,希望答允贫僧一事。”

江晓峰道:“大师吩咐,但得力能所及,无不答允。”

宏光大师道:“答允贫僧,这套杖法,是少林以外的人,由你始,由你终,不得再传授他人。”

江晓峰道:“贵寺绝技,江某怎能私相授人?”

宏光大师笑道:“贫僧相信江少侠是君子,一言九鼎。”

江晓峰道:“大师放心,我江某人出口之言,如有背弃,必遵天谴。”

宏光大师道:“咱们现在开始,贫僧先把全套杖法,讲解一遍,诸位先了然一个大概,再行一招一式的练习。”

天禅、天音和江晓峰立时贯注全神,凝目相待。

宏光大师口中解说,手中的绿玉佛仗,开始习练。

他出手很慢一招一式,都施的十分仔细。

江晓峰天赋奇佳,再全神贯注,那繁复的杖法,竟能都一一记于心中。

从天惮、天音、和江晓峰三人的神色之上观察,三个人对这套杖法的领受情况,各有不同。天禅、天音,严肃中略带茫然,江晓峰神情却流露无限敬佩之色。

原来,江晓峰发觉了这一套杖法,乃是防守中最佳的武功,天衣无缝,无懈可击。

紧张严肃之中,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那紧闭的阁门,突然大开。

神算子王修大步行了进来,道:“大师,请暂住手。

其实,不用他说,宏光大师已然停手,四个人,八只眼神,盯望在王修身上。

宏光大师轻轻咳了一声,道:“什么事?”

王修道:“我和江少侠有点事,出去一下,三位大师只管继续下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 少林密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