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35章 双探古洞

作者:卧龙生

两日时间,匆匆而过。

江晓峰第一天,已然把全套杖法学会,但他不愿太锋芒,仍然跟着练习。

第三天午时,王修依约而至。

宏光大师早已得王修说明,也未挽留江晓峰,合掌送出藏经阁,就未再送。

原来,天禅和天音大师,练习那大悲杖法,正值紧要关头,不能有所失误。

江晓峰急行两步,道:“老前辈……”

王修接道:“咱们走吧……”

放步向外行去,一面低声说道:“蓝天义全军撤走,蓝家凤受着极为严密的保护,她似很重要,大约不会被害。”

江晓峰道:“这么看起来,那蓝天义还是个很讲信约的人了。”

王修摇摇头,道:“不是蓝大义很讲信约,而是那位蓝姑娘的手法,迫的蓝天义非要撤走不可。”

江晓峰道:“老前辈说的如此武断,定然是推算有据,但不知那位蓝姑娘用的什么手法。”

王修摇摇头,道:“这个,在下不知道。不过,那定然是一桩十分重大的事了。”

江晓峰沉思了片刻,道:“照老前辈的看法,蓝姑娘是决无危险了。”

王修道:“也许那是蓝夫人留给女儿自保的谋略。如若她没有留下保护女儿的谋略,我想她不会放心的死去。”

江晓峰不再多言,但神情之间,却仍有着很深的忧虑之色。

王修微微一笑,道:“江少侠尽管放心,在下愿作保证,如若蓝家凤有了什么意外不幸,在下就断舌断手——”

江晓峰急急接道:“老前辈言重了。”

谈话之间,人已行出少林寺。

只见一个身着黑衣的中年人,站在寺外,正自凝目沉思。

王修道:“江少侠能认出他是谁么?”

江晓峰仔细看去,只觉那人有些面急急改口接道:“在下以后记着就是。”

王修道:“咱们该动身了,前面也许还有人在等咱们。”

江晓峰道:“什么人?”

王修道:“到时间,两位就知道了。”

当先向前行去。

江晓峰、青萍子等鱼贯迫在身后,行约数里,到了一株大松树下。

王修停下脚步,回顾一眼,道:“两位来了么?”

但闻树上枝叶密茂之处,有人应道:“我们来了很久啦。”

只见人影闪动,两个身着青布衣裤的少女,由树上跃落实地。

江晓峰抬头看去,只见两个少女青布包头,身佩宝剑,正是六燕、七燕,不禁一怔道:“是两位姑娘……”

他叫出了两位姑娘,却又想不出下面该说些什么,一时接不上话。

王修微微一笑,接道:“蓝姑娘解了两位姑娘身上的禁制,使她们神智尽复,已经有了辨别是非之能。而且蓝姑娘早已在六燕姑娘身上留书,劝他们改邪归正。两位燕姑娘,闯过留书之后,回想过去的经历,有如经历了一场恶梦,因此,决心和我等合作。不过,两位姑娘有一条件。

江晓峰道:“什么条件?”

王修道:“两位燕姑娘怀念故旧,想到了另外五位姊姊们身受之苦,要我们帮她们救助五位姊姊脱险。

江晓峰道:“那是当然,咱们是义不容辞。”六燕、七燕,齐齐欠身作礼道:“多谢江少侠。”江晓峰急急还礼,道:“两位姑娘不用多礼,在下当全力以赴。不过,两位叛离天道教后,只怕蓝天义已生警惕之心,你们那五位姊姊,不知可会受到伤害?

六燕道:“所以,我们两人要改扮形貌,只要能不让蓝天义知晓我们姊妹生死,不让天道教中人知道我们的身份,那就可以了。

江晓峰道:“对!两位姑娘着改扮一下,那就天衣无缝了。”

王修道:“我已为两位带来衣服,两位挽起头发,改扮成两个男童,说话时小心一些,那就可保天衣无缝了。

说完,取出衣服,交与二女。

二女接过衣服,转身行入道旁草丛之中。

江晓峰道:“王老前辈早已准备好了。

王修笑道:“我说服了她们之后,就给了她们一些盘缠,要她们二位在此会晤,来不来任由她们作主,如是她们不来,咱们就不等她们了。

江晓峰道:“她们应该回家躲起来,以少女之身,混在江湖中,总是不好。

王修道:“她们都是蓝天义偷窃而来,根本不知自己的身世,父母何人?

江晓峰道:“蓝天义连不解人事的幼童,也不肯放过,当真是罪大恶极了。

王修道:“唉!十几年前,他已经有了准备,不择手段的找了一些资质很好的婴儿,把他们收集在一起,十二剑童、十二飞龙童女,再加七燕姊妹,都是这样偷盗而来的才慧婴儿。”

江晓峰道:“蓝天义偷了人家的儿女,不知他如何对付那些婴儿的父母?”

王修道:“这个,在下也无法断言,不过,那些身受失子之痛的父母,所受的折磨痛苦,实非常人所承受的了。”

这时,六燕、七燕,已然更过衣服,由草丛中行了出来。

王修不愿触及二女的伤疼,急急说道:“咱们要上路了。”

几人立刻就道,向武当山上赶去。

两位燕姑娘,年纪虽不大,但她学的武功,根基十分扎实,脚程上并不输于王修和青萍道长。

五个人不分日夜,兼程赶路,除了进食饮水之外,大都用打坐调息,恢复体能。

两位燕姑娘,神智清明之后,也恢复了女人特有的文静,一路上甚少说话。一路无阻,这日,天色到黄昏时分,已到了武当山下。

王修抬头瞧了那半没在晚霞云气中的山峰,道:“青萍兄,贵派归人天道教后,三元观中是否还留的有道侣?”

青萍子道:“当时,我们谈好了归人天道教的条件是,武当山仍归我武当派所有,留下了部分弟子守护,天道教中人不能侵犯,但那蓝天义是否会遵守约言,那就很难说了。”

王修道:“青萍兄是否要先行到三元观中瞧瞧情形呢?”

青萍子沉吟了一阵,道:“王见对此,有何高见呢。”

王修道:“以在下之见,咱们的行踪,愈是稳密愈好……”

语声一顿,接道:“在下想到,贵派留在山中的弟子,必然是贵派中极为杰出的人才,但蓝天义的手段,非同小可,叫人防不胜防,因此,三元观中,也许早已有了他的耳目,我们陡然在武当山三元观中出现一事,十分重大,如若那三元观中,潜有着蓝天义的耳目,必然会以最快的方法,报于蓝天义知道。

青萍子沉吟了片刻,道:“王兄顾虑甚是,在下虽有回观一看的用心,那也只好暂时按下了。

王修道:“青萍兄能顾及大局,那是最好。去那密洞之路,不知是否要经过三元现才能到达?”

青萍子摇摇头,道:“那密洞之事,本派中极少人知晓,而且僻处后山,但如不经三元观,那就要爬过一段险坡和一道深谷。

王修道:“青萍兄路径熟悉,想想看,那段险坡,人是否能够越渡?”

青萍子道:“就在下的武功而言,必需要借重外物,始能越渡。

王修道:“那就成了。趁天色还未全黑,咱们借月光越渡深谷和峭壁。

青萍子道:“在下带路。

他自幼生长在三元观,山前山后的形势,知悉甚详,带着几人绕过到后山。这是一段很艰苦的行程,越山登岭,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才到后山。

这时,天色已近二更,半轮明月,已然高高升起。

青萍子指着前面一座高峰,道:“要越过那座山峰,但峰前百丈左右处,有一道深谷,要先越过这深谷,才能到达峰前。

王修道:“咱们就在此地休息一下,然后设法越渡深谷。

五人盘膝坐息约一个更次,恢复了大部分体能,起身行近谷边。

低头看去,但见谷中一片阴暗,月光下云气沉沉,瞧不出谷中形势。

青萍子道:“谷间石壁光滑,手足难留,必须要借绳索之物。

王修道:“在下早已想到,两位燕姑娘的衣服,撕成布条,可以结成一条长索。”

青萍子道:“好!在下先下。”

王修结成布索,青萍子先行下人谷中,紧接着二燕姊妹,江晓峰等相继而下。

越过深谷,攀过绝峰,饶是几人都有着深厚的功力,也都累的不住喘气。

这座山峰,高插云霄,为环绕三元观附近的最高的一座山峰。“

登峰下望,隐隐可见三元观中的灯火。

青萍子望着峰下的三元观,默然良久,啼嘘一叹,道:“那密洞就在这山峰之后,不过,贫道从未从后山走过,夜暗之间,找起来,只怕不太容易。”

王修道:“咱们在峰下休息一阵,天亮之后,再找不迟。”

青萍子说道:“观中灯火依旧,似是没有多大的改变。”

江晓峰低声说道:“咱们去找窑洞,了然内情之后,在下愿奉陪道长到三元观中一行。”

青萍子道:“唉!这要听王兄的意见了,回观一行,如果有害大局,那也不必了。”

王修道:“到时间,在下想个法子,使二位进入三元观中一行,亦可不露马脚。”

江晓峰、青萍子,都知晓他的能耐,出口之言,必然胸有成竹。

青萍子回顾了王修和江晓峰一眼,道:“多谢两位了。”

江晓峰取出身上藏图,道:“原物还故主,这幅图也许对你记忆上有些帮助。”

青萍子接过绢图,瞧了一阵,道:“我在前面带路。”

大步向前行去。

江晓峰回顾了王修一眼,紧追在青萍子身后而行,王修带着二燕走在后面,一面行路,一面低声说道:“两位姑娘可要休息一下?”

六燕摇头道:“我们并不觉得很累。”

王修心中暗道:“这一路日夜兼程,越谷登峰、纵然是武功很高的人,也难免有困乏之感,这两位丫头,竟是全无倦意,蓝天义训练这一批童男童女,倒是费了一番心血。”

只听七燕低声说道:“六姊,咱们想的事情,是不是要告诉王老前辈?”

六燕道:“不用太急嘛,咱们想的并不具体,只不过是想到而已。等王老前辈有空时,再告诉他也不迟。”

王修道:“山高路险,月色朦胧,两位要小心一些了。”

这时,青萍子却突然停下了脚步,流目四顾。

显然,他正在用心分辨方位。

良久之后,忽听青萍子自言自语的说道:“应该是这里啊!”

王修低声道:“青萍兄,可是山形有了改变?”

青萍子摇摇头,道:“那地方本来难找,这条路,我又从未走过。诸位在此稍候,让贫道先四下勘查一下。”

江晓峰道:“在下奉陪。”

青萍子微微一笑,道:“江少侠最好保留一份体能,说不定咱们要遇到麻烦。”

江晓峰啊一声,不再多言。

青萍子飞身而出,奔向东北。王修低声说道:“青萍子可能有了什么警觉,咱们先躲起来。”

四人就原地隐起身子。

几人等了一刻工夫,青萍子手持长剑而回。

王修由一块大石后,闪身而出,道:“道兄,遇上了麻烦么?”

青萍子道:“遇上了两个巡山弟子。”

王修道:“是不是武当门下的人?”

青萍子道:“不错,是武当门下弟子。”

王修道:“道长放走了他们。”

青萍子摇摇头,道:“没有,为了大局,贫道杀了他们。”

王修道:“过去贵观中是否常有巡逻之人来此?”

青萍子道:“很少有人来此。”

语声一顿,接道:“我已找出那地方了,咱们快些去。”

话落口,人已转身向前奔去。

王修江晓峰鱼贯相随,越过一条小溪,穿过一道狭谷,到了一座怪石磷峋的山壁之下。

青萍子轻轻咳了一声,道:“到了。”

江晓峰四顾了一眼,只见怪石突起,有如条条石柱,分布四围,瞧不出一点可疑之处。不待出口询问,王修已抢先说道:“道长如何处理那两具尸体。

青萍子苦笑一下,道:“我已把两具尸体掩藏了起来,唉!他们都是我师侄,但他们做梦也未想到杀死他们的,竟是他们平日十分敬重的四师叔。”

王修正容说道:“纷乱武林,杀机弥漫,为了大义,不拘小节。他们突然到此,或是别有所图,道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 双探古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