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36章 书简暗藏

作者:卧龙生

灯光下,只见她玉容如花,当真是美的叫人无法挑剔。

她靠在石壁上,脸上是一片庄严、肃穆,有如画在石壁上一幅观音图像。

王修轻咳了一声,道:“姑娘,你是否同意了?”

蓝家凤摇摇头,道:“不同意。”

王修道:“姑娘的意思要如何分配?”

蓝家风道:“不分配,全部归我所有。”

王修道:“姑娘,是否觉着这样很公平?”

蓝家凤道:“天下有很多事不公平,但它仍然是发生了。”

江晓峰望了王修一眼,低声说道:“凤儿很坚持,咱们应该如何?”

王修苦笑一下,未回答江晓峰的问话,却转望着蓝家风道:“姑娘,如是定要坚持这个石洞中的存物,为你一人所有,使我等实很作难,但不知姑娘对我等有什么承诺,条件?”

蓝家风道:“你们根本不知道这石洞中存放的何物,取去也是无用,何况,这石洞中的存物,已得原主人答应送给我娘了,我娘死后,自然该归我所有。”

江晓峰道:“唉!姑娘也许能提出证明,但在下等却不会轻作允诺。”

王修道:“姑娘何不先取出来瞧瞧,再商议归何人所有?”

蓝家凤淡淡一笑,道:“我不会上当,你们根本不知它存在何处?”

王修望着那具干枯了的尸体,道:“姑娘,知晓那具尸体是何许人么?”

蓝家风道:“我自然知道,但我不会告诉你。”

王修道:“姑娘太低估在下了……”

语声一顿,接道:“那具尸体是武当派的指尘上人,姑娘要寻的隐密,就藏在他腹中,毁尸破腹,可得隐密。”

蓝家凤道:“老前辈坚信如此么?”

王修道:“在下自信八九不离七”

蓝家凤道:“好吧!那么老前辈请动手吧!”

这一下,倒把王修听呆了,沉吟了良久,道:“姑娘之意,可是说那藏物不在指尘上人的腹中?”

蓝家风紧闭双目,不再作答。

江晓峰道:“如是存物不在尸体之内,咱们用不着毁人尸体了。”

王修摇摇头道:“如若那留存之物,不在他尸体之中……”

突然一跃而起,道:“蓝姑娘,你用毒……”

蓝家风突睁双眼道:“情势逼人,只好对不住二位了。”

江晓峰一提气,纵身向蓝家凤扑去。

他本尚未觉出中毒,但这一提气,顿觉一阵头晕,飞及一半,身子直向地下摔去。

蓝家风身子一长,陡然间,向前飞行了五尺,一伸手,接住了江晓峰向下跌落的身子,伸手点了他两处穴道,笑道:“江大侠,对不起啦,你好好休息一会。”

放下江晓峰,人却举步向王修行去,笑道:“老前辈,这地方的存物,本该是归我娘所有,我娘死后,这东西算我所有,不算错吧?”

王修道:“不错,子袭父职,女承母业,那是千古常理,自然是不错了。”

蓝家凤道:“听你的口气,似乎是用不着点你的穴道了。”

王修道:“姑娘不用费事,别说在下已经中毒,就算是不中毒,我也不是姑娘的敌手。”

蓝家风微微一笑,道:“既是如此,那就请老前辈给我帮个忙了。”

王修微微一笑,道:“帮什么忙?”

蓝家凤道:“老前辈说的不错,这具枯干的尸体,正是武当派的指尘上人,而且那些遗物,也确然在他的腹中,老前辈既然早有准备,那就请替我动手,剖开他的胸腹。”

王修微微一笑,道:“姑娘的镇静和狡诈,使在下又开了一次眼界。”

蓝家风道:“就算我施了一点手段,但我无害大局,我不会帮助蓝天义。”

王修缓步行近指尘上人的尸体前,欠身一礼,道:“老前辈,你留尸不毁,就是要保存你留下的武功,晚辈毁尸,那是正偿你老前辈的遗愿了。”

祈礼完毕,撕去指尘上人身上的道袍。

那道袍早已朽腐,手指碰点之下,纷纷落地,露出了袍内干枯的肌肤。

王修举刀刺那干尸前胸,利刀缓缓向下沉落。

这人不知已死去了多少年代,整个的尸身,都已干枯,刀划肌肤,如切枯木,丝然有声。

刀及小腹,王修才停下手来,凝目望去,只见那枯干胸腹之中,有两个油布包卷之物,和一枚翠光闪闪的玉环。

王修取出两个油布小包,和翠色玉环,道:“只有这三件事物。”

蓝家风道:“好!你放在石台上,你帮我忙,也不能白帮,不能叫你们空人宝山。”

王修道:“那很好,在下先解开这油包看看。”

蓝家凤微微一笑,未置可否,暗中却指聚真气戒备,只要王修一有毁损举动,立时出手抢救。

她心知王修已然中毒,武功纵然未全失去,也不会快过自己,心中十分镇定。

王修缓缓打开油包,展开瞧去,油布中是两片尺许见方的白绢,上面写满了字,也画了几幅图。

蓝家凤微微一笑,道:“老前辈可瞧得出来那是什么?”

王修凝目望去,只见上面写道:“丹书总纲。不禁一呆,道:“原来金顶丹书藏在此处。“

蓝家凤道:“这不是全部的金顶丹书,只是丹书总纲,和几种最精深的武功。”

王修啊了一声道:“原来如此。”

蓝家凤道:“世人都说金顶丹书是武学中的宝典,但却未必有几人,能真正了解金顶丹书是怎么回事,老前辈人称神算子,为武林中最有才气的人,不知对金顶丹书知晓好多?”

王修摇摇头,道:“不知道。”

蓝家风道:“我知道。”

王修道:“请教姑娘。”

蓝家凤道:“金顶丹书,除了总纲之外,有十三篇,连同总纲合计一十四页。此中两页白绢除了总纲之外,就是最后一篇。蓝天义虽然是握有丹书,但却是少了总纲和最后一篇,这就是很多年来,迟迟不敢发动的原因。”

王修道:“听姑娘一言,在下茅塞顿开。”

一面答话,双目却盯注在白绢之上。

蓝家风长剑一挥,挑过王修手中白绢,笑道:“听说你有过目不忘之能,不能让你看全了。”

王修早已被那总纲记述吸引,抬头望了蓝家风一眼,道:“为什么?”

蓝家风道:“我娘告诉我一句话,凡是男人,都不能尽得个中之秘,这句话在蓝天义的身上,已得到了证明,也在这指尘上人的身上,证明了这件事。两人看过那金顶丹书,但都是很悲惨的下场。一个为害江湖,一个自绝深洞,唉!我娘说的不错,当年留下天魔今,已是一桩大错,再留下金顶丹书,那是错中之错了。”

王修怔了一怔,道:“这位指尘上人的死亡,也和金顶丹书有关么?”

蓝家风道:“这是个很悲惨的经过,害的他死后还要被人毁尸体……”

语声一顿,接道:“这位老人家和蓝天义一样,同时找到了丹书、魔令,看过了这两本武学宝典之后,他就觉出了不对……”

王修接道:“可是练功走火入魔?”

蓝家凤两道清澈的眼睛,盯注在王修脸上瞧了一阵,摇摇头,道:“不是,他瞧过这两本书后,觉着意气浮腾,天下再无一人,能够高过自己,一种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使他动起了君临天下的野心,幸好,他是个玄功精深的人,定力很强,但此念如春风野火,时息时生,他为此苦了很久时间。当他感觉到他称雄天下的野心,愈来愈强时,这才想出毁灭自己的办法,他把金顶丹书。和天魔令藏好,决定自殉于自己的叹息野心之下,一切都安排好了,忽然又觉着不妥,这才把丹书总纲、最后一篇,收了起来,返回武当山,自绝而死,这件事,他只告诉一个人。”

王修道:“那人是令堂。”

蓝天凤道:“不错,指尘上人死后,我娘是天下唯一知晓这件事的人了。以后的事,就是我娘告诉了蓝天义,被他寻得丹书、魔令。初时,他还能恪守侠义之道,但他武功日高,野心就生,终于造成了现在不可收拾之局。”

王修点点头,道:“幸好,令堂未把收存总纲和最后一篇的丹书所在,告诉那蓝天义。”

蓝家风道:“此事说来话长,但此刻咱们的时间不多,我只有删繁从简的说,其中很多事,要你们自己去想了。我娘是一个很美又很善良的人,但她的命太苦,生性太仁慈,所以,她一生的际遇,也很悲惨。蓝天义一直觉着那丹书总纲最后一篇,是由我娘收着,想尽了方法,迫害她交出来。”

但我娘已瞧出他有了改变,自然不肯说出,她开始用心机保护自己,我娘的绝世智慧,都是在辗转床侧、痛苦煎熬中磨练出来的光芒。她为了保护我这个女儿,为了替武林正义留着希望,耗费了无数心血,也忍受了很大的屈辱。

唉!说起我娘,当真是人世间,第一等苦命的女子了,她一生都在爱人,却没有一个人认真的爱过她。

江晓峰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道:“凤姑娘,在下想到了一件事,说出来,只怕会唐突姑娘。”

蓝家风道:“你不说,我也想到了,你想问,我怎知自己不是蓝天义的女儿,对么?”

江晓峰道:“正是此意。”

蓝家风道。“我不是,你们可以放心。”

王修道:“天下人都知道你是蓝天义的女儿,你说出不是,只怕也难叫人相信。”

蓝家风道:“这件事很重要么?”

江晓峰道:“很重要,这些日子中,在下想了很多很多的事,觉着一个人的儿女私情,不能和影响千万人生死的武林大事相比”

蓝家风沉吟了一阵,道:“你的意思我明白,那是说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已经不够重要了。”

江晓峰道:“在下打一个比喻,姑娘就明白了。”

蓝家凤道:“说出来听听吧。”

江晓峰道:“在下愿为姑娘而死,但如姑娘要助令尊为恶,在下就宁可取姑娘之命了。”

蓝家凤嗯了一声,道:“姑不论你是否能够杀得了我,我想知道,你杀我之后,你将如何?”

江晓峰道:“如若在下真的杀了姑娘,在下会在姑娘尸体之前,自绝谢罪。”

蓝家凤淡淡一笑,道:“那就够了,我娘在一件遗物中暗藏书简,说明了我的身世……”

仰起脸来,黯然说道:“如若依世俗的看法,也许我母亲不算一个好的女人,但她实在够可怜了。”

王修道:“我们无意追问姑娘的详细身世,只要姑娘不是蓝天义的女儿,我们就放心了。”

蓝家风收起五环、丹书,笑道:“还有一个油布小包,你解开瞧瞧吧!”

王修回顾了蓝家风一眼,解开油包,那也是一本薄薄的册子,上面写着:“丹术医道”四个大字。

翻开瞧去,里面记述了各种练丹、医病之法。

蓝家凤笑道:“你精通卜理,再辅以丹术、医道,尽可在武林中独树一帜,这本书送给你了。”

王修道:“在下该谢谢姑娘了。”

蓝家凤道:“我用的葯物,两个时辰之后,葯性就可以过去,那时,你武功可以完全复元,再解开那江晓峰的穴道不迟,我要先走一走了。”

王修道:“为何姑娘不在现在解除那江晓峰身上的穴道呢?”

蓝家风笑道:“我不想多找麻烦,拜托你王老前辈了。”

王修微微一笑,道:“凤姑娘,事情赶得这般巧,大约是天意要姑娘取得玉环和丹书总纲,如若姑娘晚来一个时辰,或是在下多带几枚火折子来,姑娘就不会这么顺利取走指尘上人腹中藏物了!”

蓝家凤接道:“王老前辈说的不错,这中间,冥冥之中,似有些天意,如若我晚来一步,被你取去丹书总纲,只怕你也难逃他们两人的下场。”

王修道:“你说那两个人?”

蓝家风道:“指尖上人和蓝天义。你才智绝世,人所难及,如若再得了丹书总纲,必然也难免兴起了谋霸天下的慾望。”

王修道:“在下还不致如此吧?”

蓝家凤道:“指尘上人比你如何?蓝天义的侠名,又强你多少?他们都无法控制自己,何况你王老前辈。武林遭此大变,已够悲惨,也该有一段安静的日子,这就是我不早不晚赶到的原因。”

王修淡淡一笑,道:“也许姑娘说的有理由,在下不想为此争辩,但却要再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 书简暗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