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37章 两败俱伤

作者:卧龙生

果见一个灰衣中年人,牵着两匹健马,恭候门外。

王修一跃上马,接过马缰,一加劲,健马骤发,泼刺刺冲出丛林。

只听蹄声得得,青萍子紧追了上来,道:“王兄,这位蓝姑娘,要想杀死江少侠的用心,似是极为坚决。”

王修道:“嗯,她这些日子中,一直遵照她母亲的遗书行事,无往不利,使她对母亲近于疯狂的信仰,不自觉间,受了她母亲遗书的毒害。”

青萍子道:“贫道想不明白,那蓝夫人如何能留下那样长的一封遗书,道尽了武林中事?”

王修道:“蓝家凤不是说过?她母亲遗书,有如扣结的连环,一个衔接一个,你解开了一个环节,立时被套入第二个环节之中,如若蓝家凤解不出第一个环节,她就进不了第二个环节中去。”

青萍子道:“我明白了,蓝夫人把这些事。分成了很多段,必要一段一段的深入进去……”

王修接道:“对!蓝夫人在她女儿身上,藏了一个保命之策,然后是逃走的方法;等她逃到了指定的地点,发现了另一个引她进入新天地的锦囊,就这样一步一步的把她引入巫山派中。”

青萍子道:“唉!这么看来,那蓝夫人的确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安排这些事,而且要环环相接,丝丝人扣,实非易事。”

王修道:“骤听起来很困难,但仔细想起来,只要是善于思索的人,作起来并非难事,如若咱们想了数十年,也许比她安排的更好。”

青萍子沉吟了一阵,道:“王兄,目下江湖上有了蓝家风领导这一股力量,不知对武林大局有何影响?”

王修道:“天道教的力量,骤看起来,十分强大,但他全凭葯物和一种特殊的武功手法,控制着属下,为他效命。蓝夫人安排藏于巫山派的人手,所学所练的武功,都针对蓝天义的天道教而发,自然是一股最为强大的力量。目下,咱们不知道那巫山派中,有好多人手,无法估计他的力量,但决不会太弱就是。”

青萍子道:“这么说来,目下武林,是一片更为纷乱的局面了?”

王修道:“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大姦枭雄人物,妄想成为武林中的霸主,但却从未有一人真正的如愿以偿。蓝天义虽有丹书、魔令,但看来也难成功。至于目下武林形势,看起来更为纷乱,其实正在孕育着一种新的力量,这种力量,和蓝天义那股庞大的力量,形成了冲突,这是一个大动乱,一个惨烈的搏杀年代。”

青萍子道:“这形势对武林中正邪消长是有益呢?还是有害!

王修道:“这个很难作论断。不过,不管崛起的力量如何强大,但和蓝天义那一股强大的力量冲突之后,必然会元气大伤。只要咱们能掌握住形势,就可以重振武林正义的力量。”

青萍子道:“现在,咱们应该如何呢?”

王修道:“去找江晓峰。”

青萍子道:“找江晓峰干什么?”

王修道:“目下的局势已很明朗,蓝家风率领的巫山派高手,是一股力量,咱们要帮助江晓峰聚成另一股力量。”

青萍子道:“贫道有些不解,以蓝家凤和江晓峰为主形成了两股力量,那岂不是分散了实力?为什么不把这两股力量合二为一?”

王修摇摇头,笑道:“合不起来,蓝家风一心想杀了江晓峰,如何能合得起来呢?再说,就武林形势而言,分成两股力量,反可引起一种强烈的竞争之心。”

青萍子看那王修的神色十分轻松,不禁暗暗一皱眉头,道:“贫道却有一个顾虑,不知王兄是否想到?”

王修道:“你可是担忧那江晓峰和蓝家风先起冲突么?”

青萍子道:“不错。听那蓝家凤的谈话,似乎杀死江晓峰的用心,还要强过对付蓝天义,如若这两股力量一旦触接,岂不是要先斗个自相残杀?”

王修道:“杀死江晓峰,并不是蓝家凤的本意。”

青萍子道:“贫道一向敬服王兄判事之能,但那杀害江晓峰之言,出自蓝家风之口,难道还会是假的?”

王修道:“那不是蓝家风的本意,只是受了她亡母遗命的影响,其实江晓峰数度救她之命,她心中岂有不感激的道理!”

青萍子道:“所以,贫道才觉着事态严重。”

王修道:“不要紧。她内心并没有非杀江晓峰不可的决心,只不过因为她母亲的留书,才使她节节顺利,使她不自觉地对母亲生出了狂热的敬仰。等她遇上了几番挫折之后,这使狂热消退一些,就不会再存此想了。”

青萍子道:“也许王兄推论不错……”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只有一事,贫道还有些想不明白。”

王修道:“什么?”

青萍子道:“那蓝家凤有巫山派中之人,为她效命,江晓峰却是孤独一人……”

王修接道:“道兄,你和我都是江晓峰的助拳人手。”

青萍子道:“王兄神机妙算,自然对江晓峰有所帮助,贫道只怕是难有大用。”

王修微微一笑,道:“道兄,不要妄自非薄,巫山一群隐豪,武功也许强过咱们,但他们的江湖阅历,决然无法和咱们相比……”

谈话之间,突闻一阵急促的蹄声,传了过来。

王修突然一带马缰,健马疾快冲入了道旁一片林木之中。

青萍子紧随在王修的身后,冲入林中。

王修一跃下马,回手一掌,击在马头上。

那健马摇摇头,倒掉在地上。

青萍子依样画葫芦,暗运内力,也在马头上击了一掌。健马倒毙地上。

王修低声道:“道兄,把死马推入草丛之中。”

两人同时动手,把两匹死马,推入草丛之中。

就是这一阵工夫,急速的马蹄声已疾奔而至。

星光微弱,夜色幽暗,王修和青萍子又隐入草丛之中,来人也未曾想到这时道旁有人,是以未曾发觉。

但王修和青萍子,却是把来人瞧的极是清楚。

只见二十四匹疾奔健马,马上人个个身佩兵刃,身着黑色劲装。

当先一人,正是天道教的总护法蓝福。

健马奔行急忙,荡起了滚滚烟尘,流星飞矢般,冲了过去。

片刻间,踪迹消失,蹄声渐远。

王修轻轻叹息一声,道:“来的好快。”

青萍子摇摇头,黯然一叹,道:“王兄,可瞧清楚来人了么?”

王修道:“尘烟蔽目,夜色幽暗,在下只瞧出了那位领队是蓝天义第一位心腹蓝福。”

青萍子道:“贫道瞧出了另外两个人。”

王修若有所悟的道:“是贵派中人?”

青萍子道:“不错,贫道瞧出人群之中,我两位师兄都在其中。”

王修道:“那两位?”

青萍子道:“除了掌门人,二师兄巢南子、三师兄浮生子都在其中,其余之人,贫道未看清楚,但约略一眼间,有不少本门中的弟子。”

王修沉吟了一阵,问道:“贵派的掌门人不在其中么?”

青萍子道:“敝掌门人如在其中,贫道定可认出,除非他经过了改扮,但想来不致如此,大约是被那蓝天义留作人质了。”

王修长吁一口气,道:“他们已得到了蓝家风的消息,所以,由蓝福率领人手赶来。”

青萍子道:“王兄,咱们应该如何?”

王修沉吟了一阵,道:“咱们回去瞧瞧,一则可见识一下蓝夫人安排息隐巫山群豪的实力,也可看看蓝家凤到底和天道教中人的关系如何。不过……”

青萍子接道:“不过什么?”

王修道:“照在下的看法,这很可能是第一批赶来的人手,如若蓝天义存心对付蓝家凤,必然会遣派援手,随后赶到,咱们如要回去,举动间应该要小心一些才是。”

青萍子道:“贫道了解王兄的用心,不过,贫道希望王兄答允,在可能范围内,设法救出我两位师兄。”

王修神情肃然地道:“好,但道兄不可莽撞出手,须知咱们行踪一暴露,就很难有脱身的机会。”

青萍子黯然说道:“我明白,整个江湖的安危,比我私人的情谊重要。”

王修道:“好!咱们追上去吧!”

两人带好了兵刃,纵身跃出草丛。

这当儿,突由来路之上,飞过来一条人影。

那人影来的太快,两人再想退入草丝中时,已自无及。

王修低声说道:“杀了他。”

一侧身,呼的一掌,拍了出去。

几乎在同时,青萍子也长剑出鞘。

那人显然无法在一刹那间收住向前奔冲之势,急急一抖双臂,向前飞奔的身子,忽然间飞了起来,由两人头顶上掠过。

王修一掌击空,青萍子手中长剑,却疾变一招“穿云射月”,追刺过去。

那人突然一收双腿,悬空打了一个跟斗,道:“是我……”

这时,王修也瞧出了来人是谁,急急说道:“道兄,是江少侠。”

来人正是易扮中年大汉的江晓峰。青萍子一记凌厉的剑招,刺破了江晓峰短衫,几乎伤及了肌肤,急急收剑,说道:“江少侠,对不住,贫道……”

江晓峰微微一笑道:“不妨事,道长那一剑甚见功力……”

语声一顿,道:“蓝福带了一群人,快马夜行,赶来此地,不知为了何故?”

王修道:“我们瞧到了。”

当下把蓝家凤的经过,说了一遍,不过,却把蓝家凤要杀他的一段,给隐了起来。

青萍子听得心中大为不解,忖道:“王修为什么要把蓝家风慾杀死江晓峰一事给隐了起来?那岂不是使得江晓峰毫无准备,一旦相遇,难免受害。”

但那王修既然不讲,青萍子自是不便说出。

江晓峰沉吟了一阵,道:“老前辈,咱们应该赶去助那蓝姑娘一臂之力才是。”

王修道:“在下和青萍子道兄,已决定要去,江少侠及时而到,那是最好。不过,在下希望江少快答允在下一事。”

江晓峰道:“老前辈只管吩咐。”

王修道:“蓝家凤率领的巫山群豪,实力莫测,咱们只能在暗中窥着,不能出手相助。”

江晓峰道:“如是那蓝姑娘不是敌手呢?”

王修道:“蓝家凤胸有成算,纵然落败,亦可能是故隐实力,咱们如是贸然出手,只怕坏了她的计划。”

江晓峰怔了一怔,道:“老前辈别具高见,晚辈一切听命就是。”

王修道:“咱们守在一处,不可分开,万一遇上敌人,动手了起来,亦可相互救应。”

青萍子道:“我们一切唯王兄之命是从就是。”

王修道:“咱们走吧!”

强敌在前,三人行动十分小心,不敢顺着大路奔走,绕田中而行。

王修记忆之力,超异常人,虽然是在夜中,瞧了那庄院一眼,已把那四周的形势,默记在心,是以当先带路。

青萍子、江晓峰,在他引导之下,或借丛林掩护,或借林木遮挡,竟然在接近了庄外的杂林之中,未为发觉。

三人爬上一株大树,高居树上,借枝叶掩护,向下望去。

这时,蓝福所带之人,已然进人林中,逼近了庄院前面。

只见庄院大门紧闭,似是还不知强敌已逼近门前。

这座庄院除了四周一些林木之外,都是辽阔的原野,风势甚劲,吹得枝叶簌簌作响。

江晓峰打量了一下庄院的形势,低声说道:“王老前辈,看清形,庄院中的人,还不知道已经被包围,咱们要不要通知他们一声?”

王修淡淡一笑,道:“数十匹快马,奔雷闪电而来,静夜之中,声闻数里,蓝姑娘岂有不知之理?只是她精明多了,这等闭门不理,给蓝福一个莫测高深。”

江晓峰啊了一声,脸上却是一片疑虑不安之色。

青萍子忍不住焦虑,低声说道:“江少侠,如若咱们无法不出手相助时,江少快最好不要露出本来的面目。”

江晓峰怔了一怔,道:“为什么?”

青萍子道:“因为……因为……因为……”

因为了半天,终于被他因为出了一个理由,接道:“因为江少侠此刻不宜被人认出。以江少侠的武功,用另一种不同的身份出现,必可惑乱那天道教的耳目。”

江晓峰略一沉吟,道:“道长之言,倒也有理。”

王修静静的听着两人争论,微笑不语。

这时,庄院内的情形,又有了新的变化,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章 两败俱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