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39章 宝室藏金钗

作者:卧龙生

那突起的草丛不远,眨眼间已到了眼前。

在江晓峰等人,看来那只是一块较高的土堆上生着荒草,在这等荒凉的地方,实也算不得什么。

但王修却举步绕行了一周,突然伏下身子。

江晓峰、巢南子、青萍子等三人,同时以极快的速度,奔了过去。

只见王修右手一抬,随手提起了一个铁环,一道门户,应手而开。

原来,那铁环连在一扇设计精巧的铁门上,上面铺着荒草,除非是知晓底细,和特别心细的人,是很难发觉的。

那是一座形似洞口门户,斜斜向地下通去,但深人五尺左右时,就向一侧弯去。

虽是日光照耀,也无法瞧到五尺以外的景物。

王修长长吁一口气,道:“不会错了,就是这突起的草丛之下。”

江晓峰、巢南子等三人,看他一下子就找到了门户,心中暗道:这么看来,王修的推断,大约是不会错了,这草丛下的密室之中,必然是有着古怪无比的事物。

这四人虽都是武林中的高手,但面对着这等诡异的情势,也不觉的生出了一种莫名的畏惧之心。

良久之后,青萍子突然一闪身,抢到王修的前面,道:“贫道带路。”举步向下行去。

王修、江晓峰、巢南子依序而人。

下景物仍然清明可见。

但那仍是一段很短的行程,仍不过六七尺长短,立时,又向一侧折去。

这条斜斜而下的地道,弯转了几次之后,立时暗了下来。

青萍子像是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气势由黑暗中袭了过来,不觉间,翻腕拔出背上的长剑,护着前胸。

事实上,又何止当先而行的青萍子有此感觉,就是江晓峰和巢南子,因心中受了王修的言词影响,景象一暗,亦不禁生出恐怖的感觉。

又转了两个弯,忽觉一点光线射了过来。

王修低声说道:“里面点的有灯。”

青萍子道:“有些光亮那就好多了。

王修低声说道:“诸位小心戒备。

青萍子放缓了脚步。又转一个弯,景物忽然一变。

只见一座五尺左右,形同宝塔一般的疏璃灯,火光熊熊。

眼前是一座广阔的地下秘室。

但瞧那秘室的布设一眼,就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秘室的四周,一片浓黑,连顶上和地下,都用黑色丝绒铺这起来。

四周一片漆黑,偏偏又点了那盏琉璃灯。看上去,情形更显得诡异难测。

虽然四周都满布黑色,但那盏琉璃灯的光焰却十分强烈,室中的景物,仍然瞧的十分清楚。

只见空中分放着一张张的黑色木床,每一张床上,都似躺着一个人,只是上面用黑布掩遮,无法瞧到那木床上人的形貌。

青萍子暗中数了一数,共有十二张。

除此之外,再无别的碍眼之物。

这间密室,看上去虽然十分诡异,但却并不像王修形容的恐怖。

江晓峰回顾了王修一眼道:“老前辈,看来古怪就在那十二张木床上了?”

王修道:“不错,咱们只需举手之劳,就可揭示木床上的隐密,不过,在没有动手之前,最好先预测其他的变化,和想出应变之策。

巢南子道:“王兄说的是,咱们该先查看一下。

王修道:“江少侠和巢南子道兄守在门口,在下和青萍子道兄,先查这秘密的形势,是否有其他的变化,然后,再揭开这床上之谜。

江晓峰点点头,拨出长剑,和巢南子守在门口。

王修带着青萍子,缓缓在四周查首了一阵,道:“看来,这座秘室中别无埋伏,除了这十二张木床之外,似是别无可疑之处。

江晓峰道:“那就揭开一块黑布瞧瞧吧!

举步行近木床,正待伸手去揭开床上的单子,王修突然低声喝道:“慢着!

江晓峰停下手,道:“什么事?

王修双目盯注在木床之上,道:“他们绝不会在十二张木床上,各放着一具尸体,但咱们进入了室中,高声谈话,时间甚久,如若他们不是死人,早就应该听到了。”

江晓峰任了一怔,道:“从外面望去,这床上置放之物,都具人形,难道放的不是人?”

王修道:“是人,而且大半都是女人,问题是,这些人是死是活?”

江晓峰道:“如果是活人,应该早为咱们惊动,如若是人,那蓝夫人把他们放置于此,又有些什么作用呢?”

王修道:“这可能和那‘换心香’有关。”

江晓峰长剑探出,道:“不用多虑了,先挑一块黑市瞧瞧再说。”长剑一挑,一方黑布应手而起。

四个人八道目光,一齐投注到那木床之上。

只见一个身着翠绿劲装的女人,微闭双目,仰面而卧。

江晓峰一剑挑开了那妇人蒙身黑布,仍不见那妇人有何举动。

看她脸上肌肤,白里透红,分明在熟睡之中,全无死亡的迹象。

巢南子轻轻咳了一声,道:“奇怪啊,这些人不像死去。”

王修伸手去,按在那绿衣人的鼻息之间,只觉她气若游丝,但却一缕未绝,皱皱眉头,道:“她们确还活着,只不过气息微弱的若有似无,所以,用黑单掩盖之后,瞧不出她们还能呼吸。”

巢南子轻轻咳了一声,道:“王兄,今日咱们所遇,可算得武林中从未有过的事情,该当如何,要凭籍王兄的判断了。如若这些人确有为害武林的忧虑,趁她们沉睡未醒之际,咱们四人一齐出手,片刻之间,即可把这榻上之人,一齐杀死。”

王修道:“这是蓝夫人留下的一股力量,也是巫山门中真正的主人。但蓝夫人留下这一批人时,用心在对付蓝天义,目下敌势仍极张狂,咱们骤然杀死过秘室中人,那无疑帮了蓝天义一个大忙……”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再说,昨夜之中,这些人还在活动,如若咱们无法把她们一举杀死,必将引起她们的全力抗拒,那时,咱们再想生离此地,只怕不是易事。”

江晓峰问道:“老前辈言之有理,但咱们应该如何呢?”

王修低声说道:“这些人似乎被一种葯物,或是奇术推眠过去,才这般沉睡不醒,这是武林中一大隐秘,如若咱们能找出那隐秘所在,就可以役使这些人为我等效命了。”

江晓峰道:“如何才能找出来呢?”

王修低声说道:“咱们偷出一个人去,找处隐密所在,仔细观察她的举动,或可找出个中之秘。”

青萍子道:“这十二个人如是少了一个,岂不要引起他们的首脑疑心吗?”

王修道:“目下有一件事,在下还未想清楚……”

江晓峰接道:“什么事?”

王修说道:“这十二个人中,应该有一个统率的首脑,咱们偷走一个,或不至于立时间引起纷争,如是别有统率人物,只怕咱们此刻,已经被人监视了。”

江晓峰正待接口,突闻一声冷笑,传入了耳际。

几人刚刚消失此恐怖感觉,又被那一声冷笑震动,只觉头皮一麻,不自觉间转脸看去。

只见门口之处,站立着一个黑纱蒙面,全身黑衣的人。

这黑衣人来的无声无息,以四人耳目的灵敏,竟然不知他何时到了此地。

江晓峰暗中一提真气,横剑当胸,道:“你是何许人?”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这话,应该由我问你们才是……”

目光一惊那仰卧的绿衣女子一眼,怒声喝道:“快!把她掩面的黑布盖上。”

江晓峰一皱眉头,还未及决定如何回答,王修已伸出手去,拉起黑布,掩在那女人的身上,道:“在下等路过此地,无意中摸索到此。”

黑衣人道:“昨夜里,鬼鬼祟祟的在这巫山下院中,摸察了半夜之久,难道不是你们几个人么?”

江晓峰心中暗道:好像伙,他早已暗中盯上我们了,不知何以直到此刻,才现出身来?“

王修挥挥手,道:“朋友是巫山门中人么?”

黑衣人怒道:“谁是你的朋友,满口胡说八道。”

王修也不生气,微微一笑,道:“你不愿和在下称朋作友,但却未否认你是巫山门中人。”

黑衣人道:“是又怎样?”

王修笑道:“在下有一位过世的故人,不知道你朋友认不认识?”

黑衣人道:“不认识……”

王修接道:“那人也和巫山门有关,如果阁下是巫山门中人,八成是认识他。”

黑衣人道:“那你就说说看吧!”

王修道:“提起此人,大有名望,就是天道教主,蓝天义之妻,蓝夫人。”

黑衣人面蒙黑纱,无法瞧出他脸上的神色表情,但隐隐可见他身躯微微震动了一下,道:“你认识蓝夫人?”

王修道:“不错,可惜,她已经离开人世了。”

黑衣人道:“你几时见到过蓝夫人?”

王修沉吟了一阵,道:“快两年,在下到镇江拜访她,可惜晚去了一步。她已伤重而死!”

黑衣人道:“晚去了一步。”

王修点头道:“是的,她刚刚死于蓝天义的暗算之下。”

黑衣人沉吟了一阵,道:“果然是很可惜,看在你和蓝夫人相识一场的缘份上,你们走吧!

身子一侧,让开去路。

王修举步而行,口中却重重叹一口气,道:“可惜,那‘换心香’……”

黑衣人陡然接口叫道:“你说什么?”

人却重又移至门口,拦住了几人的去路。

王修停下脚步,道:“蓝夫人那一次约我去镇江会晤,想和在下谈谈‘换心香’的事,可惜的是她竟然先遭暗算而死。”

江晓峰心中暗道:这王修果然有非常之才,三言两语,造成了一团疑云,使对方坠入了云雾之中,必须得拨云寻日。

果然,那黑衣人接着问道:“你真的知晓那‘换心香’么?”

王修道:“毒中之毒,葯中之葯,武林中,人人梦寐以求的奇葯。”

黑衣人道:“你对那‘换心香’知晓好多?”

王修道:“区区一生,从事医道,对葯物方面,自问稍知一二,这就是蓝夫人要找区区的原因了。可惜因一步之误,致生死异途阴阳分隔,无法交谈。”

黑衣人道:“这么说起来,你只是听那蓝夫人说过‘换心香’的名字而已。”

王修道:“不然,蓝夫人未死之前,和在下谈过‘换心香’说是出自丹书魔夺,集用毒之道的大成,在下心中有些不信……”

黑衣人冷冷接道:“你不信?”

王修道:“是的,听那蓝夫人的说法,近乎神迹。在下觉着,对症施葯固可使葯到病除,但对于‘换心香’的神效,确真有着不可思议的感觉。因此在下答允蓝夫人,一年后重到镇江会晤,再谈关于‘换心香’的事。”

黑衣人道:“你现在信不信呢?”

王修道:“在下归去之后,遍翻葯书,一直没有找到那‘换心香’的记载……”

黑衣人接道:“那‘换心香’,就是新近问世之物,葯书上怎会有此记述?再说那‘换心香’,是一种调配的成葯,并非是天然的葯物。”

王修道:“在下虽然未能在葯书上找出那‘换心香’的来历,心中极是不服,遍搜医书典籍,终于找出了一点眉目,原想见到那蓝夫人时,把一得之愚奉告,想不到她却死于她丈夫之手。看来,只好把所得的一些隐密,永埋于肺腑之中了。”

黑衣人奇道:“你得了什么隐密?那‘换心香’是一种葯物罢了,会有些什么隐密呢?”

王修轻轻咳了一声,道:“这个,就非你所能明白了,在下纵然是愿意奉告所知,只怕你也无法明白。”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当今之世,除了那蓝夫人之外,在下是唯一知道那‘换心香’的人,如今蓝夫人不幸逝世,我是世间唯一知道那‘换心香’的人了。阁下如是不想和人谈论那‘换心香’,也就罢了,如是要找人谈,那是非我莫属了。”

王修故作讶异的问道:“你是唯一知晓那‘换心香’的人?”

黑衣人道:“不错。”

王修道:“但那蓝夫人生前,曾经告诉过我,除她之外,世间再无人知晓那‘换心香‘的隐密。”

黑衣人嗯了一声,道:“在蓝夫人未死之前,确然是如此,但蓝夫人死去之后,情形就又大不相同了……”

伸手指指那十二个黑布掩遮的床位,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章 宝室藏金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