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40章 玉手搏龙虎

作者:卧龙生

但闻衣袂飘风,人影一闪,蓝家风已拦在身前,嫣然一笑,道:“怎么样,生气了?”

江晓峰余怒未息,冷冷说道:“我跑来此地等你,就是要告诉你所见之密,你竟冷言相讽,不留余地内部。宣称历史和哲学是同一的,当历史学家在对他所研究 ,当真是太伤人之心了。”

蓝家风嗯了一声,笑道:“看你怒火高烧的样子,倒不似说的谎言……”

脸色一变,笑容收敛,冷冷说道:“不过,我要告诉你,此刻的蓝家风,已经不是过去的蓝家风,我不会对人感恩、承情,也不会再讲什么人情、道义,你对我别再存动之以情的想法……”

咯咯一笑,又道:“现在,你可以再讲那十二金钗的事了。”

江晓峰皱皱眉头,正待发作,忽然想到了此来的用心,忍了怒火,道:“姑娘相信在下了?”

蓝家风摇摇头,道:“我不是相信你,我只是相信了你说的这件事。”

江晓峰道:“姑娘既已说明了你为人已到了无情无义之境,在下似是也应该谈谈条件了。”

蓝家风笑道:“谈条件,你不怕我杀了你么?”

江晓峰道:“如果我害怕,也不会到这里来了。”

蓝家凤道:“好吧!你说说看什么条件?”

江晓峰心中暗道:这蓝家凤已变的无情无义,和她相处,倒得用些心机了。

心中念转,口中却冷冷道:“我说出在巫山下院的见闻,和那绿衣女人动手情形,姑娘如何酬报于我?”

蓝家凤道:“条件归你开,你想要些什么?”

江晓峰道:“我想要丹书魔令,只怕你蓝姑娘不肯答应。”

蓝家凤道:“丹书魔令,现在蓝天义的手中,就算我想答应也难办到。”

江晓峰道:“丹书总纲,魔令精粹,都存在那指尘上人的腹一中,已落姑娘之手,这等重要之物,在下想来,定然带在姑娘的身上了。”

蓝家凤道:“你当真的想要那丹书总纲?”

江晓峰道:“姑娘既然不愿讲武林道义,咱们是在作一笔交易,在下可以开价,答不答应,那是你姑娘的事了。”

蓝家凤笑笑,从身上取出一个白绢小包,道:“丹书总纲在此,你拿去吧!”

江晓峰原本用心,只想难她一下,却料不到她竟然是大大方方的拿了出来,不禁为之一呆,道:“姑娘真肯割爱?”

蓝家凤道:“我不愿再欠你任何情意,只要你敢要,尽管收下。”

江晓峰暗中提聚真气暗作戒备,道:“在下为何不敢?”伸手横过。

蓝家凤淡然一笑,说道:“要不要瞧瞧看,证实一下?”

江晓峰道:“姑娘确然有此心愿?”

蓝家凤探手取出火折子,迎风晃燃,道:“你看看吧!”

他的声音十分平静,全无激动之意,反使得江晓峰生出了莫测高深的感觉,不由向后退了两步,解开白绢小包。

凝目望去,果然是两页薄绢,上面写着“金顶丹书总纲。”

蓝家凤呼的一口气,吹熄了折子,道:“瞧清楚了?”

江晓峰道:“瞧到了。”

蓝家凤笑道:“只要你能活着离开我,来日方长,你慢慢再看内容不晚。现在,可以谈谈那十二金钗的事了。”

江晓峰道:“她们藏身在那荒凉后院中一座地下密室之内蓝家风道:“你进去过么?”

江晓峰道:“在下如未进入地下密室,岂不是应了姑娘的推断,变成信口开河了。”

蓝家凤冷笑一声,道:“你如真的去过,怎的还能活着出来?”

江晓峰道:“那十二金钗确有着神鬼莫测的武功,她们之中,任何一人,都可取我之命,但她们却被另一个人控制着,一切举动,都听命于那人。”

蓝家凤道:“那人是谁?”

江晓峰道:“一个身穿黑衣,头戴面纱的人,是谁,我就不清楚了。”

蓝家风道:“神算子王修是否也在场中呢?”

江晓峰道:“也在场中,如非他舌灿莲花,说服了那黑衣人,我们就很难安全的退出秘室。”

蓝家凤嗯了一声,道:“你来此地等我,也是王修要你来的了?”

江晓峰不善谎言,轻轻咳了一声,道:“不错。”

蓝家凤道:“王修是一位很可怕的人物,早晚我要杀了他。”

江晓峰任了一怔,道:“王修看来虽然狡猾,但他胸怀正义,你为什么要杀他?”

蓝家凤冷笑—声,道:“他具有的才智,可以救人,但也可以为恶。——

语声一顿,接道:“那黑衣人,是如何控制十二金钗的?”

江晓峰道:“恕在下无法奉告。”

蓝家风道:“你在旁站着,就没有瞧出一点名堂么?”

江晓峰道:“如是在下能够瞧出来,只怕也不会告诉你。”

蓝家凤道:“你拦住我,浪费了我很多口舌。只有这几句话说9”

江晓峰道:“酒逢知己干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在下觉着要讲的活,都已经讲完了。”

蓝家凤格格一笑,道:“你准备走了?”

江晓峰虽然觉着这蓝家凤已非数月之前的玉燕子,但想到此来的用心,并无离去之意,蓝家风这一提,只好硬着头皮,道:“怎么,难道姑娘还要把我留下不成?”

蓝家凤冷冷笑道:“不错,你带着丹书武学总纲,人人都要追杀你而后甘心,你一人行走,岂不是危险的很?”

江晓峰道:“姑娘也是要追杀在下的武林高手之一?”

蓝家凤脸色一寒,道:“江晓峰,你仔细的想一想,念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我答允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

江晓峰道:“要我选择什么?”

蓝家凤道:“你如自信能够胜得我,你就不妨闯一下试试看,你如能够离开,那丹书总纲,也任你带走。你如是自知无此能耐,那就乖乖的留在这里。”

江晓峰道:“留在这里?”

蓝家风道:“留我身侧,作一名仆从。”

江晓峰心头火起,仰天打个哈哈,道:“就算在下答应了,你能够放下心么?”

蓝家风摇摇头,道:“不放心,但我有办法不为你的背叛担忧。”

江晓峰道:“愿聆高论。”

蓝家风道:“我有一粒丹丸,你服用之后,就不再会有叛离之心了。”

江晓峰道:“你要使在下变成了一个神志不明的人,终日里浑浑噩噩,了此一生?”

蓝家风笑道:“那有什么不好?你变的无忧无虑,无嗔无恨,只有一件事:听我之命行事,我的仆从虽众,但我会对你另眼看待。”

江晓峰冷冷说道:“姑娘的好意,在下心领了。”

蓝家凤淡淡一笑,道:“你如不愿服用下葯物,还有一个法子。”

江晓峰道:“那又是什么古怪的法子?”

蓝家风道:“你可以自绝于此,选择一种最安适的死法,落下一个全尸。”

江晓峰怔了一怔,道:“这法子倒是不错,姑娘当真宽宏大量,竟然要在下自绝死去,落下一个全尸。”

蓝家风道:“你再想一想,这是最后的一个法子,你如是不识抬举,还不答应,一旦被我生擒,那就够你受的了。”

江晓峰道:“我想不出有什么好受的,在下自绝也是一死,姑娘杀了我也是一死,反正,一个人,只能死一次,姑娘如是威胁在下屈服,那是白费心机了。”

蓝家风道:“你对我有过很多相救恩情,我虽然不能对体例外施仁,但事先把事说清楚,也好让你心中有个抉择,愿死愿活,悉听尊便……”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你如是不想活下去,又不甘束手就缚动手之时,就尽量想法子,别让我生擒了你。”

江晓峰好奇之心大动,忍不住问道:“生擒了我,不过死的惨一些而已,难道还能要我多死几次不成?”

蓝家风道:“不会让你死,而是求死不能。”

江晓峰道:“唉!蓝天义的天道教,已集残忍的大成,想不到他的女儿。竟有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

蓝家风道:“蓝天义不是我的父亲。”

江晓峰笑一笑,道:“如我从你们两人的作为上看,倒是有些像是父女呢!”

蓝家凤微微一笑,道:“你既然无意再听下去,我也不想多作说明,反正,大概情形,你已了解,别让我生擒了你。”

江晓峰弹剑长啸一声,道:“既然是非要有个生死之拼,姑娘尽管出手吧。”

蓝家凤冷然一笑,道:“你小心了。”突然欺身而进,右手直向江晓峰那执剑的右腕上抓去。

江晓峰也想到蓝家凤可能已由蓝夫人遗留的手示中,尽窥堂奥,学得甚多精奇的武功,但却料不到她一出手,胆大的硬扣拿自己的手腕,心中暗暗骂道:好狂的打法。长剑一转,反向蓝家风右腕之上削去。”

这等随时变招,利势快速至极。

只见蓝家风屈指一弹,正中剑身,一股强大的潜力,迫的长剑,直荡开去。

长剑被指力迫开,使得江晓峰的门户大敞。

蓝家凤娇躯一转,整个人欺入了江晓峰的怀中。

这变故,大出了江晓峰的意料之外,匆急应变,急急一提真气,向后跃退五尺。

蓝家风一招奇攻,已然掌握了全局,左手一拾,喝道:“撒剑!”一股凌厉的指风,破空而至。

江晓峰觉出一股暗劲,击中了右肘“曲池穴”,五指一松,右手长剑应声落地。

蓝家风奇招突袭,连番得手,右手反转,五指已然扣到了江晓峰的左腕脉穴。

江晓峰右肘“曲池穴”被人点中,已无反击之能,左手又被人扣住了脉穴,两只手全都失去了反击之势,只有听人摆布的份儿了。

蓝家风笑一笑,道:“我再三的警告你,别要叫我生擒了,但你却偏偏被我生擒……”

江晓峰冷冷接道:“姑娘练得了两种奇功,交互为用,使在下骤不及防,致遭暗算。”

蓝家风道:“我事先再三的警告于你,如何能算得暗算?不过,我用的两种指力,却是世间绝技,就算你知道了,你也躲避不过。”

江晓峰道:“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杀剐任凭处置,江某人不会皱皱眉头。”

蓝家风道:“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我不会叫你死,再过片刻,你要到另一种境界里去,无忧无虑,无爱无憎……”

江晓峰心中震动,怒声大喝道:“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蓝家凤淡淡一笑,道:“你如是很怕死,我自然会杀了你,但你不怕死,杀了你又有何用?所以,我要你求死不能,求生不得。”

江晓峰苦笑一下,道:“你要怎样处置我?”

蓝家风道:“你怕了是么?”

江晓峰黯然一叹,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付我?你如是把我视为劲敌,杀了我永绝后患,有何不好?”

蓝家风嫣然一笑,道:“听话些,吃下这颗葯丸,我会待你比别人好些。”

左手从袋中取出了一粒白色的葯丸,纤纤玉指,挟着葯丸儿,送到江晓峰的口边。

江晓峰心中明白,此刻已经完全受人所制,如是多一分反抗,就可能多吃一分苦头。目下处境恰似五毒躲端阳,拖过一刻是一刻,希望能够在拖延的时间中,找出生机。

心里念转,口中说道:“在下有一件事,请教姑娘不知可否见告?”

蓝家风道:“什么事,你说吧广江晓峰道:“你的武功,原本非我之敌,如何能在极短的时日之中,有了如此成就?”

蓝家风道:“如是咱们各凭真功实学,动手相博,我决然非你之敌,不过,我学会了几种武学上的奇技,你自然非我敌手了”

江晓峰问道:“你一指弹开我手中的长剑,是何武功?”

蓝家风道:“那是弹指神通。”

江晓峰道:“果然是绝世奇技,点中我肘间一指呢?”

蓝家凤道:“那是一元指功。”

江晓峰对两种武功的奥秘,并不很懂,但却随口说道:“据在下所知,这两种武功,都是极为深奥的精奇之学,姑娘如何能在极短的时间中,把两种武功,全都学会?”

一蓝家凤笑一笑,道:“告诉你也不要紧,你在吞下这颗葯丸之后,就不会再有这等感觉了……”

语声一顿,道:“我母亲是世间第一等才慧人物,就算是神算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章 玉手搏龙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