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42章 计困玉郎

作者:卧龙生

蓝家风目睹江晓峰步出庙门,轻轻叹息一声,盘坐调息。

数月间经历过无数凶险,也使得蓝家凤有了超越年龄的成熟。

她心中明白,王修虽然已累得一夜白了发,但面对着十二金钗这等特殊的人物,王修实也想不出什么良策,一切只不过是对付那黑衣人罢了。

蓝家凤虽然一切遵从王修的安排,但她心中明白,一旦事情弄到兵戎相见时,仍然要靠自己安静的处理。

可她必须珍惜自己的体能,所以,争取这可能仅有的时间,坐息一阵,希望能借此一刻调息,一旦打起来,能增强几分耐力。

她用手在面前射入日光的地方,划一条线,估计一个时辰后,日光照及的所在。

坐息醒来,日光已过绕半尺。

蓝家凤匆匆站起身子,直奔巫山下院而去。

因为过了约定的时刻甚多,所以她离开了小庙之后,立奔向巫山下院。

一口气奔到下院的门外,才停下了脚步。

这时,距离中午还有近一个时辰光景,巫山下院中一片静寂,庄院前两扇木门正大开着。

四周一片静寂,听不到一点声息。

蓝家凤在门前徘徊了一阵,不见有何动静,忍不住举步向庄院之中行去。

行进门内去,只见院中一片死寂。流目四顾,不见人踪。

蓝家风轻轻吁一口气,暗运功力戒备,缓步向前去。

她无法了解神算子王修时间是否准确,那时间,黑衣人是否真的在巫山下院中巡视,但她晚来了顿饭时间,心中自觉有愧,无论如何要设法找出那黑衣人,才算有个交代。

蓝家凤心中虽然想到,王修也未必真的想到什么良算巧计,但他未说明计谋的内情。反使她有些半信半疑。

这就是王修的才锻表现,也给了蓝家风很大勇气。

蓝家风绕庭院走了半周,表面上装作全不经心,暗中却是全神贯注,留心着四外的景帆。感觉中似有两道锐利的目光,在大厅中一木窗内直射过来。她无法猜出那人最准,但却感觉到那人必有着很深厚的内功。

蓝家凤停下脚步,略一沉吟,缓缓举步行出了巫山下院。

原来,她停步略一忖思,觉着飞跃而出,不如媛步行出来的斓自然。

蓝家风行出巫山下院,立时纵身而起,一连三个飞跃。跳出了六七丈远,闪身隐在一株大树之后。“

转头盟去,只见人影一闪,那黑衣蒙面人已然出现在大门口。

他似乎并未看到蓝家风,目光流转,四下张望。

那人下瞧看了一阵,突然拉下了脸上的蒙面黑纱,日光下只见苍白可怕的怪脸上,暴射出两道森冷目光,不停的四下观看。

蓝家凤心中暗自盘算道:“只瞧他两道眼神,已可了然他内功极深。看他的脸色苍白,似乎是练的寒阴一类武功,但他只要不带十二金钗人,我成可和他一拼。”

心中有此一念,顿时觉着开朗了很多,暗中提气,悄然向林外行会。

“行不过三支左右,突问一个清冷的声音,由身后传了过来道:“夫人……“蓝家风口目一顾,只见那黑衣人奔行如飞般的直扑过来。急急一提真气,向前飞奔而去。”

那黑衣人叫道:“属下闻得传言,夫人已遭暗算丧命。属下本意还率领十二金钗,为夫人报仇,但因未得遗命。再加十二金钗还未到至善之境,未敢妄动。夫人既未遭人暗算,重临巫山下院,何以竟不肯和属下见上一面呢?他说的声音,并不太大,但却听得十分清晰。

蓝家凤字字入耳,但却不敢轻易回答,生恐被黑衣人听出她声音,判定你不是蓝夫人。

她心中早已决定了去向,放腿直奔正西,一口气跑出两三里路。

回目一顾,只见那黑衣人,有如风驰电掣一般,直追上来,双方相距,也不过三支左右的距离。

蓝家风吃了一惊,暗道:“我已用足了八成功力,奔行不能算不快,但仍然被他追上了数文距离,单是这份轻功,就足以惊人了。”心中念转,暗中提聚了十成功力、流星飞失一般向前疾奔。奔行之间,瞥见了一座古柏环绕的广大坟地。

墓园外耸立着一块高大的石碑,写着“李氏墓园”几个大字。

但蓝家风奔行太快,有如追风闪电一般,疾掠石碑而过,只瞧到那石碑上一个“李”字。

方位未错,估算路程,应该已到王修约好合面的李氏墓园中人。

情势迫人,无法细瞧,奔行中一侧身子,闪入了柏树林中。

就在她闪身入林的同时,那疾追身后的黑衣人,突然一抬右手,一道白芒,闪电射出,口中大声喝道:“贱婢胆子不小,竟然冒充蓝夫人。”

叫声中,蓬然一声大震,一株碗口粗细的古柏,倒摔在地上。

原来,那黑衣人遥遥飞出的一道白芒,不但锋利无比,而且劲道奇大,一株碗口大的古柏,竟被白茫一绕之下,拦腰中断。

蓝家凤目睹那黑衣人飞出的白芒,如此威势,心中大是震骇,暗道:再厉害的暗器,也难有这等威势,他这飞出的白芒,分明是驭剑术了。

心中盘算,人却直入墓园。

深人五丈左右,果然见到一座高大的古墓。

墓前一座石碑下面,写着“拖延时刻”四个字。

四个字写在碑前土地上,蓝家凤看过之后,随手把字迹毁去,心中大是奇怪,忖道:拖延时刻,分明是要我和那黑衣人慢慢谈判了,但我一说话,岂不要泄露出自己的身份么?

还未拿定主意,耳际间已响起那黑衣人冷漠的声音,道:“你究是何许人,竟然冒充蓝夫人?”

蓝家风疾快的转过身子,抹去了脸上的易容葯物,道:“我……”

黑衣人道:“果然是你蓝姑娘。在下没有想错。”

蓝家凤道:“你来的很好,我们正该好好谈谈。”

黑衣人道:“咱们约好你把王修的人头,送人巫山下院,但姑娘并未守约,似乎是用不着再谈什么了。

蓝家凤道:“当时我娘要你训练十二金钗,对你寄望是何等殷切,信任是何等的深厚,想不到她老人家尸骨未寒,你竟然背叛了她。”

黑衣人在突然仰天打了个哈哈,道:“多谢你蓝姑娘啊!”

这句话没头没脑听得蓝家风怔了一怔,道:“为什么谢我?”

黑衣人笑道:“令堂的死讯,在下虽听到多次,但心中一直有些怀疑,今日得你证明,大约是再也不会错了,岂不要多谢你蓝站娘……”

脸色一整,冷冷接道:“令堂既已去世,天下再无我可畏惧的人了。

蓝家凤道:“难道你一点也不顾念我母亲生前对你的提携之恩?”

黑衣人道:“有一句俗话说,人在人情在,令堂既然已经死去,在下自然就不用顾念她的生前情意了。

双目中奇光迸射,盯注在蓝家风的脸上,道:“放眼天下,我是唯一能助你为母报仇的人,也是唯一能挽狂澜于既倒,避免天下武林同道免于被奴役于天道教的人……”

蓝家风道:“但你不肯为我娘报仇,替武林同道尽力,那也枉然。”

黑衣人泛现一抹狞笑,道:“此事也未始不可商量,只要你蓝姑娘答应在下一个条件。”

蓝家凤过:“什么条件?”

黑衣人道:“你如肯嫁我为妻,此事大可商量。”

蓝家凤听心头火起,但却强自忍下,未发作出众。忖道:神算子让我拖时间,不如要拖延到什么时刻才有效果?还得和他多扯上几句才成。当下缓缓说过:“我娘报仇之后……”

黑衣人摇头,接道:“不是。你先下嫁我为妻,过几日夫妻生活之后,在下能相信。”

蓝家凤略一沉吟,道:“如是不答应呢?”

黑衣人道:“那要着姑娘的武功如何了。

蓝家凤仍不闻有何反应,心人大急,暗道:“王修等不知是否还在此处,要拖延到何时才成?心中念道,口中却说道:“如是我不劳阁下相助呢……“

黑衣人接道:“不论姑娘是否要在下相助,姑娘只有两条路走,一条嫁我为妻,一条是死于当场。”蓝家风摇头,道:“两样我都不愿意。”

黑衣人道:“那姑娘只好动手,自寻死路了。”突然踏前两步,疾向蓝家凤有膨脉穴之上抓去。

蓝家凤一闪避开,回击一掌。黑衣人冷笑人,道:“姑娘如是败于在下手中,是否会答应在下的婚约呢?”蓝家风道:“你先胜了我在说。”

黑衣人道:“姑娘的娇美,龙胜令堂,如是在下不能得到姑娘,也绝不让别人得到你。”

蓝家风道:“那要你胜了我之后,才能夸口。”十指挥弹,缕缕指风,破空而出,封住了那黑衣人的凌厉掌势。

黑衣人一面挥剑抢攻,一面冷冷说道:“令堂把穿云指,也传给你了。”

蓝家凤道:“我母亲传给我千余种武功之多。就要看你有没有破解之能了。”

黑衣人道:“你尽管施展,我要你自甘认输,嫁给我之后,也心服口服。”

蓝家风无法预测此后的形势变化,王修等久不现身,使得蓝家凤心中极为不安。必须要靠自己的能力,独自应付局势变化。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我如是嫁给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黑衣人道:“十二金钗,是目下武林中武功最强的人,别说十二金钗合力,就是一二人在江湖上行走,也是可把江湖搞一个夭翻地覆。放眼当今之世,在下是唯一能够指挥十二金钗的人,这情势已经很明显了,在下实已是当今武林至尊。姑娘嫁给在下。虽然年龄悬殊一些,但这份荣耀,不是任何男人所能给你的了。”

蓝家凤道:“我如是嫁给了你。我们两个之间,谁是至上?”

黑衣人道:“在下一向不喜在武林中出名露面,在名义上自然会拥你为尊。”

蓝家凤道:“但是在我们两人之间,我还要听你的了?”

黑衣人道:“这个自然。不过,咱们既然成了夫妇,这大小之分,那也不过是两人的事……”

声音突转冷厉,接道:“如若是你不肯嫁我为妻,举世之间,再无一人能为你母亲报仇了。

而且,你也无法再活下去,算一算这笔帐你就不难作个决定了。“

两人一面交谈,一个却是各展所能,掌影指风,凌厉无匹,各自攻对方的要害大穴。

蓝家风虽然不断有新奇的招术,用出克敌,但那黑衣人却始终用一套很奇异的掌法,蓝家风全力抢攻时,黑衣人就采守势,双掌把门户封闭得十分严紧,但蓝家凤只要攻势一松,黑衣人双掌如狂风骤雨一般的反攻过来。

这种搏斗之法,一直使蓝家凤没有喘息的机会。

这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搏斗,可惜四局竟无观赏之人。两人在古柏参天的墓园,你来我往,不觉之间,已然互斗了一百余招。

那黑衣人固然是脸露惊异之色,蓝家风的脸上,也泛出了汗水。

黑衣人一面放手抢攻,一面说道:“令堂给你这一番培植,果然是费了不少苦心。她把丹书、魔令上甚多奇奥的武功,都传授给你,只可借你功力稍差一筹,无法把那奇奥招术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如若你功力到家,在下早已败于你的手中了。

蓝家凤道:“我还道你数十年隐身洁修。武功高不可测,其实,也不过如此而已。此刻,只要有一个武功相当的人助我,三十合内,可以取你性命。”

衣人笑道:“可惜,没有人帮助你。”

蓝家风心头大急,暗道:那王修号称神算子,怎的竟不知在这古墓之中设下埋伏。只要有一个江晓峰能够出面助我,此刻,就可以制服住这位黑衣人了。

忽然间,心念一转,暗道:也许这是王修故意的安排,让我将这黑衣人支开,他们好有机会赶到巫山下院,收拾十二金钗。“

她心中念头百转,手脚为之一缓。

黑衣人趁势疾攻,迫的蓝家凤连退了三步,几乎被那黑衣人的掌势击中。

那黑衣人抢得先机之后,掌势愈见凌厉,一面笑道:“凤姑被,你已成强弩之末,如若咱们再打个几十招,就算我不能把你杀死,亦将把你活活的累死了。

蓝家凤也确然感觉到难再有余力支持下去,身上汗出如雨,湿透了衣衫。

但那黑衣人的掌势,却是愈来愈强劲,招招如铁锤击岩一般,劈了下来。

忽然间,一股淡淡的幽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2章 计困玉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