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43章 舍已救世

作者:卧龙生

武当三子,在途中朝已记得王修的示意,三人到了现场。站在王修的身侧,一语不发。

王修轻轻咳了一声道:“王兄,四个人够了么?”

韦则望望武当三子道:“三位愿意作保证么?”

巢南子道:“咱们作证的。”

韦刚道:“作证作保,并无不同,如是那蓝姑娘,日后缀弃了诺言,诸位就脱不了干系。王修一个人,可以躲起来。但武当派是名门大派,跑了道士跑不了庙,一旦事情发作,我要血洗武当,要你们武当一派,绝迹江湖。”

巢南子微微一笑道:“阁下是在威胁我们么!”

韦刚道:“不是威胁,在下是先行把话说明,免得日后,说在下不教而诛。”

巢南子道:“你已经说明了!”

蓝家风冷笑一声道:“够了,韦刚,你是要办喜事,还是丧事?”

韦刚道:“姑娘说的是,咱们是办喜事。”

蓝家凤道:“武当三子和王修,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

四人作证,应该够了。你可以说出你的条件了。“

韦刚道:“咱们拿草为香,先谢月下老人。”

蓝家风冷若冰霜的折了几段树枝,插在地上,道:“还有什么?”

韦刚道:“姑娘要在四位证人面前,许下誓言,我助姑娘杀事?”

蓝家凤道:“我要在你身上下禁制,然后。咱们再谈订系亲的事。”

韦刚微微一笑道:“这个当然。”

闭上双目,接道:“姑娘请出手吧!”

蓝家凤站起身子,神情冷肃的缓缓向韦刚走去。

韦刚闭上双目,脸上全无畏惧,大有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气概。

只见蓝家凤右手在怀中一摸,不知取出了一什么事物,右手一扬。拍在韦刚的后背之上。

韦刚一皱眉头,脸色大变。

显然,他在强忍着很大的痛苦,但他却咬牙苦忍未哼一声。

蓝家凤缓缓抬起右手,双掌连挥,拍活了身上的穴道,道:“你可活动了。”

韦刚顶门上,激出了一片汗水,抬头望了蓝家凤一眼道:“姑娘,你在我身上下的什么禁制?”

蓝家凤道:“你有些后悔了,是么?”

韦刚站起身子,舒展一双臂道:“不后悔,不过。在下想求姑娘一件事?”

蓝家凤道:“什么事?”

韦刚道:“目下情势,已很明显,不论你姑娘心中对我是恨是爱。但姑娘已非要嫁我为妻不可。在下希望能展现一次笑容,纵然是苦笑也好。”

蓝家凤轻轻叹息一声,启齿一笑。

韦刚精神一振。道:“姑娘已答应了在下的婚约是么。”

蓝家凤点点头,道:“”答应了。“

韦刚对着那插在地上的枯枝,跪了下去,道:“我韦刚答应爱妻搏杀蓝天义,剿平天道教,事成之后,再行大礼,今生一世,愿听吾妻之命,为牛为马,绝无一句怨言,如是口不应心,天诛地灭。”

言罢,回目望着蓝家凤,脸上情爱横溢……“

蓝家凤眼上是一片茫然神色,缓缓向前行了两步,在韦刚的身侧跪下,道:“我答允韦刚。在搏杀蓝天义剿灭天道教后,嫁他为妻,如是不履此约,要我不得好死。”韦刚一跃而起,道:“王兄,在下先回巫山下院,预作布置,希望你尽早设法引诱蓝天义,只要他进人巫山下院。甚他的事,就用不着诸位费心。”

王修一抱拳,道:“在下尽力而办。”

韦刚不再答话,转身一跃而去。

他身法快速,两个起跃,人已消失不见。

回头冒去,只见蓝家凤仍然跪在当地,泪水滚滚,泉涌而出。

王修轻轻咳了一声,道:“姑娘,韦刚走了。”

蓝家风缓缓站起身子,拭去脸上的泪痕,道:“江晓峰呢?”

王修道:“我把他安排在很远的地方,刚才的景象,他不会看到,姑娘放心。”

蓝家风骤然说道:“我母亲作了很多孽,报应在她女儿的身上,这也是大道循环之理,我要请求诸位一件事。”

王修道:“为武林正义,姑娘已付出了无与伦比的代价,一旦武林恢复清平,姑娘必将是武林中万世敬仰的人。物,姑娘有什么事,但请吩咐是,我等无不遵从,请求二字,言重了、”

蓝家风道:“适才的事,诸位都是亲眼所见,只请诸位暂时为我守此隐密,绝对不要让那江晓峰知道。”

武当三子、王修点头,道:“我们明白,姑娘但请放心心。”

蓝家凤:“你们去吧,商讨一下武林大事,如何能诱使蓝天人巫山下院,我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王修轻轻叹一声,道:“姑娘要多多保重。

示意当三子,转身而去。

蓝家风只觉似是经历了一场恶战一般,全身疲倦不堪,倚在一株古柏之上,闭目养神。

不知过去了多少时间,耳际问,突然响起了江晓峰的声音,道:“姑娘,喝口水吧!”

蓝家风睁开眼睛,只见江晓峰手中捧着一瓢清水,脸上微带笑意,道:“你很累,是么?”

蓝家凤睁动了一下眼睛道:“现在好多了。”

接过木飘,喝了两口清水,道:“江兄,有一事,我已经想了很久,一直未告诉你!”

江晓峰道:“你现在倦意未解,应该好好的休息,有什么话,休息之后再谈吧!”

蓝家风道:“不要紧,我现在很好。”

江晓峰道:“你要说什么?”

蓝家风道:“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我?”问的大胆,单刀直人,大出江晓峰意料之外,不禁呆了一呆,“难道姑娘真的不知道么?”

蓝家风道:“我知道,但我要你亲口说出来。”

江晓峰笑了一笑,道:“从一见姑娘开始,在下一直对姑娘十分敬重。

江晓峰道:“我相信令堂不是最坏人,但是造化弄人。算是很好人,也会做出一些背情悖理的事来。只要她不是存心人,就不能算是坏人。”

蓝家风:“你是爱屋及鸟,是么?”

江晓峰摇了摇头,道:“在下是由衷之言。”

蓝家风突然娇媚的一笑道:“你知道么,我也不是一个好女孩子。”

江晓峰听得又一怔道:“姑娘此言何意?”

蓝家风笑道:“我不是好女孩,你自然不用对我大规矩了。”

江晓峰道:“你说什么?’”

蓝家凤笑道:“我是说,咱们以后相处之时。你不大抱世俗的礼法。”

江晓峰嗯了一声。不知如何回答,眼巴巴望着蓝家风出神。

蓝家凤伸出手去,拉住了江晓峰的手,道:“如是有别人喜欢我了,你心中是否难过!”

江晓峰摇摇头,笑道:不难过。“

蓝家风怔了怔,道:“为什么?”拉住江晓峰的手。突然放开了。

江晓峰缓缓说道:“像你这样绝世无伦的美貌玉人,自然是人见人爱,我如是心中难过,岂不是每日都在哀伤之中?”

蓝家凤道:“这么说来,你一点不嫉忌。”

江晓峰道:“嫉忌什么?你生的太美了,别人喜欢你,情所必然,我不能把天下所有的男人,全都杀光,再说别人喜欢你,你又不喜欢他们,我为什么嫉忌呢?”

蓝家风微微一笑道:“如是有一天,你忽然发觉了,我喜欢别人。你又将如何?”

江晓峰道:“这个,这个……”

只觉此事很难处理,这个了半天,这个不出个所以然来。

蓝家凤抬眼望天,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可是不知道怎么办?”

江晓峰道:“我想,那时……那时我心中定然十分痛苦,但那时我能够作些什么?现在就无法预测了。”

蓝家凤道:“要不笑我告诉你个办法?”

江晓峰道:“姑娘指教。”

蓝家风道:“珍惜现在,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的,又不知如何变化,最好的就是把绕现在。咱们两情相投,你不用大顾忌了。”

她了然身世后,心中充满着悲苦,再加上韦刚以“助其报仇逼婚,追得蓝家风别无选择,只好答允了韦刚的婚事。

但她心中,又有着强烈的反抗意识,不甘忍受命运约摆布,可是一时之间,又想不出适当的方法,这一场痛苦的忧愁,拥塞胸中,使得蓝家凤的性格,有了很大的一个转变,她缓缓移动身躯,偎人了江晓峰怀中。

一阵阵处女的幽香,冲入了江晓峰的鼻中。

陡然而来的艳福,使得江晓峰有着受宠若惊之感,一时之间惊惶失措,不知如何应付。

蓝家风觉着江晓峰心脏跳动,急速加快,不禁、哑然失笑,道:“你心中害怕么?”

江晓峰怔一怔,答道:“我不是害怕,我只是有些……”

只听一声重重的咳嗽,传了过来,打断了江晓峰未完之蓝家凤挺身而起,理理云鬓,转眼望去。

只见王修缓缓步行了过来。

江晓峰站起身子,一抱拳,道:“老前辈。”

想到适才情景,可能已落入了王修的眼中,顿觉脸上发热。

王修却似浑如不觉,沉声对蓝家凤说:“姑娘,在下想了很久,如若想诱使蓝天义进入巫山下院,那非要姑娘亲自出手不可。”

蓝家风道:“你怎么安排?”

王修道:“在下想了很久,如非姑娘亲自出手,诱使蓝天义来此的机会不大。”

蓝家凤道:“为了挽救武林一番劫难,晚辈极愿意牺牲一切,话说出你详细的安排,晚辈愿即时行动。”

王修道:“蓝天义发动以来,一年有余,经席卷半个江湖,他们在嵩山少林寺的挫败,灭了他不少锐气,不过,主动权仍然是控制在蓝天义等人的手中,此刻,咱们第一件事,就是争回主动之机。

蓝家风点点头道:“理当如此。”

王修道:“综观目前江湖大局,少林已成疲劳之师,能保

住嵩山少林本院,已算侥天太平,除此之外,只有两处人手,可以主动袭击天道教的人。

江晓峰道:“哪两处人手?”

王修道:“一是黄山盘龙谷的松兰双剑,二是蓝姑娘和江少侠了。”语音一顿,接道:“就是以实力等计,我们这一股尤强过松兰双剑,蓝姑娘有巫山群豪相助,一旦出手,必如生龙活虎一般,始子天道教极大的打击,除了蓝天义、税毅有限几人之外,天道教中,亦无多少人能是诸位之敌。”

王修伸手从怀中取出一张地图展开地上,道:“这是中原数省形势,我就记忆绘成,也许有些不切实的地方。但大致上,不会有错,蓝天义率领的天道教,也大部散布在这数省地面之上,由姑娘和江少侠为首,率领一批人手,分另向天道教中之人施袭,以便引诱蓝天义等。迫击两位。那时。两位才有引他们进人巫山下院的机会。”

蓝家风点点头,道:“不错,先让他们吃点苦头,遭受一点挫败,这样才能使他们援中高手,全力追击。”

江晚峰道:“老前辈和武当三子,是否也要参与呢!”

蓝家风道:“咱们集中在一起,反而觉得安全一些了。”

稍停,蓝家风轻轻叹息一声,道:“我们几时动身呢?”

王修道:“愈快愈好。”

蓝家凤道:“好,这就遣人去召集部分人手,集中此地,照估计。他们明日晚间可以赶到,让他们休息一夜,咱们后天早上动身。”

王修道:“后天早晨,他们也许有回报来了。”

江晓峰道:“谁的回报?”

王修道:“武当三子。我已经遣人请他们各带几位武当弟子,扮作商旅的身份,勘察形势,如是天道教中,再造高手来此,咱们就追上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蓝家凤道:“老前辈智略过人,一切由老前辈调度就是。”

江晓峰道:“有一件事,老前辈是否忘了!”

王修道:“什么事?”

江晓峰道:“和我义父相会晤。”

王修道:“没有忘,我已遣人持密涵,赶往和他约会之处,另行约他会晤。如是一切发展,都能在我预料之内,七日之后,咱们就可会到呼延啸了。”

蓝家凤转动了一下眼睛,道:“老前辈似是胸有成竹。”

王修轻轻叹息了一声,道:“在下确是有一番计划,但不知能否如愿以偿。”

蓝家风沉吟了一阵,道:“老前辈,我也决定了一件事……”

说了一半,却突然住口不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3章 舍已救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