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47章 移花接木

作者:卧龙生

就这一瞬工夫,篮家凤已和藏在木床一侧的方秀梅换了过来。

原来,方秀梅早已在木榻一角处,打了一个洞,人早已藏在洞中,外面铺上平整的垫被、床单是有限的,自在之物不可知。 ,外面瞧去,全无底迹。

但闻韦刚轻轻咳了一声,道:“蓝姑娘,在下可以上去么?”

蓝家风本已躲了起来,闻言不得不伸出头来,说道:“你一定要糟踢我,那就上来吧!”

下面的事,有污笔墨,不谈也罢。

一切事情,都按照着方秀梅和蓝家凤的计划进行。

牺牲的是笑语追魂方秀梅,但她却紧咬樱chún,忍受破瓜之苦。

低婉的呻吟声,却发自蓝家风口中。

一阵风暴过后,方秀梅推开了韦刚,利用棉被的阻遮,又换上来蓝家凤。

巧妙的配合,使得这移花接水之策,进行的天衣无缝。

但韦刚非好与人物,适才,虽被*火烧晕了头,但事后,却突然恢复了冷静,对蓝家风要求他蒙上眼睛一事,动了疑心,略一沉思,突然地伸手拉下了蒙面黑巾。

眨眨眼,凝眼望去,只见蓝家风双手掩面。正自樱吸娇蹄。

这一代魔头,面对着人间绝色的美女,突然间,生出了歉疚之心,轻轻叹息一声,慰道:“姑娘不用哭了,在下必尽我之力,助姑娘君临天下,使武林人人臣伏。”

伸手去拉蓝家凤掩面右手。

蓝家风右手一甩,道:“不要碰我。”

韦刚道:“在下心中不安得很,姑娘心中怒气难消,你打我几下消消气吧!”

蓝家凤想锁形适才糟蹋方秀梅的气势,不禁心失火起,右手一挥,左右开巧,打了韦刚两个又脆又响的耳刮子道:“快些给我走,别再瞧着我。”

这两掌势倒不轻,打的韦刚双脸部微微肿了起来。

韦刚目光微转,看看大木床上,只有自己和蓝家风,微一笑,道:“打的很好,但愿你消去了心头一口气。”

蓝家凤道:“你快出去。”

韦刚道:“我走,我走,跃下水榻,穿上衣服,打开房门。”

蓝家风突然失声喝道:“等一等。”

唰的一声,撕下了一片床单,道:“拿去这个。”

呼的一声,投了过去。

韦刚伸手接过,只见一片白单上,点点殷红,那正是一个少女贞的标志。

蓝家凤道:“你好好的收着……”

韦刚道:“在下当视它珍逾生命。

蓝家风道:“快给我滚出去。”

韦刚微微一笑,带上房门而去。

蓝家凤等候一阵,穿好衣服,悄然下床,开门一看,韦刚真的已去,呼出方秀梅,拜伏于地,道:“你救了小妹。

但却害了自己!“

方秀梅双目中泪光盈盈,脸上却是一片肃穆,缓缓说道:“凤妹妹,你起来……”

扶起蓝家凤缀黯然接道:“不用太感激我,我最为了天下武林同道,也是为了江兄弟,我方秀梅才把保留数十年的处子之身,作了这一件有益武林的事,我一点没有痛悔,也不会为此伤心。”

蓝家风黯然泪落,道:“姊姊当真最人间奇女子,外面对你的误会太多,但这都将成为过去,小妹一旦有出头之日,必将昭告天下,使武林都知道姊姊的真正为人。”

方秀梅敌一笑,道:“妹妹,快些去前面瞧瞧,咱们费尽了心机安排,姊姊我也牺牲了清白,如是事后因一些小节疏忽,被韦铅发觉了那可是大大失悔的事。”

蓝家风点点头道:“多谢姊姊指点……”

转身向外行去,行到门口时,突然又停了下来,回头说道:“妹姊,藏在室中等我,小妹心中有很多事要和姊姊商量。”

方秀梅笑道:“此时,不是咱们畅叙情怀的时候,你要去见韦刚,想法子催他动手,姊姊也想法子离开这里,我走一刻,就少一刻被韦刚发现的危险。”

蓝家风道:“小妹一切从命,我这就去见韦刚。”

方秀梅道:“慢着。”

蓝家凤道:“姊姊还有什么吩咐?”

方秀梅道:“你不能就这样去见他……”

蓝家风道:“那要怎么样?”

方秀梅道:“你要犹抱琵琶半遮面。记着,在韦刚面前,破瓜的是你,所以,你要用黑纱遮面,举动之间,常常要流露出心中的疼和恨。”

蓝家凤道:“小妹知道了。”

取出一方黑凰,蒙在面上,缓步向外行去。目睹蓝家凤离开之后,方秀梅突然间变的十分脆弱,两行泪水,夺眠而出,匆匆整理好床褥,悄然而去。

且说蓝家凤行入大厅,瞥见韦刚正大步入厅而来,立时喝道:“站往”

韦刚停下脚,双目盯注在蓝家风蒙面黑纱之上,道:你是凤姑娘。“

篮家风道:“你忘性很大,似乎已记不得我了。”

韦刚道:“为什么用黑纱蒙面?”

蓝家凤道:“你糟蹋了我,要我何颜见人,只好蒙起脸了。”

韦刚道:“姑娘差矣咱们早晚要成夫妻…”

蓝家风接道:“至少,咱们现在还名份未定,大礼末行,我说过你要在婚典之前蹂躏我,就别想在婚礼之前看到我……。”

韦刚微微笑,接道:“可是目下事务繁多,咱们的事必要常作商量,如何能够不见呢?”

蓝家凤道:“所队,我想了这么一个办法用黑纱蒙起脸来,在我们未举行婚典之前,我要用黑纱蒙面。”

韦刚轻轻叹息一声,道:“姑娘如此贞烈,在下实是有些惭愧。”

蓝家凤冷冷说道:“如不为了武林大局着想,我宁可自绝一死,也不会让你在未婚之前,先糟蹋了我的身体。”

韦刚道:“事情已经过去,希望你别放在心上。”

蓝家风道:“我二十年的清白,已被你玷污,放在心上又有什么法子……”

语声一顿,道:“你又进来干什么!”

韦刚道:“找姑娘。”

蓝家风吃了一惊,暗道:“如非那方秀梅催促我早些离开卧室,正好要被他撞上,露了隐密。”

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韦刚道:“我来请示贤妻……”

蓝家风道:“不许这样叫我,要叫我也等咱们行了婚礼之后。”

韦刚微微一笑,道:“好!我是一切从命,咱们何时动手?”

蓝家风道:“自然是越早越好。”

韦刚道:“咱们一个时辰之后出动,姑娘传谕你的属下,要他们早些准备一下。”

蓝家风沉吟了一阵,道:“韦郎,咱们要不要通知王修一声!”

这声韦郎,叫的轻柔婉转,动人之极。只听得韦刚身上的骨头突然一轻,笑道:“这可由贤……”

突然改口道:“由姑娘作主了。”

蓝家凤温柔的说道:“我想应该通知王修一声,刚才他告诉过我,他们那边还有很多的人手。”

韦刚笑一笑,道:“姑娘可是准备要他们相助?”

蓝家风道:“多几个人,总是好的。”

韦刚笑道:“好!你通知王修一声,要他们在一个时辰之内,把所有之人集中巫山下院,听候调遣。”

蓝家凤摇摇头,道:“这样不行!”

韦刚奇道:“为什么?”

蓝家风道:“听说他们的人手,大都是疲累不堪之身,须要好好的休息一下,才能恢复体能和人决战,如若要他们出手,那就只有看他们的休息时间了。”

韦刚道:“其实,那些人,一点武功,实在无法帮助咱们什么,要不要他们,都无关紧要。”

蓝家凤心中暗暗道:“这韦刚生性阴沉,喜怒难测,要对他来点手段才成。”

心中念动,轻轻叹息一声,道:“以十二金钗的武功而言,自然是用不着别人帮忙,再说,别人也帮不上忙,不过,要他们到场瞧瞧,那也是一桩十分重要的事情。”

韦刚道:“当今之世,除了姑娘之外,再也无一人,放在区区眼下。”

蓝家凤道:“你此刻的处境,和过去不同,所以,在做人作事方面,不能和过去一样了。他们虽不能帮助你,但却一定要他们在场,你现在是在帮助武林同道,要他们目睹实情,他们才会把此事广为传扬。此事过后,你即将是受武林敬重的人物,行进所至,凡是武林中人,都将倒履相迎。”

韦刚道:“原来如此,在下从未想过这点。”

蓝家凤道:“这些敬意,乃是由人心底发而出,比起统率武林、号令江湖的武林至尊,还要荣耀上千倍万倍。”

韦刚哈哈一笑,道:“好啊,我如有此荣耀,你也将一般的受他们崇敬了。”

蓝家风道:“妻以夫贵,我是你的一分子,自然也能分享到你的荣耀。

韦刚轻轻叹息一声,道:“当年我在江湖之上,恶迹太多,两手血腥,纵然我拯救了武林大劫,只怕他们也未必会对我崇敬。”

蓝家凤心中暗道:“我还道你不知良已防忽迹,想不到竟是明知故犯,实是死有余辜了。”

但情势迫人蓝家凤不得不设法软言相慰,柔声说道:“虽然你过去杀了很多人,但那只是少数人的事情。目下你救的是整个武林,相比之间,那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韦刚道:“好吧,一切都听你的安排我去找王修来。”

蓝家凤道:“不用劳动你了,目下已和蓝天义形成两阵相对之局,咱们可以主动攻袭对方,人家也可以先行了手攻来巫山下院。此事不可不防。”

韦刚道:“不错啊!姑娘足智多谋,日后对在下必有大助!”

蓝家风道:“希望你能听我的话。”

韦刚微微一笑,接道:“我不是件件事都依你了么?”

蓝家风伸出手去。轻轻的握住了韦刚的右手,柔声说道:“我去见王修,你也要准备一下,我尽快赶回来,决定咱们动手的时刻。”

韦刚只觉那滑腻柔绵的玉指,触在肌肤之上,顿觉椅念泛动,心跳加速,左手一弯,把蓝家凤揽入怀中,蓝家凤暗里咬牙、本待让他温存片刻,但见他目光中暴射出慾念之火,急急推开了韦刚道:“快些走吧!咱们分头办事。”

韦刚道:“你要小心啊!”蓝家风道:“不要紧,我带着六燕,七燕同去。”

韦刚道:“最好多带几个人同去。”

蓝家凤点点头道:“我会为你珍重。”

这句话情意款款,听得韦刚哈哈大笑,带着满心欢愉甜蜜转身而去。

蓝家风招呼来六燕、七燕,匆匆赶向王修等的停身之处。

再说方秀梅悄然由后窗溜去,赶回茅舍,行至途中只见王修早已在林边等候。

这位号称神算子、胸罗万有的人物,正独自站在道旁一株老榆之下,脸上是一片凝重忧虑,呆呆出神。显然,事情的发展,已出了他智慧之外,使得这位江湖上公认的智多星,亦有智穷无力的伤感。

方秀梅停下脚步,道:“王兄,什么事,想将这样入神。”

王修似是根本未瞧到方秀梅,但又似早已料到她会来一般,握缓移动目光,盯住在方秀梅的脸上瞧了一阵,语气沉重的说到:“姑娘好么?”

方秀梅了然这句话的含意,目下武林正遇前所未有的劫难,而且正向面临着最后的存亡机会,情势的脸恶,使智计已无能为力,唯一的解决之法,是一场面对面的生死之搏。

方秀梅感觉到王修那一句简锻伯问话,字字如铁一般,破打在自己的心上,但她却强自忍着心中剧烈的创痛,缓缓说道:“蓝姑娘很好!

她虽然尽力想抓制着内心的激动但她的声音,仍然有些颤抖。

王修双目突然一亮,脸上的忧苦,也似是消退了不少,沉声说道:“蓝姑娘可是为了大局,已牺牲了自己的清白……”

她本想说牺牲了清白的身子,但话到口边,又觉着不好出口。方秀梅只觉鼻孔一酸,无法忍耐,两行热泪,夺眶而出,急急别过脸去,拂拭去泪痕。

王修长长吁了一口气,道:“难得啊?她小小的年纪。竟有着这等博大的胸怀,实是叫人感动的流泪。”

方秀梅一咬牙关,忍下心头的酸楚,轻轻叹息一声,道:“她是个聪明绝世的姑娘。王兄自不能以常情测度。”

王修接道:“她加惠了这一代武林同道,虽然她的身躯受到了玷污,但她的灵魂和气度,将永为武林中百世敬仰的人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7章 移花接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