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48章 剑拔弩张

作者:卧龙生

方秀梅低声对江晓峰道:“那面蒙白纱的少女,就是蓝姑娘。”

其实,不用方秀梅解说,蓝家风已迎了上来,道:“王修呢?”

方秀梅道:“率领大队,即刻就到。”

蓝天风道:“蓝天义突然会提前发动,似最得到一些机密内情……”

方秀海道:“怎么回事?”

蓝家风道:“这时刻,正是十二金钗休息时间……”

方秀梅奇道:“十二金钗还要休息吗?”

蓝家凤道:“日正中天,阳气太重,对十二全钗行动不便。”

江晓峰突然道:“十二金钗阳光,是人是鬼?”

蓝家凤道:“是人,不过她们受的是鬼一般的训练,他们的双目,在夜暗中,见物如同白昼,但在强烈的阳光下,视线就模湖不清。”

方秀梅道:“这么说,姑娘对十二金钗,似是知晓很多了?”

蓝天凤招摇头,道:“这个秘密,我也刚刚才听韦刚。讲我的,所以,我们不得不改变一下作战的方法了。”

方秀梅吃了一惊,道:“那是说十二金钗已经无法用来一对敌了?蓝天凤道:“那倒不是,不过,这时刻,不能凭仗十二金钗冲锋陷阵,所以,咱们要改攻为守,尽量不让十二金钗暴现于日光之下,和蓝天义的属下动手。“

方秀梅道:“我明白了,韦刚要把这座巫山下院,作为拒挡蓝天义攻势的战场。”

蓝家凤道:“是的,他这样说过,我无法分出真假,也无法真正的了解他的用心,所以,我希望王修能快些来。”

江晓锋道:“王修来了,就会明白一切么?”

蓝家凤道:“至少,他会比我们知道的多一些,何况在十二金钗没有出现之前,蓝天义如是率人攻来,我们必须要凭仗自量拒挡,以待十二金钗援手了。”

蓝家风道:“我想他会。”

江晓峰道:“看来,蓝姑娘对那韦刚十分信任?”

蓝家风怔了一怔,道:“我……”

长长吁一口气,接道:“王修自觉神机妙算,你蓝姑娘也付出无比的代价,但到头来又怎么样呢?是让人坐收渔利,咱们被人家诱人绝境一网打尽。”

他虽然说的最气忿之言,但如仔细的想来,倒也有几分道理。

方秀梅皱皱眉头,低声说道:“蓝姑娘,江兄弟说的也是道理,咱们不能不有此顾虑。”

蓝家凤叹息一声,道:“所以,我也很焦虑,不知如何才好!

等着王修来此,和他商量一下。“

江晓峰冷冷说道:“我瞧王修的话是不能听了。”

方秀梅道:“为什么?”

江晓峰道:“如若咱们已陷入敌人包围之中,只有当机立断,马上撤走!其他的纵然有千般巧技,也都是枝枝节节的事,到最后,全盘成空。”

方秀梅道:“兄弟,你几时变得这样善谋起来?”

江晓峰道:“我这几日,都在想一件事,那王修也并非是真正的超人,只不过是事事肯用心去推想罢了。”

方秀梅嗯了一声,转对蓝家风道:“巢南子带了武当门下到此,姑娘是否已经见过了?蓝家凤道:“见过了,武当三子率了六名弟子,一共九个人,我已把他们安排在右面偏厅之中。

方秀梅道:“九个人都在一起么?”蓝家风道:“我把他们安排在一起,万一有什么变化时,他们也好合力同心的应付。”

谈话之间,王修已带领着多星子、铁面神丐李五行、生死判官公孙成等数十人,进入了巫山下院。

原来,李五行、小叫化子常明和天下各方英雄联络,准备会聚天下各门派实力,以和蓝天义对抗,但蓝天义发动快速,群豪互被隔绝,几人只好各随着约聚一起的各路英雄,到处逃避蓝天义的围杀,幸得几人,都还保下性命。

常明一见江晓峰,急急奔了过来,道:“江兄弟,还能瞧到你,实出了小要饭的意外,”

江晓峰握住常明的手,道:“常兄弟,咱们大半年没有见了吧!”

常明哈哈一笑;道:“算时间,还要长一此不过,这段时间之中,小要饭的日夜都是在奔逃中生活,当真不是味道,希望这一战,小要饭宁可战死,也不愿再逃来逃去了。”

江晓峰道:“常兄弟,这一次也许能如你之愿。”

他语声说的甚高,王修也听得十分清楚,回顾江晓峰一眼,正待询问,蓝家凤已快步行了过来,低声说道:“王老前辈,情有了变化。”

王修呆了一呆,道:“什么变化?”

蓝家风道:“蓝天义抢先发动……”

王修道:“韦刚怎么说?”

蓝家凤道:“韦刚说中午时光,阳气特盛,不宜十二金钗出动。”

王修道:“这么说来,十二金钗不能出动了?”

蓝家风道:“他虽未说不能出动,但也未说要她们勉强出手。”

王修心头一震,但却极力保持着外形的镇静,缓缓说道:“蓝姑娘,这时刻,唯一能影响韦刚的只有你姑娘了。”

蓝家风点点头,道:“我明白,不过,我们不能不作最坏的打算,我已调集了巫山门下十个武功最强的人,准备要他们先挡锐锋,但王先生也要早作准备。”

王修望了蓝家风身后八个大汉一眼,只见他们都穿着一色的灰色长衫,灰巾包头,衣着一样,而且脸型也似是大部分相同,心中大感奇怪,低声说道:“姑娘,这些人——一”

蓝家风接道:“这中间有隐密,但此刻无暇详谈,请先生把这些人手布守在巫山下院中。大厅内有十张强弓,五百支淬毒的长箭,都是我娘遗留在此地之物,我想它必有作用,先生快些去分配他们,我去见韦刚。”

她说语声音很低,说完话就转身而去。

王修急急道:“姑娘留步。”

蓝家凤回身道:“什么事,现在咱们寸阴如金…”

王修道:“在下只请教姑娘一件事,你手下十个身着灰衣的大汉,如何才能指挥他们?”

蓝家风道:“六燕、七燕,已得我传授了指挥他们之法,她两人神志已经完全清醒,决不会有背叛之意,你指令六燕、七燕就成了”

语念一顿,接道:“告诉方姊姊,照顾江晓峰。”

王修道:“我明白…”

一句话答出口,那蓝家凤已奔出两文开外了。

王修目光转到七燕的脸上,道:“姑娘…”

七燕接道:“我家姑娘已交代过了,要我和六燕听从先生的指命。”

王修道:“好,蓝姑娘可是准备和蓝天义在这山下院之中决战?”

七燕一笑,道:“是的,姑娘说这巫山下院,如不是搏杀蓝天义的场地,就是我们理骨之处,退离此地,将死无葬身之地,我和六燕姊姊,口中都含了自绝的葯物,就算失手被擒。他们也只能抓到一具尸体。”

王修点点头,道:“那很好,姑娘请守住大门,蓝天义人手如若赶到,姑娘和六燕率人进人院中左厅,不用和他们硬拼。”

七燕点头一笑,带着八个灰农大汉赶往大门口处。

王修却率领群豪,奔入大厅。

果然,大厅中放了二十张强弓,和五百支长箭。

弓和箭,都是上佳的材料做成,虽然隔了甚久年代,但仍然保持着强度和犀利。

王修分配了弓箭,又分派了他们埋伏的所在,以及拒放和互相策应之法。

群豪依言,各归方位,王修才举步向院中行去。

原来,江晓峰和方秀梅仍站在院中,不停的交谈,似是在商讨什么,又似是在争论什么。

王修行近两人时,两人已停住争论,转过脸来江晓峰冷冷说道“王先生,这一仗,如若没有十二金钗相助,会是一个怎么样的结果?”

王修本想劝他退入厅中,想不到江晓峰先发制人,当先提出了问题。

王修怔了一怔,道:“如是咱们布置的好,加上蓝夫人留下的强弓和利箭,咱们可以多支持一些时间,如是布置不对,很快就为蓝天义手下搏杀。”

江晓峰道:“快有多少时间?慢要多少时间?”

王修道:“蓝天义如若尽出属下高手,一拥而上,咱们支持不过半个时辰,就要十死八九,如是咱们布登恰当,还可支持上两个时辰。”

江晓峰道:“如若咱们死定了,这早两个时辰,和晚两个时辰,实也没有什么分别。”

王修道:“大大的不同,此时此情,每一刻时光,都可能有极大的变化……”江晓峰接道:“如那韦刚不让十二金钗出动,咱们已决定了命运,没有变化,也没有奇迹。“

王修道:“在下的看法,和你江少快大不相同……”

语声一顿,接道:“就算你的看法对了,但目下大众生死与共,江少侠也不能独行其是。”

江晓峰道:“先生之意呢?”王修道:“返回大厅,听我王修之命行事。”

江晓峰抬头望望右厅,道:“武当门下弟子,师徒九人,独守右厅,人单势抓,在下到右厅,助他们一臂之力如何?”

王修略一沉吟道:“好,不过,那里由巢南千道长负责,江少使在那里,也不能独断独行。”

江晓峰:“在下会听巢南子道长之命行事。”

王修一挥手,道:“方姑娘陪他同去。”

方秀梅点点头,低声道:“王兄,他似是已有些神经失常……”

两人低声交谈时,江晓峰已举步向右厅行去。

王修道:“我瞧得出来,所以,我不和他争辩,也未多劝说他,唉!他太年轻了,像他这样年龄,谁又能忍得下绿巾压顶的痛苦呢?他能够使外面保持一分镇静,已经很难得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我要你先来,就是让蓝姑娘有机会和他解释几句,想不到局势突然有变,蓝姑娘也乱了方寸,无暇和他解说了。”

方秀梅点点头,道:“我会劝他,王兄不用为此事担忧;主持大局要紧。”

王修道:“今日之战,变化如何,已非我们能够掌握。但我将尽力支撑,我相信篮姑娘必可说动韦刚。”

方秀梅笑道:“王兄,此论可有所据?”

王修道:“在下只觉着蓝姑娘有一股天赋的魅力,只要她被逼运用出来,韦刚必然会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方秀梅嗯了一声,道:“小妹的看法,韦刚早已屈服在蓝家风的石榴裙下,但十二金钗可能还未竞全功,所以对过强日光有所畏惧。”

王修道:“方姑娘的看法,必有所本,不过一事有其弊必有其利,非形势所逼,只怕韦刚也不会暴露出十二金钗的缺点,咱们可以举一反三……”

他是自知失言,突然停口不语。

方秀梅微微一笑,道:“但愿我们能渡过今日之危。”

转身向前行去。

王修急急说道:“姑娘留步。”

方秀梅回过身去。王修已行到身前,把手中一物,塞入方秀梅手中,道:“方姑娘,如若事情变化的不可收拾,设法劝江晓峰离开这里,江晓峰知道距此不远处;有一座古柏耸立的墓园,你们到那里躲起来,呼延啸会派巨鸟去接迎逃入墓园的人……”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小心保管手中之物。”

方秀梅道:“王兄给我的是什么?”

王修道:“丹书、魔令存处的图,姑娘谨慎的收着,不要告诉江晓锋,万一姑娘为人生擒,无法毁去秘图时,就把它吞入腹中。”

方秀梅接道:“我明白,王兄但请放心。”

王修笑一笑,道:“照在下的判断,情形不会坏到那里去,但有备无患,咱们有这一步准备,亦可从容应变。”

方秀梅道:“王兄顾虑的很周到。

王修微微一笑,转身而去。

方秀梅迅快的奔入右厅,只见巢南子还在指挥二个师弟和六个弟子,依厅中形势,布设对敌之降。

王修道:“蓝家凤派人送来了两张强弓五十支长箭。”

方秀梅细查长箭,只见箭弦颜色不同,有的淡红,有的深蓝,亦有一种墨黑之色,不禁皱了眉头,道:“道兄,王修可曾说明这箭头上的颜色,代表什么?”

巢南子道:“送箭的人只说这箭头上的颜色,代表着不同的作用,但未说明作用何在。”

方秀梅沉吟了一阵,道:“据常情而言,这蓝色的长箭,似是淬毒之物,至于淡红和墨黑的箭头,定有着奇怪作用,这三种颜色之内,以黑色最少,可能也最珍贵,希望道兄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章 剑拔弩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