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49章 翠绿玉环

作者:卧龙生

一则是大雨倾盆下,视线不清,二则是十二金钗的动作太快。

没有人看清十二金钗拔刀攻出的情形,只觉一片耀眼的刀花,在大雨中飞门打转。

所有的人,都为十二金钗那奇幻快速的攻势所震骇,全神贯注,希望一睹从未闻见的武功。

只有王修却把全神贯注在韦刚身上。

十二金钗在韦刚的控制之下,每人攻出几刀之后,闪电疾退。

同时,还刀人鞘。

刀光敛失,在那闪电一击之后,又恢复了原有的平静。

但闻卜卜几声轻响,两个剑童,四个飞龙童子,已失去了手中的藤牌和长剑,倒摔在地上。

鲜血混入雨水中流去。

原来十二金钗出手一击中的,伤了蓝天义手下六个童子。

十二面藤牌,大部毁在刀下。

蓝天义木然了,他只晓得这十二金钗,正是蓝夫人留在人间对付他的力量,但却未料到十二金钗的威势,强到这等境界。

蓝福、黄九洲、吴半凤,也都看的心生寒意。

因为那十二金钗那身刀合一的攻势,来如雷奔电闪,莫可捉摸,简直是无法防御她们的攻势。

蓝天义不停的思索防守之策,片刻间,想了近百招之多,但却没有一招,能够防守这十二金钗的攻势。

只听韦刚冷厉的一笑道:“蓝天义你明白了么,区区并非夸口。”

蓝天义一挥手,接道:“韦兄……”

韦刚冷冷截口道:“我要解救蓝家风身中毒针的解葯。”

蓝天义道:“好,在下如若交出解葯,韦兄能否答应兄弟一个条件?”

韦刚道:“说出来听听。”

蓝天义道:“在下率人,先离开此地,留下蓝福,交出解葯。”

韦刚冷笑一声,道:“阁下盘算的人如意了。”

蓝天义道:“韦兄若不允,那是迫蓝某一拼了。”

韦刚道:“你已瞧到十二金钗一击的威势,大约你心中一明白,有多少逃离此地的机会?”

蓝天义暗暗忖道:“十二金钗的武功,实已突破了体能极限的境界,如用武功和他们拼搏,世间决难找出可与匹敌的人,唯一的办法,就是别想他法对付,无论如何必得逃过眼下这一次险斗才成。”

他乃大姦巨恶的人,阴沉险诈,能伸能屈,当下说道:“韦兄既是不同意我蓝某的条件,想韦兄必有高见了。”

韦刚道:“不错,在下倒是也有一个主意,只是怕你蓝教主不会答应。”

蓝天义道:“区区知弱肉强食的道理,阁下也说出听听看。”

韦刚道:“你交出控制这些人的葯物和配方,我知道你能仗凭着一种葯物控制着这些人。’”

因为,他心中明白,只要能给韦刚一刹那间的时光,都可能使韦刚腾出下令十二金钗出手的机会。但蓝天义剑势不敢攻击韦刚其他的部位,一进倒也无法杀死韦刚。厅中群豪,都看的茫然不解,但王修却瞧的暗自震骇,低声向江晓峰说道:“如若蓝天义能够一举间,杀死韦刚,使他无法作出手势,或发出十二金钦出手之口谕,蓝天义立时间,即可以成霸称武林的盟主,咱们也无人能逃出天道教的高手围杀,因为韦刚一死,再无人知晓役施十二金铁之法。”

江晓峰道:“我助韦刚一臂之力。”

王修道:“一击之后,立刻退回,不要你和人力拼,只要给韦刚一个传谕十二金钗出手的机会。

江晓峰道:“晚辈明白。”

暗中提聚真气,飞跃而起,身剑合一,直向那重重的剑影中冲了过去。王修正是激起江晓峰驭剑一击的结果,但他却明白,只有江晓峰这驭剑一击,才能给韦刚一个脱出蓝天义剑下的机会。只听一阵金铁交呜,江晓峰驭剑一击,冲破了蓝天义那重生的剑影。大雨中,没有人看清楚江晓峰驭剑一击的详细情形,但却听得怒喝和一声闷哼传入耳际。

凝神看去,只见江晓峰面色惨白,坐在五尺外大雨下的泥地上,口角间,还不停的流出鲜血。韦刚右手紧抓住腕,但鲜血仍然不停由左腕滴在雨地上。敢情,韦刚的左手,已被齐腕斩掉。

激轮的痛苦,使他原木阴沉的脸上。泛现出一片杀机。

蓝天义却双剑支地而立。

这形势一眨眼间,又有了变化,蓝天义双臂一振,连人带剑冲天而起,直向巫山下院外面奔去。

就在蓝天义飞身而起的同时,大雨中绿衣飘动,血雨横飞,连连响起惨叫之声。

十二金钗出手太快,快的叫人无法瞧清楚她们手中的兵刃。

王修急步奔了过来,扶起了江晓峰,低声说道:“江兄,伤的重么?”

江晓峰低声答道:“不重也不轻,蓝天义内强劲,我驭剑一击,竟被他震的摔了出来。”

王修长吁一口气,道:“我要瞧瞧结局。

王修淡然一笑,道:“这不是结局,这只是另一个开始,不过,离结局不远了,最迟不过三日,短一点,也许就在今夜里。”

江晓峰皱皱眉头,道:“老前辈的意思是……”

王修道:“你要保重,因为结局如何,你的关系很大。”

方秀梅轻轻叹息一声,道:“兄弟,你应该运气调息一下。”

对方秀梅,江晓峰有着无比的敬重,点点头,道:“小弟遵命。”又望场中一眼,缓步向院中行去。其实,院中的搏斗形势,已近尾声,但见绿色的衣裙,在大雨中穿飞,蓝福和玄真、无缺、乾坤双怪等蓝天义带手的高手,都已经倒卧在地上。

鲜血和雨水混和在一起。不足一刻工夫,天道教中近百的人,全部都死伤在十二金钗的化血刀下。

耳际间。响起了韦刚的声音,道:“王修,告诉他们,谁要离开巫山下院一步。谁就先死在这化血刀下。”

王修道:“他们不会走。韦兄,挽救了武林大劫,他们还要向韦兄……”

韦刚冷冷接道。“这些事以后再谈,此刻,王兄同在下追杀蓝天义去。”

王修道:“在下理当效劳。”举步向外行去。

方秀梅、多星子等,都静静的站在一侧,看着韦刚和王修高了巫山下院。

方秀梅缓步行出大厅,只见满地横七竖八,都是死伤在十二金钗化血刀下的尸体。

只见武当三子。并排而立,三个人面色沉重,木然站在一具尸体前面。

方秀梅轻轻咳了一声,缓步行了过去,低声说道:“三位道兄,人死不能复生,三位也不用太悲痛了。”

巢南子黯然说道:“我们眼看掌门师兄,死于刀下,无法抢救,在本门中规戒而言,那是大逆不道的叛师大罪。”

方秀梅道:“唉!武林中,从未有过如此的动乱,师伦大道,素为蓝天义所藐视,在那葯物控制之下,人已经消失了人性,纵然贵掌门不死于十二金钗的化血刀,他也无法再执掌武当派的门户了。”

巢南子道:“多谢姑娘指教。”

青萍子道:“不知我们可否把掌门师兄的尸体。运回武当山去?”

方秀梅道:“这个,我也不能答复你们……”

沉吟了一阵,按道:“不过,就小妹的看法,蓝天义纵死于十二金钗之手,武林也一样无法恢复平静。”

浮生子道:“为什么?”

方秀梅道:“韦刚已动了霸谋江湖之心,杀了蓝天义,应该是最好的机会,所以,我觉得,他一样不会放了咱们……”

凄凉一笑,道:“但他们会改变方法,决不会再用蓝天义的办法。”

青萍子接道:“他能改变成什么法子?”

方秀梅道:“我不知道,韦刚是临时决定的,无法从蛛丝马迹中找到证明,但小妹却认定他非要改变个法子不可。”

巢南了拭去脸上雨泪混合的流水,缓缓说道:“姑娘之意,可是说,就算杀了蓝天义,仍然无法使江湖归复平静。”

方秀梅道:“咱们若能杀死韦刚,也许还有一些平安的日子好过,如是韦刚不死于蓝天义的手下,咱们还有一段艰苦的日子,要忍下去。”

浮生子沉声道:“忍下去,让第二个蓝天义再成气候么?”

方秀梅道:“这是咱们一个严重的考验,韦刚似乎是还有一些顾忌,但我不知他顾忌何在?三位道见请保重身体,说不定片刻之后。咱们就要展开一场很激烈的恶战……”

巢南子接道:“和十二金钗动手?”

方秀梅道:“不错,如是韦刚要杀咱们,自然运用十二金钗了。”

青萍子道:“贫道从未想到过一个人武功,能练到十二金钗那等境界,别说咱们和他打了,就是看也不看清楚,他们怎么死的。”

巢南子道,“不能打,我们师兄弟三人联手,也挡不住她们一击。”

青萍子道:“方姑娘既然知晓那韦刚一定会指令十二金钗出手,此刻,咱们还有逃走的时间……”

方秀梅道:“逃到哪里去,……”

瞥见蓝福的尸身突然坐了起来,不禁心头一震,尖声大叫道:“蓝福。”

蓝福右肩中了一刀,前胸一刀,划开了胸腹,直到腹间,肠子都流了出来。

巢南子长剑一摆,冲了过去,厉声喝道:“你这作恶多端的老匹夫,想不到也会有今日吧!”长剑一振,直刺了过去。

蓝福虽然伤势奇重,居然仍能运剑,长剑一挥间,当的一声,竟挡开了巢南子的剑势。

巢南子只觉一股奇大的劲力,撞在长剑之上,只震的虎口发麻,长剑几乎要脱手飞去。

浮生子闪身而至,冲到前面,正待挥剑攻出,突见蓝福口齿启动,说道:“不要动手。”浮生子收住剑势,向后退了两步。

蓝福长剑支地,稳住了满都是血的身体,道:“方姑娘,快些过来,老夫拼尽了最后一口气,想告诉姑娘几句话。”

方秀梅赤手空拳,缓步行了过去。

青萍子道:“姑娘带着兵刃,这人险恶阴沉,不可不防他一些。”

方秀梅想到那蓝福的阴沉,接过青萍子手中长剑,行了过去,道,“蓝总护法,什么事?”

蓝福痛苦的笑一笑,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姑娘不要误会……”

方秀梅接道:“细数蓝天大义的恶迹,你该是他第一号帮凶人物。”

蓝福道:“这些都已经过去了,老夫就要死了,人死不记仇,希望姑娘能原谅老夫……”

重重的咳了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喘吁吁的说道:“蓝天义仗以控制天武林高手的解葯配方,就藏在他的束发之中。”

说完一番话,再也支持不住,蓬然一声,倒掉在地上死去。

方秀梅长长吁了一口气,道:“蓝福,你阴险恶毒,做了一辈子的坏事,想不到临死之前,竟然说出了一桩救人的大隐密。”

巢南子道:“看起来,他还有一点人性。”

方秀梅仰脸望天,黯然说道:“蓝天义虽然覆灭了,但却有一个更可怕的敌人。蓝夫人一代才女,她培植了十二金钗。对付蓝天义,但不知她曾否想到了十二金钗也有为害江湖的可能青萍子双目神光闪动,突然接口说道:“姑娘,那十二金钗,并无行恶之能,问题全在那韦刚一人的身上……“

放低了声音接道:“如若能够一举刺杀韦刚,使十二金钗没有了指挥的人,定就无法为害了。”

方秀梅道:“谈何容易,韦刚被蓝天义断去一手,只怕会对自己保护的更为严密了。”

青萍子道:“贫道有一个刺杀韦刚之策,不知是否可用?”

方秀梅道:“道见请说。”

青萍子道:“贫道想假扮尸体,躺在韦刚必经之处,骤然间出手,一举把韦刚刺杀。”

方秀梅沉吟了一阵,道:“方法倒是可行,但是由何人去做呢?”

青萍子道:“自然贫道担当。”

巢南子、浮生子齐声接道:“贫道愿助师弟一臂之力。”

方秀梅摇摇头。道:“二位这等仁侠的精神的确是叫人中分钦佩,不过,依小妹的看法,成功的机会不大。”

巢南子道:“就算是成功的机会不大,也不过牺牲我们兄教三人而已,并不致影响大局。”

方秀梅摇摇头,道:“话不是这么说,如是三位不能在一举问刺杀韦则,必将引起韦刚的激怒,影响所及,咱然不是你们武当三子的事了。”

巢南子道:“姑娘之意呢?”

方秀梅道:“此事不可冒失行动,小妹之意,还是和王修研商一下再作道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9章 翠绿玉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