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50章 互结同心

作者:卧龙生

这对,天色正值午时,丽日当空,光照大地。王修率群豪,加快了脚步,直奔正西。行约十余里,到了绵连深山之前。这是武当山一系支脉,山不高,但却十分幽奇,悬崖突石,飞瀑流泉。

王修纵身跃上一株大树,四顾了一阵,道:“在这里了。”

飞落实地,快步奔行。

方秀梅急迫身后,道:“王兄,急也不在片刻,咱们该先作一番布置。”

王修道:“此刻最宝贵的就是时间,这时刻阳光普照,也是十二金钗体能最弱的时间,在下希望,在韦刚未赶到此地之前,先制服十二金钗。”

方秀梅道:“王兄之意,可是要一拥而上?”

王修道:“在下心中已想了一个对付绿衣金钗之法,但必须在韦刚赶到之前,才有效用。”

口中说话,脚下却是越走越快,越溪渡涧,又行了四五里,到了一座百丈宽窄的突岩之前。

那一片突立的山岩之前,是一片青草如茵的平地,方圆数百丈,不见一块突石,如若动手相搏,足可容纳下数百人捉对厮杀。

方秀梅紧迫而至,道:“就在这地方么?”

王修道:“对面那一片高耸的岩壁,有不少山洞,如在下推现为不错,蓝天义应该被困此地。”

说话大间,瞥见山崖之下,绿色人影一闪。

江晚峰急急接道:“不错,在这里了,我瞧到一个绿衣金钗。”

其实,江晓峰话出口时,两个绿衣金钗,已然由一个高大的突岩之后,缓步行了出来。

这时群豪都已到齐,云集在王修的身后。江晓峰、蓝家凤站在王修的左侧,多星子、方秀梅站在王修的右侧。只见两个绿衣金钗,缓步走了过来。

王修沉声道:“诸位沉住气,未得在下之命,任何人不得出手。”

放低了声音,道:“江少侠,运气戒备,蓝姑娘请取出小玉环,托在掌心。”

两人齐齐应了一声,一个暗聚真气,一个探手从怀中取出玉环,托在掌心。两个绿衣金钗,行距王修六六尺处,停了下来,四道目光,盯住王修脸上瞧着。

这时日光明朗,照在那绿衣金钗的脸上。

只见两人脸色白得像血一样,不见一点血色。

两人左手握着刀柄,右手握着刀鞘,清澈的双目中,逐渐涌现出逼人的煞气。

王修低声道:“江少侠,抢先出手。”

江晓峰应了一声,右手突然拍出两掌。

两股强厉的掌风,分另向两个绿衣金钗撞去。两个绿衣金铁,似乎是全无知觉,根本未把那拍来的掌力放在心上。但闻蓬蓬两声,两人各中一掌。

强猛的掌力,使得两个绿衣金钗,身不由主向后退开了四五步远。

王修急急说道:“追上去,快些点她们的穴道。”

多星子应声而出,飞身一跃,追上两位绿衣金钗,右手连挥,点向两位绿衣金钗的穴道。两个绿衣金钗退了数步之后,一望望两个绿衣金钗,低声说道:“老前辈,点中了她们的穴道么?”

多星子道:“我点了她们每人两处穴道,”因荣“和”府中“,一是属太阴牌经,一是属于太阴肺经,不论武功何等高强的人,只要这两处穴道受制,决无法再和人动手……”

只听蓝家凤高声说道:“诸位小心了。”

多星子武功高强,已然警觉到有一股劲风向他直冲过来。

急快的拔剑一挥,劈了出去。但对方来势太快,快的有如闪电奔雷,多星子拔剑挥掌,仍是迟了一步。但见寒光一闪,鲜血溅飞中,多星子一颗人头,飞起了六七尺高。

江晓峰大喝一声,全力劈出一掌。掌风掠着王修的头顶而过,一股炙人的热流暗劲,使王修有着如临大火边缘的感觉。蓬然一声大震,劈死多星子的一个绿衣金钗。忽然跌摔在地上。大约这一掌力道太强,那绿衣金铁倒摔地上之后,就未再挣动。

方秀梅右手一探,一剑劈出。寒芒过处,那绿衣金钗身上的衣服被剑势劈裂了数处,露出了雪白的肌肤。

方秀梅看那绿衣金钗,除了衣服破裂之外,肌肤无伤,心中大为吃惊,长剑再挥,又在那绿衣金钗前胸上斩了两剑。这两剑方秀梅用力甚大,但仍然未能在那绿衣金钗的身上,留下什么伤痕,这些变化,连在一起,也就不过是眨眼间的时光。

蓝家凤却手执玉环,奔向了另一个绿衣金钗。阳光下,那玉环发出翠碧耀目的光辉。那绿衣金钗本已移步拔刀,准备出手,但目头触到那玉环之后,突然又停了下来。脸上泛现出惊骇之色。

不论是如何凶残的搏杀,十二金钗,一直是一种漠然的神色。但见到那玉环之后,却似是恢复了某一种灵性。蓝家凤步步逼进,那绿衣金钗却缓缓向后退避。

王修沉声说道:“设法把这位金钗捆起来,如若有时间,在下相信可以找出她们何以会有这等超越的成就的理由。”

方秀梅摇摇头,道:“王兄,这些绿衣金钗刀剑难伤,绳索如何能够捆得住她们呢?”

王修道:“试试看,多几道绳索,看看能不能捆得住她。”

方秀梅举手一招,四五个大汉,急步行了过来,动用了十余条腰带汗巾,把绿衣金钗捆了结结实实。动手之间,方秀梅目光到处,发觉那绿衣金钗颈上有着‘十一’两个红色的字迹。

王修目睹十一号金钗虽被捆好,但仍未清醒,急急说道:“方姑娘,派两个人守着她,同时把多星子老前辈的尸体埋起来,不能让这一个武林名宿,曝尸于山野。”

方秀梅道:“这个小妹负责,你们快快去接应一下蓝姑娘。”

原来,蓝家风步步逼进,那绿衣金钗步步后退,两人已然行近崖壁下突岩之前。

江晓峰扬一扬右掌,道:“看来,晚辈的掌力,确然是那十二金钗的克星。”纵身一跃,直追向蓝家风。

王修伸手摸出五枚金针,道:“制服了十二金铁,立时就要和蓝天义展开一场火并,哪一位愿先试金针过穴之法。”

李五行道:“咱们约好了,叫花子头一份。”快步行了过来,道:“王兄,动手吧!”

王修重重咳了一声,道:“李兄,记着,听在下的吩咐行事。”

李五行哈哈一笑,道:“叫花子记下了。”

王修举手一掌,拍在李五行的后背之上。就借那一掌之势,已把一枚金针,刺入了李五行的穴道之中。陡然间,李五行收敛了脸上的笑容。

这时,王修身后群豪,全都把目光投注在李五行的脸上。因为场中之人,都可能要身受金针过穴之苦,所以,对李五行和针后举动,特别小心。只见李五行脸上泛现出浓烈的红晕,双目中也陡然间射出逼人的神光,似乎是陡然使他的武功,增强了数倍之多。王修目光环顾了群豪一眼,道:“这一战最重要的是,不能让蓝天义漏网逃走,哪一位还愿身试金针。”

一个中年文士,缓步行了出来,道:“兄弟愿试金针。”

王修转目望了来人一眼,突然抱拳打揖,道:“公孙兄,几时到了,兄弟怎的竟未发觉。”

来人正是生死判官摘星手,公孙城。

公孙成道:“兄弟到此很久了……”

王修接道:“何以在下竟未能发现?”

公孙成道:“兄弟用过了易容葯物。”

王修道:“原来如此,公孙兄才华谋略,兄弟慕名甚久……”

公孙成淡淡一笑,接道:“有王兄从中调度,天下再无可与比拟的人,兄弟愿追随李兄,受金针过穴之助,王兄,只管出手下针。”

王修略一沉吟,道:“兄弟是恭敬不如从命了。”挥手把金针刺人了公孙成的穴道之中。

公孙成登时脸色一位变,泛起了满脸红晕。

这时,方秀梅已然埋好了多星子尸体,行了过来,道:“第三个该轮到我了。”

王修怔了一怔,道:“方姑娘,你……”

方秀梅道:“我要试试金针过穴的力量,平常时,我无能接过蓝天义三招,金针过穴之后,也许我可以和和打个十招八招的,就算是死,也好流传后世了。”

王修暗暗叹息一声,道:“好吧!姑娘既然决定了,在下只好从命。”

取出金针,刺入方秀梅穴道之中。

这三人率先接受了金针刺穴之术后,余下群豪,齐齐涌了上来,道:“在下等亦原一试金针过穴之术。”

王修目光转动。回顾一眼,摇摇头,道:“用不了这许多人,如是咱们不和十二金钗动手,有三位人手,已经足够了,诸位稍为等待一二,特情势需要之时,再试金针不迟。

环顾在王修四周的群豪,只好缓缓向后退去。

王修举手一招,公孙成、方秀树、李五行,齐齐跟在王修身后,向前行去。

数十位群豪,又远远的迫在三人身后。这时,江唬峰、蓝家凤已然行到那突岩之后不见。

王修带三人行过突岩,只见七个绿衣金钗,并肩而立,正好拦在了石洞门口处。

十四只眼睛,盯注在蓝家凤掌心的玉环之上。

江晓峰一脸严肃神色,右掌微微扬起,蓄势戒备,准备随时出手。

洞中的情形,完全被七个金钗挡住,无法瞧到。

蓝家风右手执着长剑,左手举着玉环,和七位金钗,形成了一个对峙之局。

王修右手一挥,高声说道:“诸位请围守在这突岩之外。”随行群豪应了一声,团团把突岩围了起来。

王修带着方秀梅、公孙成、李五行,直行到蓝家凤的身侧。

蓝家风神色一片严肃,低声说道:“老前辈,这玉环有些不对。”

王修道:“那里不对了。”

蓝家风道:“七个绿衣金钦,集中之后,就不再后退,这玉环,似乎是已经无法使绿衣金钗心生畏惧。”

王修抬头望了七个绿衣金钗一眼,道:“怎会形成了这等局势?”

蓝家风道:“我行入突岩之后,六个金钗一齐围了上来,她们初见玉环之时,还有一点畏惧,但逐渐的她们似是消退了畏怯之色,除了还把目光投注在这玉环上之外,已然不再向后退避。”

江晓峰道:“晚辈想出手,但却为凤姑娘所阻。”

蓝家风道:“晚辈感觉着此时此情,不宜动手,对方有七人之多,就算动手能伤一人,另外六人,一旦出手,也非我等能力所拦阻。”

王修道:“姑娘的判断不错,这等情景,不能轻易出手。”

江晓峰道:“晚辈觉着,这玉环似是已逐渐对绿衣金钗消失了吓阻之力,如若现在咱们还不出手,等她们完全消失了畏惧之力,咱们决难逃过她们的快刀,如其让她们届时出手,咱们很难有还手之力,倒不如咱们先突判人。”

王修摇摇头,道:“如若这玉环的作用只是使绿衣金钗害怕,那就不足为奇了。”

蓝家家凤道:“老前辈的意思是……”

王修道:“姑娘再仔细的瞧瞧那七位金钗。”

蓝家风抬头望了对面的绿衣金铁一眼,只见她们脸上泛起了一片片微微的笑容。

这情形十分怪异,使得蓝家风为之一呆。

江晓峰点头道:“不错,她们的脸上似是流现出笑容……”

王修急急说道:“沉着一些,不要大声喝叫,也用不着有快速的行动,惊吓到她们。”

蓝家凤手中举着玉环,道:“就目下情形而论,最好的结果是,就这样相持下去,但时间,对咱们极位不利。”

王修接道:“我知道,姑娘再多忍耐片刻,让在下想想,这中间,定有道理。”

这时,李五行、方秀梅、公孙成都行近王修身后,三人执着兵刃,六道炯炯的目光,逼视着七个绿衣金钗,全无畏惧之容。

王修沉吟一阵,接道:“蓝姑娘,请向后面退两步。”

蓝家凤应了一声,向后退了两步。

七个绿衣金钗,突然微微一笑,举步向前行来。

王修道:“凤姑娘,快些退,想法子把她们引到一座高峰之上。”

蓝家凤应了声,脚不停步,一手执剑,一手托着玉环,快步向外退去。

江晓峰不放心蓝家凤一人前去,急道:“老前辈,我助她一臂之力。”

王修右手一探,抓住江晓峰道:“你不能去。”

江晓峰微微一怔道:“为什么?”

王修道:“那玉环已生妙用,在下的看法是凤姑娘决无危险,而且可使绿衣金钗恢复部份人性,那就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0章 互结同心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