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07章 金剑现江湖

作者:卧龙生

两位佩剑小童还剑入鞘,向后退了一步。但仍然拦在乾坤二怪的身前。

黄袍老者望了蓝天义一眼,冷冷说道:“蓝大侠准备把我们兄弟留在这里么?”

蓝天义道:“不敢,但两位来此的心愿未偿,怎能就此告别呢?”

目光又转到那白衣人的身上,接道:“羊兄的大名,在下是闻幕已久,羊白子三个字,江湖上谁不敬仰,以你羊二爷的身份,如若和几个童子动手,胜之不武,万一不幸败了,岂不是要贻笑江湖么?”

羊白子原本惨白的脸上,此刻更显得灰败,如罩上一层冰霜,冷冷的说道:“这么说来,蓝大侠准备和兄弟较量一下了?”

蓝天义淡淡一笑,道:“羊兄想和兄弟动手,早晚都可称心如愿,用不着如此急躁。”

羊日子冷冷说道:“如是在下此刻就向你蓝大侠挑战呢?”

蓝天义脸色一变,道:“可以,不过羊兄要先打败兄弟这些守门送茶的小童?”

黄袍老者回顾了羊白子一眼,道:“二弟请先退回原位坐下。”

羊白子虽然脾气躁急,但对黄袍老者的话,还是不敢不听,满脸怒容的退回原位而去。

黄袍老人冷厉的眼神,扫掠了两个佩剑童子一眼,冷然一笑,道:“想不到名满天下的蓝大侠,竟然利用这些心智尚未发有育的童子,作为护院之人,岂不教天下英雄齿冷!”

蓝天义道:“兄弟不愿和两位斗口”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兄弟已开出了条件,诸位报不肯食用下赤练蛇,不但无法得那金顶丹书和天魔令的下落。只怕离开此地,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了。”

无缺大师突然高宣一声佛号,道:“蓝大侠可知晓我们也带有很多人手同来么?”

蓝天义道:“不错,区区知道,所谓正大门派中人,以大师和玄真道长为首,同行来此者,二十余位,乘巨帆一艘,停泊江中。”

无缺大师点点头,道:“蓝大侠似是早已知晓消息了。”

蓝天义道:“大师如何推想都好,蓝某不愿再多解说,可以奉告大师的是,大师等如是想凭仗那些高手赶援,只怕已是望梅止渴,难作指望了。”

无缺大师呆了一呆道:“那些人呢?”

蓝天义道:“他们都很好从师尽可放心。”

无缺大师道:“来人大都是各大门派中的精锐,如若你蓝天义敢伤他们一人,就算和当今各大门派结下了不解之仇。”

蓝天义微微一笑,道:“在下在兼舍中静坐,武林中黑白两道中的高手,竟然都找上我蓝某而来,那和我蓝某人杀了很多人有何不同?”

无缺大师道:“就老衲所知,蓝大侠一生之中,并无恶迹,而且侠声甚著,所以老衲等才选了这样一个日子,借着拜寿之名而来。”蓝天义笑道:“这么说来,在下对诸位还要十分感激了?”

无缺大师道:“感激倒是不用,老油只希望蓝大侠,要苦海回头,交出金顶丹书,老衲可以保证九大门派中人对你没有恶意。”

蓝天义道:“大师保证的太晚了,如是大师单独来此,说明内情,在下或可奉上丹书,但大师却不图此策,率领了各大门派高手,赶来意图威迫蓝某,是么?”

突然站起身子,举步向外行去。玄真道长身子移动时,一个赤手空拳的童子,却抢先一步拦在了玄真道长的身前,冷冷说道:“道长请回原位!

两个佩剑小童,联手而出,拦阻那羊白子的去路,看起来,还真像一个样子。那个小童,赤手空拳,站在玄真道长的身前,还不到玄真道长肩头,不论何人,一眼望过,都有着势不均,力不敌的感觉。

玄真道长一拂长髯,道:“小施主想阻拦贫道么?”

那蓝衣童子道:“不错,未得我家主人允准,道长还是请坐回原位的好。”

玄真道长淡淡一笑,道:“如是贫道不回原位呢?”

蓝衫小童道:“那是道长诚心和小的过不去了。”

这面两人对答,那面余三省却低声对君不语道:“君兄,这小童赤手空拳,不知习的什么武功?”

君不语道:“照兄弟的看法,这些赤手空拳的童子,比那些佩剑小童更为可怕。”

余三省啊了一声,未再多言。蓝天义似是想出去,但他目睹那蓝衫童子和玄真道长引起了争执之后,就停下脚步,未再移动。

玄真道长气的长髯无风自动,冷冷说道:“小娃儿,你年纪轻轻,敢对我如此无礼么?”

那蓝衫童子缓媛说道:“你一把年纪了,还要和我一般见识么?”玄真道长呆了一呆,道:“你说什么?”

蓝衫童子道:“我说你德高望重,名重武林,如何能够和我一个童子动手?”

玄真道长道:“就算你一出娘胎就练习武功,也非贫道之敌手。”

蓝衫童子道:“那倒不一定了,我如打你不过,至多丢了一条小命,如是你被我打上一掌,你就终身见不得人了。”

玄真道长轻轻咳了一声,道:“你能打贫道一掌?”

蓝衫童子道:“你可是有些不信么?”

玄真道长道:“小施主这般的激动贫道,贫道当真是想试试了。”

蓝衫童子道:“好吧!你要再往前走一步,我就要出手了。”

玄真道长回顾了无缺大师一眼,苦笑了一下,道:大师,情势迫人,贫道真想见识一下这位小兄弟的拳脚上的成就。“

无缺大师低喧了一声佛号,未置可否。玄真道长重重咳了一声,道:“贫道开始行动了。”

举步向前行去。

那蓝衫童子右手一抬,一掌击向那玄真道长的小腹。那小童出手甚快,快的如电闪石火一般。

玄真道长似是也未料到那童子出手如此之快,不禁心头一震,疾快的向后退了一步。那童子得理不让人,向前欺进了一步,左手紧随着右手,递出了一掌。

这一掌出手更快,远远望去,欺身上步,双掌并发一般。

玄真道长并无真的和那童子动手之心,正如那童子所言,如是自己胜了,胜的不武,如是自已被他击中一掌,可是大为羞愧的事,因此,只是施展身法,避开他的掌势,让他知难而退。

那知那青衣童子出掌的快速,大大的出了他的意外,形势迫人,玄真道长不得不出手接架,右腕一沉,五指抓向那蓝衫童子的左腕。

这玄真道长,乃武当派中名宿,望重江湖,武功之强,早已名动武林,出手自是快似电闪。

但那蓝衫童子,动作亦是快速无比,左手一收,避开掌势,身子突然跃飞而起,一掌当头压下,击向玄真道长的顶,门。

这一击,大出了厅中人的意料之外,也引起了全厅中人的注意。所有的目光,全都投注过来。

玄真道长一皱眉头,右手一抬,迎着那蓝衫童子拍出一掌。

但闻拍的一声,双掌接实。

只见蓝衫童子,接着玄真推出的掌力,突然又向上升起五尺,悬空打了一个跟斗,呼的一声,从玄真头上掠过。

就在那掠过玄真道长头顶的当儿,突然一伸双臂,平冲了一下身躯。双足却连环向后蹬出,分击玄真道长的双肩。

这一击灵活神妙,只看的厅中人暗暗赞佩不已。

道长身子突然一个翻身,飘飘大袖,横里击出。

原来,那蓝衫童子打的太过刁滑,激怒了玄真道长,抽袖横击,发出了内力。

兄听那大袖拂击出手,带起了一股呼呼风声,力逾千钧。

只要那蓝衫童子的双腿,吃玄真道长衣袖击中非得筋断骨折不可。但见那蓝衫童子伸直的双臂,突然向后一扬,双腿悬空又一个倒翻,双掌却快速绝伦的拍向玄真道长的双肩。

玄真道长沉声喝道:“天禽掌!”

喝声中,双手齐出,迎向那蓝衫童子拍出的双掌。

厅中人,听得玄真道长,喝叫出天禽掌三个字,全都不禁为之一呆。

原来那天禽掌法,乃是武林中一位奇人绝技,以后,那位奇人死去之后,这天禽掌法,也随着失传了。

今天陡然在此出现,自是引人注意。但见那蓝衫小童悬空飞跃,有如巧燕穿帘,忽脚忽掌,攻向玄真道长。

玄真道长却是双足着地如桩,两手不停的挥动,拒挡那蓝衫童子的攻势。奇怪的是那蓝衫童子有如肋生双翼一般,一连在空中飞舞不停,攻出四十余招,就足以惊世骇俗了。这时厅中之人,大都惊骇不已,暗道:撇开这童子的掌法不谈,单是这份轻功,就足以惊世骇俗了。

原来,那天禽掌法,奇异之处,就在换气的地方,每当掌力和人相触时,就借机换气。

一般人,不知个中的妙境,还以为他能有什么特异的内功,不用换气永保身子的轻灵不坠。

且说玄真道长和蓝衫童子,互拼了数十招,仍是个不胜不败之局。这时,厅中群豪大都看的惊愕万分,想不到一个十几岁的小童,竟然能和武林中大大有名的玄真道长搏斗了数十招不见落败。大厅中现有二十四个小童,无疑是二十四位绝世高手,如若每人都跟和玄真道长动手的童子武功一般高强,就算乾坤二怪和无缺大师等联手拒敌,也无法抵挡这二十四个小童的合攻之势。

突然听得蓝天义沉声喝道:“住手!

那搏斗中的童子突然悬空翻了两个跟斗,轻飘飘的落在大厅门口的原位上。

听他发出轻微的喘息之声,显然这一仗亦打的十分吃力。

玄真道长神情一片严肃,望了蓝天义一眼,冷冷说道:“贫道等都错估了蓝大侠。

蓝天义道:“诸位错估了我蓝某人,还劳师动众而来,如是估计正确,那将应该如何?”

玄真道长道:“我们把蓝大侠看的太君子了,所以,才有这等君子之风。

蓝大义冷笑一声,伸手抓起一条赤练蛇,目光一掠乾坤二怪和玄真道长,道:“在下再给诸位最后一个机会,如是诸位坚持不食比物,区区从此刻起,再不牵动诸位了。”

乾坤二怪相互望了一眼,默然不语。

蓝天义突然举步向室外行去。

玄真道长距离厅门最近,只要横跨两步,就可以拦住了那蓝天义的去路,但他心中明白,只要自己一有举动,立时将引起那守护在大厅门口的童子施袭,一个还可对付,如是他们群起而攻,那就很难应付了。

他心中这一犹豫,蓝天义已然快速无比的行出大厅。

无缺大师目光转动,扫掠了厅中群豪一眼,肃容道:“诸位之中,那些是专为拜寿而来?”

厅中群豪,大部份站起身子,齐声应道:“我等专为拜寿而来。”

羊白子冷冷说道:“大师要干什么?”

无缺大师淡淡一笑,道:“今日之局,似是非有一场恶战不可,这些祝寿之人似是用不着卷入这场漩涡之中。”

羊白子冷冷说道:“大师很仁慈啊?”

无缺大师一扬双眉道:“怎么说?”

羊白子道:“如若蓝天义在这大厅之中,布下了什么机关,为什么不让它多死几个人?”

无缺大师道:“这些人无为而来,为什么要他们卷入这场漩涡之中呢?”

羊白子道:“好吧!大师随便如何处理。”

无缺大师高声说道:“诸位如是专为拜寿而来,我想那蓝天义心中必然清楚,尽管放心的离开这座大厅了。”

厅中群豪,大部份举步向外行去。

余三省低声说道:“君兄,咱们是否也该离此?”

君不语微微一笑,道:“难得一见的热闹,兄弟不想失去一饱眼福的机会。”

余三省心中暗道:“君不语不肯离开大厅,大约是不致于有何危险了……”

也就坐着未动。这一来,方秀梅、张伯松、万子常等也都坐着未动。

那些守护在大厅门口的童子,似是早已得到吩咐一般,任群豪鱼贯出厅,没有出手拦阻。

片刻之后,厅中群豪离开了大半,兄剩下十二位金匾提名之人,吴半风和乾坤二怪、无缺大师、玄真道长,高文超,及那位金蝉步的传人。

蓝家风突然站起身子,随在群豪身后,举步向厅外行去。

羊白子无声无息的突然伸出手去,一把扣住了蓝家风的右腕。冷笑一声,道:“蓝姑娘留这里陪陪我们。”

蓝家凤怒道:“你说话放尊重一些。

羊白子哈哈一笑,道:“令尊去了,姑娘该是厅中主人,岂能客人未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金剑现江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