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魔令》

第08章 奇毒困群豪

作者:卧龙生

余三省和君不语谈话的声音虽低,但一桌群毫,都听的甚是清楚。其实,君不语故意让他们听到,以便坐以待变。

要知此刻形势,险恶万分,那一个此刻多一句话,或是起身走上两步,就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但闻白衣人一掌拍在桌子上,道:“老大,咱们坐在这里不是办法,他既是不肯交出天魔令,咱们可以走了。”

站起身子,大步向外行去。

蓝天义回顾了那白衣人一眼,静坐在原位上不动。

白衣人刚刚向前行了两步,突见人影一闪,两个佩剑童子,横身拦住了去路。

只见两个佩剑童子,齐齐欠身一礼,道:“大驾请回原位。”

白衣人怒道:“rǔ臭未干,捧茶送烟的小童,也敢拦阻羊二爷的去路么?”

两个佩剑童子脸色一片严肃,道:“没有主人之谕,你最好别妄动一步,免得小的的们开罪佳宾。”

君不语轻轻叹息一声,道:“可怕啊!可怕。”

余三省道:“什么事?”

君不语道:“蓝天义已把这些小童训练得冷静如斯,必是魔道剑功。”

余三省道:“乾、坤二怪武功何等高强,这两个小童,岂能是他敌手?”

君不语摇摇头,道:“如若是长时间动手,那两个佩剑童子,决非乾、神二怪之敌,但如是初期动手的话。”

那就很难说了,说不定乾、坤二怪,还要被那两个小童逼的还击无力。“

无缺大师突然高喧一声佛号,道:“蓝施主有些什么手段,尽管施展出来,如想以厚禄重利,引诱我等,都是白日作梦。”

蓝天义道:“既是如此,蓝某人也不客气了。”

举起双手,互击三掌。

这三掌显然是一种暗号,群豪心中都认为是指示那十二剑童和十二个飞龙童子出手围袭,但那十二剑重,和十二个飞龙童子,竟然是各立原地,动也不动一下。玄真、先缺和乾坤二怪,各个凝神戒备,蓄势待敌。大厅中一片静寂,静得听不利一点声息。突然间,蓝天义纵声大笑起来,声如龙吟,敞厅回鸣,尽都是一片大笑之声。

无缺大师一皱眉头道:“你笑什么?”

蓝天义陡然停下了大笑之声,回头望着室外,道:“蓝福,时刻到了么?”

只见蓝福大步行了过来,道,“到了。”

蓝天义点点头,目注群豪,缓缓说道:“诸位都是武林中的精英。蓝某人岂忍杀害。”

羊白子冷冷接道:“你就算能够杀了我们,这十二剑童也要大半伤亡。”

蓝天义道:“在下此刻要杀诸位,实是不费吹灰之力。”

羊白子道:“蓝大侠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么?”

蓝天义冷笑一声道:“各位运气试验一下,看看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这句话大出了群意料之外,不自觉的各自运气相试。

这一试顿使厅中群豪失色。

原来,每人都觉着内腑之中,中了奇毒,一运气,内腑奇疼不止。

无缺大师脸色一变,道:“蓝天义你什么手段都能够用得出来。

蓝天义道:“在下如不用毒,今日势必要有一场惨烈绝伦的搏杀了。

突然举步向羊白子行了过去。

羊白子右手一抬,白骨鞭突然疾扫出手,横向蓝天义拍了过去。

蓝天义伸左手,抓住了白骨鞭,飞起一脚,把羊白子踢了一个跟头。

那黄袍老者右手一挥,那知掌势击出时,突觉内腑一疼,劈落的掌势,完全失去劲道,吃蓝天义一指点中穴道,仰面摔倒。

蓝天义收拾乾坤二怪之后,缓步行到无缺大师和玄真道长身前,笑道:“两位在江湖上身份十分崇高,最好不要当场出丑。”

玄真道长已知内腑中毒,无能还击仰天一叹,道:“罢了,罢了。”举剑向颈上抹去。

蓝天义出手如电,一把抢过玄真道长手中宝剑,顺手一指,点中了玄真的穴道。无缺大师右手一抬,铜钹脱手,直对蓝天义飞去。

但他真气无法提聚,右手铜钹飞出,毫无力道蓝天义微微一笑,抬手接住飞钹,道:“大师不听在下良言忠告,那就休怪在下无礼了。

右手挥出,点中了无缺大师的穴道。

黑白两道中四大高手,在蓝天义举手投足间,全被制服,大厅中人,都不禁为之脸色一变。

奇书生吴半风突然微微一笑道:“蓝大侠,区区有一事想不明白,不知可否请教一下?

蓝天义道:“吴兄有何见教,蓝某洗耳恭听。”

吴半风道:“蓝大侠几时下的毒,兄弟怎么一点也未瞧出来。”

蓝天义道:“奇毒就在那赤练蛇身上,诸位不觉之间…”

吴半风道:“我明白了,每当那毒蛇蠕动,毒粉就飘飞而出,借那毒蛇本身的腥臭,作了掩护。”

蓝天义道:“不错,还有诸位在动手之时,同样能震飞起盘内的毒粉。”

吴半风目光四顾了一眼,道:“如今无缺大师、玄真道长和乾坤二怪,都已为蓝大侠所制服,此厅之中,大约是再无人出面和你蓝大侠抗拒了,蓝大侠的用心,也可以说明了。”

蓝天义点点头,道:“好,就是吴兄不问,兄弟也要给诸位说明。”

厅中群豪个个凝神静听。

蓝天义轻轻咳了一声,道:“这数十年来,兄弟的为人如何?诸位心中都很明白,但兄弟今日的处境,是被人逼迫到这等境界,我为了自保,不得不作此准备。”

吴半风道:“经过之情,我们都已了然,我们希望听听蓝大侠的用心何在。”

蓝天义道:“日下江湖上的黑、白两道,都已不容我蓝某人了,蓝某人为了求自保,只有借重几位了。”

余三省突然接口说道:“如何一个借重之法呢?”

蓝天义淡淡一笑,道:“很简单,诸位从此之后,听我蓝某人之命。”

余三省道:“蓝大侠之意,可是说要我等从此作为蓝大侠的从人么?”

蓝天义道:“给兄弟帮帮忙。”

余三省道:“如是我等不愿留此,是否可以告别呢?”

蓝天义摇摇头,道:“诸位可以不来,既然来了,再出去,只怕有些不妥!”

方秀梅接道:“蓝兄之意,可是我等被囚于此了?”

蓝天义道:“你们都是我的朋友,蓝某不能藏私,我要先行把话说明,你们所中葯毒,如不服用解葯,十二个时辰,即将毒发身死?”

方秀梅道:“如何一个解除之法?”

蓝天义道:“我给你解葯服用,但却要留下你的武功。你既不甘心为我所用,至少也不应该和我作对,是么?”

方秀梅轻轻叹息一声,道:“好恶毒的手段。”

蓝天义冷笑一声,提高声音,道:“任何人不愿留此,尽管离开大厅。”

方秀梅回顾了余三省一眼,道:“余兄,小妹试试看。”

举步向外行去。蓝天义道:“姑娘要解葯么?”

方秀梅道:“不要,我要它毒发身死,也不愿留下武功。”

蓝天义冷冷的瞧了方秀梅一眼,道:“方姑娘。”

方秀梅人已经走到了大厅门口,闻言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缓缓说道:“来蓝大侠,可是改变了主意么?”

蓝天义道:“蓝某被迫,起而自卫,姑娘这数十年来,对我蓝某一直不错…”

方秀梅接道:“蓝大侠错了,过去我是敬重你的为人,觉着你侠义为怀,的确值得我的尊敬,不但是我,江南武林道上,有谁不敬重你蓝大侠,但你蓝大侠留在我心目中的完美印象,今日已然完全的毁去,贱妾不敢责备你蓝大侠心机阴沉,只怪我们认人不明…”

蓝天义仰天打个哈哈,接道:“方姑娘,如若我篮某当真是心地恶毒的人,就凭你这几句话,蓝某人立时要取你性命。”

方秀梅格格一笑,道:“毒发身死也是死,死在你剑下也是死,贱妾对生死之事早已置之度外了,蓝大侠不用威胁贱妾。

篮家凤突然开口说道:“爹爹。方老前辈既不愿留此,不如让她去吧!”

蓝天义点点头,一挥手,道:“方姑娘不听我蓝某之言,尽管请便吧!”

方秀梅不再多言,举步向厅外行去。

那守在大厅门口的剑重,似是已知主人心意,任那方秀梅步出大厅,并未出手拦阻。

方秀梅人称笑语连魂,在武林之中的声誉。本不太好,但这一次,却是胆惊群豪,厅中之人,无不对她敬佩万分。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在方秀梅的背影之上,目睹他缓步而去。

且说方秀梅行到篮府大门口处,只见蓝福身着长衫,白髯飘飘的拦在门口。

方秀梅抬头望了蓝福一眼,只见他面容严肃,神情一派冷漠,忍不住冷笑一声,说道:“老管家一向对人和气,怎的此刻一脸凛然,好像是找人讨债一般。”

蓝福一皱眉头,答非所问的道:“姑娘要走么?”

方秀梅道:“不错,贵主人放我离开,老管家如是不信,不妨去请示一下贵主人如何?”

蓝福沉吟了一阵,说道:“如非敝主人放你离开大厅,老奴想你也无能离开。”

方秀梅冷冷一笑,道:“这么说来,老管家是不放我走了。”

蓝福道:“老主人既然放了姑娘,老奴又如何敢出手拦挡,姑娘请吧!”

方秀梅举步行出大门,回头望了那“江东第一家”的金字横匾,长叹一声,转身而去。

她信步而行,心头充满着激忿,脸上是一片茫然,不知过去了多少时间,突闻身后有人叫道:“前面是方姑娘么。”

方秀梅回头望去,只见江晓峰快步行了过来。不禁一皱眉头,道:“蓝家风替你讲了情,蓝天义放你出来了,是么?”

江晓峰摇摇头,道:“在下凭仗着金蝉步,和手中一把剑,闯了出来。”

方秀梅精神一振,道:“蓝天义没有下令迫你。”

江晓峰道:“在下伤了他们四个剑童,打了蓝福一掌,破围而出。”

方秀梅抬头望了来路一眼,不见有人追踪,心中稍稍一宽,道:“那很好,咱们得快些走。”

江晓峰轻轻叹息一声,道:“咱们只能活十二个时辰,蓝天义不会再派人来追咱们了。”

方秀梅道:“也许蓝天义故意吓唬咱们的”

江晓峰接道:“在下已然运气试过,那奇毒确已侵入了内腑,而且在下身上还带有解毒灵丹,已然试行服过…”

方秀梅接道:“效用如何?”

江晓峰道:“全然无效”

语声一顿,接道:“咱们只有十二个时辰时光,必需要在,十二个时辰之内,找到疗治奇毒的高人,才能活命,不过,这希望大渺茫了。

方秀梅轻轻叹息一声,道:“我倒是知晓有一个善疗奇毒的高人,只是那地方大过遥远,十二个时辰,无论如何也来不及。”

江晓峰道:“你说的是什么人?”

方秀梅道:“九华山青溪谷公冶黄医道绝世,只要人不断气,大概他都能疗治。”

江晓峰道:“九华山太远了,就算咱们十二个时辰一刻不停,也无法如限跑到。”

方秀梅道:“江相公准备如何呢?”

江晓峰苦笑一下,道:“只有十二个时辰,看来咱们很难求得疗治之法,不过,在下要找一个隐密之地去死……”

方秀梅道:“唉!你那夺命金剑,如若再落到蓝天义的手中,那就如虎添翼了。”

江晓峰道:“所以,在下必须找一个隐密的所在去死,最好那地方靠近江边,在下在毒发之前,也好把夺命金剑投入江中。”

方秀梅道:“方圆数十里内,遍布着蓝天义的耳目,咱们到那里都很难逃出他的监视。”

沉吟了一阵,接道:“就贱妾所知,只有一个地方,可能没有蓝天义的耳目。”

江晓峰道,“什么地方?”

方秀梅道:“我先要请教相公一事?”

江晓峰道:“姑娘情讲。”

方秀梅道:“你水中工夫如何?”

江晓峰:“在下不熟水性。”。

方秀梅道:“那是非要到那里不可了。”

江晓峰神色一整,说道:“在下毒性还未发作之前,蓝天义纵然造人追来,也不用害怕,但那地方究竟是一个什么所在。”

方秀梅道:“是一座农舍,距此约十里左右。”

江晓峰道:“好吧!哨们赶去瞧瞧,如是不成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奇毒困群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二魔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