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侠侣》

第10章

作者:卧龙生

西门玉霜一耸柳眉,低声说道:“李中慧已有了杀我之心,但她唯一能够杀我的办法,就是放火烧去这艘快艇,那时,你也将被活活烧死。”

林寒青还未来得及答话,“咚”的又是一声锣鸣。

转眼从窗缝中望去,只见李中慧指挥着几艘快艇,已然布成了合围之势,奇怪的是西门玉霜乘坐这艘已然残破的小艇,竟然是停在小面上纹病不动,不禁一皱眉头。道:“如是此刻有两舟能手助你,不用十声锣响。你就可以冲出他们的合围之阵。”

西门玉霜笑道:“这小艇已被他们用铁链锁了起来,边在那四艘满储火葯和桐油的小艇之上,除非我跳入水中之外,已无逃走之路了。

“咚”的一声,铜锣三响。

林寒青道:“那你准备束手待毙了?”

西门玉霜微微一笑傍在林寒青身边,坐了下来,说道:“我生在世上,满怀仇恨,那是非得杀人不可,倒不如死去,落得一了百了。”

林寒青心中暗道:“她大约已发现无能扭转今日之居,无可奈何,只有装出这副轻谈生死神情了。

付思之间,忽觉一般香气,扑入鼻中,西门玉霜缓缓把娇躯倚偎过来。

林寒青本待伸手推开她,但却忽然发觉她是那么孤独无依,心中大生不忍,暗道:这不可一世的女魔头,陷入了此等绝境,比之虎困铁笼,龙游小溪,那是更为可怜了。反正今日难达一死,何防对她温和一些。

流光如驰,一转眼间,锣声八响。

林寒青侧目望去,只见西门玉霜脸色上一片平静,毫无焦急烦恼,嘴角间带着淡淡的笑,似是己睡熟过去,不禁心中大为佩服,暗暗赞道:她这镇静的工夫,实叫须眉羞愧!

只听李中慧的声音,传了进来,道:“西门姊姊,还有两声锣响,小妹就要发动火阵,余时不多,不知你准备好了没有。”

语声甫落,第九响锣声,传了进来。

林寒青心中暗道:这李中慧也是可恶的很,你既然处心积虑的要杀她,布下了这等恶毒的水上火阵,使她无法也无能选择上路,也就算了,偏是又这般娇声柔语,满口姐姐,叫的如此阴险。

要知林寒青心知那火势一起之后,自己也要被活活烧死此地,他虽是英雄性格,但面对着残酷的死亡,如说毫无感触,实非所能。

只听李中慧叹息一声道:“西门姊姊.可是白姑娘不愿和小妹见面么?”

原来,西门玉霜这次人意外的镇静,反使李中慧生出惶感不安之感,万一这把火烧死了白惜香,那可是终身难安的大憾之事。

这时,风平浪静,湖面上一片幽寂,一种死亡的恐怖,在的寂中极快蔓延开来。林寒青想到此后。再难见母。恩师之面,不禁黯然一叹!

西门玉霜突然睁开了双目,望了林寒青一眼,低声说道:“林郎,你可是有些害怕了么?”

林寒青叹道:“想不到我林寒青会陪你葬身于这太湖之中!”

西门玉霜笑道:“那你后悔了?”

林寒青道:“一言既出,岂容悔改。”西门玉霜笑道:“林郎,那李中慧不是莽撞之人。她如不及时起来,咱们也许要当真被活活烧死,她这一来,咱们反而得救了。”

林寒青奇道:“为什么?”

西门玉霜笑道:“李中慧虽然才智绝人,但以她辈份年岁而论,实无领袖武林之望,她此刻基础未固,我如是李中慧,也不会放起这一把火。”

林寒青怔了一怔,道:“李中慧大智大勇,岂肯这般自私?”

西门玉霜笑道:“徐洲大会之前,她确实来一位大智大勇的好姑娘,但此刻情稍不同了。她做梦也想不到,竟然在短短岁月之中,步上了武林盟尊之位,再加上她情场失意,一颗心都用在显名之上,自然已今非昔比了。”

林寒青沉吟了一阵,道:“我仍是有些不信。”

西门玉霜低声笑道:“那第十响铜锣,早该响过才是,何以此刻竟是不闻锣鸣?”

林寒青暗暗算计那锣声之间的距离,确实时限已到,但却迟迟不闻最后一声锣鸣。

轻启窗幔一角,凝目望去,只见李中慧乘坐的一艘快艇,已然转过头去,悄然驰走。

紧接着,周簧,皇甫长风、天平大师、金拂道长特乘坐的小舟。全部转头而去。

这意外的变化,只瞧的林寒青大感震异,要要头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西门玉霜打开窗幔,五艘快舟身已破渡去远。

林寒青叹道:“又被你料中了。”

西门玉霜却紧颦眉头,沉吟不语。似是对五人这快舟突然撤走一事,亦是有些思解不透。

林寒青从死中,重获生机,心头却是一片惆然不安,缓缓坐下身子。说道:“李中意对姑娘,亦如姑娘对白惜香,不论她胜算机会,是何等严谨、精密、到最后,总归是要败在你的手中……”

他长长吁一口气,又道:“就以今日之居,她们明明是大获全胜之剧,却偏偏中途撤兵。唉!叫人想不透原因何在。”

西门玉霜一挫柳腰,穿出舱门,拍活了那女婢穴道,抱入舱中,又给她服下一粒丹葯,放置一侧,低声说道:“操舟二婢,一死一伤,有劳林相公帮忙代我掌舵了。”

林寒青看她话题一直避开了李中慧撤走一事,亦不再追问。大步行出舱外,道:“在下素无掌舵的经验,如是撞上礁石,那可不能怪我。”

西门玉霜似是在想着心事,未听到说的什么,回顾了林寒青一眼,嫣然一笑。

林寒奇心中暗道:“这女魔头,实是留她不得,李中慧甘愿放弃会杀她的机会,只有我林寒青下手了,她既不会水中工夫,我就故意撞碎了这艘快艇,使她淹死在太湖之中。”

林寒青心念一转,大步出船,把舵转向,双手摇橹而行。

小舟缓缓行弛在幽静的湖面上,划起了一道白色的水浪。

西门玉霜一直呆呆的坐着,沉吟不语,显是对李中慧突然撤走一事,亦有茫然难测之感。

且说林寒青把心一横,准备把乘坐的快艇,撞上石礁,好活活把西门玉霜淹死,那知他毫无经验,望来瞧去,找不到何处才有礁石。

正焦急之间,突见垂帘一启,缓步走出那西门玉霜。

西门玉霜看了他驰舟去向忍不在一皱眉头,道:“你要到哪里去?”

林寒青道:“茫茫碧波,一望无涯到那里都是一样。”

这时,太阳已经快沉落西山,西门玉霜望得那满天晚霞,笑道:“林郎,轻舟一叶,碧波荡漾,看落霞孤雁,实是人生一大乐事。”

林寒青淡淡一笑,道:“如是这艘船撞在礁石上面,淹死在这太湖之中,岂不是日日夜伴这碧波、孤雁?”

西门玉霜缓步走到林寒青身边坐了下来,笑道:“林郎,你心头好像填满了一腔岔怒。”

林寒青道:“你可是很高兴么?”

西门玉霜道:“咱们轻轻易易的逃过了一次大难,自然是高兴了。你可曾听人说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林寒青道:“你有福了,可是天下武林人物惨了。”

西门玉霜道:“那是为什么?”

林寒青道:“围为你今日不死,必将在武林中大肆屠杀,岂不是你有福了,别人惨了么?”

西门玉霜道:“至敌限度,你可以和我一般的有福了。”

林寒青冷笑一声,道:“就算你能够横行一时,日后也是难免败亡。”

西门玉霜笑道:“你好又希望我早些死去?”

林寒青道:“死了你一个人,可活千万人,自然想你死了。”

西门玉霜道:“如是你刚才出舱去说一句话,李中慧就算不想杀我。那也是有所不能了;此刻弥纵有杀我之心,却也是时不与你了!”

林寒青道:“我要把这艘船,撞在礁石之上,咱们都淹死在太湖里!”

西门玉霜道:“好啊!生不同枕,死同葬,这一战,我也算胜过那李中慧和白惜香了。”

林寒青暗道:她一向暴急冷酷,对属下严苛无比,动不动就要杀人,此刻不知何以竟对我有着这忍耐工夫?当下说道:“那倒未必,你会淹死,在下说不定还死不了。”

西门玉霜伸出手去,笑道:“我来帮你摇橹,太湖孤舟,只有我们两个人,为什么老是要吵架呢?”

林寒青突然松手弃橹,道:“姑娘摇橹,在下想到船舱中去休息一会了。”

西门玉霜也不生气,望着林寒青微微一笑,接过木橹,独自摇了起来。

林寒青举步行入舱中,闭泪调息,心中却盘算着杀死西门玉霜的办法。

他忖来思去,一直是想不出杀死西门玉霜的办法,不论武功、机智,他自知都难以胜过西门玉霜唯一能够杀死西门玉露的只有暗施算计,而而要一击必中要害,但这等卑下的手段,心中又不愿施为。

小舟缓慢行驶在湖面上,不知过了多少时间。

只听西门玉霜若银铃的声音,传了过来了,道:“林郎,山岸啦。”

林寒青缓步出舱,只见小舟果已泊岸。西门玉霜早已跃登岸上。

但见西门玉露的身后,排列着数十个灰色不同的武士,为首之人,全身黄衣,身躯高大,左手屈抬,臂膀上放着一个铁架,架上落着打只深灰色的怪鸟,面色一片肃冷。

林寒青吃了一惊,忖道:原来西门玉霜她早已有了布置,只是时间、地点未能把握而已。

心念转动,人却一跃下了小艇。

西门玉霜回头对那驾鸟老者,低言数语,那老者诺诺连声,向后退去。

林寒青仔细打量那排列的武士,分为金黄、银白、铁灰、天蓝四色衣着,每色八人,共作四队,各人的脸上,都带着同一颜色面罩,连头带脸的起包着,只露出一对炯炯闪光的眼睛,看上去十分诡异、恐怖。

只听衣衫飘风之声,两个翠衣婢女,抬着一张软榻,不知从何处跑了出来,静立恭候。

但见那四色服装的武士,佩带的兵刃,俱是不同,金黄佩剑,银白挂刀,铁灰的腰围软鞭,天蓝的手执虎叉。

四八三十二人,站在那里纹风不动,月光之下好似泥塑木刻神像。

西门玉霜款移莲步,行到林寒青的身前,低声说道:“林郎,你陪我受惊、担忧,亦算得患难之交,从今之后,我要好好的待你。”

林寒青道:“姑娘的盛情,在下心领了,此刻你属下迎接已到,大局转危为安,在下也该告辞了。”

西门玉霜怔了怔,道:“你要到哪里去。”

林寒青:“天涯海角,萍踪无定。”

西门玉霜道:“那复容葯物,不在我的那里去?”

林寒青接道:“不用了,在下这些目子中,已经习惯丑陋之貌,在下就此别过。”抱拳一礼,转身而去。

西门玉霜樱chún启动,慾言又止。

林寒青行出数步,突然又转回身来,说道:“在下有一事请托姑娘,不知……”

西门玉霜叹道:“别说一件了,十件八件,我也答应你。”

林寒青道:“姑娘先别答应太快,此事和你关连甚大。”

西门玉霜道:“什么事,这等严重?”

林寒青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要你答应我不要再到那埋花居去,惊扰白姑娘。”

西门玉霜沉吟了一阵,道:“她病势沉重,我想她十成有九成是活不成啦!”

林寒青道:“她死与活,都和你无关,你只要不去惊扰她也就是了。”

西门玉霜沉吟了一阵,道:“好,我答应你。”

林寒青一抱拳道:“多谢姑娘给在下这个面子,林寒青感激不尽。”转身大步而去。

但闻身后传来了西门玉霜低沉的叹息之声,道:“林郎,咱们的距离,似是愈来愈远了。”

林寒青虽然听得情清楚楚,但却装作未闻,大步行去,头也未回顾一下。

西门玉霜望着林寒青逐渐远去的背影,说然倒心中是一股什么滋味,直持林寒青的背影,消失不见,才转身而去。

且说林寒青一口气,行出了十余里路,方缓缓停下了身子,抬头望着西天明月,自言自语的说道:“我该到那里去呢?”

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重回埋花居去,看看白惜香的生死,一条是回到北岳枫叶谷去,探望母亲、恩师。

但师弟子小龙的失踪,又使他有着羞见母亲、恩师之感。他呆呆的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涯侠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