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侠侣》

第11章

作者:卧龙生

林寒青道:“唉!妇人之见……”忽然想到白惜香也最女人.赶忙住口不言。

白惜香道:

“别怪李中慧,如是我。我也会放走西门玉霜,她情场挫遮,如若不把一股怨岔之气。用于争名之上,要她如何活下去?”

林寒青长长叹息一声,道:

“人心是这等自私,武林是这般混乱,你实是不该早死。”

白惜香嗤的一笑,道:

“我现在死去,在你心目中,我该是一个样样美好的女孩子,如果我活久了,也会变的和李中慧、西门玉霜等一般的坏。

林寒青心中暗道:“你变吧!武林中充满机诈,没有谁是一个完美的人,也许真正的好人,都不会混迹在武林中来,既然是坏人如此之多,你就变坏了,那吃不打紧啊!一池混水,多上了一滴混水,又有什么关系呢?”

耳际间,响起了白惜香柔和的声音,道:

“林兄,我不知你何时离开了山腹密室,但我醒过来很久了。过去,我酷爱孤独,在那份幽静中,我才能忘怀自己即将是要死的人,可是……可是现在不成了。”

她娇艳的粉颊上,挂下来两行泪珠,接道:“我现在害怕孤独,也害怕死亡。”

林寒青道:“那九魔玄功,不是能助你疗好绝症么?”

白惜香道:“唉!我如练了那九魔玄功,会毁去留在你心中美好的塑像,我会变,变成了一个很坏、很坏的女孩子。”

林寒青道:“变就变吧!”

白惜香怔了一怔,道:“那时候,你仍然会娶我么?”

林寒青沉思了一阵,道:“会的。”

白惜香伸出手去,紧紧握作了林寒青的右手,幽幽的说道:

“我不愿练习那九魔玄功,但我又不愿死去,唉!生和死竟然是两个绝对的极端,林兄啊!其间竟然是没有中庸的选择。”

林寒青豪放的笑道:

“你放心练习那九魔亥功吧!我林寒青承诺了,那是永远不悔改的。”

白惜香点点头,道:

“我信得过你,如若那时我真的变得碰坏,你就把着我现在的好处,那不是我的本性啊!”

她似是突然间有了一个决定,脸上泛起一片坚毅之色,接道:

“我会牢牢记着你许下的誓言,但愿我能克服了那九魔玄功加诸人性的桎梏。”

林寒者轻轻握着她纤小的玉掌,笑道:

“以你的才慧,也许能在深入之后,找出一条路来。”

白惜香脸上绽开醉人的笑靥道:“抱抱我。”

林寒青迟疑着,不敢伸手出去。

白惜香道:“你答应过,我已经是你的妻子了,还用避什么男女之嫌?”

林寒青道:“说的是。”伸出手去,抱住了白惜香的娇躯。

素梅和香菊,相视一笑,悄然退了出去。

欢乐的时光,永远是那般短促,白惜香闭目偎依在林寒青的怀抱中,不觉过了两个时辰。

她睁开眼来,望望窗外的目光,叹道:“林兄,你该走了。”

林寒青站起身来凝睇着白惜香笑道:“我见时再来看你?”

白惜香道:

“不用来看我了,如若我魔功有成,一年内即可奠定了基础,我自会去找你,如是我难以进入魔境,至多三日内即将永别人世,那时就是你来看我,也难见到。”

林寒青道:“好!我等你,不过,我是行踪无定,你要到那里找我呢?”

白惜香道:“如若我幸脱死亡之运,自会有找你之法。”

林寒青握着白惜香的双手,关怀的说道:“好好的珍重身体。”

白惜香婉然一笑,接道:“如若我能渡过死亡之关,此生都是你所赐。”

林寒青突然想到了和皇甫岚的约会,说道:“来年中秋,在下到黄鹤楼会见一位朋友,如是你魔功有成,妨起往晤。”

白惜香道:“但愿我能如期赶往……”

长长叹息一声,接道:“万一我无能渡过死亡难关,那时亦将会设法告诉你,我死亡凶讯。”

林寒青黯然说道:“但愿月圆人亦圆!”

白惜香含了盈眶热泪,笑道:“林兄海般深情,会助我通过那死亡之关。”

眨动了一下圆大的眼睛,滚落下两行泪水,道:“林兄亦请多多保重、万事忍耐,等着我。”

林寒青道:“好!姑娘寸阴如金,在下就此别过了。”

白惜香高声喝道:“素梅何在?”

素梅应声走了进来,道:“姑娘有何吩咐?”

白惜香道:“你送林相公一程,回来之后,发动机关,封闭理花居。”

素梅应了一声,当先带路,直把林寒青送上了岸,才低声说道:“林相公启动我家姑娘求生之念,那也等于救了我和香菊妹的性命,婢子实在感激不尽。”

林寒青道:“言重了,偏劳姑娘照顾你家姑娘。”

素梅应了一声,掉转小舟而去。

林寒青这次埋花居之行,虽然来去匆匆,但却似办好了重大无比的事,心情甚是快活,信步走去,忽觉肉香扑鼻中,忽然想起了快一天未进饮食。

抬头看去,只见酒帘随风招展,写营“碧云天”三个大字。

林寒青举步入店,直登二楼。

这是紧临太湖的二个市镇,镇虽不大,但却热闹非凡,碧云天小楼雅座,打扫的却是整洁清爽,白壁、白桌单,配着蓝色帘革、蓝色坐垫,看上去。雅而不俗。

只见窗帘起处。缓步走进来一个全身白衣的童子,欠声问道:“客官,吃些什么?”

这童子眉目清秀,举止文雅,毫无店小二的样子。

林寒青:“一壶烧酒,配四样可口小菜。”

林寒青暗道:这人分明不似店家模样,忍不住说道:“小兄弟,请陪在不过点酒食如何?”

那童子道:“小的不敢。”

林寒青道:“四海皆兄弟,天涯如比邻,活中生意不忙,吃杯酒有何要紧?”

那童子道:“小的不会饮酒,客官盛情,小的心领了。”接着一个长揖,转身向外退去。

林寒青低声说道:“小兄弟留步。”

说着话,人已站了起来,拦住去路。

那童子微现惊惧之色,道:“客官还有什么吩咐?”

林寒青道:“小兄弟不似店小二的样子。”

那童子接道:“客官,这店小二有天生而成的么?”身子一侧,向外冲去。

林寒青本来只是觉着他不似店家模样,举止间文雅柔和,大有书香门第一气度,一时间,动了传惜之心,但他等失措的举动,不禁引起了林寒青的怀疑之心,伸手一把,扣住了那童子右腕脉穴,冷冷说道:“你跑什么?”

但林寒青一握之势,是何等紧牢,那盘子如何能够挣脱,不禁急得流下泪来。

林寒青心中更是动疑,怕他呼叫,伸手一指,点了他的哑穴。

这些日子中,他连睹江湖的机作,已使他生出了很高的警觉之心,尤其在荒野遇上那造化老人,误食毒葯一事。更是旧创难忘。

是以,这童子的失常举措,立时引起了他的怀疑之心。

他探首帘外,不见有人,立时把那童子抱了过去,放在席位低声说道:“小兄弟,我决无害你之心,不用害怕,如若你有什么为难之苦,尽管对在下说个明白。”

那童子哑穴被点,有口难言,只急的双目泪水如泉,夺眶而出。

林寒青一皱眉头,接道:“我此刻可以解开你的穴道,但你如妄生逃走之念,那可自找苦吃。”

伸出手去,解开了那童子的穴道。

那童子穴道刚刚解开,立时一跃而起,向外冲去。

林寒青右手一挥,疾如电光石火一般,又抓住那童子的右腕。

目光转处,瞥见一个青衣少女,当门而立。

她脸色严肃,眉目间,微泛忿怒之意。

林寒青呆了一呆,疾伸左手,点了那童子的穴道。

只听青衣少女娇声说道:“客官,放开他,他年纪幼小,如有什么得罪客官之处,还望多多原谅。”

她眉目间虽然泛现怒容,但说话声音,仍然保持着柔和。

林寒青低声说道:“他是你什么人?”

那青衣少女道:“是我弟弟。”

林寒青道:“姑娘只管放心,纵然这位小兄弟有什么时不起在下之处,在不亦不会伤害到他。”

那青衣少女突然举步过来,神态间一片严肃。

林寒青暗中运功备,缓缓说道:“这座店可是姑娘开的么?”

那青衣少女长的甚是美丽,只是眉目间有一股肃然、冰冷之气。

只见她微微一笑,道:“你放开我弟弟,咱们再谈谈。”

林寒奇谈谈一笑,道:“谈完了再放令弟不迟。”

那青衣少女一皱眉头,道:“好!你要谈什么只管问吧!”

林寒青只觉心中涌集了无数疑问,但一时之间,却又是不知从何开口,沉思良久,反而问不出一句话来。

只听那青衣少女冷漠的说道:“客官清问啊。”

林寒青轻轻咳了一声,道:“这座小店之中,可只有你们妹弟二个人么?”

那青衣少女冷笑一声,道:“还有家兄。”

林寒青道:“令兄现在何处?”

青衣少女道:“捕鱼去了。”

林寒青为之语塞,想了一想,道:“贵店中布置雅致,想是出于姑娘之手了?”

青衣少女道:“客人只是问这些不相干的事么?”

林寒青只觉脸上一热,暗道:惭愧,我这般和一个大姑娘谈话,实是有些失态。

当下举手推活那童子穴道,说道:“姑娘责备的是。”

那童子起身子,望了那少女一眼,奔出室外。

林寒青本待伸手去抓,却被那青衣少女一横娇躯,拦住了去路。

那童子去势很快,一溜烟奔了出去。

林寒青缓缓收回了右手,道:“姑娘为何要拦住在下?”在下无伤害他的用心。

那青衣少女道:“我弟弟年纪幼小,你就放他去吧!有我一个也就够。”

林寒青只听得惑然不解,心中暗道:“果然里面大有文章。”心中虽是团团疑问,外表却是不动声色,则淡淡一笑,道:“姑娘这几日中可有……”只怕问的露出了马脚,故意把“可有”两字拖的很长。

那青衣少女点点头,接道:

“我已使用了葯物,留下了两个人,唉!只不知是许你要找的?”

林寒青只觉心头咯咯乱跳,暗道:真是险恶江湖,谁又能想到这样一座雅洁的小店,弱女幼弟,竟然是江湖人物安排的陷阱。

只听那青衣少女接道:“你可要去瞧瞧?”

林寒青道:“自然要去瞧瞧。”

那青衣少女突然回身走出室外,直向后面行去。

林寒青跟在那青衣少女的身后,登上了一座小楼,撩起衣襟取出一串钥匙,打开了门上铁锁。

林寒青缓步上楼,凝目望去,只见楼上堆满了杂用之物。

青衣少女移开杂物,赫然出现两个被紧紧捆缚的人。左首一个是留着山羊胡子,骨瘦如柴,正是那瘦猴王韩士公。右面一个一袭蓝衫,面目英俊,竟然是黄山世家的李文扬。

林寒青只觉着胸之上,被人重重的打下几拳,呆呆的望着两人,说不出话。

但闻那青衣少女道:“怎么样?这两人可是武林中的人物么?”

幸好他脸上的彩色,掩去了惊怜的神情,使人无法瞧出他心中的震动,举手指拭一下脸上的冷汗,道:“这两人很好,你立了一件大功。”

那青衣少女凄然说道:“但望主人敕降殊,赐妾身解葯,免去那三日一疼之苦。”

林寒青应道:“我见着主人之面时,定当代你求情。”青衣少女欢的一声跪了下去,接道:“妾身这里先拜感大恩了。”

林寒青道:“不用客气了,这两人,被你捆在此处几天了?”

那青衣少女道:“大约有三四天。”

林寒青心中暗道:这两人内功虽深、但身中*葯数日之久,不知是否会影响体能。说道:“有人在此,不妨碍事了,去把解葯取来。”

青衣少女满脸茫然之色,道:“解葯!那人没有留在这里啊!”

林寒青怔了怔,道:“唉!原来没有留下解葯,那他是不信姑娘了。”

青衣少女道:

“不错,我们好好的卖酒人家,和武林中人。可算得毫无纠葛,被你们强迫我们为非作歹。下葯害人,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涯侠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