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侠侣》

第12章

作者:卧龙生

韩士公一掌拍在桌上,道:

“什么!林兄弟这年纪正是逐鹿江湖的英雄岁月,怎的竟动了退隐之心?”

林寒青叹道:

“江湖上纠结重叠,无休无止,如若人人都不肯相让,岂不是杀劫绵连,清平无日了么?”

李文扬呆了一呆,道:

“林兄短短月余不见,林兄的豪迈之气,尽已消沉,这其间……”

林寒青道:“没有事。”

韩士公哈哈大笑,道:“林兄,你可知道老猴儿和李兄为什么到太湖?受了暗算么?”

林寒青道:“这个,兄弟不知。”

韩士公道:

“为了林兄弟你啊!咱们是奉了那李姑娘之命而来,追查林兄弟行踪,李姑娘雄才大略,已得周大侠和金拂道长等武林高手支持,争取武林盟主之尊。”

林寒青心中暗道:“那西门玉霜说的不错,李中慧果是为了盟主之位。才轻轻放过西门玉霜,竟然不顾日后武林大劫这女人,当真是自私得很。”

李文扬眼看林寒青默然不语,若有所思,忍不住接道:“林兄,今后行止,可已有了打算么?”

林寒青道:“兄弟准备重会徐洲附近,寻找我那师弟下落。”

韩士公笑道:

“林兄弟那位小师弟,有如沉海沙石,一时间,只怕不易寻找,不如先和我等到南昌一行,那里高手云集,天下英雄,大半在场。或可打听出令师弟的下落。”

林寒青淡淡一笑,道:“两位赶往南昌,可是参加推举武林盟主的大会么?”

韩士公道:“不错啊!你已经早知道了?”

林寒青道:“唉!有负两位雅意,兄弟不想去了。”

韩士公眼睛一瞪,道:

“什么?天下英雄,云集南昌府张氏花园,推举盟主。共同对付那西门玉霜,是何等重大的事,兄弟怎可不去?”

林寒青道:“还不是逐名争利,说穿了和那西门玉霜有何不同。”

这两句话说得很重,只听得韩士公和李文扬,同时呆了一呆,半晌说不出话来。

韩士公是老江湖,但他生性憨直,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说道:

“林兄弟,咱们数月不见,你好像变了许多?”

林寒青心中暗道:“如若那李中慧真有为武林除害之心,早已把西门玉霜置于死地了,甩不着去争那盟主之位了。”

李文扬为人沉稳,轻轻叹息一声。道:“人各有志,勉强不得,韩兄也不用放在心上了。”

林寒青亦似是自知话说的过重,不再多言。

韩士公突然放下手中酒杯,双目中神光暴射,凝注在林寒青脸上,道:“奇怪啊!奇怪!”

林寒青茫然说道:“什么事?”

韩士公道:“你是不是真的林寒青?”

林寒青笑道:“小弟面容虽被毁去,难道声音也变了么?”

韩士公冷冷说道:“我那林兄弟,豪迈无论,剑胆侠心,和你这性格不相同。”

林寒青心中暗道:我形貌大变,和往昔判若两人,这也难怪他心中怀疑。”

但闻韩士公高声说道:“李兄弟.那西门玉霜无所不能,咱们不要中了她的诡计。”

李文扬已从李中慧的口中,知道了林寒青被毁容貌之事,但眼前之人究竟是否是真的林寒青,倒也无法确定。凝目沉思默不作声。

林寒青只觉眼下情势,十分尴尬,站起身子说道:

“两位既然见疑,兄弟就此别过。”转身在向店外走去。

韩士公霍然而起,道:“站住!”伸手抓了过去。

李文扬挥手一挡,道:“韩兄不可造次。”

两人这一攻一拒间,林寒青已加快了脚步,走的踪影不见。

韩士公怒道:“你拦我作甚?”

李文扬轻轻叹息一声,道:

“他是千真万确的林寒青,如是韩兄迫他出手,岂不是伤了自己兄弟们的和气。”

韩士公缓缓坐了下去,道:

“你怎么知道他是真的林寒青?如他真的林寒青?如他真是林兄弟,岂会在短短数月之内,性格大变。”

李文扬摇头苦笑道:“不能怪他。”

韩士公道:

“一个年轻人能短短数月之中,便意气消沉,那还有什么出息,就算他真是林兄弟,我老猴儿也不用交他这个朋友了!”

李文扬道:“你可知那西门玉霜之能么?”

韩士公呆了一呆,一拳敲在桌子上,道;

“不错,老猴儿是老糊涂了,他被那西门玉霜毁容之后,又被迫服下了变性毒葯。”

站起身子,放腿向外奔去。

李文扬身子一横,拦住了韩士公的去路道:“韩兄要到那里去?”

韩士公道:“林兄弟迫服毒,咱们岂不管?”

李文扬道:“追不上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

“林兄弟神智清明,纵然是真是被迫取了毒葯,葯性也是缓而不重,足可有自保之能。”

“那也不成啊!咱们既然知道了,岂可坐视不管?”推开了李文扬,大步追了出去。

此人善恶之念,十分强烈,重义热情,爱恨分明。

李文扬只好付了酒饭钱,大步追了出去。

但见行人熙攘,那里有林寒青的影子。

韩士公放开喉咙,高声喝道:“林兄弟,林兄弟。”放腿向正北追去。

林寒青隐身在一处屋角之后,耳闻目睹韩土公焦急之情,不禁真情激荡,但想此去南昌的名位之争,心中又生厌恶,忍不心去,置之不理。

直待韩土公和李文扬走的踪影不见。林寒青才转向正南行去。

这一下背道而驰,那韩士公纵然退到北海,走遍冰山,也是难以寻到林寒青。

林寒青只觉得心中充满了事端,但又无法理出一个头绪。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夜幕低垂,四周的景物,都被笼罩在夜色中。

林寒青在夜色中茫然而行。不辨方向,也不知行向何处。不知走了多少时间,突见一处灯光,闪烁在目前。

林寒青顺着那灯光行去,行到近前,才发党原来是一座小小寺院。那灯光,就是从小寺中透了出来。

林寒青举手一推.寺门应手而开。

原来那两扇木门,竟是虚虚掩着。

林寒青大步而行,直门上闯去。

这座寺院.不过有半亩地大小,连两廊大殿。也不过十几间房屋。灯光就在紧临大殿旁边的一个小室中,照射出来。

林寒青行近小屋,推开木门望去,只见一个童颜鹤发,身着道袍的老人,盘膝坐在屋角。

在那老人身侧不远处,坐着一个长发垂地的半躶丽人。两条全身赤红的巨蛇,各自盘成了一盘,分卧在那半躶丽人的身侧。

林寒青看见那白发道袍的老人,只觉似曾相识,但他心目中正自有着无数烦恼,不愿再分心去想别人的事。

正待转身而去,突闻那半躶丽人冷冷说道:“站住!既然闯了进来,难道就想走么?”

林寒青暗暗叹道:眼下那白惜香正在修练魔功,不知是死是活?

他心中在想着白惜香,人却依言停下脚步。

只听那半躶丽人,冷冷接道:“你如想多活一会,那就乖乖的给我坐在屋角。”

林寒青想也未想,就走到一处屋角坐了下来。

那半躶丽人,料不到他竟是如此听话,手中已从怀中抓起一条青身黑点的小蛇,准备投掷过去,但见林寒青依言坐了下去,只好重又收了小蛇。

那白发道袍的老人,望了林寒青一眼,低声对半躶丽人说道:

“咱们两人的事,与旁人何干,为什么不让他走呢?”

半躶丽人冷漠的说道:

“此地如此荒僻,四处无人,谁要他自己跑了进来,正是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何能怪我?”

那道袍老人道:“这笔无心之失,责之未免过苛,你留他在此,有何好处?不如由他去吧!”

那半躶丽人冷哼一声,道:“我要用他作榜样,让你先瞧瞧厉害。”

林寒青隐隐间听出那女人口气,似是要立劾出手惩治于他,不禁心中一动,神志也大为清醒。赶忙运气戒备,道:“你说什么?”

那半躶丽人,微微一笑,道:“我要你尝尝蛇毒攻心的滋味。”

林寒青吃了一惊,道:“为什么?咱们无怨仇。”

那半躶丽人格格一阵娇笑,道:“不错,咱们无怨无仇,可是世上又有几个和我有怨有恨呢?”

她仰起脸来,长长吁对个口真气,接道:

“我如果不杀死无怨无仇的人,这世界岂不是无人可杀了么?”

林寒青心中暗忖道:“好啊!人命关天,是何等重大的事,她竟然把它视成了家常便饭,赏心乐事。”

只觉此女心地恶毒,尤在那西门玉霜之上。

只听那白发长袍老人长叹一声,说道:

“不论你有什么恶毒的方法,尽管请加到我的身上。还望能看在贫道份上,放他去吧!”

林寒青只觉口音很熟,似是在那里听过,仔细瞧了一阵。不禁心头大骇,几乎失声呼叫出天鹤上人来。

原来,那童颜鹤发的老者,正是茅山天鹤上人。

只听那半躶丽人,冷冷的说道:

“我要让你先尝尝蛇毒攻心之苦。”陡然举手一挥,一条小蛇直向林寒青飞了过去。

林寒青早已说气戒备,突然横里一跃,避开数尺,挥手拍出一掌。一股强猛的掌风直涌过去,击在那小蛇身上。

但闻啪的一声,小蛇落在了地上。

那半躶丽人,一口中咦了一声,道:“看不出,你还有如此武功。”

林寒青一掌拍出之后,探手入怀,取出了参商剑,怒道:

“你这女人,怎的如此恶毒,在下又没得罪过你,怎的出手就要放蛇伤人?”

那半躶丽人冷笑一声,道:

“怎么?你可是觉着你手中的短剑很锋利么?”

天鹤上人,突然接口说道:

“你还不走,等待何时?”袍抽一挥,立对劲风涌出,烛光摇颤而熄。全室中,陡然黑了下来。

但闻那半躶丽人,娇叱一声,室中陡然间腥风扑鼻。

隐隐间,林寒青感觉到几条毒蛇攻了过来,立时挥动短剑,护住了全身。

这参商剑虽非什么千古宝刃,有着削铁如泥之能,但却是精钢合以纯铁冶炼而成,剑刃锋利,可贯坚石。

林寒青只觉护身剑芒中,击中了什么,心中暗道:此剑锋利异常,只怕要伤了她不少毒蛇。

只见室中火光一闪,熄去的烛火,重又燃了起来。

黑暗消退,景物清晰可见。

林寒青仔细看身前,果然有两条被斩断的蛇身,再看那半躶丽人竟然是移到室门口处而坐,想是怕他和天鹅上人逃走。

林寒青缓缓转过头去,望望屋角旁边的天鹤上人,目光到处,不禁一愕。

只见一条儿臂粗细的红色巨蛇,重重的缠在天鹤上人身上。两条手臂,也被蛇身缠住,蛇口中红信伸缩,就在天鹤上人下颚附近。

林寒青瞧了两眼,突觉心中一寒,冒出了一身鸡皮疙瘩,暗道:似受这等之苦,倒还不如一刀杀了来得痛快。

但那天鹤上人,却仍然神态从容,若无其事,对那缠在身上的毒蛇,望也不望一眼,紧闭着双目,肃然端坐。

只听那半躶丽人,冷冷说道:

“你自巳已是朝不保夕,随时可以死去,竟然。要管别人的闲事。”

天鹤上人缓缓启开双目,淡然说道:“贫道有一句,奉劝姑娘。”

那半躶丽人奇道:“什么话?”

天鹤上人道:“在这座小寺之中,除了你和贫道二人,还有一位……”

那半躶丽人一指林寒青接道:“还有这位丑八怪了。”

天鹤上人道:“他挺胸昂首,站在那里,谁都可以瞧见,贫道所指,自然不是他了。”

那半躶丽人奇道:“不是说他,难道还有第四个人么?”

天鹤上人道:

“不错,贫道说的正是另外一位,那人武功高强,脾气很坏,加非是贫道暗中相劝,只怕你早好伤在他的手下了。”

那半躶丽人冷笑一声,道:“有这等事?”

天鹤上人道:“你可是有些不信么?”

那半躶丽人道:“要他出来瞧瞧,我才肯信。”

天鹤上人道:“他如现出身来,只怕不会再听贫道相劝之言,如若向你下手……”

半躶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涯侠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