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侠侣》

第15章

作者:卧龙生

怨魂出脚,迅快无比,凶神虽然及时喝叫.仍是晚了一步.怨魂飞起的一脚,正中了那黄衣人的小腹,但闻怨魂大叫一声,急急收回右脚。

只听造比老人哈哈一笑,道:

“不错,他身上藏的有利刃的铁甲.可惜的是,两位知道的晚了一步。”

但闻衣袂飘风之声,恶煞、怒鬼、双双出手,各发一记劈空拳力,击向那黄衣大汉。

那大汉虽有铁甲护身,但也挡不住这四大凶人强猛的内力反击,内腑受了重伤.张嘴吐出一口鲜血,摇了几摇,一屁股坐了下去。

那造化老人冷冷接道:

“老夫这宅院之中,共有十二位铁甲勇士,诸位如有能耐,尽管出手就是,说完话,举手一挥,四个穿着青衣、举动笨拙的大汉,齐步走了出来。

李中慧低声说道:“亮兵刀,不要用拳脚和他们动手。”

但闻凶神大喝一声,一跤跌摔在地上。

紧接着怨魂,也一跤摔倒。

恶煞、怒鬼大吃一惊,怒声喝道:

“你这老区大,当真是阴毒的很,竟在那铁甲利力上,喂有巨毒。”

造化老人冷冷说道:

“不错,那铁甲利刃上喂有巨毒,除了老夫的独门解葯之外,别无解救之法。”

他伸手纵怀中取出一个玉瓶,道:“解葯在此,只要你们四大凶人,肯投入我造化门下。”

恶煞不容那造化老人说完,立时飞身而起,直向那造化老人冲了过去。

左手遥发劈空掌力,击向那造化老人胸前,右手去抢那造化老人手中葯瓶。

造化老冷笑一声,右手一挥,迎着恶煞拍出。一股强猛的掌力,迎着恶煞撞来。

两股暗涌的潜力,撞在一起,激旋起一股强风。

烛影摇动,灯颤复明。

恶煞冲身那造化老人的身子,生生被撞了回来。

怒鬼暗发内力,一扎那恶煞身子,才使急退难止的恶煞,稳下身躯。

造化老人虽然一掌把恶煞震退,身躯也不禁摇了摇。

李中慧冷目注视造化老人,暴射出森冷的寒光,道:“当今武林,已成双方对垒之势,你这造化门,想在两大对垒中独树一帜,那是自取灭亡,你仔细想我的话,是否有理?”

造化老人冷笑一声,道:“如你迫我过甚,那是逼我投入梅花门下。”

李中慧脸色一变,道:“你如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手段狠辣了?”

说完话,举起手中的盟主旗,微微一挥。

皇甫岚突然仰天长啸一声,啸如龙吟,直冲九霄。

李中慧冷冷接道:

“时间不多了,你如仍不及时悔改,一场残忍的屠杀,将使你造化门从此绝迹江湖。”

但闻四外啸声传来,一起响应。

李中慧接道:“在这巨宅四周,我埋伏百余高手,只要一声令下,他们将立刻出手,火焚此宅,片瓦不存。”

造化老人仔细分辨那长啸之声,果是分由四面传来,脸色微变,沉吟不语。

林寒青心中暗道:“李中慧这番吓唬,看来要使那造化老人就范了。”

付思之间,突闻衣袂飘风之声,两条人影,由屋面上落了下来。

林寒青目光一转,已瞧出是庞天化和周簧,不可想而知大急,忖道:“我如守在此地,必将引起两人怀疑,看将起来,还是老法子,混水摸鱼的进入厅中才是。

心念转动,举步而入。

李中慧秀目转动,望了林寒青一眼,正待出言喝问,庞天化和神判周簧,已然联决而入。

参仙庞天化,眼看凶神、怨魂,全都倒卧在地上,立时欠身对李中慧一礼,道:

“敢问盟主,这两位可是受了伤?”

李中慧点点头。道:“他们中了造化门下的暗算。”

庞天化大步行了过去,伏下身子,仔细瞧过凶神、怨魂的伤势,道:

“伤势不足制命,但中毒即是很深。”

李中慧一螫秀眉,道:“有救么?”

庞天化微微一笑,道:“我庞某在此,如若让他们中毒而死,还有何颜以对盟主?”

造化老人道:“我不信你能解得了我造化门秘制奇毒。”

庞天化道:“不信咱们就当面试过。”

探手入怀,摸出一个白玉瓶来,倒出红色解葯,接道:

“我庞某不用再配葯物,但凭随身这除毒灵丹,就可解了他们身受之毒。”

造化老人道:“这个老夫倒是有些不信。”

庞天化不再言语,抓起山神,捏开他的牙关,把一粒粒红色丹丸,投入了凶神口中,随手一掌击在凶神背心上。

紧接抓起怨魂,如法泡制,也在他背上击了一掌。

全室中,突然静寂下来.所有之久的目光,都很注在凶神、怨魂身上,瞧着他们的反应。

这是庞天化一生声望投注的赌注,他事先夸下海口,如是这两粒丹丸,疗治不好凶神、怨魂,对他享誉江湖数十年的参仙之名,影响非浅。

李中慧也被吸引会心神,忽略了林寒青。

林寒青籍机退到门后面,站在校略之处,以免引人注目。

大约过了一盏热茶时光,凶神首先醒了过来,霍然坐起身子。

他天性凶残,虽得李中慧驯化去不少恶性,但受此挫折,不觉间又激发起他先天中的凶性,双手一探,抓着那黄农大汉双腿,大喝一声,当作兵刃,向造化老人打去。

造化老人心知属下身穿铁甲上锋刃喂有奇毒,不敢封架,一闪避开。

李中慧喝道:“住手!”

那凶神为人虽然凶残,但对李中慧却是敬取无比,听得她呼叫之声,立时纵身而退。

庞天化淡淡一笑,目注造化老人,说道:“庞某人,不是信口开河的吧?”

造化老人仰望大厅外,一株高大的白杨树,默不作声。

他似是瞧的十分出神,对庞天化讥讽之言,浑如不闻。

李中慧何等精明,略一沉吟,立时低声对身侧的皇甫岚道:

“厅外白杨树上,隐有暗中主持全局的敌人,快去逼他现出身来。”

皇甫岚应了一声,探手从怀中摸出一把短剑.陡然纵身一跃,飞出厅外,抬头望白杨树.道:“武林盟主在此,何方朋友,还不现身拜见?”

只听那白杨树上,响起了一阵格格的娇笑。道:“哟!李家妹子,好神气嘛!”

随着语言,飘身落下来一个玄色劲装,外罩婴披风的美貌少女。

皇甫岚一见来人,不禁驻然退了两步。

但闻李中慧的声音,由大厅中传了出来。道:“来的可是那西门姑娘么?”

皇甫岚道:“不错,正是那梅花主人西门玉霜。”

西门玉霜望也不望皇甫岚一眼,大步直向厅中行去。

李中慧随来群豪,都为之心弦震动,侧的一声,抽出兵刃。

只有李中慧和周簧还可保持着镇静神情,原地未动。

西门玉霜目光转动,扫掠了厅中群豪一眼,笑道:

“李姑娘终于如愿以偿,登上了武林盟主之位。”

李中急道:“西门姊姊夸奖了。”

西门玉霜笑道:“李姑娘来晚了一步,造化门已然归附我梅花门下,又要你白费一番心机了。”

李中慧微微一怔,目光凝注到造化老人的脸上,道:“此事当真么?”

造化老人一面严肃之色,说道:“不错。”

李中慧淡然一笑,道:“西门姊姊处处占先小妹一步,实叫小妹佩服。”

西门玉霜道:“但愿你言出衷诚,不要口是心非。”

李中慧道:“自是由衷的赞美,不过……”

西门玉霜道:“不过什么?”

李中慧道:“区区一个造化门,也未必就能决定了江湖大势。”

西门玉霜笑道:“你如想今宵好来好散,武林大势咱们最好别谈。”

李中慧道:“西门姊姊今宵既无恶意,小妹从此告别。”

西门玉霜道:“不要慌。”

李中慧脸色一变,道:“还有什么指教?”

西门玉霜笑道:“有一桩很坏的消息,告诉李盟主。”

李中慧道:“什么事?”

西门玉霜举手理着鬓边散发,笑道:“关于白惜香,白姑娘……”

李中慧柳眉耸动,道:“白姑娘怎么了?”

西门玉霜道:“死了。”

李中慧怒声喝道:“你杀了她?”

西门玉霜笑道:“不是,她自己病死的,不过,你如要把这笔帐记在我的头上,我是十万分乐意承受。”

李中慧只觉心神震颤,几难自恃,呆了半晌才道:“我不信。”

西门玉霜淡淡一笑,道:“信不信由你,白惜香已经死去,再也不会复生。”

李中慧暗中一提其气,定了定心神,缓缓说道:“白姑娘才气、智慧,比起你西门玉霜如何!”

西门玉霜笑道:“略胜一筹。”

李中慧道:“何止略胜一筹,据小妹的看法,只怕是强过甚多。”

西门玉霜笑道:“看法不同,李姑娘如若是认定如此,那也由得你了……”

语高微微一顿,接道:“就算她强我甚多吧!但已是明日黄花,今生今世,你再也见不到白惜香了。”

李中慧心神逐渐静了下来,说道:“白姑娘和小妹分手之时,从未变过她的病势,那是说她根本末把区区病势,放在心上了。”

西门玉霜冷冷道:

“我虽大亲眼看到她气绝而逝,但却看到她垂死的神情,别说是我西门玉霜了,就是稍通武功、医道,也能看出她必死之怔,此事信不信全由得你,咱们用不着为此始杠。”

语声微微一顿,又道:“还有一件对你十分重要的事,也和白惜香有关。”

李中慧道:“什么事?”

西门玉霜道:“关于那林寒青……”故意顿口不言。

李中慧果然沉不注气,说道:“林寒青怎么样了?”

西门玉霜道:“白惜香横刀夺爱,抢了林寒青,也许你仍不肯相信。”

李中慧只觉眼前一黑,胸中气血浮动,几乎晕倒过去。

但她却强自镇静下来,谈谈一笑,道:“如若是真的,小妹又该替她恭贺一番了。”

西门玉霜两道目光,盯住在李中慧脸上瞧了一阵,道:“怎么?你当真一点也不痛苦么?”

李中慧笑道;

“自然是当真了,林相公坦荡君子,白姑娘绝世才女,小妹替他门高兴还来不及。”

西门玉霜格格一笑,道:“却不是由衷之言吧?”

李中慧强自振起精神笑道:“西门姐姐念念不忘林寒青,心中对他,定然怀念很深了。”

西门玉霜道:“不错,我很怀念他,不像你李中慧口是心非。”

李中慧笑道:“原来如此,那就无怪你要咒那白姑娘早些死了。”

西门玉霜道:“用不着咒她,此刻她尸骨已寒。”

李中慧突然站起身子,道:“西门姐姐要讲的话讲完了吧?”

西门玉霜道:“没有,前面说的是私情,现在该谈公事了。”

李中慧目光微转,不见西门玉霜带有帮手,心中一宽,暗道:“如若她未带人手,单枪匹马而来,就算加上造化门,我们也勉强可以对付。”

心中暗作盘算,口中却冷冷喝道:“谈公事,小妹是洗耳恭听。”

西门玉霜脸色一整,严肃地说:“你已经登上武林盟主之位,一个人的荣耀,到了巅岭之后,就该激流勇退,天下英雄肯受你李中慧之命,大半是为了对付我西门玉霜……”

她长长吁了一口气,接道:“不论你是否承认,但你该心中明白,当你争盟主之位时,我并未全力破坏,我要你过过盟主之瘾,如今是李中慧三个字天下皆知了。”

李中慧接道:“你错了,黄山世家的招牌,比起那武林盟主之位,该是毫无逊色。”

西门玉霜道:“难道你真敢和我作对?”

李中慧道:“小妹无此用心,要得西门姐姐的作法了,”

西门玉霜道:“我要报杀害父母的大仇,那里不对了?”

李中慧道:“如你愿叙事论事,召集天下英雄,公定是非,小妹倒愿相助一臂之力。”

西门玉霜怒道:“我自己的事,还要你来相助……”

她双目中光芒闪动,直似要喷出火来,语声微微一顿,冷漠的接道:“我不愿你卷入漩涡.才这般好言相劝你激流勇退,你如认为我怕你,那可是估计错误了。”

李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涯侠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