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侠侣》

第16章

作者:卧龙生

且说林寒青挑起水果担子,一口气奔行了六七里路,才放缓脚步。

但闻马嘶传来,迎面奔过来十几匹快马,风驰电掣。

林寒青暗暗叹息一声道:“好一场悲惨的江湖浩劫,转身绕入一条小径上,缓步向前行去。

天色逐渐的黑了厂来,林寒青正行彷一座浅坡下的小农村中。

这座农村,只不过五六户人家,茅舍数盈,但却打扫的十分干净。

林寒青打量了四周一眼,暗道:“这村中住的人家,家家收拾的如此清洁,不似普通的人家。”

心中念头转动,放下水果担子,举步直门一座茅舍之中走去。

只见两扇大门,紧紧闭着,举手一推,两扇大门忽的呀然大开,敢情那林门未关闭。

一条手臂突然伸了过来,疾向林寒青右腕之上抓去。

林寒青正待反手还击,心中突然一动,停止反击,任那伸来的五指,抓在右腕之上。

只觉一股力量,向前一带,硬把自己拖入室中。

林寒青装作不会武功模样。任人摆布,口中说道:“小老儿不知诸位英雄好汉在此,还望多多恕罪。”

只听一个粗豪的出音说道:“你是干什么的?”

林寒青道:“小老地卖水果为生。”

另一个声音喝道:“深更半夜.那里还有人买你水果,分叫是梅花门下姦细。”

林寒青急道:“小老儿在途中遇上了变故。”

另一个低沉的声音道:“什么变故?”

林寒青道:“两方好汉厮杀。”

另一个阴沉的声音,接道:“不管他是何来历,一刀把他宰了就是。”

林寒青吃了一惊,暗道:“他们如要出置我死,那是非得出手反抗不可了。”

但闻另一个声音接道:“先点了他穴道再说。”

林寒青突觉腰间一麻,穴道已被人点中。

这八人约信了林寒青的话,误认他不会武功,是以出手甚轻。

林寒青借势装腔,一侧身朝下倒去。

林寒青暗中运气,冲开穴道,启目望去。只见这茅舍厅中,坐满了身着劲装、身佩兵刀的大汉.高高矮矮.不下十余人。

林寒青心大为奇怪,暗道:“这座茅舍中,坐了许多武林人物,想那乃外两座茅舍中。定然也藏有不少高手。这许多武林人物,藏在这样一座小小山村之中,不知是问用心?”

心中念头转动之间,突闻室外啊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道:

“那梅花门的马车已到,诸位要小戒备了。”

林寒青心中暗道:“乘车而来,敢情是那西门玉霜亲身到此。

只见室中群豪,齐齐拔出兵刃,列成两队,两个手执强弓。腰挂雕翎的大汉,行向窗口处。

林寒奇心中暗道:“十余人中,还两个弓箭手,显得这恶毒布置。是很用心机了。

细看那十余大汉的面貌,竟是一个也不认识。

大约达了一走热茶时光,静夜中,果然传来辚辚车声。只听轮声愈来愈近,显然马车已进入了村中。

林寒青暗叹息一声,道:“双方似是已到不择手段的境界,以多凌寡,暗布陷阱,无所不用其极。

只听一声大喝,传了进来,道:

“阁下已陷入重重包围之中,四周有无数强弓利箭,对准马车,只要我一声令下,立时将万弩齐发。”

轮声顿住,马车似是依言停了下来。林寒青一股强烈的冲动。由心底泛了起来,恨不得冲出室外,瞧个清楚。但他心中明白,只要自己有所举动,室中十余个手执兵刃的大汉,立时将群起围攻。

情势迫人,只好暂时忍耐,索性垂下头去,暗中运气调息。

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又响起一个宠亮的声音,道:

“识时务者为俊杰,阁下肯依言停车。那是足见高明,此刻请启帘下车。”

林寒青凝神倾听,不闻有人相应。心中大奇,暗道:以西门玉霜为人孤傲自负,如何肯受此屈辱,难道不是西门玉霜么?

但闻那宏亮的高音又道:

“在下由一数到五,阁下如仍是不肯下车受缚,那就别怪我要下令放箭了。”

马车中的人,竟有着无比的沉着。任那人呼喝吓唬,始终是置之不理。

那宏亮的高音果然一、二;三、四。的数了下去,在待数到五字,仍然不闻车中之人答话。

嗤的一声,箭啸破空,不如何人当先放出一箭,紧接着箭风不绝于耳。

林寒青静坐厅去,除了闻得一阵怒马悲嘶之外,始终不闻其他声音。

过了一盏热茶工夫,箭风颇寂。紧接着两扇木门大开,十几个手执兵刃的大汉,两行并出,冲出茅舍。

林寒青转眼四顾。室中之人,已然全奔出去,立时站起身子,轻步行到窗外,凝目向外望去。

只见数十个手执兵刀的黑衣大汉,团团把马车围起来。

昏黄的星光下,隐隐可见那拖车健马,身上中箭如猬,半跪半卧的死在地上。

篷车的四周,也钉满了长箭。

车帘低垂。听不到一点声息,似乎是篷车中,根本没有坐人。

林寒青暗自忖道:“如若这是一辆空车,李中慧着回劳师动众,在这里埋伏如此众多人手,岂不要今西门玉霜笑掉了大牙。

心中念头还未转完,突闻那马车中传出一声冷笑,道:“只有这点人手么?”

垂帘起处,缓缓起出一个全身绿衣佩剑的少女。

她的动作优美沉着,很慢的下了马车。

林寒青瞧着那绿衣少女,心中暗道:“这丫头颇似西门玉霜的宠婢小翠。”

他和小翠,只不过匆匆照过两面,自是无法认得清楚。

只见她缓缓举起手来,纤巧的五指,握了剑把.突然一振手腕,长剑出鞘,疾快在身前划出了一圈银虹,轮转的寒芒,带着一片轻微的啸风之声。剑光敛消,场中已有四个玄色劲装的少女,手中各横着一支长剑,排列那绿衣女的身后。

这诸多变化,也就不过是一眨眼的工夫。

双方都已是刀出鞘,剑在手,大战一触即发。

只听好绿衣女冷笑一声,道:“你们还有多少人手,一齐请出来吧!”

只听正东方位上,一个手执斩虎刀的大汉,道:“在下飞刀手段平,姑娘如何称呼?”

绿衣女道:“你可是这群人中的首脑么?”

段平道:“那是盟主的指命,兄弟只好承担起了。”

绿衣女冷笑一声,道:“谁要和你谈古叙旧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我的名字是翠大娘。”

段平道:“翠大娘,翠大娘……不对,不对.你这不是骂人么?”

林寒青暗道:果然是小翠了,这丫头如此刁蛮。

只听小翠说道:“你爱叫不叫。”突然一振手腕.长剑回向左侧刺去。

但闻一声惨叫传来,一个执刀黑衣大汉,突然向后退了两步,一跤倒在地上。

林寒青只礁的心中升起来一股寒意,忖道:“好快好毒的手法,颇有西门玉霜之风,但阴毒似尤过之。

段平眼看一个同伴倒了下去,风气得哇哇大叫,道:“好恶毒的臭丫头,出手竟是这等阴狠。”

小翠道:“你们在这山村之中,埋伏下人手,暗施伏击,那也算不得光明的事。”

段平一扬斩虎刀,高声说道:

“盟主有令,和梅花门下的人,不用讲什么武林规矩,江湖道义。”挥刀一招一“横断云山”.拦腰向小翠斩去。

小翠手中剑一招“乘龙引凤”,巧妙绝伦的把段平的轨虎刀引向一侧,剑势陡然一变,上撩去。

这一剑由项龙引凤“变作”金丝缠腕“,说来并不稀奇,但她把这两招漠不相关剑招,连在一起,就显得十分奇奥,闪避不易了。

段平手中斩虎对被小翠剑势封入外门,一时间收不回来。匆急之间,急急挫腕,向后让开。

小翠剑势奇速,去如流星,寒芒一闪间,段平的右腕已被剑势划破。

小翠一剑划破了段平的右腕。并未再挥剑施袭.却疾快的向后退了两步,高声喝道:

“住手,先看你们这位带队首脑的际遇,你们再动手不迟。”

她说话的声音甚高,尖厉刺与,分围在四周的黑衣大汉,正要挥动兵刃动手,却被小翠这声尖叫阻止。

转眼望去,只见段平手中的轨虎刀,突然垂了下来,脸上神情惊布,全身抖动不息。

这时,天上鸟云已散。星光照射下,景物隐隐可辨。

林寒青亦瞧的大为奇怪,暗道:“这段平为人,英雄气概甚浓,就算小翠一剑,划断了他腕上的经脉,也不致如此气馁——

只听小翠冷冷说道:“我梅花门下的绝世剑法,岂是一般人所能抗拒。”

只听段平大喝十六岁挥动手中的斩虎刀,突然向外闯去。

群豪料不到他舍如此,被他挥抡的刀势,连伤了两人;只好纷让开。

段平冲出了群豪,该回狂奔而去。

小翠放声一降格格大笑,道:“你们都瞧见了?”

但闻远处,传过来段平尖锐的嚎叫之声,静夜中,只听得人毛骨悚然。

小翠冷冷的接道:“你们听那声音。”

群豪默然,无言相应。

小翠淡淡一笑,接道:“他跑地太远了,你们无法瞧到他那死时的凄凉之状,那是世间最痛苦的惨状。”

语声激激一顿,厉声接道:“凡是为我梅龙门剑所伤,人人际遇如此。”

林寒青暗道:“就算小翠那一剑,斩了那段平半个手腕,也伤不到他的中枢要穴,如何能使他神智疯狂呢?”

小翠缓缓举起了手中长剑,道:“那个不相信,请来一试如何?”

段平的惨叫悲豪声,再加上小翠这几句唬人之言,果然四周群豪,让出了畏惧之心,一时间,竟无人出言接口。

林寒青心中暗道:李中慧在此埋伏的人手虽然不少,但却无领导群豪的人才,只有一个段平,伤亡之后,再无接替之人,实是大大的失策了。

付思之间,遥闻一声长笑传来道:“梅花门下人,果是阴毒,竟然在封上淬有剧毒。”

短短风句话,揭穿了小翠的一番骗局。

林寒青只觉话声十分耳熟,凝目看去,两条人影疾奔而来,正是李文扬和韩士公。

小翠冷笑一声,道:“我道是什么人,原来是你李文扬。”

李文扬道:“我正是区区,姑娘好眼光。”

小翠目光转动,环顾了四周一眼,道:

“不错,我这剑上,淬有剧毒,只要被我剑势点中,那是别想有幸生之心。”

这时,李文扬已然越豪迈到了小翠身前,冷然一笑,道:“在下领教一下姑娘的淬毒剑招。”

左手拔出肩上插的把扇,霍然张开,右手却从怀中摸出一把短剑,把扇平胸,守住门户,短剑却蓄势待敌。

原来,他默查形势。发觉了群豪已为小翠出手两剑连伤两人的夺入先声所摄,只有自己率先出手,当可激厉起群豪的战志。

小翠冷冷说道:“久闻黄山世家的武功,博兼天下之长,今宵倒要领教,领教了。”

语声甫落,突然振腕一划,刺了过去。

李文扬早已有备,左手指肩一挥,幻起一片扇影。护住了身子。

右手短剑,却疾起一招“百花吐蕊”扇影中幻起了点点寒芒,攻向小翠。

这是黄山世家中独创之学,扇中套剑,极是不易防守。

小翠果然被这反击一剑,迫的退了两步。

李文扬高声说道:“这就是黄山世家剑招之一。姑娘评价如何?”

四周雅豪眼看李文扬出手一剑,就把小翠迫退,不禁心神振奋,齐齐挥动兵刃,准备合围而上。

小翠怒声喝道:“不过尔尔。”长剑起处,疾扑而上。

这次,她已不敢再存轻敌之心,剑转如轮,寒芒电掣,猛向李文扬攻了过去。

李文扬心知梅花门下剑招诡奇,才把轻易不用的,扇中套剑之学,用出对敌,小心翼翼,接下了小翠的剑势。

这时,排列在小翠身后的四个玄衣劲装少女,已在小翠身后,布成一个半圆的阵势,护住了小翠左右两翼。

李文扬和小翠恶斗了四十余合,一直,保持个不胜不败之局。

小翠一路抢攻,李文扬却是一直采取守势。

四周围观的群豪本待要出手助战,但见两人恶斗激烈,无法插手,只好袖手旁观了。

梅花门的剑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涯侠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