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侠侣》

第20章

作者:卧龙生

林寒青道:“少则一个时辰,多则日落之前,定可让姑娘回到泊舟之处。”

那渔女缓步入舱,取了一套渔装。道:“你在舱中换罢。”

林寒青换好渔装,步出舱门,道:“姑娘掌舵,我来摇橹。”

那渔女摇摇头,道:“不用了。”

林寒青忖道:她大约不愿和我守在一地。

行到置放渔网所在,道:“在下帮姑娘晒渔网如何?”

那渔女道:“你会吗?”

林寒青道:“试试看吧。”

一面摊开渔网,一面说道:“姑娘可瞧对那两艘快舟的去向?”

渔家女道:“瞧到了。”

林寒青道:“咱们追那两艘快舟去吧。”

渔家女慾言又止,转舵摇橹,追那快舟而去。

这渔舟的速度,自是无法和快舟相比,那渔家女拼命摇橹,只累得满脸汗水滚滚。

林寒青望了那渔家女一眼,道:“不要慌他们不会跑的太远,咱们慢慢追去也是一样。最好别让他们瞧出来,咱们追踪他们而去。”

这渔舟虽慢,那帆影也不过相距百丈左右,冲刻工夫,已然行近。

林寒青头戴竹笠,一面收拾渔网,借机侧目望去,只见那两艘快舟,围着一艘宽大帆船打转。

那帆船似是已抛下铁锚,停泊未行,船身随着起伏的江浪浮动。

高挑的布招儿迎风招展果然写着翻手掩中慧,笑语惊西门十个大字。

那帆船似是一只大的渔船,但却经过改造,痕迹犹新。显然是改造不久。

除了那高挑布用迎风飘动之外,船上一片静寂。舱门、窗上,都垂着厚厚的紫红布幔,掩去了舱中的景物。

林寒青借着整网的机会,站起身子。低声说道:“姑娘,不要走得太近,免得引起那快舟上之人的怀疑。”

那渔家女点点头,缓缓转过船头,向西行去。

大门见李中慧乘坐的快舟,忽的一转,直对那大船行去。

快舟离那大船有七八尺处,皇甫岚突然一跃而起,飞上大船,一抱拳说道:“在下奉当今武林盟主之命,登舟拜访,还望赐于接见。”

舟中一片寂然,不闻相应之声。

皇甫岚心中大怒,举步向舱边行去,正待推开舱门,突闻李中慧喝道:“不可造次!”

皇甫岚应自退了回来,一抱拳说道:“恭候盟主示下。”

李中慧举手一挥,快舟直行到大船旁边,李中慧缓缓站起身子,说道:“舟中何方高人?”

语刚出口,忽见舱门启动,一块红牌伸了出来,上面用白粉写道:“谢绝访客”。

李中慧双肩一晃,跃上大船。道:“李中慧亲自拜访。”

那红牌一转,翻了个面,仍是白粉写了两个大字,道:“不见”。

李中慧长长吁一口气,举手一招,李文扬、韩士公、于小龙跃上大船。

林寒青暗暗忖道:李中慧恼羞成怒,只怕要强行入舱。

凝神望去,只见四道森寒的目光,亦正向自己逼视过来。

正是李文扬和韩士公。

显然绕行的渔舟,已然引起了两人的疑心。

林寒青这些日子里流浪江湖,已学会沉着应付,低头翻转渔网,不再瞧着几人。

但闻衣袂飘风之声,传入耳际,似是有人跃上了渔舟。

林寒青装作不闻,仍然低头翻拨鱼网。

只听皇甫岚的声音,冷冷说道:“阁下这渔舟,追我等快舟来此,不知是何用心?”

林寒青抬起头来,指指自己的嘴巴双手一阵乱摇。

他心中明白,只要一开口,必将被人听出声音,只好装作哑巴,以求混过。

皇甫岚转过脸去,望着那渔家女问道:“他是哑巴吗?”那渔家女十分机警,点点头道:“他不会说话。”皇南岚道:“是你什么人?”

那渔家女似是早已想好了应付之词,说道:“是我表兄。”

皇甫岚借机打量了舟中情势一眼,说道:“听我相劝,早些把渔舟,摇离这是非之地。”

渔家女应了一声,转舵驰去。

皇甫岚一提气飞下渔舟,中途借力,一点快舟。重又跃上大船。

林寒青放下渔网,行到那渔女身边,低声说道:“走慢一些。”缓缓走回舱中,启开一扇窗帘,凝目向外望去。

只见那李文扬、韩士公已然分头并进,缓步向舱门处行去。

于小龙、皇甫岚,分立在李中慧的两侧。

遥闻李中慧的声音,传了过来,道:“舱中可是白姑娘吗?”

这正是林寒青急于知道的事,倾神听去。

只见舱中又伸出一块红色木牌,写满了白字。

这时,林寒青乘坐的渔舟,离那大船,极尽目力,也无法看清楚。木牌上全文,隐隐辨出几字,写的是:“中慧不慧……何以先试锐锋……”

李中慧瞧过木牌上字迹之后,突然举手一挥,道:“下船。”当即跃下大船,落上小舟。

于小龙、皇甫岚、李文扬、韩士公分别跃落小舟,两艘快船,转头而驰。

林寒青急急说道:“姑娘快些把船驰向渔舟云集之处,他们就不会有所举动了。”

那渔女应声全力摇橹,渔船弛入了渔船群集之处,两艘快舟疾追而至,绕着渔船打个转,折向正东驰去。

但见河面上翻起了两道白色的水痕,片刻间行得踪影不见。

林寒青伸手从怀中摸出一片金叶子,放在舱中桌子上,说道:“区区微意,姑娘晒纳,在下暂时告别,晚上也许还得借助姑娘渔舟,如肯照相助,请在船头插上一柱香火。”

步出舱门,举步一跨,踏上了另一艘渔舟,借力跃渡,登岸而去,好在渔舟相接,距离甚近。纵然平常之人,亦非难事,是以,虽在众目睽睽之下,亦未引人注意。

那渔家女望着林寒青的背影,心中暗道:这人虽然长得难看,但心地倒是很好。

且说林寒青登岸之后,找了个僻静所在,坐息养神,直到天色二更,才起身重回江边那渔家女原来停泊之处。

果然,那渔舟甲板处,高燃着一支香火。

林寒青暗暗村道;这丫头胆子倒是很大,纵身一跃,飞上渔舟。

这时,月挂中天,光华似水,深秋江风,寒意甚浓,林寒青整一下头上竹笠,说道:“姑娘。”

只见舱门启动,那渔家女当先走了出来。随后紧跟着一位体形高大的渔郎。

那少女望了林寒青一眼,低声对大汉说道:“就是这人……”

指着那渔郎接道:“这是家兄。”

林寒青一抱拳,道:“在下想借兄台渔舟一用。”

那渔郎道:“我妹妹已说过详情了,咱们捕鱼之人,本不敢卷入江湖人恩怨之中,但我妹妹说你为人很规矩。”

林寒青接道:“兄台放心,如若有何事故,在下绝不连累你们。”

那渔郎道:“你要到哪里?”

林寒青道:“下午令妹曾经去过。”

那渔家女举步行到船尾,道:“哥哥,我知道,我掌舵你来摇橹。”

那渔郎走向船尾,兄妹两人合力操舟,渔舟启动.向前行去。

大约顿饭工夫。已到大船停泊之处。

月光下只见那大船静静停在水面上,舱中不见灯光,但却开了一扇窗子,想是舱中人,正在窗内赏月。

林寒青站在甲板上,一抱拳。说道:“在下林寒青,求见船上高人。”

语声甫毕,舱门突然大开,一个玄装佩剑少女。快步奔出舱门,说道:“林公子吗?可还认识小婢?”

林寒青一跃登舟,拱手笑道:“香菊姑娘,在下岂有不识之理?”

那玄装佩剑少女正是香菊,双目凝注在林寒青的脸上,瞧了一阵,道:“你真是林相公吗?”

原来他易容改装,身着渔服。香菊一时间,竟是认不出来。

林寒青道:“姑娘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吗?”

香菊道:“像是有点像……”

只听舱中传出一个清越的女子声音,道:“正是林相公的声音,让他进来吧!”

香菊道:“姑娘这般吩咐,那是不会错了。”

林寒青回手对那渔舟拱拱手,道:“贵兄妹可以去了,摆渡之情,在下牢记不忘。”

那渔家女扬手摇了两摇,转舵而去。

林寒青缓缓转过身子,慢步进舱。

他走的很慢,但心头疾转加轮。暗暗忖道:“她修习魔动有成,避过了死亡之劫,固是可喜,但她如曾说过。如是一旦修习有成,步入了魔境,连性格都要变化。她此时的为人。不知里何等模样?

付思之间,人已进了舱中,火光一闪,燃起了一支火烛。

抬头看去,只见白惜香容光焕发,双颊艳红。全身白衣,盘坐在一张虎皮之上,眼看林寒青走了进来,只不过扬手一挥,道:“林寒青别来无恙?”

林寒青呆呆地望着白惜香,半晌说不出话。

原来白惜香和他见面的神情言语,和他未见之前的想象,大不相同。0

白惜香举起手来,理了一下长长的秀发,道:“瞧着我干什么?可是不认识了?”

林寒青道:“姑娘果然有些是变了。”

白惜香笑道:“变得丰满了,是吗?但你该瞧瞧自己,你也换了装束。”

林寒青道:“我说的不是姑娘的外形,而是你的性格。”

白惜香道:“嗯!哪里不同了?”

林寒青摇摇头道:“我说不出,整个人,一举一动,一言一笑,都和过去不同了。”

只见素梅双手托着茶盘,行了过来,道:“林相公请用茶。”

林寒青取过木盘上的茶碗,道:“多谢姑娘。”

香菊随手搬过了一把木椅,放在林寒青身后,道:“林相公你请坐啊!”

林寒青缓缓坐了下去,脱下竹笠,道:“有劳姑娘,再替我取盆水,我要恢复昔年的本来面目。”

说话之间,双目一直凝瞄着白惜香。

香菊应了一声,转身行去,片刻之间,捧来一盆洗脸水。

林寒青取出西门玉霜相赠复容葯物,溶入水中,洗去了脸上的油烟,和那斑斑疤痕。灵葯奇验,片刻间,恢复了他英俊容貌。

白惜香抬眼打量了林寒青一阵,道:“嗯!无怪那西门玉霜缠住你,不肯放,果然人若玉树临风。”

林寒青一皱眉头接道:“在下是依然故我,但姑娘却已非昔年可比了。”

白惜香神色冷峻,冷笑一声,目光转注到船外,喝道:“什么人?”

但闻一个娇脆的声音,应道:“小妹李中慧。”说着话推开舱门,缓步走了进来。

林寒青目光转动。只见她一身青色劲装,青袍包头,中缀明珠。外罩墨色披蓬,但却赤着双手,未带兵刃。

白惜香冷冷说道:“李中慧,谁要你进来了?”

李中慧愕然止步,欠身一礼,道:“小妹冒昧,还望姊姊恕罪。”

白惜香道:“日落之前,你带人惊扰于我,我已警告了你,不许擅自犯我,不过半日时光,难道你已经忘了吗?”

李中慧呆了一呆,道:“小妹知错了,因此,今夜持地单人匹马来向姊姊请罪。”

她心中对那白惜香,有着无比的敬佩,虽然心中不悦,仍然低声下气,赔尽小心。

白惜香目光转到香菊的脸上,道:“擅犯咱们乘坐之舟,该当何罪?”

香菊道:“这个……个……小婢……”

白惜香怒道:“什么这个那个,快些说啊!”

香菊望望林寒青,又望望李中慧;道:“好像是斩去双足。”

白惜香目光转注到李中慧的脸上,道:“你听到了?”

李中慧道:“听到了。”

李中慧沉吟了一阵,道:“白姑娘之意呢?”

白惜香道:“自然该言出法随。”

李中慧道:“姊姊定要斩去小妹双足,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不过,小妹也有一条件。”

白惜香道:“什么条件?”

李中慧神情肃然,目光缓缓由林寒青脸上扫过,右手深入怀中,摸出一个绣着金边的盟主旗,道:“小妹对姊姊的绝世才华,一向是钦佩得很,今宵冒死凳舟,原为恳求姊姊一事,想不到竟然冒犯了妹妹你立下的戒律;只要你白姑娘肯接去盟主旗,主盟武林,担负起逐走或搏杀西门玉霜的大任,别说斩去小妹双足,就是剖我之腹,挖我之心,小妹也死而无怨。”

白惜香秀眉耸扬,冷冷说道:“这是两件事,不能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涯侠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